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集市

热闹 2022-05-25 12:04:41

集市,在我们县每五天开一次,逢三八的日子是集,我小时候还超级天真给妈妈说,我将来要去集市摆摊,隔五天去卖一次货,剩下的日子在家里歇着数钱。

我妈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叹口气,但也没有解释,祈祷我长大后能自己明白过来,直到有一天,我去隔壁镇上走亲戚,看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聚集着我认识的货老板,突然明白过来,他们不是每五天上一次班,是天天开着车去不同的地方卖东西。

于是,梦想破灭,我把这事告诉妈妈的时候,她还挺开心,她有了一种我又变聪明了的错觉。

我最喜欢赶集了,小时候跟着爷爷赶集,上学的时候跟着妈妈赶集,放假了自己骑车去赶集,倒也不是有钱,就是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就是喜欢看热闹,尤其是集市上有很多商贩,他们嘴边别着一个小蜜蜂话筒,编着顺口溜卖货,嘴里的词半天不带重复,我常常站在他们摊位前学他们说话。

不过,学说话这件事,没有让我走上卖货之路,反倒让我长大后,嘴有些损,总是能蹦出几句让朋友惊呼幽默的段子。这种卖货视频现在网络上一抓一大把,我现在还是有事没事喜欢搜来看一看。

我还喜欢站在卖肉的区域看人杀羊杀猪杀牛,我没钱买,就纯看,还仗着个子小挤到前面看,一头猪,别管生前叫得多么嚣张,热水一烧,刀子一抹,杀猪摊瞬间就安静了,一段时间之后集市上就让卖卡蓝戳的猪肉,就再也没见过杀猪的场景,杀羊和杀牛的倒是照旧在那里。

生肉区的空气都油腻腻的,黏不拉几,不如卖布的地方好闻,那里有一股机器织布的味道,我很喜欢,我小时候攒钱的动力就是跑到卖布的地方看看床单,想着有钱了买个好看的床单。

六年级那一年,我打算自己给自己买个床单,妈妈总是不能正视我的需求,给我铺一床奇丑无比的格子床单,我想要的是印花的粉嫩床单,我就像当年妈妈叹气一样,对着她使劲叹气,她不懂我,还好存钱罐懂我,砸碎了它就能有钱买床单了。

我要去赶集买床单了,我拉着发小从河边淌过河时,太阳才懒散地爬上东边,阳光透过树林里繁茂树叶的间隙,一条条笔直的射线照到水面时,阳光早已没有站在桥头直视日出时那种日出东山的霸气,但若是角度站的不对,还会有侥幸的阳光躲过树林的抵挡,直直的射到水面,反射过来的金色光芒刺眼,哪怕闭上眼还是会有一摊黑点紧追不舍。

人人都说翻过山就是集市,可我翻过山到集市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集市上人也不多,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各个摊位的老板们也躺在摇椅上,躲在遮阴伞下打盹。集市很大,从大路边下去,一整个树林都是集市的区域。

头顶就是毒辣的太阳,阳光照得眼睛眯成细缝,我贱兮兮躲在发小的影子里挡光,晒得头皮发烫,胳膊跟烙熟了一样滚烫。穿过长长的服饰区,菜市调料区,再穿过腥味的生鲜区,口袋里揣着钱,却忘记了此次前来的目的,直奔卖炸货的地方。

馓子,脆果,炸串卷煎饼,地瓜干,油炸的夹心藕片还有萝卜丸子。在集市最北边靠近河岸的地方,是卖汤饭的地方,虽然是在树荫下,但一个摊位一口大锅,从锅底升腾的热浪烤得空气都不停翻滚,看远处还能看到地面升起的热气。

我们停在油煎包的摊位前,看老板把包好的包子一个个紧密地排列在鏊子上,油刺啦刺啦地响,目不转睛看着老板熟练在小包子上撒油,拿着铲子铲掉底下脆脆的黄边,一排一排的翻个。

“叔,还有多长时间?”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快嘞,五分钟。过来坐这儿等会儿吧。”他都这样说了,那我不得过去坐坐。

老板掀开锅盖,油煎包底下已经变成金黄,老板拿着水壶浇在包子上,发出滋啦的声音,声音挠着夏沛的耳朵,忍不住咽了口水,有个男人拿着缸子走过来问好了吗?好的话弄五块钱的放进缸子里。

老板过去掀开锅盖,一阵升腾的白气往上升,消失在油煎包上空。白嫩的外皮,金黄焦脆的包子底,弥散在棚内鲜嫩的肉香,舀起一盘咸菜,加入醋,辣椒油,胡椒粉,蘸着小包子,两口一个。

我妈总是说外面的包子用料少,家里的包子舍得用料,可是外面的包子一口就能吃到馅,家里的吃两口都咬不到馅。我打小就被领着赶集来吃油煎包,早就熟悉了这种味道,人总是钟爱小时候熟悉的味道,无论长到多大,都很难改变。

吃得一脑门汗,和发小从棚里走出来时,周边是摊位嘈杂的买卖声,还有蝉趴在树上不停的鸣叫,叫得烦人,吃饱了想起来,是来买床单的。

可口袋里的钱,已经买不了床单了,哪能怎么办,把剩下的钱也花了吧,再买个雪糕吃去。

等买过雪糕,慢悠悠翻过山回家,一天就过去了,妈妈很了解我,在平房翻晒小麦,伸头问我:“花床单呢?”

“买吃的了。”我拍拍肚子,心想妈妈应该明白。

“嗯,我就知道。”妈妈一个得意的眼神,扭头继续在平房上翻晒小麦,她比我还明白我。

“刚才你和星星在山头吃脆果,我从屋顶上看到你们吃完才下山回家,也不怕有狼把你们叼走。”房顶传来熟知一切的声音。

不过,我还是有了新的花床单。

直到今天,我还是喜欢赶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买的,就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扎堆,疫情防控把家后面的集市封控起来的时候,我可能是除了不能出摊的老板外,最伤心的人了。

我喜欢赶集赶累了找个石头坐下歇息的感觉,看着眼前的东西在流动,包括从地面上飞舞起来的尘土,有一种时间流动的感觉,等我从石头上歇息够了站起来,我也加入时间里继续流动起来。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热闹的烧烤摊

欢迎光临

热闹
作者热闹
4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热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