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躁症发作--关于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

棉麻主义 2010-08-11 01:04:56
   好想好想将自己喝得跟傻B一样,拧大音响声,实现我的家庭摇滚梦(即男友不反对我的音乐吵到他的父母)。
 
   白天在店里的时候,又看了一遍《在路上》。手捧书籍,无视顾客来回走动、粗鲁地动手揉搓衣服面料,或者趁我不备往地上吐口香糖。她们就这般模样,以至于我跟朋友每次聊天时称之为‘那群老娘们’。

   忘掉那些恶俗的老娘们,其实我想说的是:凯鲁亚克呀,你是我的精神导师!在阅读你的书籍之前,我曾一度忘记了原来的自己也曾热爱过自由与游晃荡,迷茫和激情澎湃。

-----------------------------------------------------------------------------------------------------------------------------

   j渐渐地我发觉,那些年少无知的岁月就这样悄悄溜走,再也回不来了。

  和可怜的远去的凯鲁亚克一样,再也回不来了。他留给我们几本书;我留给自己一些回忆。


-----------------------------------------------------------------------------------------------------------------------------

  今天听了痛仰的《再见杰克》,我先从百度扫描了一下歌词,歌词跟凯鲁亚克的书没有半点关系,也算不上为他致敬,(书中任何一个街角他们只字未提);从百度下载听完之后更是失望,他们没有表现出更理想的编曲和唱腔,只是在歌曲末尾生硬地嚎叫着:“再见杰克,再见凯鲁亚克”。本以为《再见杰克》会是一首以小号悲伤开场,到最后情感爆发的爵士乐,(我知道你喜欢爵士),可是爵士在中国根本行不通。即使行,那也不地道,我依然同意你的观点,爵士乐是带有灵魂色彩的,属于黑人文化。就像水烟来自中国一样。
棉麻主义
作者棉麻主义
61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添加回应

棉麻主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