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铁二× 山田孝之 化学反应(cool轻音乐384期)

白菜芽子 2010-08-30 20:58:20
手敲,觉得玉铁熊猫真是jq满满啊XD
图是这张(借下喵喵的图>3<)


---------------------------------------------------------

玉山铁二 × 山田孝之 化学反应

山田孝之与玉山铁二从《信》初共演以来,二人一直都在持续交往中,也保持着每周一次一起喝酒的习惯,在电影《seaside motel》中,一个是欠了一屁股债的问题赌博儿,一个是严守戒律收取欠款的无赖,但他们却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山田孝之与玉山铁二不仅对他们所演的角色,更对彼此的演技进行了更进一步的探讨。


【时隔久远的合作】

——当决定你们二人共演后,彼此的心境如何?
山田:感觉与我们上一次共演隔了好久,这部电影是与《信》完全不同的作品,所以我很期待它能吹起什么样的风来。

玉山:我在一年以前就听说了这件事情,那个时候这部作品还处于筹备阶段。与我演对手戏的角色既是我青梅竹马,又是我的兄弟,当有人问我“你想象得出来是什么样的人吗”时,我的回答是“孝之不好吗,反正他有空”。自从电影《信》后以后,我们就没有一起常演戏了,而且那个时候大都是一些非常沉重的作品,像现在这种明亮活泼风格的电影,我们演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呢,我对这点很好奇。另外,我还考虑着要不要在自己觉得不行的时候,跟其他人做一下交易呢。

山田:这个,你在前段时间跟池铁(池田铁洋)桑和古田(古田新太)桑说过了吧(笑)。

玉山:没有,我打算现在拍马屁(笑)。


——当你听到玉山桑推荐你演这部电影的事时有什么样的感想?
山田:我是刚才才知道的(玉山先前说的),我拿到剧本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有趣,角色也很有意思。就算玉山没说,我也会决定出演这个角色。

玉山:我们两个人真的是从来不说工作上的事情。顶多说一句“下次的电影请多指教了”。但是我们在拍摄《BOSS》的时候一反往常的说了很多。

山田:啊啊,那个时候确实说了很多呢。


——那么你们这次的合作,在关于演技上有没有相互讨论过呢?
玉山:那个倒没有说很多。

山田:与其我们之间相互商讨,还不如直接跟导演沟通,因为整部作品的平衡是由导演来决定的,所以作为演员的我们如果随便决定的话,可能会对整体产生破坏。


——即使如此,两位的角色都非常有个性。
山田:我在读剧本的时候就已经被它迷住了,真的很有趣。比起角色来我觉得故事更重要。就算只是看着剧本,你都能感受到各色人等的趣味性。当听到演员名单的时候,就觉得更有趣了。还有,剧本上所有的台词的后面都加了“!”,比如“谁来帮我~!”,就像费了很大力气一样的感觉。

玉山:当我拿到剧本的时候,我饰演的角色并没有特别突出他搞怪的部分。但是如果在这个旅馆中有一个很普通的痞子,那岂不是太无趣了,所以跟导演商量后就形成了现在这个角色。


——那么其他演员们也都各自为自己的角色进行了加工喽。
玉山:是的呢。因为基本上都是吐槽的角色。不过要在恰当的时间装傻和吐槽非常困难。如果不在现场实际说出台词是不会体验到这种感觉的。


【“乘法”时尚】

——这部作品在服装上也很惊人,但是你们的服装跟你们非常配,看后让人很感动。
山田:我的衣服很夸张(苦笑)。


——在试服装的时候,你们都没有什么想法吗?
玉山:当我看到孝之的衣服的时候,吓了一跳。

山田:最初的时候我还想要不就一直穿着丁字裤算了,但这样裸着,还不如再加一件女式吊带背心好了。


——穿着丁字裤拍吗?
山田:这不是很有意思吗。因为像这样的机会很难得的,而且脱掉裤子后居然还穿着靴子,这到底是什么玩法(苦笑)。


——玉山桑再次穿上了超华丽的西服呢……
玉山:为了突显戏剧效果以及剧情上必须这样,因为角色的个性就是如此。如果要创造出一个出色的角色,在服装上的搭配就必不可少了。但是是增加了效果还是怎样就不知道了。

山田:可以说是“乘法”时尚吧(笑)。


——山田桑的腕力很不错呢,是为了角色特别锻炼的吗?
山田:并不是特别为了这部电影锻炼的。平时我就会在休息的时候锻炼锻炼。不过等我注意到时,自己的胳膊就已经练得太粗了。

玉山:只不过隔了一周没见,他的身上就发生了剧烈的改变,让我都忍不住问“你上个星期是这样的么?”

山田:因为太极端了。我每天都会做一百次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但是,如果不想做了就不会再做了。


——那么,你们在事前有为这部影片做什么其他准备吗?
山田:纹身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由对方决定的,所以我也没有说特别想做的话,。因为全部都是由导演决定的。

玉山:我本来还想着和大家一起讨论的,结果,我基本上都是被动的状态呢。嘛,虽然不能用合不合适的说法,但我想做的方向性和导演完全相反,所以我经常受点拨,修正我的方向。虽然一眼看上去孝之比较被动,但他却是能够自己修正方向性的类型。从一名演员的方向性来看,我和孝之完全不同。我会思考很多东西,然后发挥脑内剧场或者设立一个具体的计划等。但是孝之就是天才凭依类型的。这次的电影让我再次狠狠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山田:我是一个随便的演员,因为全凭感觉来演,所以,怎么说呢……不能用言语表达,因为我也不是很清楚。


【演员有两种类型】

——反过来,山田桑觉得玉山桑最厉害的地方是什么呢?
山田:在导演面前不让步,这点很厉害。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就退一步了。即使有时会想“我想这么做!”但后来会冷静下来,“这个嘛”。然后就慢慢的让步了,“嘛,算了,我知道了”(苦笑)。

玉山:我也不是不会让步哟(笑)。如果导演的话很有道理,而且我也能在脑海中想象的话就会被说服。我是会好好吸取双方的建议而行动的人。

山田:我觉得你很顽固的。不管导演说什么,你都会“不行,我是这么想的。因为,这里要这样才行嘛”,坚持到底。

玉山:演员不是最清楚自己的角色吗,而导演在某种程度上考虑的是整体以及剧情的流程,所以会经常说一些恰当的意见,而自己也会觉得“啊,说的也是”,最后就 变成了这样。


——玉山桑会想象对方的戏吗?
玉山:会的。在我的头脑当中有好几个开关。而且会在正式开拍前多次修正演技,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彩排和正式拍摄之间表演出来的演技都完全不同。


——总是浮现出想象后再演戏吗?
玉山:我经常边想象边演戏,所以我的剧本脏得很厉害,因为会在上面标上很多记号。初次读剧本时,在脑海中浮现出的印象和想法会用红笔标上记号,过几天后又会用蓝笔标上找到整体平衡的记号。第一眼的灵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人会渐渐变得软弱,然后做得太过之类的。


——山田桑对剧本有什么样的感受?
山田:我不会在剧本上做记号,完全不会。

玉山:你是不会写的吧,所以这就是差别呀。你是真正天才型的演员,而我要是不努力的话在现场可就……

山田:就算是我也会努力的哟(苦笑)。

玉山:我要是不努力在现场就会很辛苦的。

山田:你就是自己给自己积累压力的人。在演戏的时候非常投入,也会考虑很多。


——玉山桑是理论型的,而山田桑是感觉型的,是这样吧。
玉山:恩。我认为演员分为两种。松山研一也是凭依型的,而且他也不用记台词。


——“也”,难道山田桑也不用记台词的么?
玉山:你好像也没花太多时间在记台词上吧。

山田:恩。因为我大体记得在这个场景中要传达什么,在那边又必须要记得什么,所以台词就自然的出来了。

玉山:我光是站在舞台上就已经动不了了,脑袋都在思考。

山田:啊啊,是吗?


——明明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演员,关系却那么好,很有意思呢。
山田:跟这个没有多大的关系吧。因为我们不会考虑演戏方面的事情,也不会说“他演戏时事什么风格”之类的话,所以说是没有关系的。

玉山:我们俩的关系之所以很好,是因为我们不会过多干涉对方。不管是工作上的事,还是烦恼的事,基本上都不会说。这可能就是关系好的原因吧。


——如果以后出现了再次合作的机会,你们想出演一部什么样的作品?
山田:我以前说过想演公路电影,不是像这次这种随时充满激情的作品,而是节奏比较缓慢的作品。

玉山:我们两个人好不容易的合作,所以想试一下能够自由发挥的作品呢。

山田:嘛,如果是这种说不定很有趣呢(笑)。“接下来从这边开始拍,所以视线看这边。然后,请自然的走过来“之类的。

玉山:我说的不是这种,而是更轻松的感觉。
白菜芽子
作者白菜芽子
3日记 37相册

全部回应 38 条

添加回应

白菜芽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