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插茱萸少一人

花小绳 2010-09-07 02:36:30
据说8月27日《怒放 摇滚英雄》演唱会的主办方曾多次邀请窦唯出山,但都被他以“理念不合”为由拒绝。

邱大立老师说:“最终窦唯还是‘不合群’地缺席了——在‘怒放’整整一个月的大鸣大放中,这却是唯一一个令人感动的细节。”

“崔健在1994年发表了《红旗下的蛋》后,人们再也记不住他的任何新歌,尽管他在后来的16年里又发了两张新专辑,每次崔健面对记者质疑其后来的音乐“不行了”时,都能听出他近乎理亏词穷的狡辩。”

“何勇凭一张专辑已经包吃16年了。”

“张楚和朴树,前者最近的专辑还是1997香港回归那年出的,几年来新专辑一直“酝酿”却迟迟不见踪影;后者虽然深居简出,但他1997年出道的2张专辑是无数文艺青年的浪漫首选。”

“唐朝在18年里一共出了3张专辑,但新老歌迷都记不清他们后两张专辑里唱了什么歌。齐秦刚刚出版了情歌翻唱专辑。”

但他们在演唱会上“怒放”,唱着老歌,票房千万。

而窦唯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住一室一厅的小房(还是妻子高原的),开机动车,闲暇时到北海的茶馆一坐一下午,功用性社交为零,只和少数相投的朋友交往,以及乐队排练。他和媒体之间有深重代沟,沉默寡言,不善寒暄。他说:“从艺者的底线是不撒谎”。

“今天的窦唯自离开了黑豹和魔岩三太子的神话后,短短几年间,就出了29张专辑,可对唱片公司来说,“窦唯专辑”就是市场噩梦,他也颠覆了乐迷对神话的 固有印象。他用最不中国特色的方式在做最有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音乐,这样的案例,找不到第二个。”

今天在推荐里说,“窦唯这个人,不服不行。有人说他不属于这个时代,有阮籍嵇康时代名流之士的风骨”。我想,甘于把生命毫无保留奉献给艺术的人,历史会替艺术偿还。当不当时代宠儿不要紧,他的名字会永久地刻在时间线上。

当然,对一名真正的艺术家来说,被历史记住,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切身体会过“艺术感动”的人,即使双脚踏在污浊不堪的泥沼里,眼里也只有璀璨星空和辽阔宇宙,他们甚至忘记了自己。

-----------------------------------------------------------

附一:《中国摇滚:在“怒放”中无地自容》

文/邱大立

这是一台彻头彻尾的摇滚老歌联欢晚会,他们没有新歌可唱。当当年桀骜不驯的摇滚英雄们沦落为靠着“同一首歌”博得人们一点点来自记忆的掌声和眼泪时,中国摇滚已主动掀开了自己的末日倒计时牌

8月27日,一场浩浩荡荡的演唱会在北京工体举行,这个名为“怒放 摇滚英雄”的演唱会,网罗了中国摇滚乐的旗舰级人物:崔健、郑钧、汪峰、许巍、朴树、何勇、张楚、唐朝、齐秦、信、黑豹、Beyond黄家强、爽子,阵容无比工整,好像就差窦唯了。看得出,这场演唱会是紧紧围绕在以北京摇滚为核心的周围,“怒放”当晚几乎满座,这其实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只有黄牛票暴lu了一点点的不和谐,据北京某记者透露“演出还没开始,票价已开始大大缩水,380元的票卖200元,480元的卖250元。到8时15 分,更变成100元一张、150元两张”。

当晚,摇滚英雄们一人两三首歌,尽管他们老的老、胖的胖,高音大多举不上去了;尽管今天的黑豹已沦为 了没有新歌的K歌高手;尽管黄家强唱歌时观众高呼的名字却是“家驹”;尽管干瘦驼背的张楚在唱到“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时只能唱出三个“蚂蚁”; 尽管想要在何勇的脸上找回当年的英气“需要运用你的想象力,把从前的不可一世从今天冗余的材料中抠出来”,但4万8千名观众似乎大都集体沉浸在一场辉煌梦 境的朝圣中大家宽容,而且其乐融融。

十年大拼盘

这是一台彻头彻尾的摇滚老歌联欢晚会,除了汪峰一首去年的《春天里》,他们没有新歌可唱。而在西方 (哪怕日本),无论是摇滚乐还是流行乐的演唱会上,没有一个歌手或乐队只唱老歌没有新歌的,历史没有这样的境况。说穿了,“怒放”只不过是一台拼盘商业 秀。对此,郑钧这位“90年代最性感的摇滚歌星”和摇滚乐市场化最到位的汪峰都已公开承认了这一点,朴树也非常平静地表示自己的确不属于摇滚。虽然只要是 诚实的,都应该获得我们的尊重。可纵观“怒放”的整个过程,却是英雄迟暮的感慨。
  
首先,主办方邀请了王菲、周迅、郭德纲等一众娱乐圈达人观看,这样“购买了VIP门票的观众将有机会 近距离一窥天后芳泽”,而主办方还在现场开辟了一块“明星专区”,陈坤、范冰冰、黄晓明、文章、张静初、于谦、张颐武、黄健翔、李承鹏、白岩松、高晓松、 宁财神、姚晨、谭维维等数以百计的大牌明星嘉宾也纷纷到场。唐朝乐队主唱丁武认为“怒放”已全方位超越了1994年红磡体育馆的“中国新音乐势力”演唱 会,就连一向低调至极的张楚也高调地把“怒放”称作华人摇滚乐的“华山论剑”。每个人都团结而且口径一致。
  
其次,早前在7月27日最初第一批公布的艺人名单里,是没有崔健的,直到离开场还剩10天时,主办方 才突然高调宣布,“摇滚教父”崔健也会参加。这一招果然奏效,消息立刻掀起最踊跃的购票热潮,截至演出前3天,主办方称票房已接近千万,有一成观众是90 后。似乎有一种逻辑已根深蒂固:一场摇滚盛事跟一个人的出席与否有着直接关系。
  
为了刺激票房,主办方更提前把演唱会艺人绝大部分演唱曲目曝光了。许巍唱《两天》,郑钧《经典大串 烧》,黑豹《无地自容》(主办方特意标明这首歌“当年就是窦唯主唱”),何勇《钟鼓楼》,汪峰《飞得更高》;齐秦唱《痛并快乐着》,朴树《生如夏花》、张 楚会唱《姐姐》(据说他其实最反感演唱会上唱这首歌的),黄家强(在他的名字前特意加了Beyond的辨识)《海阔天空》《光辉岁月》,信《如果还有明 天》。除了崔健和唐朝的曲目没透露,中国摇滚乐的上世纪辉煌十年被“怒放”一次性展销完毕。
  
“怒放”一亮相就被主办方定性为“世纪绝唱”!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纪”指的是20世纪还是21世纪。 而在演唱会举行之前,几乎没有一家媒体对这样的摇滚拼盘提出质疑或批评,大家都在众口一词地称赞这个“华语摇滚界的世界杯”。
  
可在历年中外商业性演唱会的历史上,像“怒放”这样的策划与执行都是闻所未闻的,而它又具有很浓烈的中国特色。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演唱会。除了票房,一切都与当下无关。
  
===========
崔健在1994年发表了《红旗下的蛋》后,人们再也记不住他的任何新歌,尽管他在后来的16年里又发了两张新专辑,每次崔健面对记者质疑其后来的音乐“不行了”时,都能听出他近乎理亏词穷的狡辩。后来他发明了一个“真唱运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左 小祖咒在他近期出版的新书《忧伤的老板》里毫不掩饰表达了他是怎么看崔健的,“他的私心是什么,也就是想做中国摇滚乐他爹嘛,可作为一个‘之父’,老崔在 该站出来的时候不站出来,站出来的时候也不彻底,创作不行的时候也不敢承认。”
  
何勇凭一张专辑已经包吃16年了。他似乎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举行过一场个人演唱会,但直到今天依然 “耳熟能详”“喜闻乐见”,每每到了群星拱照的关键时刻,他总是会及时地站出来。
  
而在这个“喜闻乐见”的排行榜上,张楚和朴树并肩亚军,前者最近的专辑还是1997香港回归那年出 的,几年来新专辑一直“酝酿”却迟迟不见踪影,但在各大音乐节来说,“张楚”这两个字就意味着人气的保证,对沐浴过摇滚盛世的中年资深歌迷和仰慕昔日神话 的小字辈可以通杀;后者虽然深居简出,但他1997年出道的2张专辑是无数文艺青年的浪漫首选,尽管朴树已结婚5年,但凭借其“淡雅小清新”及优质小生的 头衔和高大帅气的外形依然“是不少女性观众关注的焦点”。
  
唐朝在18年里一共出了3张专辑,但新老歌迷都记不清他们后两张专辑里唱了什么歌。齐秦刚刚出版了情 歌翻唱专辑。
  
一场东拼西凑的“中国摇滚乐大团圆”就这么落成了。
  
为何而怒?如何超越?
  
最终窦唯还是“不合群”地缺席了——在“怒放”整整一个月的大鸣大放中,这却是唯一一个令人感动的细 节。今天的窦唯自离开了黑豹和魔岩三太子的神话后,短短几年间,就出了29张专辑,可对唱片公司来说,“窦唯专辑”就是市场噩梦,他也颠覆了乐迷对神话的 固有印象。他用最不中国特色的方式在做最有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音乐,这样的案例,找不到第二个。
  
神话源自人迷信的本能和对美好幻像的憧憬。在中国摇滚乐已经和中国流行乐并肩走入商业市场的今天的中 国青年早已不迷恋历史上的神话了,他们要创造自己的神话。
  
在1969年与伍德斯托克(60年代西方最具梦幻色彩的一场音乐节)双重神话的交映闪烁中,中国乐迷 看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来到了。1979年,中国流行乐刚刚从历史伤口的断层挣扎站起;1989年,中国摇滚乐在西方思潮冲击波戛然而止的一刻开始蹒跚 学步;1999年,中国地下音乐在摇滚神话接连破灭的空地上如春笋丛生;2009年,中国音乐节在国家经济奇迹的狂奔中应运而生。曾经几张里程碑式的专 辑、一两场音乐会及几段拔苗助长的宣传文案只能就此封存在历史的相册里了,如果总搬出来炫耀,稍一闪失,早晚会粉身碎骨。
  
有意思的是,在这场演唱会举行的当天,有两场音乐节也在北京举行,都是为期3天,27到29日,一个 是京浪音乐节,一个是长城探戈坞森林音乐节。参加的艺人囊括了华语流行乐的几代旗手,有50后的罗大佑,有60后的董运昌、70后的林生祥、左小祖咒、周 云蓬、小河,有80后的张悬、王若琳、卢广仲。这是一群“不摇滚”的人,他们没有一个人自诩为英雄,他们只是又一个音乐变革过渡期的一群年轻战士,他们不 需要台下的观众热泪盈眶和长跪不起,他们不希望成为另一批圣像图腾的碎片,他们用一张张正视或反思的专辑去接受市场的检阅。
  
2005年,崔健和左小祖咒都发表了新专辑,结果左小祖咒凭新作获得第六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摇滚 艺人奖,而崔健只象征性地获得了殿堂音乐家奖。自2005年至今,崔健没有发表新作,左小祖咒一鼓作气地又独立发表了5张专辑。
  
这次京浪音乐节邀请来台湾客家音乐人林生祥,绝对是一次历史性的挑战,内地乐迷会对完全听不懂的客家 音乐报以什么样的态度呢?这位多届台湾金曲奖得主是一位极受尊敬的音乐人,他近年的音乐一直围绕台湾底层世界的劳工权益、农业问题、全社会重男轻女问题为 探讨核心,这样落实到一个个社会致命要害的创作表达,在内地的民谣音乐(哪怕当年的摇滚乐)中是闻所未闻的。他今天站在内地的大型舞台上,应该会给人们带 来多一些反思。也许林生祥、左小祖咒、周云蓬、小河这样的音乐人一辈子也无法在地位上超越崔健,但是10年、20年、30年过去后,谁留下的作品最多,谁 才是真正的英雄。
  
那些上世纪90年代成名的中国摇滚大腕大款们,尽管在今天的某些环节还延续着昔日的辉煌,但很多已经 不起折腾了。如果你有心期待何勇或张楚的新专辑,那就耐心地等下去,像“怒放”这样的打包捆绑式销售以后还会长期存在。当晚,崔健压轴最后以一曲《超越那 一天》结束当晚的拼盘回溯,然而21世纪已走过了10年,2010也已过去了三分之二,中国发生了很多事,面对这些事,我们的摇滚英雄们,你们做了什么 呢?你们做了多少对社会产生积极作用的事?你们的摇滚为何而怒又如何超越呢?
  
演唱会之前,曾经有媒体猜测这场摇滚大腕的聚会将意味着一次集体谢幕,汪峰不同意这个观点,但愿这些 代表过去的摇滚英雄们永远屹立不倒、飞得更高。不过,冷饭炒一次还过得去,炒得次数多了,再有营养的东西也会馊掉。


--------------------------------------------------------------------
附二:(摘自窦唯个人网站www.dou-wei.com)

窦唯于近日就全力打造的新专辑《早春的雨伞》发行一事接受网络门户搜狐专访。其内容转载如下:
                
                
        标题:普通人窦唯:早春雨伞有明暗 我的原则是不撒谎
        
        作者:杨昊 李小猫
                
        背景:
        
        2010年4月10日,窦唯推出了他和“不一样”的新作品《早春的雨伞》,由窦唯音乐工作室独立制作发行。窦唯这次不再与唱片公司合作,采取了和实体唱片店合作以及淘宝网络销售的方式来出售唱片。《早春的雨伞》是张荐,窦唯和他们的父亲张荣舫,窦绍儒一同合作的。窦唯的父亲窦绍儒是窦唯音乐上的启蒙导师,在窦唯5岁时领他走上了音乐的道路。张荐的父亲张荣舫从事单簧管演奏多年,宝刀不老。 两代人,两对父子用音乐阐述着他们各自的情感,和对万物的感知——展开了一场没有语言的对话。

        印象:
        
        约好在三联书店见面,窦唯大概比预定时间提前了十多分钟到,骑着一辆普普通通的电动车,窦唯现在出门无论远近都不再开车。
        窦唯和善谦虚,讲究礼节,见到我们之后主动问好,一一握手,告别时再次一一握手言谢。
        一开始也有冷场,因为都很内向。他开口之前必有一段沉思的阶段,说话讲究条理,希望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内心复杂的想法。
        但话匣子打开之后,窦唯不再多虑,谈兴甚浓地聊起了自己热爱的音乐,最近一段时间热衷的踢毽子,北京的天气、人文风情的变化,对社会时事的忧虑……

        《早春的雨伞》有明有暗 也有很多压抑的情绪
        
        搜狐:现在做了一个新的官网,一个新的工作室,和新的专辑。是不是个全新的开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了。有什么具体计划?
        窦唯:的确有一些新的内容进来。做着看吧,计划赶不上变化。
        搜狐:《早春的雨伞》录了多久?
        窦唯:3天,前期后期加起来。
        搜狐:这张是“不一样”乐队的第几张专辑?
        窦唯:第三张。之前的《五音环乐》里有两张都是“不一样”的。
        搜狐:如果一定要归类的话,这张专辑怎么归类,是新民乐吗?感觉和FM3那种肯定不能归为一类。
        窦唯:轻音乐吧。现在都比较喜欢归类,这会产生误区。这些年正是这些定位把人弄得找不着北,比如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完全把人都搅晕了。
        搜狐:录的时候是从哪部分开始的呢?
        窦唯:同期分轨。四个人一起进入,录到哪很随意。然后分段,回来再看,好的一遍就留了,有些就要挑一下。一共录了将近20段。
        搜狐:这张专辑的感觉比《松阿珠阿吉》那些要明亮一些,是否可以理解为你渐渐敞开心扉?
        窦唯:有明有暗吧。抽象难以言传,音乐的色彩有点像早年间的黑白电影。
        搜狐:《早春的雨伞》名字怎么来的?
        窦唯:一个场景。录音时有一天下雨,张荐和他父亲撑着一把大雨伞……就起了这个名字。
        搜狐:手机作为乐器有什么样的效果,和什么样的可能性?
        窦唯:并没有显著效果,只是音色的一种选择,也更多元化。
        搜狐:父亲和你在创作中有什么摩擦或共鸣?早年的歌曲《噢乖》里谈到和父母的关系,那个时候和现在有了很大的不同吧。
        窦唯:没有摩擦,共鸣成乐,一如既往。年轻的时候不理解父母,现在不一样了。
        搜狐:你对乐队其他三人的评价?
        窦唯:技艺礼节俱全。
        搜狐:现在也有很多乐队做即兴的音乐,但和你追求自然的风格不一样,例如有支不错的地下乐队在废品收购站利用废品作为乐器做了一个现场,大概属于噪音摇滚这种类型吧,在受众看来,似乎更看重的是那种惊世骇俗的效果。
        窦唯:年轻人有想法,有一些压抑的情绪需要发泄,我非常能够理解。音乐的可能性是非常广大的,这种类型我也做过,但最后没有成形的作品出来。九几年,在演出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噪”起来,这个时候观众也可以上来参与,不爱听的人就可以走了。那时我们管这个临场组合叫“送客”。
        搜狐:近期出版专辑的计划是什么?
        窦唯:有两张。一张是以制作人和乐手角色参与岳浩昆(知名乐手)录制的原创歌曲专辑《我们》,2006年就录好了,计划夏天发行。另一张是录制于2008年的器乐曲专辑《入秋》。计划秋天发行。
        岳浩昆之前和我有过很多合作……我觉得他的创作是一流的,但他之前一直是处于一种被压制的状态。《我们》的表现方式是吉他弹唱,附以少量琴箫小打陪衬,十分动听。《入秋》则是“不一样”的另一张秋意十足的即兴产物。
        搜狐:那就是说你并不排斥有歌词的作品了吗,以后是否有可能出以歌为主的专辑。
        窦唯:做了再说。
        搜狐:有另外两张专辑同时在筹备了?春夏秋都有了吧?
        窦唯:冬也有了,之前已经做好了一套春夏秋冬四张的准备,可是后来在审听过程中,又发现一些问题,所以暂时先放下了。
        搜狐:您关心《早春的雨伞》这张唱片的销量吗?
        窦唯:(沉思)当然会希望更多的人能听到。
        
        电子音乐是一个误会 张荐是个弄潮儿
                
        搜狐:电子音乐的形式您以后还会尝试吗?和FM3合作的那些。
        窦唯:我做过电子音乐么?
        搜狐:张荐是不是特喜欢玩这种东西。更多用电脑啊用合成器去做音乐。
        窦唯:他是个灵性的人,是个弄潮儿!
        搜狐:您曾经说现在基本已不再听别人的音乐,而是只听自己的唱片。现在依然如此吗?
        窦唯:没有太刻意,听我们自己的东西,算是温故知新吧…………
        
                
        迷上了踢毽子 开车是越来越痛苦的一件事
        
        搜狐:有锻炼身体的习惯吗?
        窦唯:现在你们看到我又胖了(笑),前段时间瘦了,去年入冬的时候会坚持跑步,(瘦身)效果很明显。最近喜欢上的活动就是踢毽子……我只能踢小毽,大毽也能抡,但是踢得不好。听说体育学院的高手踢毽儿可以拿脚底踹,出神入化。这项运动老少皆宜。
        搜狐:北京奥运的时候去现场看比赛了吗?
        窦唯:没有,我都是在家看的电视,现场场地那么大,未必能看的清楚。
        搜狐:你觉得现在的北京和你小时候的北京有什么样的不同。
        窦唯:就是特色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原来北京的林荫道很多,那会儿车也少,夏天一来有树荫。现在胡同里都是车,胡同里一停车就太……
        搜狐:您现在不开车吗?
        窦唯:我就骑电动车,远门也尽量坐公交,我现在相信开车是越来越痛苦的一件事了,一是堵车,二是挑费(北京土话),然后再出点事故,现在“马路杀手”越来越多,年轻人越来越多,开快车的什么的。
        搜狐:你现在还画画吗?
        窦唯:断断续续,画画是我的爱好,正如《世说新语》里说的:“绘画有益”。
        搜狐:阅读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窦唯:说来惭愧,我喜欢买书,买了不看的比较多,只言片语对我的影响比较大,要是从头看到尾反倒会记不住。
        搜狐:宗教和中国古典文化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窦唯:潜移默化,不明晰。我的宗教常识很少,但我相信那种神秘的力量。
        搜狐:相信神秘的力量,这是所有的艺术家都应该具备的信条吧?
        窦唯:应该是所有普通人都应该具备的吧。
        搜狐:您喜欢做电影配乐吗?
        窦唯:如果有幸能够碰到好片子的话,兴趣还是有的,最大的障碍还是在跟导演的沟通上。
        
                
        艺术家的底线是不撒谎 志同道合者可遇不可求
        
        搜狐:您觉得做音乐是一个团队的事还是一个个人行为?
        窦唯:志同道合当然是交往中的一大乐事,良师益友那更是幸事,但是现在越来越凤毛麟角。在这个圈子里有很多特别热情的人但最后往往被伤害。本来做正事就很难,再有人动机不纯粹,后果可想而知。
        搜狐:您更希望碰到志同道合的人吗?
        窦唯:可遇不可求。有幸碰到了那是福分,去生找生撞必须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搜狐:艺术家应该对社会尽一些什么责任?或者说底线是什么?
        窦唯:不撒谎,我觉得要是从艺的话,应该是这样。

        
        散尽愚娱待惊痛 和娱乐圈保持距离
        
        搜狐:您会看我们搜狐的娱乐频道吗?
        窦唯:我不太会用电脑,很笨,更多的时候是抱着一种排斥的心理,最近稍微明白点什么叫上网了,而且我也没什么大的兴致去了解。这些年,电脑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做平面还有录音的剪辑。
        搜狐:对娱乐圈和明星八卦怎么看,比如说有的网站登一个您的八卦,您有什么看法,是否觉得这也是一种言论自由?
        窦唯:我能更宽容地看待娱乐八卦。但是有时候一些胡说八道会对人造成伤害,别人不知道是捏造,看了以后就信以为真。我觉得有自由的时候似乎更应该控制,各行业有水准的从业者也应该知道怎么自律,不是一说自由就可以胡抡了。
        搜狐:我们作为媒体,您作为艺术家,可以做些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吗?
        窦唯:我插一句,我听艺术家这三个字特难受,我就是一普通人。
        搜狐: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窦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好分内的事儿,独善其身,仅此而已。人力有限。
        搜狐:我们一开始的打算,这次对您的采访归入《先锋人物》这个栏目,您对最后呈现上有什么要求?
        窦唯:我真的忝列其间,跟那些封面人物放在一起不太合适,我更喜欢和众人一样,普普通通,然后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出专辑是件很平常的事,跟建筑工人盖楼一个意思,这么多楼盖起来你没看哪个工人上封面吧?
        我今天说不拍照,因为唱片是四个人的产物,拍我一个人是对其他成员的不尊重,再者我也不想招来嫌疑,做这么个事是借机炒作我个人,这是绝对要杜绝的,音乐出来,平面上的文字应该围绕着唱片来说,就足够了,千万别做什么别的文章。大家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咱也别造势、炒、忽悠。
        搜狐:其实我们也有同感。
        
        
        采访手记:
        
        必须说,采访窦唯有很多疑虑,我想窦唯也会面对同样的疑虑。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尤其是语言交流,会出现各种误差和代沟,尤其是娱乐圈这个环境下,牵扯到各种利益和私心,我们很难知道对方的目的何在,担心受伤害或是被欺骗,有时候得说着假话才能保护自己,戴着假面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我想不仅仅是窦唯这样敏感的人能意识到这一点。
        窦唯这个名字放在娱乐圈太过敏感了。提到这个名字,有不少人是从窥觊隐私的角度来理解的,而这无疑会让热爱窦唯的音乐、有精神洁癖的人感到难过和无奈。窦唯本人也绝对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
        其次,窦唯是很多70后80后的青春记忆,他早年的偶像魅力和后期的多产,给他镀上一层耀眼的光环,我们已经习惯仰视窦唯了,而这种仰视的角度会让人产生极大的误会。
        第三,众所周知,窦唯行事低调,与媒体(尤其是娱乐媒体)有代沟。窦唯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形象模糊、残缺甚至是被扭曲的。
        第四,我们深知即使是最严肃公正的媒体都会有一种惯性,会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人,有些事情身不由己。我们的采访能很好的还原一个真实的窦唯吗?
        对这些疑虑充分考虑,我们小心翼翼,以保护窦唯,尊重窦唯为第一原则。
        在采访的时候一切从简,回到自然状态,反倒踏实了很多,这也和窦唯做音乐的态度相一致。
        这样做的效果,是让我们的疑虑彻底消除,收获颇丰。
        其实不过是人与人之间坦诚相待平等对话,却也成了一件值得疑虑的事情,这一点倒值得我们深思。


来源:搜狐音乐

--------------------------------------------------------------------
附三:

窦唯画作集
http://www.douban.com/artist/douwei/album/31548005/
花小绳
作者花小绳
122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花小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