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的水箱跟我说我该睡了。

yvan·hugo 2010-09-05 23:27:45
     一直在想,应该用什么样的开头。
   混合式思考问题的情绪又来了。
   把脑子弄的很乱。
   夜 ,很深了。窗外那些昏黄的灯光,似乎总想把学校笼罩在一种朦胧的雾中。那些深绿色的树跟它们的叶子一起,陪着灯光。或者陪着雾。
   那,谁来陪我呢?
   我的茶杯,我床上的枕套,那本刚买的杂志跟一本看了半个月的小说,还有关于你的记忆。
   昨天才发现,所有美好的东西在记忆中能保存得最完整,最新鲜。不会动摇。
   那月,好像是5月。曾经很像忘掉到底是什么时候。可是很清晰,23号。对的。我曾经想过要恨你。可是没能坚持多久。后来想过我们在大街上相遇,我会说些什么,还是我会不会去说些什么呢?这个问题一直坚持到8月。你消失的这三个月我从一开始的倔强到后来的奢望。我是不是应该把自己觉得很贱?好吧,我不应该骂自己。
   可是9月,为什么。你会在1号的时候主动来找我。之前奢望的,幻想的场景一股脑得出来。可是,你已经不在属于我的心。哦不。应该是,你的生活再也容不下我了。我只有实相的把自己提取出来。就像升华。跳掉液化的那一步。没有眼泪的,走了。
   对,所有美好的回忆,只能留在记忆中。以前,那是以前的回忆,跟现在的你,没关系。
   刚刚去上厕所,厕所那老化的厉害的水箱告诉我很晚了。我该睡了。恩对。我可以睡了。
   晚安。我失去的美好。
yvan·hugo
作者yvan·hugo
5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yvan·hug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