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黄狗

热闹 2022-05-21 21:20:55

我家有一只大黄狗,是我上初中那年从姥姥家抱回来的,姥姥家开始翻修新房,所有的家具都搬到邻居家,也没有地方照看小狗,那时候,我家的小狗被狗贩子用毒肉毒死了,家里正好缺一只小狗。

弟弟刚失去他的小狗“二郎神”,我害怕弟弟不喜欢大黄狗,先悄悄带去爷爷家,可大黄太能吃了,在爷爷家几天直接长大了一倍,吓得爷爷赶紧送来。

好在家里没人反对,我们家又有了一只小动物。但因为之前失去了一只小狗“二郎神”,我们不愿意再给这只小狗取名字,就一直喊“喂”,大黄也是慢慢喊出来的,一是因为他长得越来越大,而是因为它毛发是黄色,就这么草率直接。

我家的这只狗简直不认生,来我家就再也没回过姥姥家,在我的日子,它每天都很繁忙,要跟猫打架,去山上找野狗拉呱,陪爷爷下河撵鸭子回家,早上送我出门上学,送爸爸出门上班,被弟弟骑在身上溜圈,站家门口等我和爸爸回家,这一天的任务,着实不少,怪不得都要吃一盆饭。

村里的狗,吃得也不如城里的小狗精致,哪有什么狗粮,家里吃什么,小狗就吃什么,不能挑三拣四,一旦挑食,就是饿肚子的节奏。我的狗从来不栓,它还上山吃过野兔子,也没有人来找我们赔钱,吃就吃吧,只要不去河边的养鸡场吃鸡,爱吃什么吃什么。

村里的小狗,它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可比村里人的关系还要紧密,三叔家的小狗是星星家大狗生的,星星家大狗是大爷爷家的狗生的,照着这条链走下去,隔壁几个村里所有的狗都能联系起来,它们之间的线错综又复杂。我还算过我家大黄,但是没算明白。

村里的小狗基本不拴绳子,我身上有道口子,就是大爷爷的小黑狗咬的,我一直觉得我家的小狗跟村里的很多狗都有亲戚关系,就领大黄去遛街串巷,去大爷爷家时,没敲门直接跑进去,直接被小黑狗扑倒在地,趴在地上哇哇哭,我不仅挨了很多针,还被村里所有的小孩嘲笑,连一只狗都打不过,脸面尽失,我也没地方辩驳,小黑狗咬了我,我还要咬狗一口吗。

大爷爷给我送来了好几只鸡,好多年后,一个下雪的早上,大爷爷端着一碗肉跑到我床前,叫我吃第一口,我睡眼惺忪,稀里糊涂吃下了一口,大爷爷放下筷子说:“这就是咬你的小黑狗,它咬你一口肉,你也吃它一口,不委屈哈。”

我瞬间清醒,又不好当着大爷爷的面吐出来,一整天,我都蹲在院子里扣嗓子,我家大黄蹲在一旁看着我,就连邻居家的狗都跑来看我。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墙头上应该是邻居家的狗,我知道邻居家养了条狗,但从来没见过,不知道是哪一只,天天跟着山上的野狗混,饿了回家吃点饭,然后又上山了,山上有母狗,不怪它,可来年春天领一群小狗去邻居家门口蹭饭,就是它的错了。

我从来不让大黄跟邻居家的狗玩,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不过,我家的狗从来不犯错,但架不住我们拎着它一起走在犯错的路上,上小学的时候,看完探险漫画,热血沸腾,喊上老弟,抱上大黄壮胆,就朝深山老林里走,希望也挖出点金银珠宝,结果迷失在山里,又看书说要穿迷彩服掩护,大人们打着光都找不到我们,我和弟弟在山里哭,狗也跟着汪汪叫。

回家后,一人挨了一顿揍,揍得走不动路趴在床上,小狗趴在我们床头呆呆地看着我,我拖着残弱的身体抱着狗来到爸爸面前,说:“爸爸,小狗也去了,你怎么不揍它一顿。”

那一刻,我感觉我爸好像看到了两条狗。

姥姥家也有一只小黄狗, 是我家大黄的姐妹,我时常拎着我家狗去姥姥家走亲戚,我去拜访姥姥,它去看看姐妹,记得有一年,我拿着骨头去喂大黄,可它见我也不转圈也不舔我手,弄得我很纳闷,赶紧把骨头给它讨好它,结果从院子外又飞进来一条狗,热情地围着我转圈圈,原来它才是大黄啊。

我认错狗了,大黄看着骨头冲我哇哇叫,可我手里啥也没有了,它直愣愣看着我的眼睛,我好尴尬,像做了错事一样。毕竟,如果有一天,我妈妈在学校门口接我回家,突然把另外一个小女孩当成我接回家,我可不只是心情不好这么简单。

弟弟上学的时候,课后有乐器培训班,钢琴小提琴对我们来说太昂贵,就买了把二胡,天天放学回家练二胡,大黄是唯一的听众,真是受苦遭罪,被我弟弟摁在墙角听锯木头的声音,而且断断续续锯了几年,也没锯出一根能给爷爷烧火做饭的木头。

不过幸运的是,每次村口办丧席,每到晚上拉二胡吹唢呐的时候,大黄总是第一个跑过去捧场,很讨大家喜欢,记得有一次,拉二胡的师傅拉着拉着招呼大黄过去,我站在远处看呆了,连忙抱大黄回家,大黄又悄悄跑了回去,看来,大黄已经听过正确的二胡声音了。

有一年春天,大黄怀孕了,我和弟弟太小,对大黄怀孕生小狗没有什么概念,还想拉着它到处玩,妈妈说大黄最近不能动,我才知道,它有小宝宝了,可是它的肚子也没有什么变化,我和弟弟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是去狗窝看看,再放下书包出去玩。

有一天半夜,我睡觉的时候听到窗户外有动静,连忙爬下床,它趴在妈妈找来旧袄中间,呜咽着发出声音,我伸出小手拍拍它,它皮肤好暖和,比以往都暖和,可能它也害怕吧,不停地呜咽,弟弟也爬过来摸摸它。

“快回去睡觉,明天还上课呢。”妈妈让我们回屋,第二天一早醒来,箱子里多了四个小狗,乖乖的,还没睁开眼睛,大黄静静地趴在狗窝里睡觉,一夜过去,它应该很累。

我们留下一只,送出去三只。村里一年总有几场丧礼,大黄每次都领着它的孩子去听二胡,去的次数多了,大黄也老了,我从初中到高中,弟弟从小学到初中,大黄嘴边的皮毛也由黄到灰,它关节变硬,再也不能陪我们满山跑,去河里撒欢游泳。

可它连听锯木头声音的机会也没有了,我在高中住宿,弟弟在qq上留言说,大黄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一只狗蹲在家门口蹭我的脚,它到了离开的日子,就离开了,弟弟指着二胡说,那天他在拉二胡,小狗硬是往弟弟身上凑,想让弟弟摸摸它,摸一次还不够,要一直摸。

爸爸回家也很伤心,再也没有一只小狗摇着尾巴等他回家,从路口一直摇着尾巴摇到门口。

我和弟弟更小的时候曾经埋葬过一只小狗,本以为已经不会像小时候那么伤心,但送走大黄的时候,依旧心情沉重,书上说,狗的寿命只有十几岁,狗的寿命跟人的寿命差太多,我一直觉得这是上帝给小狗主人开的玩笑。

不过,“大黄”这么招人喜欢,在天上一定会遇到我家的“二郎神”,说不定还有更多伙伴,它们可以一起在云里打滚玩,再也没有主人喊它们回家,想玩多久都可以。

我的公众号:热闹的烧烤摊

欢迎光临

热闹
作者热闹
4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热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