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某些阿Q书评的反应

桂汇 2010-09-01 03:38:45
文革前,一般对鲁迅的评价是大文豪,文革期间,他成为文坛之神,他的写作成为“文化革命”样板,成为文革所要达到的标准。其中自然政治因素高过一切,他的文章是先天的有模糊不清的特质,适合文革所需。
  
  香港大学版本对鲁迅的介绍是合理的:
    魯迅(1881-1936) 本名周樹人,浙江紹興人,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巨人。早歲留日習醫,後棄醫從文。一九一八年的《狂人日記》為新文學運動第一篇白話小說;其後以「匕首」般雜文介入生活、干預現實,小說創作因而中輟,但兩部小說集《吶喊》、《彷徨》影響深遠,在二十世紀末海峽兩岸文壇,依舊迴響不斷;其中《阿Q正傳》一篇更早已溶入白話文,主角形象亦深入民間。”,
    
      另一个介绍就还需考证:
    “1918年5月,首次用"鲁迅"为笔名,发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对人吃人的制度进行猛烈,地揭露和抨击,奠定了新文学运动的基石。五四运动前后,参加《新青年》杂志的工作,站在反帝反封的新文化运动的最前列,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
    1918-1926年间,陆续创作出版了《呐喊》、《坟》、《热风》、《彷徨》、《野草》、《朝花夕拾》、《华盖集》、《华盖集续编》等专集,表现出爱国主义和彻底的民主主义的思想特色。其中,1921年12月发表的中篇小说《阿Q正传》,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杰出的作品之一。1926年8月,因支持北京学生爱国运动,为反动当局所通辑,南下到厦门大学任教。1927年1月到当时革命中心广州,在中山大学任教。"四一二"事变以后,愤而辞去中山大学的一切职务。其间,目睹青年中也有不革命和反革命者,受到深刻影响,彻底放弃了进化论幻想。1927年10月到达上海。
      1930年起,鲁迅先后参加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和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等进步组织,不顾国民党政府的种种迫害,积极参加革命文艺运动运动。1936年初"左联"解散后,积极参加文学界和文化界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从1927-1936,创作了《故事新编》中的大部分作品和大量的杂文,这些作品收录在《而已集》、《三闲集》、《二心集》、《南腔北调集》、《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且介亭杂文》等专集中。鲁迅的一生,对中国的文化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领导和支持了"未名社"、"朝花社"等进步的文学团体;主编了《国民新报副刊》、《莽原》、《奔流》、《萌芽》、《译文》等文艺期刊;热忱关怀、积极培养青年作者;大力翻译外国进步的文学作品和介绍国内外著名的绘画、木刻;搜集、研究、整理了大量古典文学,批判地继承了祖国古代文化遗产,编著《中国小说史略》、《汉文学史纲要》、《唐宋传奇集》、《小说旧闻钞》等等。 ”
    
      鲁迅一直都接受国民党的薪酬,也极力要废除汉字、丢掉线装书、去掉中国传统文化。这些都是无可辩解的事实,表现了他对民族文化自卑的“志气”及偏差的“眼光”。 说礼教黑暗更是诬蔑。现在法律史研究已能公正的看待礼法及儒学。礼法是人本的,不是制度,是类如宪法,也不吃人。礼法是由悠久的部落习惯法演变而来;部落里每个人都是亲族,一切都要公平,何来吃人。相反地西方是由教会神律演变而来的,由摩西的十戒演变成的法律。一直都有教会害人的现象。最近天主教及基督教强奸幼童的案例由于太多了,而且时间长久,只好被揭发,但在教会压力下,全部都是“私了”了事,不上法庭。那不黑暗吗?可见鲁迅对西化的美化是感性的。
  打倒礼法的结果是近代中国就没有了道德指导,成立不了宪法。最终,最高的一切指导就被各种主义及思想所取代。

用匕首、投枪的杂文直刺敌人心脏的问题是:敌人是谁,何罪,什么证据等都不清楚,只痛骂是黑暗腐败是不够的。这样杀敌是私刑,能说是民主吗?? 以他痛恨的阶级敌人为例;阶级肯定是有的,但那是个概念。在现实里是很难讲清那是什么的。试试看把你认识的十个人划明他们的阶级及阶级罪名、冲突吧,能够吗?当时更没说到当一个人如果做几份不同性质的工是如何归类。现在更有工人皇帝,如华尔街的银行职员能损害公司资本家利益来中肥个人呢,那剥削又是如何定义?!客观来说,似乎更应该由整个社会生态全面性、环节性的来分析。。!

一般在西文反动是中性的,任何一件事都有推动及反动者;今天你推动一件事,明天也许在另一件事你就成为反动者了。鲁迅被反动当局通缉的说法被一些人所质疑,广东福建很有些人认为他是因为要与学生私奔而南下。锵锵三人行里许子东就有如此说法。因此有些老一辈的广东、福建前辈及香港朋友对鲁迅的道德观不以为然;当时日本入侵东北,鲁迅却有了发妻还带女学生南下“避难”。
      我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开展视线,给历史一个全面、合理的评价。鲁迅文章的导读一般是把读者当作弱智的,还带文革时的传统。鲁迅的文章似乎理性,实在是感性的很,详细推敲其实,里面的道理是相当的模糊。说他的洞察力及笔法能有震撼能力,我们是可以理性的、详细的、就事论事的讨论。不要一听有人质疑鲁迅就认为他人一定就是不对的。不妨讨论他在狂人及阿Q里那些写法到现在还是能有震撼力呢?
桂汇
作者桂汇
229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桂汇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