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常谈”

半隐 2010-08-16 10:06:13
  前一阵同几个学理科朋友出去旅游,闲聊时被问到“文科的用处”,面对着可以治病救人、可以叫人吃饱住好这许许多多“理科的直接效用”,外加现代社会无以复加的技术进步,居然一棍子被打闷了。虽然很明确地反对急功近利地四处访求万事万物的“用处”,而且文、理之间本来就有不同的性质和意义(“功用”),很难去要求对方“理解”(当然所有的学问做到了头上,或许真能够融会其精神大要,此又是另一问题);然而“做研究是为着什么”(尤其是日日披沙拣金,只为从故纸堆求得一真相的这种学问),诸如此类的疑惑,相信也确确实实挠扰着不少的读书人。自顾自或是为客观地“上溯历史的本原”、或是为一己之“发现的乐趣”固然是好,只怕终究是经不得“外行人”这一问。最后呢,双方只好客客气气地达成了“共识”:“文科总不是没有用处吧”……多酸呐!
  这两天拉拉杂杂地读了些书,毫无关联的。前一阵是小半部余英时学术论著集的稿子,还有他的《中国思想传统的现代诠释》;这两日又受一个“小小实习生”(相对于我这个总赖着不走的“老人”而言)的刺激,总算扯去塑封,开始读李零的《简帛古书与学术源流》(号称他“很喜欢李零”,再过两年计划跨校考研,包括这部以内的不少专业入门书“都已读过三遍”。天哪!又,昨日新购李氏几年前出的一本杂文集,已读了不少,也有感想);中间还有金克木生前的最后一本小书《风•烛•灰》,宋代官制、党争还有文献论考方面的专业书。(只是作业终究没憋出半个字儿来…)也不晓得为什么,“文科有什么用”,这个于我或许并“不该成之为问题的问题”,重又一次次地敲着门。
  实质上,我也不得不担心,这一两年来,自己是不是太过沉醉于历史的“细枝末节”(天知道什么又是“至关重要”呢?!),是不是太过重视“小我”的乐趣的获得,以及从“发现”中可以体味到的成就感。但是如果赋予“历史”太多“现代的使命”,又会不会走到了另一面(这也是个老掉牙的话题了。但我坚持认为余先生的许多文章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突然又想,或许这并非一个从“个人乐趣”与“社会使命”两者间取平衡的问题;而当由更为宏观的视角,去认识个人所追求的事业,以及塑造“健全的社会”的过程中,“读书人”的作用罢。
  厄,早上边读着闲书,脑海中对此问题的回应边逐步地愈发清晰,并且自信是句句在理,越想越激动人心,于是决心打开电脑“难般”也写一篇的博文。行文到该要“论辩”了吧,突然又哑了火。好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那一套“老生常谈”,自个儿都不好意思整日价挂在嘴边。何况,人家也未必完全理会得。
  如果说,文科帮助我们了解各民族文化的内涵、渊源和价值(应该说,许多历史故事,还有人类学田野考察得知的“他者”的风俗信仰等,都不仅仅是“奇闻”、“轶事”式的“知识”。但我们对这番普遍的理解也莫可奈何,还要真心感谢他“为研究者找到些许辛勤工作的实际价值”),进而帮助我们理解人类社会、当代文明从哪儿来、往哪里去;再小到,譬如我近期所关注的,揭示出古代制度文明(还只局限在官制。个人的力量太微薄了)的诸多细节(按时髦的说法给自己脸上贴金,当然还有它背后的历史文化结构),是不是够“说服力”呢?一个没有精神力量的国家,是很可怕的。古代哲人说,“认识你自己”,大概这种最根本的追问,永远都不会过时,只是被太多斤斤于眼前实利的人忽视了。他们为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作的贡献不可谓不巨大;却还需要另一批,更关注于社会文化塑造,关心人们的文化自信心、内心幸福感的工作者,来共同达成整个社会的“中和”。譬如适时地为一些“科学狂人”,或是这个“热”那个“热”泼一盆冷水。
  很显然,我们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身边人的一句,“哦,你想做的‘毕生事业’并没有错”;而是大家切切实实地体味到,“历史的意义”,乃至于,所有哲学社会科学学科,在当代中国的意义。(呵呵,貌似这也不是我能管的…)很可能摆出这一个说法,不少人会跟着点头吧?并且笑一笑说:“谁不知道呀?”
  真这么容易吗?

  大概是最近读着一部从日文翻译过来的书稿,写东西也禁不住啰啰嗦嗦的,好像句式都拗不过来。或许只会叫人说迂腐。就这样吧。
  本来还很想谈一谈作为文科生(或许还是其中思想尤其顽固者)对“记忆植入”的想法(源头也是旅行中的那次闲谈,我脑子转得慢,当时只是听听而已),呵呵,一向懒得写东西的,已经够长啦,还是知趣些就此罢了。实际上,有一个症结是相同的:很多人不假思索地认为,所有东西都要衡量其价值,快、狠、准地搞出些实际效用。但对文化的理解及其后的实际运用,并不只是“知识”的获得啊!(关于何谓“知识”,实在是意味深长。)突然念及日前在《东早书评》偶然读到的一篇文章,梁文道《读书读出一个希特勒》,识者不妨参考。不怕加一赘笔:若是用记忆植入的方法,将大量好书的内容置入青年人的头脑中,培养出的大批“有识青年”恐怕不再有善恶、高下之分(难不成要勉强人家,在瞬刻“学习完”几万本书籍的文字内容后,再来一点点内化?)。届时也总算是众恶除尽、世界大同,天下人莫不为这意外的收获额手称庆吧!

  也当是好玩儿来着,最后列一下这两天书展的收获好了~

× 钱穆《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八折
  按:为着下学期的《文史通义》课。听说在推荐书目里,总算想着找一册来(实际上很多基本书都没读过呢,就让我羞愧shi吧…),谁晓得这本已经很不好找了。还真让我再次在书展上遂了心愿,而且是最后一套。就算为这段“天赐良缘”,也该抓紧着念书呀。
× 牟宗三《宋明儒学的问题与发展》 半价
× 华师大出版社“儒学与东亚文明研究丛书”四本  半价
  《东亚传统家礼、教育与国法(一):家族、家礼与教育》
  《东亚传统家礼、教育与国法(二):家内秩序与国法》
  《东亚文化圈的形成与发展:政治法制篇》
  《皇权、礼仪与经典诠释:中国古代政治史研究》
  按:嘿嘿,我就知道这个要打折,特意憋到书展去买的…
× 李零《花间一壶酒》      半价
× 辛德勇《未亥斋读书记》    半价
× 周振鹤《中人白话》     半价
  按:这两册都是5元。那时的书可真便宜…本科时在图书馆读过一些;还有这套里黄永年、江晓原的两本,读过都早已没了印象…这么便宜就收一本吧~摆在床头读着玩儿也不错。
× 朱维铮《重读近代史》     获赠
× 葛兆光《域外中国学十论》、秦晖《传统十论》、
× 陈允吉《古典文学佛教溯源十论》      八折
    按:书展的另一大乐趣就是寻访旧书,现在回头想想,这两年的书价涨得可真快。
× 欧克肖特《论历史及其他论文》            半价
× 译文版《日汉大辞典》              二折不到的价格
× 何怀宏《比天空更广阔的》、张军《书里书外的经济学》 三折


按:正文实际上是14号写的。MSN SPACE 又罢工了,第一次在豆瓣上斗胆说几句吧~
半隐
作者半隐
1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半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