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理,真的可以躺得很平

小叶翩翩 2022-07-20 19:06:04

7.15,坐12小时的高铁,来到心心念念的大理。7.16,为了找月租房奔波一天,终于定下来。

居在大理

住在一栋三层的民居里,房东是一对已退休的老夫妇,为人和善热情。我住的单间,屋内陈设简单,两桌两椅,一小凳,一张1.5米双人床,床品整洁干净;一个床头柜,一个简易衣柜,一块空地,适合瑜伽、运动。书桌正对着窗户,窗明几净。窗外是个院子,种满果树。洗手间在房间边上,虽不算独卫,好在仅有我一人使用。

最香的是价格,450/月,包水电网,无押金。房东人好到什么程度呢,之前的租客,拖欠一年的房租,房东不好意思催,让他住着。该租客后来自己搬走了,走时仍有大几个月房租未交。

一楼有个大厨房,锅碗瓢盆齐全,房东给每人发个电饭煲,每人有自己的调料格、储物格。厨房内有餐桌,有时各自吃了,有时一起拼餐。

我以为我只是找了个月租房,住了几天,却颇有家的味道。

食在大理

大理的第1顿,食在大理一中食堂,一荤一素一米饭,8元。汤免费。后来发现,其实我可以不要米饭,旁边就有免费的粥,这样仅需6元。

大理的第2顿,蹭了楼下邻居的晚饭。

大理的第3顿,去石佛寺吃了免费的斋饭。

第4顿……开始自己买菜做饭。空心菜3元一斤,丝瓜3元一斤,玉米1元一个。荔枝6元一斤,阳光玫瑰葡萄6元一斤。

葡萄爆甜,与上海50、60一斤的阳光玫瑰一模一样(也在上海买到过20左右的阳光玫瑰,不怎么甜)。

略微盘算,450包水电网的房租,3块一斤的蔬菜,6块一斤的美味水果……在大理,一千块每月,我就能躺得很平,甚至花不完吧。

生活如此简单,需要的钱仅是这一些些。那么多年拼命赚钱,牺牲健康,日日焦虑,又是为了什么呢?

游在大理

周日,去石佛寺蹭免费的斋饭。这是一座小寺庙,却背靠苍山,面朝洱海,有着480年的历史。

不是什么网红景点,鲜有人知,也因此,在游客暴多的暑期,自留一份清净自在。

院内种植着许多花草、多肉、草莓、玉米,蓝天白云,白墙青瓦,植物间相映成趣。

很长的时间里,我只是在屋檐下的长椅静静坐着,耳朵里佛音、钟声缭绕,眼前几个女师父来去忙碌着,时不时有香客来上香。这里的主持法师已经81岁,脸上恬静的神情,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寺院很随意,斋饭端上来,各人拿碗盛饭菜,在院子里各自找地方坐着吃,吃完不够再添。斋饭的食材是师父们自己种的,很新鲜。烧饭师父的手艺也不错,我盛了两次菜,都吃得精光。

虽然是免费的饭,却更让人生出感恩之心。师父们年纪都大了,一蔬一饭皆来之不易。

饭后,走几步路,便到洱海边。听说洱海边游客早就络绎不绝,这一段却人迹罕至,风景独美。蓝天之下,白云肆意变幻形状,绵延着,舒展着,一大朵一大朵,热烈绽放着。如果云有生命,这里的云一定比别处的更恣意自在吧。

我在湖边石阶坐下,双脚在湖面上晃荡,湖水拍打礁石,几朵调皮的小水花也落在我的鞋面上。湖面波光粼粼,湖水翻滚着,却又静谧深邃,有一种神秘的美感。我想下一刻海怪就会从湖底涌现,威风凛凛地站在湖面上,手拿三叉戟,问我有什么愿望。

我没有什么愿望,身处此地此景此境,夫复何求。也带我去湖底吧,愿成为一只小湖妖,沉入深处,游弋,寻找湖底避世的宫殿。绝不做什么人鱼公主,为情人步步如刀割,却愿守护这片湖,远望尘世间。

洱海宽广深邃,像世上最包容最温柔的心,我仿佛与它融为一体。上班是什么,旧爱是什么,上辈子真是遥远的回忆啊。今生是第一次,愿与这尘世两两相忘。

大理的人

在上海,人人努力奋斗,想着升职加薪搞钱,谈论的是房子、车子、票子;而在大理,没有人谈论房车,在这里,我甚至找不到上班的人。

在大理,遇到的第1个人,是一个带我到处找房的大哥。曾在拉萨旅居多年,近几个月来到大理,以摆摊为生,卖些玛瑙、佛珠。他说,在大理就图一份自在。

最近,大理游客多,摆摊生意都很好,他一晚上能入账五、六千。某天,他去赶集,却下午4点多就收摊了(1点左右出摊),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早就收摊了,他说:“今天这个集市太晒了,摆摊只是一种躺平的生活方式,不想让自己很累。

遇到的第2个人,是楼下邻居哥哥,一位北大的硕士。之前长期在泰国旅居,学习泰语,研读圣经。因为疫情,这2年居住在大理,每天早晨在天台诵读佛经,抄写《心经》。

邻居哥哥辞职时,身上仅有50万,辞职后,开过客栈,并不挣钱,仅与生活开支持平,但是赚到了开心。又自己学习做了个网站,第1年赚3万,第2年赚10万,第3年赚30万……8年过去了,他没再上过1天班,当年的50万不但没变少,反而增加了不少。

他说,赚钱并不一定需要通过上班,用自己聪明的脑瓜,做有积累的事情,慢慢就会赚到钱。

中午,与他一起去一然堂吃5元的素食自助。我们捧着饭盒坐在路边吃,当时想问他些什么。

他却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享受食物,正念吃饭。

我说,这里的饭不好吃。他说,任何食物都是美味,不好吃只是人的主观感受。

真是,全然活在当下的人啊。又那么通透。

遇到的第3个人,是那天同在石佛寺蹭饭的小姐姐。32岁,却只工作过2年。这些年,国内外四处游学(旅游+去道场、寺庙学习)。没钱了就接点活干(自由职业,接翻译的活),有点钱了立刻不干活,继续玩。她已经三年没干过活了,她说,没事,手上的钱还能过两年。

她是一个全然自由的人,并且对自我安全感极高。她既不上班,也没有存钱的习惯。她说,需要用钱时,钱自己会来的。

生活似乎也格外偏爱她,去哪里都有免费的房子住,有人请吃大餐。客栈老板租房给别人一千二,给她就七百。

她不愿受任何束缚,就连住客栈,都希望按天结算。因为按月结算会让她感到被绑在一个地方,她想随时可走。

她有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但亲密关系却让她觉得困扰和束缚。她只愿保持柏拉图的恋爱方式,一个月见一次。因为更多时间,她要用来学习和打坐,提升自己的灵性。她让我想到一句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能看得出来,她的快乐和自在,是从心底发出的。没有焦虑,没有忧愁,这是一个无比自由的灵魂。

遇到的第4个人,是石佛寺的义工姐姐,当天也是她接待我。她当年毕业旅行来到大理,便没再离开,在大理摆过摊、开过客栈、卖过土特产。不算富裕,赚到维持生活的钱,就不干了,去生活。

她说,来到这里,才知道寺院有多穷。因为不会宣传,石佛寺并不出名,香客不多,没什么经济来源。这里师父的生活节俭、清苦,尤其住持法师,将为数不多的香火钱,都用在寺院的修葺、水电费上。

而她一直在这里呆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寺院需要我”,是“想让师父们吃好睡好,更好的环境修行佛法”。

大理是个神奇的地方,聚集着一批主流价值观之外的人。与他们聊天,没有人讨论房子车子,没有人夸耀自己的服饰鞋包,聊的都是遇到的趣事、看到的美景、对自己影响很大的书。他们素面朝天,脸被大理的阳光晒得黑黝黝,但总在大笑,眼里的快活藏也藏不住。

这里,没有人焦虑,没有人担忧未来。人与人之间,没有算计与计较,只有热心的帮助。大概因为,每个人心底都快乐,快乐溢出了,一定要分享给别人一点。

他们,纯粹地生活着,只活在此时此刻。

与他们相处的这些天,我有强烈的找到同类的共鸣感。不像在上海时,我像一只孤独的游魂,与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

自诩自由的我,也多多少少会被环境裹挟。在职场的那种环境,我有时也会想,“我是不是要再多赚点钱?”。

没想到有一个地方,金钱不仅祛魅,甚至不足为虑,不值一提,哪有一天的好心情重要。

我也被影响着,变得更开放,更有安全感。甚至会觉得,手上的钱也太多了吧,可以在大理生活好久啊,根本花不完吧。金钱很少进入我的脑海,成为考虑的事情。脑子里装着的都是散步的稻田,天边的晚霞;惦记着无为寺的斋饭,寂照庵的斋饭;思考着今天喝茶还是喝咖啡,什么时候去石佛寺摘玉米。

在大理,我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快乐与幸福感。仿佛十年的职场奋斗,都是在为此刻的生活做的准备。想到上班,只感到,天呐,我再也回不去了。

相关阅读:

我不是来大理旅游的

小叶翩翩
作者小叶翩翩
4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087 条

添加回应

小叶翩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