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是一门艺术

宋小君 2010-08-13 12:47:50
 捕捉G点,扣住耻骨。
上海图书馆。
外面的天色略有些昏暗,在经过程式化的介绍之后,六六款款地走上台来。我最初对她的印象是从关于《蜗居》的一篇访问中得来的。当时《蜗居》被禁播,人们说这部戏太过淫荡。六六的回应是,淫荡?原著里才更能体现我淫荡的艺术。我对此深以为然。
当然,此处的淫荡并非字面意思,望文生义者,看到这里可以离开了。黄色网站肯定比我这篇文章的尺度大。我所说的淫荡,是一种坦诚,是作为女子的一种率直。毕竟,在现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不掩饰的人越来越少了。大家都在装,装着幽默、装着尖锐、装着嫩、甚至装着风骚。我们又活在面具下了。从这一点上讲,我觉得六六足够率真。
演讲的开始,六六坦承,自己曾经在一个叫做中国性爱论坛的网站上写情色小说。那个时候她还在新加坡。六六说,那些情色小说代表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一些美好想象。我想起冯唐的《十八岁给我一姑娘》,冯唐也说,这本书想表达的是年轻时候的性幻想。我觉得这些的确是值得纪念的。
对此,六六的一句话让我有些伤感,六六说,现在我很少有年轻时写情色小说那种感情和冲动了。或许是因为岁月,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曾经纯真热忱的性幻想也冰冷乏力了,很悲哀,不是吗?
六六自诩是一个出版儿童文学和情色小说的作家,引得全场一片哄笑。可是我觉得,真的能做到这样,纯真与成熟并存的文风,是值得尊敬的。谁敢说不是呢?很多人都可以写黄色小说,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写儿童文学。
这个世界就是保守者统治,激进者给予血液和活力,清醒者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高瞻远瞩、表达欲强烈,希望改变现状;一部分成为公务员、御用文人或者现代隐士,难得糊涂。
六六之所以能够抵住社会的耻骨和G点,与她在新加坡观望祖国,算是身外人,身外人也分为两种:一种是置身事外,不问人家与僧舍;一种是有着洞若观火的思想和强烈精准的表达欲,他们希望改变一些现状,痛击一些痛点,因为,不可避免的,在一个国家前进发展的历程里,总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痛点,社会的、政府的、百姓的,不可避免,但却要清醒看到并且着手改变。

《心术》唯一教会我们的是向体制妥协。
其实六六新书《心术》距离我的期望相去甚远,六六在现场也极力表达自己的观点。她说,对于医院,媒体和大众都在骂,我也可以骂,但是骂解决不了问题。六六表示,红包是对目前医疗体制的补充,是对医生收入的补充,也是医患之间的心理安慰。
对此,我是十分反对的。
六六的观点说白了就是一种对于现存医疗体制的妥协,医生要过得好,但是按照正常的国家规定和体制,他们无法在距离医院十五分钟车程的附近买房子。所以,他们买房子的钱需要患者来出。六六认为,医生和患者都是弱势群体,强势的是体制。
当然,最坚固的永远是体制。
所以,一旦某个社会体系,包括医疗、教育、福利出了问题,有人提出来想要解决,有关部门很快就会把这个问题淡化,最终归结到体制上,表示自己也很无奈,顺便撇清了关系,好像自己也是受害者。
医生说,我们也不容易,钱不够花啊,买不起房啊,你们不给红包我们怎么活?
其实患者是医生的衣食父母,可惜这些儿女并不孝顺。
中国医生的冷漠与他们的书法一样名扬天下,一旦我们要试图改变他们,他们就躲到了体制后面藏起来。
体制真是一面挡风的墙啊,清醒如六六者也会把责任一股脑推到体制上,然后为医生含冤、辩护。我觉得这是一种悲哀,甚至是荒诞小说。
六六的《心术》如果教会患者什么,那只有一点,就是妥协,学会送红包,学会向医生低头;对于医生和护士,冷漠和置身生死之外则理所当然,体制问题,怨不得我们。所以,他们也许会继续收红包,手术室里派实习生,给产妇缝肛门,买卖视网膜,对新生儿生拉硬扯不管死活,看人下药,开高额的药物,羞辱病人……
《心术》解决不了多少问题,甚至是一种坏的引导。
《蜗居》比《心术》好,因为真实,《心术》我觉得被蒙在鼓里了,华山医院能代表整个医疗行业吗?体制牢不可破就没有人想要改变吗?哪怕只是一丁点的改变。那人呢?医生也是人,可是,医生和患者不一样,医生是高人一等的,掌握生死大权,可是却少了些热气与人性,我觉得,医患关系的症结之一是体制背后人性的扭曲。
但我们还是要感谢六六的,是她把人们的视线又一次引导医患关系上,在中国,总要有人看有人围观,才有思变的可能。
感谢六六。
感谢国家。

宋小君
作者宋小君
248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21 条

添加回应

宋小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