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去天堂身一转。

光阴咖啡馆。 2010-08-21 15:07:01
中午小于帮忙在一楼整理箱子,翻出了一个很早前我装各种杂物的饼干盒子。

其中物件一一看了一遍,大多是些照片和去各地的门票书签卡片一类。一张05年的SUB JAM的宣传画我翻看了好一会,宣传画背面有张野孩子小索的黑白照片,照片模糊的很,照片上有一句大观音经“上去天堂身一转。”
这画在我原来的店里就有过一张,但我已经记不得摆在哪里了或者就不是可以很清晰的记得是否真的存在过。

现在野孩子建在的成员火的不得了,张佺快成仙了,音乐也上了境界,张玮玮郭龙也都找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由两个不温火的爱音乐的年轻人已经变成国内民谣老人,这都要得益于当下年轻人对民谣的推崇与热衷。

2005年,2006年我在原来的店里经常放这些我认为很好听的音乐,野孩子的,苏阳的,赵老大的,等等等等,但大多都是被客人要求换些音乐,再看看现在,如果不听这些都觉得在朋友中没文化。时过境迁,民谣的虚假繁荣时代到来了,和93年的那个春天差不多的。去年李志做演出的时候我还和他讲,我说我2003年左右在口袋音乐上听到的《被禁忌的游戏》,陪我度过多少个夜呀,今天和你见面真是和我想象的相差太远了,打破了我的一切憧憬。老李之时露出小黑呀眯着小眼礼貌地笑。


第一届雪山音乐节的时候,我和现在的很多奔赴张北和迷笛的年轻人一样,背着大兜去了丽江,但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去看看,因为过去知道国外的音乐节,也想新鲜一下,当时的想法是好玩就玩两天,如果不好玩就在古镇里混上些时日,也就算不虚此行;说真的,当时全国取得参加音乐节的人绝对没有当地人多,现场的氛围也没有达到一个可以让人多兴奋的地步。但我见到崔健和一些昔日自己眼中的大牌还是比较兴奋的,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是把音乐节当节日了,连续数天把自己喝多。当时,好像是第2天的傍晚,野孩子唱的,说真的现场真没听出来有多好听,只是觉得吉他的声音不错,那天还巧遇见老乡宋雨哲,他强力跟我推荐野孩子,现在想起还是记不得当时他们唱的是什么了。
现在小索已经不再了,大家开始听他们的东西,我也是这样,在他去世后才找来他们的东西细细地听,砸吧砸吧嘴越听越有味,真是后悔03年前后在三里屯南街老马的主畅酒吧散晃的那段日子里无数次的经过河酒吧而没有推门进去。现在只有在音乐中感叹小索的早逝,天妒英才呀,---上去天堂身一转。

没有看到中国新民谣的开始,那就让我见证他的结束吧。
光阴咖啡馆。
作者光阴咖啡馆。
49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添加回应

光阴咖啡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