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the-sinthome

H.弗 2010-09-15 14:58:10
在什么意义上可以说周杰伦是psychanalyse lacanienne 视野下的一个典型案例?

在其第二张个人专辑《范特西》/《幻想》(fantasy)中 这幅充斥了从美索不达米亚的爱到对1943年的上海的回忆 从威廉古堡中专吃AB血型公老鼠的凯撒琳公主到伊贺流忍者的想法的炫目图景中 却暗示了一个青涩的大男孩正在从一个对作为母亲隐喻的“娘子”或“可爱女人”的俄狄浦斯式痴恋中逐渐走出来 从而越过“(女性专有的)七度空间” 以“回到(父系的)过去” 回到其姓氏的起源 这样才有可能轻松地边喝边唱“爷爷泡的茶” 巧合的是 使周董一夜成名的恰恰正是这幅具有过渡作用的《fantasy》 因为《Jay》并没有让Jay出名 而正是通过这一《fantasy》 Jay才开始“一‘炮’(不要忘了“炮”/阳具是父亲隐喻的产物)走红” 那么我们能否在拉康的逻辑中找到能对这一转折进行解释的因素呢?
在这幅光怪陆离的fantasy中 对Jay的成名最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别的 而正是下面这句在一些人看来是被迫说出的话:“爸 我回来了” 尽管整首歌的内容或者说在这个歌名—能指之下漂浮的所指都表达的是对一个施行家庭暴力的坏父亲的不满与责备 即延续了《Jay》中与女人-母亲的亲密同盟关系 但要点却正在于:尽管对那个残暴不仁的父亲有那么多的怨恨 尽管我是那么想长出一双甚至两双翅膀偷偷带我妈走(或者更加无意识的“把我妈偷走”) 我却不得不继续叫你一声“爸” 不得不继续回(到这个必须忍受你对母亲进行蹂躏的这个)家 不是因为别的 正是因为想要成“名” 光靠一阵由“印第安老斑鸠”刮起的“龙卷风”是远远不够的 “反方向的钟”不应该只回到令人留恋的前俄狄浦斯天堂 而应该继续倒转 直至对我而言是先验的父性世系中 因为无论是“姓”(name)还是“名”(name) 都只有在Name-Of-The-Father的指派下才是合法的 象征性阉割是痛苦的(“痛是我们在痛 痛”) 但这种痛苦在很大程度上却是必要的 因此 无论是一个酒鬼还是一个性无能 只要他占据的是父亲的位子 我们就只能忍气吞声地憋出一句“爸 我回来了”

认同父姓/接受阉割是一个折磨的过程 如果拿佛教的六道轮回来作比方 那么近似于一只脚已经迈入了畜生界 而从(有母亲可依恋的)人类堕落为(永远失去母亲的)“半兽人” “半岛铁盒”里装着的那些已经生锈的(无意识)秘密 都将被一场“最后的战役”扔进纷飞的战火里 顾不得继续等我反复质问Autre“怎么这样子?”(这不得不让我们联想到拉康著名的Che voui?) 这场让我泪水决堤的战役里 “你(作为我最亲密战友的母亲——谁是我们共同的敌人?答案在此似乎过于清晰)坚持要我也离去 我怎么能放弃 我留陪着你 强忍着泪滴 有些事(哪些事?那些事……)真的来不及回不去……”很明显 这场最后的战役 其别名完全可以被设想为“最后的折磨”或“垂死的挣扎” 是我在象征父亲强大无比的火力面前在幻想中和母亲上演的最后缠绵 值得一提的是 战役之后(想象的)母亲虽然通过死去而成为象征的/依附于父姓的 但却没有交待我的结局 我们所知道的仅仅是穿越了女性的“七度空间”的Jay已经扬(父亲所赐的)名于天下 但却不清楚为何接下来的这第四张专辑 要“以母之名”?

使情形变的更加复杂的是以下事实:这张以母为名的专辑中收录的第一首歌 却恰恰是“以父之名” 这的确可以让人展开无限的遐想 究竟是在“最后的战役”结束之后父亲对母亲的替代在Jay那里仍未完成 因此“乱伦”仍在上演?还是周董已经赞同了拉康的观点 即在母亲之名背后真正起决定作用的仍是父亲之名 因为母亲的姓名也是拜某个大写的父亲所赐?这里似乎根本没有既定的答案 这就为德里达式的解构工作创造了无限空间 整张专辑也就成了一个始终开放的文本 其确定性的意义和目的总是处在不断的延异(la différance)中 先前在象征阉割的烈焰中被预定的主体涅槃重生之路突然发生了转变 “母亲的名字”以其实在的创伤性蓦然凸现于整张专辑所构建的能指网络(包括父亲的名义)的地平线上 使得Jay似乎不得不在吟唱“以父之名”之前就先进行一段基督徒的忏悔:
sia santificato il tuo nome(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sia fatta la tua volontà, come in cielo così in terra(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amen(《马太福音》VI 9-10)
由此我们似乎走到了与解构主义相反的固定线路上 即直接将Jay设定为一个继续奢望作为母亲之阳具(phallus)而抵制阉割的“负罪之人” 但即便阉割在此并非完全的 我们也决不能随意得出Jay就具有精神病的临床结构的结论 因为忏悔作为自感有罪的表现 至少父亲在超我层面仍起着作用 对罪行的承认即是对法律的承认 这似乎又暗示着象征父亲作为法的权威的地位已得到确立……谜底再度变得扑朔迷离 这首似以对圣父进行祷告和忏悔为主题的歌 却似乎在记述作为儿子替父报仇的无奈而苦痛的心路 “冤冤相报何时了”作为一个没有止境的恶的循环 以父之名而去杀害另一个父亲的举动 最后换来的似乎除了不断加深的罪恶感之外 再没有更多的东西 但发人深思之处恰恰在于 对于一个人人心里都清楚明白的无底深渊 为什么还是会选择深陷其中?这难道不是对拉康所说的能指对主体的强制性委任作用做出了最为清楚明白的说明吗?是否以父之名不是我所能选择的 是否为父报仇也不是我所能选择的 我处在一种完全被某种命运的力量所牵引的被动性中 尽管看起来我是充分自由的……这样看来 情况似乎就明朗起来了 当Jay说出“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犯着不同的罪”这句话时 除了表达出心酸和无奈之外 更体现他对父性法则的根本服从 因此才会“明知故犯” 为父之名而牺牲自己 但这种观点的矛盾之处在于 这样势必已在父姓的权威之外预设了一个更为强大的权威 才会在贯彻父性律令的同时感到身负重罪 如果在此涉及的不是社会结构中的象征父亲与高高在上的圣父之间 即“人法”与“神法”的对立 那么又如何解释这样一种罪恶感的起源?“以父之名”这首歌的最开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线索:Ave Maria (万福玛利亚)……
疑惑再度产生:这首“以父之名” 却为何以对圣母玛利亚的呼唤肇始?这是说Jay认同并改进了弗洛伊德关于女性拥有另一种超我的观点 即认为圣母之名代表了一种不同于冷冰冰的父性法则的全新伦理学 还是说其实父亲的名义在此不过是一个掩饰 只为了掩饰对一个女人的名字太过赤裸的呼唤 甚至在这次不是作为一个孩子而呼唤“妈妈” 而是作为一个与父亲平等的男人那样 直呼这个女人的姓名 以此证明我不是或不再是一个“懦夫”?……

为了表明这篇文章并非是对周杰伦所有已出专辑的一次完整回顾 而在于通过他的音乐解释出他无意识的轨迹 我选择跳过《七里香》和《十一月的肖邦》这两张在周董如日中天之时发行的专辑 但却不得不将从那时开始就肆意划定“我的地盘”的Jay与之前悬而未决的那个问题再度联系起来:这一举动是在父亲法则允许下的一次光荣仪式 还是在一种无法无天的自恋状态下无视法则的犯罪?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Jay到底是站在父亲-分离-欲望一边 还是在母亲-结合-享乐一边 而这一问题的答案则被“外婆”以及更晚才出现的“听妈妈的话”所回溯性地决定
继在“外婆”中再度表露出自身始终未被完全压抑的母系情结之后 “听妈妈的话”这首歌的出现成了判断Jay的无意识结构的一个关键点:听妈妈的话所指的 到底是如拉康在俄狄浦斯情结的第二个时期所说的 听由父亲传达给母亲的那些话(主要是禁令) 还是听从母亲的淫秽指示 让自己永远扮演她享乐的工具?在整首歌温馨甜美的歌词里 我们似乎难以直接看出后一种可能性的痕迹 除非“听妈妈的话吧 晚点再恋爱吧”“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这样的话被理解为乱伦欲望的隐晦(淫秽?)表达……有一点不应该被忽略 那就是“听妈妈的话”所属的专辑 恰恰被命名为“依然范特西” Still fantasy?Fantasy again?曾经被穿越了的幻想 为何会再度回归?抑或上次对幻想的穿越本身 也只是一个幻想?……

在这之后 Jay之前一直蒸蒸日上的音乐事业 似乎多少开始有点日薄西山的迹象 从《我很忙》这张专辑开始 周董的确变成了一个忙碌的牛仔 开始忙很多音乐之外的事情 但这种忙碌似乎不仅未给他带来更大的名气或更高的成就 却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他身上的局限或缺陷 让他之前一直呈现出的那种完美的phallus之光逐渐黯淡下来 如果从此处对Jay进行一个反观 似乎不难发现 Jay的成名之路与逐渐没落都与他的音乐创作紧紧联系在一起 其早期的那些似乎意在不让人听懂的歌曲已经给Jay贴上了一个难以抹去的标签 就是那些我们的耳朵无法留驻的“能指激流” 那些不肯被停顿固定意义的(拉康意义上作为意指过程废料的)voice 给Jay这个似乎和Joyce一样拒斥了父姓的潜在精神病人命了名 使他在父亲与母亲这两股巨大的漩涡面前都不至于崩溃 但Jay本人似乎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而是越来越努力地改变自己 让自己变得更加全能和有神力(比如在《魔杰座》中化身为魔法师 在《跨时代》中出演吸血鬼) 而不继续更好地扮演自己 扮演周杰伦 导致作为其精神结构之系结者的音乐-sinthome在牛仔急促的节奏中逐渐溃散……
Jay-the-sinthome就是Jay的真实姓名 因为一个人的insignia就是他的症状 治愈这个症状 放弃其Jayian的音乐创作而努力成为全能的多栖明星 就意味着失去整个Jay……
H.弗
作者H.弗
32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H.弗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