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欢喜梦

柏邦妮 2010-09-21 20:26:08
虽然现在放出来有些早,还没有完全落实,
但是我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喜悦了,与大家分享。
这就是我八月份说“从天而降的惊喜”……


親愛的曼娟老師,
您好!

好久沒有聯系了,您還記得我嗎?我是與您有一面之緣的柏邦妮。我永遠記得那個北京的冬日,我們倆促膝傾談,您的那份自然流露的優雅與親切,那份發自內心的斯文與溫柔,深深的影響到我。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自己的作品一樣美好,但是您是。

非常感謝您從臺灣寄給我的書,我非常喜歡。我一直想將我的新書也回寄給您,卻不慎遺失了您的地址。如果方便的話,也請您將地址回複給我。我一直想手寫信給您,而不是用郵件的方式。別後我有下載到《張曼娟小學堂》喲!我喜歡極了。

您還記得上回我們聊天時,說起我想改編《喜歡》的事情嗎?這個故事在我心裏已經紮根了十年了。十年了,我始終記得這個心願。而且隨著年齡漸長,這份熱望變得越來越強烈。別後的兩年,我的編劇工作比較順利,也有機會接觸到一些電影公司。但是我不想輕易的將《喜歡》給他們,一直在耐心的等待和挑選,一個最好的合作對象。

也許現在時機到了。最近我結識了一位朋友,她是資深的電影人士。她對《喜歡》表示了很大的興趣。他們的制作條件比較優厚,對編劇和導演很尊重,演員的資源也很不錯。我們達成了共同的心願,想將《喜歡》改編成一部純愛唯美的電影,簡單而飽滿,將跨越時空的愛情與親情呈現給電影觀眾,散發出秋日盛大的桂花的香氣,將這十年中,這部小說帶給我的感動,完整的傳達給我們的觀眾們。

這位朋友也對您非常尊敬和喜歡。她請我,先來跟您談談改編的事宜。比如說,版權的費用,以及您對改編的種種想法。在此之後,如果您有空,我想找個時間,來臺北與您傾談,我想把我對這個故事改編的想法,都和您聊,然後我們找到一個最棒的方式,來展現這部作品。

親愛的曼娟老師,我深深的愛著您和您的作品。所以,版權的費用,請您不必顧慮太多,將您的想法,坦率的告訴我。正因為這樣的喜歡您,我不希望您受一點委屈,不希望您有一點不如意。

親愛的曼娟老師,我還記得十年前,我讀《喜歡》的情景。那時我只有十八歲,要去考學,就在陌生的南京一家小書店,買到了您的書。那時我是個小女孩,完全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將變成什麼樣子。我只知道我喜歡文字,喜歡寫字,喜歡您的小說。如今我已經二十八歲了,改變了很多,但從來沒有把這份喜歡丟卻。就是那份單純的喜歡,引著我一點一點走到了現在。看著自己的夢想有機會實現,我心裏的感動真是難以言喻。

謝謝您,帶給我的那份感動,
謝謝您,讓我的喜歡,從種子,有機會變成果實。

這份感謝的心情,永遠都不會改變。





期待著您的回信。

祝您一切順遂!


邦妮
2010,8,8



親愛的邦妮:
很高興收到妳的來信。
那一夜,北京冬日的相聚,怎能輕易忘懷?妳寫的那篇訪問稿,後來由我的許多讀者轉給我看,大家都很喜歡,覺得那是用了深情寫出的文字。也很高興知道妳收到我寄去的書了。

今年是我出版《海水正藍》滿25年,回首四分之一個世紀,非常慶幸自己還能寫,能一直做著喜歡做的事。

我也記得北京那夜,妳提到對於〈喜歡〉的喜歡。這也是我自己相當偏愛的一篇,許多奇特的機緣才能匯聚出這個故事,而且我知道我的許多讀者也很鍾愛這個故事。

這些年來偶有戲劇改編的契機,但或許是因為我過度謹慎,最終還是寧缺勿濫。然而,很神奇的是,當我讀著妳的信,卻很被打動。(是不是就像當年妳讀我的書被打動一樣呢?)我心裡想,如果交給邦妮,應該會有一番新生的吧?這個故事,以及故事裡的人物,還有盛大的桂花香氣。

如果我願意將〈喜歡〉交給妳改編,那麼,版權的費用不是我所擔心的,我知道邦妮會幫我料理,只要妳覺得合適,那就沒問題了。

我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說服自己,去做一場〈喜歡〉的夢。

我明天就要出國去了,到月底才能回台灣。親愛的邦妮,請給我時間想一想,等我回到台灣之後,就給妳回覆。

如果妳能來台灣,那真是太好了。我很樂意擔任嚮導,帶妳吃吃玩玩。


喜樂平安

曼娟 2010/08/08



親愛的曼娟老師,

您好!

沒有預想到這麼快就收到您的回信,十分感激。我非常理解,也非常認同您的謹慎。作品是您的心血,保護作品,是每一個作者最應該做的事。我也會耐心的等待您,期待著您回國後的決定。

您在來信中說,還需要一點時間,去做一個關於《喜歡》的夢。可是對我來說,那個夢一直都在那裏。我從二十歲開始學習電影,走進電影的神殿,從那天開始,《喜歡》好像就在那裏等我。每次看到長滿爬山虎的長廊,光影明暗,我都覺得,那就是《喜歡》的長廊;每次看到一棵盛大的桂花樹,我會覺得,那就是《喜歡》裏的桂花樹;二樓的病床,病懨懨男孩俯視的視角,就像在我的眼前;蜷縮著身體,躲避暴力的夜晚,蒼白如同獸骨的月亮……這一切都在我的心裏,是我的一個夢。

在過去的幾年中,作為編劇,我有幸參與了李少紅導演的《紅樓夢》的編劇工作,有幸參與了馬楚成導演的《花木蘭》,以及今年,參與彭浩翔導演的電影。我深深的以與這些導演合作為榮。然而,我的夢是《喜歡》,寫自己心里长出来的東西,才算是完成夢想。對吧,曼娟老師?

這幾年,內地的電影市場發展得很快。作為電影工作者,固然,我們面對著市場的,商業上的壓力,但是同時,我們也驚喜的看見,一大批內地的年輕人,非常迷戀文藝作品,喜歡清新和溫暖的電影。我們的目標群體,正是這樣一群年輕人。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在銀幕上,收獲到與我相同的感動。

電影對我來說,是所有人一起走進同一個夢中。曼娟老師,您心中關於《喜歡》的那個夢,是什麼樣子的?讓我們一起做一個圓滿的夢吧,十年一覺電影夢,那應該是一個非常美好,非常動人的夢。我期待著來臺北,聽您講述那個夢的細節,也請您聽聽我心中的細節,然後我們一起實現。



祝您旅途愉快!

期待著您的回覆。


邦妮

2010,8,8



親愛的曼娟老師,

您好!

不知道您的旅行結束了嗎?已經回家了嗎?這些日子來,一直懷著溫柔而美好的心情,等待著您。旅行一定留給您很多愉悅時光,給您今後的創作帶來嶄新靈感。今年的六月,我去過一次馬爾代夫,真有一種淨化身心的感覺,現在我還記得第一次目睹海底珊瑚的感動,以及島嶼上各種奇異美麗的花……

親愛的曼娟老師,我非常理解您的謹慎。我想說,我也是用小心翼翼的珍愛之心,來面對您的作品。我們的團隊,無論是導演還是演員,都會選最合適《喜歡》這部作品的人;而且,我想把這種感動傳達給大家,讓我們一起用珍惜的心情來完成最終的創作。

親愛的曼娟老師,《喜歡》的優點很多:情節很豐富,情感也很深沉,結構非常巧妙。只是對一個九十分鐘的電影來說,容量恐怕有些不夠。如果《喜歡》您真的放心交給我的話,我會在尊重原作的基礎上,加入很多新鮮柔軟的情節。比如說,最近腦海中總是出現一些旅行的場面。也許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的班級會有一次美好的旅行。在與年輕人一起度過的日日夜夜,兩個人的感情在默默湧動,就像海洋底下的暗流。

也許,我可以在原來故事的基礎上,加入多一條故事線,多一個人物。(當然,這一切都要得到您的認可)這個人物我想是和弟弟邱遲有關。於是,這個人物與邱延的關系,會讓故事變得更有張力。

邱延的內心,是我最感興趣的一個部分。為何他要冒充自己的弟弟,回到臺灣?是因為他恨不得替代弟弟去死嗎?他的冒充,在美國已經開始了嗎?他的父母知曉嗎?這是一種多麼複雜的痛苦啊!他是不是多多少少,也要模仿弟弟的生活習慣,性格思維,說話方式?讓另外一個“自我”漸漸吞噬,替代他原本的自我?我想象著他“錯位”的整個過程:他如何錯位,如何掙紮,如何解開心結,坦然回歸原本的自我。這是一個多麼艱辛,又多麼漫長的心路曆程。而女主角,正是他回歸自我的一個重要契機。正是無法替代的愛,就像茫茫大海上的一盞明燈,讓他照見了自己,接納了自己。

有一首袁泉的歌,讓我總是想起《喜歡》。那首歌,叫做《木槿花》。裏面有這樣的歌詞:“我們都一樣,都少了些瀟灑/所以在失落時還守著優雅/我們都一樣,都在原來地方/記憶著,那愛情來過的芬芳……”在我心目中,電影也是這樣,帶著淡淡的惆悵的芬芳。我喜歡《喜歡》裏的結構方式,用四季的分明來對應感情的階段。我想,在電影裏,可不可以用四種花對應四季,就像這首歌裏出現的木槿花。

我將這首歌放在附件中,送給親愛的曼娟老師。

親愛的曼娟老師,衷心期待您的回覆。如果您允許我們接過您的作品,我想與導演一起來臺灣拜訪您。我期待著我們可以暢談,關於電影的流程,關於這部作品的再創作,關於我們可以代入的生命體驗,關於可以進入電影的細節:色彩,風景,花朵,食物……所有美好的一切。

期待著您的回覆。



深愛您的:邦妮

2010,8,30


親愛的邦妮:

我已經順利回到台灣,結束了這次很棒的旅行。它像是一場心靈療程一樣的,讓我感到全然的放鬆與舒適。英國的天氣十分涼爽,氣溫徘徊在15~20度之間,有時候甚至更冷一些。一陣晴來一陣雨,變化十分迅速。往往我提著溼淋淋的雨傘站在明晃晃的陽光裡發怔,剛剛那雨,是幻覺嗎?

而我確實常在旅途中想到妳,以及妳所提議的,一篇小說的可能性。

親愛的邦妮,我必須說,妳有很好的說服力(但我估計妳自己是知道的)。

我知道〈喜歡〉是一篇受人喜愛的作品,從它的銷售狀況,以及後來被製作成電腦病毒,害千千萬萬人中毒,就已經說明了。但我也知道它無法承載一部電影的重量,必須被改造,可能還要大量的改造,添加人物與情節和更豐富的故事。

因為從事過偶像劇的編劇工作,我完全瞭解這樣的狀況。
如果妳和妳的團隊(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誰)已經準備好要承接這樣的重量,並且對於故事與人物充沛著熱情,我當然很願意與妳和導演見面。若可以約在台北自然更好,你們就可以看見這個故事發生的場景,或是孕育了這個故事的島嶼的面貌、體溫與脈息。

然而,於此同時,我還是不免耽憂的問一聲,電影是美好的夢,可也是巨大的燒錢機器,你們的資金籌措已經到位了嗎?各方面的準備都確實了嗎?請原諒我的中年憂慮,我並不想看見妳為了做這場〈喜歡〉的夢而發愁,或是不快樂。我想,那也是因為,我把妳看作自己的朋友吧。

祝福

萬事美好


曼娟 /01/09/10



親愛的曼娟老師,

收到您來信的那一天,我難以遮掩心中的喜悅。出門的時候,腳步輕盈跳躍,嘴角一直忍不住的微笑。我坐在車上,一只非常大的鳥,羽翅青黑發亮,肚羽雪白,擦著玻璃從我眼前飛過,飛行的線條美不勝收。我這才發現這是一只喜鵲。這是一個美好的征兆——我忍不住跟自己說。

親愛的曼娟老師,看到您自稱“中年憂慮”的擔憂,讓我非常感動。您擔心年輕人的夢想像氣球一樣,易於膨脹也易於破裂,擔心夢想被現實的殘酷所傷,這份珍惜的情誼我難以忘懷。不過請您不用擔心,十年的時間,讓我的夢想不再是一個氣球,而是一塊小小的堅固的核心了。

關於《喜歡》的電影,影片的制作和發行都將有一個非常好的平臺。制作人是一位很有鑒賞力,也頗有行動力的女士,從影多年,有豐富的識見,有深厚的資源,我很欣賞她的大氣和從容。我第一次跟她講《喜歡》的故事,她就被迷住了,一直支持我將這個夢想變成現實。

現在,我們對《喜歡》電影的投資預估在一千萬人民幣左右,資金是沒有問題的。我心目中理想的導演有兩位:一位是臺灣導演易智言,他的代表作品是《藍色大門》,我非常心愛;一位是韓國導演李廷香,她的代表作品是《美術館旁邊的動物園》《愛 回家》,風格清新細膩,非常動人。如果您放心將《喜歡》交付給我們,我將在下一步與這兩位導演接洽。

親愛的曼娟老師,我非常非常想親眼看見《喜歡》故事中的場景。您說的那個詞太動人了——“脈息”。好像整個夢想是一個胎兒,它正在沉沉睡著,但是我們能感知到它的體溫,它的性情,它的生命能量。

親愛的曼娟老師,不知道您接下來的時間安排是怎麼樣子的?您方便在什麼時候見我們呢?如果您願意,我期待著與您進一步商談夢想的細節,一步步將它推向現實,將它喚醒。


祝您
順遂快樂


邦妮
2010,9,7



親愛的邦妮:

不好意思,遲了覆信時間,讓妳擔心了。

我休假一年重返大學開了好幾門新的科目,備課和資料蒐集相當繁重,加上小學堂也開學,一團混亂,竟耽誤了與妳連繫的時間。

看見妳對〈喜歡〉的許多想法我都覺得很好,對於製作團隊也沒有意見,我相信由妳管控,一切都會以最美好的可能呈現。上一封信妳問道我幾時比較有空?這確實有點難回答,我的時間安排很緊,但若你落實了來台北的時間,我總會抽出時間來與你們見面的,這場夢的參與是很令人期待的事。

因為我很多時間都在上課,要不就是在路途之中,比較穩妥的連繫方式是給妳我的同事高小姐的電話,她兩年前曾陪我去北京,大家見面過的。
她也負責處理我的版權授權與相關事項。

親愛的邦妮,我很期待與妳和妳的團隊的合作,也期待在台北與妳見面,期待看見〈喜歡〉被孵成一場歡喜夢。

祝 安好

曼娟 9/17



親愛的曼娟老師,

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近日如此之繁忙,去信催促,也忘記了是開學的時間。:)離開學校已經一年,居然將這個日期忘記了。如果來臺北的時間充裕,很想去您任教的學校走一走,去您的課堂上聽一聽。我想,那是《喜歡》的一個場景啊。

我在網絡上看到高雄一所學校裏開著藍花楹,盈盈的一片藍紫,一大樹一大樹的漂浮著,夢幻極了,真想放在我們的電影裏。

親愛的曼娟老師,說來有些不好意思,收到您第三封信的早晨,我記得男友還未上班,在洗漱。我沖進洗澡間,劇烈的拍著他,不知如何是好,也說不出話,流下淚來。此時此刻,寫這封信的時候,再一次淚盈於睫。

深深的,深深的感謝您,曼娟老師,感謝您寫出那樣美好的作品,那是夢的緣起,也感謝您放心將這部作品賜予我,信賴我。我會盡我最大努力讓這個夢實現,盡善盡美,每個細節。我很相信一句話,我將之寫在我的書的扉頁:所謂的道路,就是你心中不受功利驅使最真實的渴望,它能讓你走到你能走到的最遠。對我來說,《喜歡》就是那個真實的渴望,它一直推動著我,滋養著我。

親愛的曼娟老師,我會在之後的郵件中,與高小姐洽談版權的細節,一切妥帖之後,我想,大約在十一月,來臺北與您會面。十一月的時候,北京已經很冷了,臺北應該還好吧?好想去看看《喜歡》裏的花市,不知道還開著什麼花?:)



誠摯的感謝
祝愉悅

邦妮
2010,9,21
 
柏邦妮
作者柏邦妮
68日记 34相册

全部回应 26 条

查看更多回应(26) 添加回应

柏邦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