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妓女、军人读书考一:余秋雨散文集二种

马达+s+狐猴 2010-09-12 13:23:18
No.0001:《文化苦旅》,余秋雨 著,知识出版社(上海)1992年版,或 盗版知识出版社1992年版。
  上海妓女所读书。
  妓女所读书目,乃某些佚名而特殊的制服学者在田野作业中,运用实证主义的范式,进行实物研究和由表及里的深入探讨而得出的。因批评家朱大可在<抹着文化口红游荡文坛——余秋雨批判>中的引述而为人所知。其文曰:「一个富于戏剧性的例证是,据说在上海的一次‘扫黄行动’中,警方从某妓女的手袋里查出了三件物品:口红、避孕套和《文化苦旅》。」〔注1〕
  妓女作为文化实贱者,其身份的定位深受种族、环境、时代之作用〔注2〕,故而传统上对自身的文化活动缺乏足够的自我关怀、阐释与道德伦理上的自我批判〔注3〕——至少未见诸文字。因而其阅读行为与阅读方式罕为人知,寻常学者也因缺乏必要的科研经费和廣闊的視野而鮮有關懷〔注4〕,学者「警方」氏的研究独辟徯径,值得关注与支持,盼有朝一日可有一部煌煌《乐户读书志》问世,当亦为书林添一奇葩。
 
 
〖脚注〗
[1] <抹着文化口红游荡文坛——余秋雨批判>,朱大可 著,收入《十作家批判书》,赵小凝主编,陜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西安,1999年。
笔者按:批评家多半为文学青年的血统,阶级成份为文人。雄辩的文辞、精妙的叙事因而经常成为遮蔽文学思维者清谈误国的修辞策略。将如此严肃的研究工作视之为「戏剧」,足证作者没有起码的学术修养;因此,作者朱大可引文不规范,不标出处之鄙,本帖暂不作批判,仅在此点到为止以正视听。
  
[2] 参考〔法〕丹纳《艺术哲学》安徽文艺中文本,合肥,1991年。
  
[3] 具体内容可参见警方的若干研究成果,笔者不熟悉相关史料,故略。又,有新加坡女作家的作品《乌鸦》,可能以长篇小说文本的形式阐述了此种文化实践行为的具体活动,审问灵魂、追查经验,故有“妓女作家”之浑号,因未读其书,存疑,有待进一步的后续研究。
  
[4] 馬……猴按:他们哪会想到有用唇膏、眉笔和红墨水作读者笔记的!
  





No.0002:《山居笔记》,余秋雨 著,黎明出版社(台湾)版,出版年份不详,待考。
  台湾军人所读书。
  军人作为文化实「践」者,与妓女具有同样的特征:从业人口庞大,其地位却常卑微(我子弟兵各文工团团员除外)。「刘项原来不读书」,传统知识分子对文武的二元世界想象,致使军人个体的思想文化消费及再创造常在学者视野之外,罕有矚目〔注1〕。但事实是:通过合法化的机制,军人之文化实践可以调用大量的资本,故而其丰富复杂可知也。据相关数据〔注2〕显示:他们具有自己的出版社,并无版权责任,从而可以在行业范围内进行本身的文化循环过程——这种特殊性值得学者注意。
  若干台湾读者作为书籍买卖行为的实施者,曾经眼过《梁实秋自选集》、《叶维廉自选集》〔注3〕与《山居笔记》等「军书」。其版本特征为本轻、纸薄,封面左下标「军中书」,一般不进入图书流通市场。
  籲請有能力的同好者摒棄歧視,加入到相關研究中来,促成《细柳营书目》一书,为学术事业開墾一處男地,添砖加瓦。
  
  
〖脚注〗
[1] 馬……猴按:固自古傳說關公夜讀《左傳》、石勒聽講《史》《漢》之類,但亦僅限于將兵者及將將者,而普通士卒並沒有被矚目,而往往只想象他們如何如何想象,乃至想象他們想象其家中新婦如何如何想他們。
[2] 相关资料载于《绿蠹鱼森林》(台湾,远流博识网,2003年8月)P304,因其資料須逾墻而觀,今不憚煩瑣,全文拷錄如下:
<军中版的山居笔记?>,无容 著
  我在旧书摊看到的,余秋雨的山居笔记,可是比起一般的版本轻许多,拿起来一瞧,是纸变薄了。背后封面的左下角还用粗体印了六个字:军中版 非卖品。真是奇怪,书也可以像军服一样有个「军」字,变成「军书」?
<Re:军中版的山居笔记?>,徐江屏 著
  那应该是国防部向出版社购买版权只供军人阅读的版本,无意间流了出来。国防部为了鼓励军人阅读好书,常会定期印刷这类收购特定版权的版本当成连队康乐室里的文库,出发点是很好的。
<Re:军中版的>,林边猴 著
  那应该是属于国防部的黎明出版社印的,当年国防部想印谁的书就印谁的书,没人敢说个不字哩!
  这些军版本,目前还可在旧书店里零星淘到。
<Re:军中版的山居笔记?>,老古 著
  连廿多年前的梁实秋自选集和叶维廉自选都有啦!
  而且天下文化和其它许多书籍亦如是.
  
[3] 此二种书详见《妓女、军人读书目录考》二及三。

                                2003年8月,新有改動。
马达+s+狐猴
作者马达+s+狐猴
404日记 42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马达+s+狐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