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社会性的梦境 2022-03-24 14:42:16

马贵州没有老婆。他收藏了一套旗袍。下班以后,他回到家,喝半斤烧酒,一碟毛豆,不时端详挂在墙上的旗袍。劣酒让四肢变得沉重,而他潮湿的灵魂像一块抹布,正往地上滴水,这污水流向墙根,倒映出开衩和腰身。马贵州突然起身面壁,然后一动不动。美是永恒的,他自言自语,有些死亡是有必要的。他取下衣服,和床底的炸药,离开了家。他来到一座火山,岩浆在脚边蠕动,像层层叠叠的赘肉,母亲滚烫的脂肪。喂,马贵州,站远些丢。马贵州点燃引信。他熟练地把雷管丢向空中。人们忽视勇气太久了。现在他把旗袍挂在枯枝上,脚下开始震颤。他对着火山口大喊:没人告诉我!永恒的不幸他妈的也是永恒!母亲的抖动愈发剧烈,马贵州还在张着嘴,像一颗无声的果冻。答案在硫磺和尘埃中飘

社会性的梦境
作者社会性的梦境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社会性的梦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