博士研究计划书(初稿)

童想 2010-09-30 16:14:42
一、论文题目是什么
    《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
二、研究课题的动机以及背景
    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思潮已经渗透了周围的生活世界,这些思潮起始于马克思、尼采和海德格尔对西方传统形而上学的否定和颠覆,具体而言是起始于反对黑格尔哲学。因而要想真正理解现代性和后现代性思想的产生及其在当前所出现的各种问题,返回到黑格尔哲学并且重新把握黑格尔哲学,将是十分必要的,由此我们或许可以发现黑格尔哲学所留下的精神遗产并且在解决现代性和后现代性问题上从中受到某些启发。
    在阅读黑格尔著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整个哲学体系中具有核心的位置和作用。否定性概念以及与之相关联的否定、自否定、否定之否定、否定物和否定者等概念在黑格尔著作中频繁出现,而正如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所说的那样,哲学作为“科学体系是按照概念的必然性而形成起来的,这种必然性和形成构成科学体系整体的生命和运动,而这种生命和运动的灵魂就是否定性”。不仅如此,哲学作为科学体系,作为精神自己为自己建造的王国,在黑格尔那里同时也是自由的体系,是对自由的现实化的哲学陈述。因而否定性与自由、从而也与人的本质是内在地相关联的两个概念,并且与真理、世界历史和辩证法等问题在黑格尔思想中一起形成了主题。
    但如何深入理解否定性与黑格尔哲学体系的全部关联,如何充分和完整地把握否定性在黑格尔思想中的意义和位置,对于我仍然是很困难的,这一方面是由于没有能够熟悉黑格尔耶拿体系草稿中关于否定性以及相关主题的论述,另一方面是由于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的使用中所具有的特殊和复杂的含义以及它与哲学史上其他思想家的术语之间的深刻关联不容易得到把握,而这也促使我要去弄清楚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整个思想中的起源以及之后在《精神现象学》、《逻辑学》和《哲学全书》中所获得的越来越丰富的内容和规定。基于以上动机和背景的考虑,我选择《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为研究的课题,力图把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理解为人类自由本质的哲学规定并给予充分的论证。
三、研究课题的大概内容
1、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著作中具有各种复杂和深刻的含义,在不同地方使用了不同的表达并由此给予否定性以具体的内容和规定,因此首要的事情在于理清否定性概念与其自身的关系,也就是去理解否定性概念与否定、自否定、否定之否定、否定物和否定者等概念在内容和形式上的同一与差异。
2、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成熟时期的著作中具有的含义和内容,一方面需要从《精神现象学》开始的文本分析中得到规定和理解,另一方面也要从黑格尔早期神学著作和耶拿时期的体系草稿中寻找其概念上的起源。因此,考察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的思想道路中随体系的变化和形成而来的规定,对从整体上把握否定性概念是十分必要的。另外,黑格尔的哲学体系作为哲学史的结果,作为哲学精神本身的内在发展使得否定性概念也获得了哲学史的规定,因此也需要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在其他思想家的哲学术语之间的内在关联,在根本上也就是把否定性概念的起源追溯至古希腊哲学中的逻各斯精神和努斯精神,其在德国神秘主义中的的表现是雅各布·伯麦(波墨)的“痛苦”概念,而在近代哲学特别是德国观念论中则表现为主体性概念。
3、前面对否定性概念的诸多考察都还只是深入理解黑格尔哲学体系内部的否定性概念自身逻辑进展的概念史前提,而否定性作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这一点还需要在哲学体系内得到研究和证明。因此,分别考察否定性概念在《精神现象学》、《逻辑学》和《哲学全书》中的具体规定将是论文课题研究的主体部分。具体而言,需要考察:
Ⅰ.绝对知识作为否定性概念的现象学规定
    精神现象学作为黑格尔科学体系的第一部分,另外还有两个标题名称,即意识的经验的科学,和精神的经验的体系。可以看出经验概念对于理解精神现象学的重要性,而经验概念在本质上是与否定性概念联系在一起的,因为精神现象学中所描述的精神的运动不仅仅只是准备知识要素的运动,不仅仅是知识的形成运动,而且也是精神在对自身的否定中也即是在自己的他物中认出自身、找到自身和返回到自身的运动,这一运动作为结果被保存在绝对知识之中。
    整个精神现象学的运动建立在意识和对象、确定性和真理性的分离之上,而这种主体和实体之间的不同一性作为二者的差别,就是一般的否定性,这种否定性推动了精神去经验意识与对象的关系的一切形式,最后达到科学的概念,达到一切方式的意识的真理即绝对知识。通往绝对知识的道路因而就是一条通过真理的道路,而由于意识在这条道路中不断地否定自己和超出自己,所以真理之路在没有到达绝对知识和真理之前,同时也就是一条怀疑的道路和绝望的道路。因此,在探讨否定性概念的现象学规定时,首先需要一般地讨论否定性与怀疑主义的关系,从而一般地讨论否定性概念与真理概念。
    精神现象学中的意识作为正在显现着的精神,具有精神自身的否定之否定结构。然而在与相分离的对象的关系中,意识的否定之否定结构却一般地表现为颠倒和自身颠倒的结构,因为精神的生命在于从他物中认识自身,这就是意识自神所发生的颠倒。这种颠倒的结构就是精神现象学中否定性的意识概念和经验概念的否定之否定结构,即精神必须以异己世界作为自己的对象,同时把这个异己的世界作为自己的世界,从而在异己的世界中认识到自身,发现这个异己的世界本身也发生了颠倒,即颠倒为精神自己的世界。
    因此意识的经验概念的真正对象既不是外在于意识的对象,也不是作为对象的意识,而是经验和意识自身的颠倒结构,这个颠倒结构的直接显现是在作为精神现象学的结果的绝对知识中出现的。因此,需要具体地考察否定性概念在《精神现象学》中,从最初的感性确定性到最后的绝对知识是如何作为意识的颠倒结构而出现并推动整个现象学的内在运动,以此而获得现象学的规定并且经验地认识到自身作为人类自由的否定性本质,其中最重要的考察之一是对精神现象学的开端的具体分析,也就是分析否定性概念是如何体现在感性确定性之中并构成开端的一个必然的要素,从而推动开端向绝对知识的过渡和发展。
Ⅱ.绝对理念作为否定性概念的逻辑学规定
    逻辑学以纯粹思想作为自己的对象,这个纯粹思想作为自在自为的存在乃是被意识到的概念,它作为精神现象学纯化了的结果即纯粹概念直接出现为逻辑学的开端。在经历了精神现象学所走过的真理之路,科学现在直接进入到了真理的王国,而科学的任务和对象因此就在于把真理本身的丰富内容通过逻辑学而展现在思想的面前,也就是描述概念本身的运动。黑格尔认为,引导概念自己向前的,就是否定的东西,它是概念自身所具有的,这个否定的东西构成了真正辩证的东西。因而整个逻辑学不是别的,而就是概念通过不断否定自身而展现出来的纯粹概念的体系,是依靠概念自身的必然性而产生出来的概念王国,因而也是一个自由的王国和真理的王国。
    绝对理念作为逻辑学的最高阶段和最后结果,以其自身的绝对性而把自己规定为对逻辑学整体的把握,这种把握作为内容是纯粹理性概念的体系,作为方法则是对概念本身的运动的一种形式的考察,类似于精神现象学中绝对知识对此前全部意识经验运动的回忆。然而绝对理念作为逻辑学的结果是从开端发展而来的,因此也就是在更高的阶段上返回到开端,而返回到开端也就是返回到存在,返回到作为真理的存在。由此黑格尔能够在逻辑学的结尾阶段说:“唯有绝对理念是存在,是不消逝的生命,自知的真理并且是全部真理。”
    逻辑学所描述的概念本身的运动,其推动力同样是作为否定的否定性,然而已经不像在精神现象学中的否定性那样只是表现为一种颠倒的结构和作用,这种颠倒的发生实际上依赖于意识与对象的分离和确定性与真理性的分离,因而还不是一种绝对的否定性。逻辑学中的否定性作为概念自身的绝对主体性是在概念内部发生的,是真理王国内部的自由活动。所以黑格尔有理由说:“否定性,构成概念运动的转折点。这个否定性是自身的否定关系的单纯之点,是一切活动——生命的和精神的自身运动——最内在的源泉,是辩证法的灵魂,一切真的东西本身都具有它,并且唯有通过它才是真的。”
       因此,探讨置于绝对理念的逻辑学规定之下的否定性概念,一方面要求对逻辑学的开端作出具体的分析,另一方面也要对逻辑学的结果即绝对理念作出整体的规定,由此才能把握概念自身具有的开端向结尾的发展运动和结尾向开端的返回运动,从而把握概念的内在发展所体现出来的否定之否定结构。这个否定之否定结构作为形式的总体是逻辑学的绝对方法,作为内容的总体是绝对理念自身的永恒的在场性。
Ⅲ.绝对精神作为否定性概念的哲学规定
    哲学全书包括逻辑学、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三个部分,前面已经单独探讨过否定性概念的逻辑学规定,因而对否定性概念的哲学规定将只包括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两方面的内容。由于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在黑格尔那里被看作是应用逻辑学,即是说看作被逻辑概念的精神所贯穿和渗透的两大实在领域,因此对否定性概念的哲学规定的探讨将直接以逻辑学的规定作为前提。
    首先是要探讨自然界中的否定性,探讨自然界是如何在否定性的概念运动中最终过渡、发展和上升到生命和精神,也就是从自然的外在的必然性上升到精神的内在的自由。
    正如自然界以精神作为自己的最终目的,精神本身则以绝对精神作为自己的最终目的。而绝对精神同时也正如逻辑学中的绝对理念一样,并不是在精神之外的某个阶段,而是对精神总体的整体性把握,也即精神对精神自己的绝对的把握。由于把握方式的差异,绝对精神自身分裂为三个环节,即以直观为把握方式的艺术、以表象为把握方式的宗教和以概念为把握方式的哲学,而哲学对精神的概念把握也不是一种新的规定,而就是在亚里士多德那里的对思想的思想,由此可以理解黑格尔的整个哲学体系以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出于精神自身的本性,这就是思想的思想。
    这种思想对自身的思想同样是以否定性作为自己最内在的推动力和普遍的要素,因而否定性在作为精神的精神内部也如同在纯粹概念体系和外在的自然界里那样,也是出现为贯穿一切的自由和力量。
    精神哲学自身划分为主观精神、客观精神和绝对精神三个阶段,其中作为主观精神和绝对精神的中介而出现的客观精神尤其值得重视,因为其作为中介的环节在此是一个本质的环节,是一个否定性的转折点,它把精神带入其现实性和真理性。具体而言,作为否定性环节的客观精神进入到了法哲学和世界历史哲学的领域,也就是进入到了精神的真正定在和自由的真正现实的领域。通过对客观精神阶段否定性概念的主体性作用的考察,将不仅会揭示出客观精神对于绝对精神,从而对于作为精神的精神所具有的本质性,而且会证明否定性概念作为精神的概念不仅具有思想的抽象性和自由,而且具有概念的现实性和现实性的自由。客观精神作为精神对自己的抽象性的否定而设定或建立起来的精神世界,是从精神而返回到精神,从精神自身认出自身自由的本质的环节。由此精神才能得以在他物中同时保持住自身,并且认识到他物其实是它自己的他物,这也是自由的一般的规定性,因为自由就是绝对的否定性本身。
四、研究课题的意义和价值
    以《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为研究课题,其指向黑格尔哲学本身的意义和价值在于有助于以否定性概念为线索而从整体上将黑格尔早期、中期和晚期的思想不仅把握为科学体系,而且同时理解为一条思想的道路,一条为否定性所贯穿着的自由之路和真理之路,并且使否定性作为黑格尔辩证法的根本原则得到理解和澄清。另外,充分把握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也将有助于真正理解黑格尔的自由概念和建立在自由概念基础上的法哲学和世界历史哲学,使得我们有可能从黑格尔关于否定性概念的论述中重新深入思考人的本质问题。
    其指向黑格尔哲学之外的意义和价值在于有助于理解黑格尔之后的各种哲学思潮和哲学运动,尤其是马克思、尼采和海德格尔的思想。对于形而上学本身的奠基而言,研究黑格尔思想中的否定性概念也可以使得我们再次领悟到,自由作为人的形而上学本质是要在异己的世界中去经验到自身,在他物中认识到自身并从而返回到自身,人的精神能够在对自身的否定中保持住自身,能够给予人在世界中的存在以家园之感,也就是给予人的存在以相对完整的世界感。
五、课题的研究阶段
第一阶段:认真考察黑格尔思想的哲学史起源,尤其是考察古希腊哲学对黑格尔辩证法及其基本概念术语的形成所具有的重要影响,即完成对否定性概念的哲学史考察。
第二阶段:系统地梳理黑格尔哲学体系和著作文本中有关否定性概念的论述和解释,即完成对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哲学内部的概念史考察。(前两个阶段预计可以在第一年完成)
第三阶段:充分和完整地理清否定性概念与黑格尔哲学的其他重要主题之间的内在关联,也就是探讨否定性与自由、否定性与真理、否定性与世界历史的关系,从而在根本上把握精神的否定性本质和否定之否定结构,并为具体地考察否定性与科学体系各个部分的概念运动之间的关系奠定基础。(第三阶段预计可以在第二年完成)
第四阶段:分别具体地探讨黑格尔耶拿手稿时期的否定性概念、《精神现象学》中的否定性概念、《逻辑学》中的否定性概念和《哲学全书》中的否定性概念,把握住否定性概念本身的内在发展及其在精神实现自身和认识自身过程中的表现。(第四阶段预计可以在第三年完成)
第五阶段:收集相关的研究资料,初步确定论文课题的思路和写作结构。
第六阶段:课题获得论证通过后,开始论文的写作。(最后两个阶段预计可以在第四年完成)
六、主要的研究方法
1、以现象学的描述方法理解和表述黑格尔著作中运动着的否定性概念的丰富的规定性和内容,以此揭示出否定性概念是如何将黑格尔的思想整体刻画和把握为一条思想的道路。
2、以解释学的阅读方式深入到黑格尔的思想文本所聚集起来的哲学体系内的变化运动,揭示出否定性概念在黑格尔思想中的解释学的历史处境,以一种解释学的循环释放出黑格尔文本所潜在具有的可能的意义。
3、以辩证法的思考方式抓住黑格尔哲学体系中那贯穿一切的概念的辩证运动及其否定之否定的存在结构,以此来准确地把握否定性作为精神的绝对的主体性是如何贯穿精神的整个现实性及其被表述在体系中的在场和在场方式。
七、预期要达到的效果
   《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的研究预期能够:1、以否定性概念为线索把握黑格尔思想的整体和体系的内在结构;2、揭示出黑格尔辩证法在古代哲学中的起源;3、更加深入地把握住黑格尔哲学与德国观念论之间的关系;4、论证否定性作为精神和人类自由的本质规定,揭示出黑格尔哲学在现时代的意义。
童想
作者童想
1126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童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