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我为什么喜欢阅读与创作

巴斯特德 2010-07-27 16:50:50
       貌似这两种爱好由来已久。
      其实小学的时候我很不擅长写作文,老爸总说我在写流水账,虽然当时我不明白流水账是什么意思,但大概也知道他是嫌我写的不好。“你写的作文没有真情实感,总感觉在模仿别人。”我爸老这么说我。
      以至于我后来有一些懊恼,心里想着:“总有一天写出个名堂来给你看看。”虽然知道现在我也没写出个什么所谓的名堂。
      但是这期间,我不知不觉的竟然喜欢上了写作跟阅读。
      小时候比较喜欢看的是《飞碟探索》一类的有关神秘事件的书籍,而且尤其对恐龙等等灭绝了的生物感兴趣,我敢打赌,如果某个下午,某个人跟我聊一下鹦鹉螺化石的事情,我估计会两眼放光,同时把这个人视为知己。
     这种阅读爱好被我爸称为“猎奇”,这种猎奇的心理一直伴随着我,直到现在。说实话,我高考结束那会儿曾经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报考考古系,因为我实在是被遗址这种东西给迷住了。又是我爸,大概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在我提出来之前,就果断的跟我说:“我警告你不要去报考什么考古系,把你那个不靠谱的猎奇心理来儿戏人生。”
      知子莫若父这句话,由此可见一斑。
      貌似一直在老爸的否定声中在成长,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一样。
      扯远了。
      虽然老爸不太赞赏我的猎奇行为,但是还是会给我零花钱让我去买那些杂志跟图书。我想,大概是他感觉读书也算是一种好的爱好吧。顺便提一句,我爸不让我读红楼梦,说少儿不宜,然后我就赌气,到现在都没读过,或者说,只读过少儿不宜的第四回,名字大概记得,是什么宝玉初试云雨一类的。很邪恶,不过说实话,当时小,真没看懂。现在想想,少儿不宜这四个字,也许另有深意。
      又扯远了。
      初中的时候开始了有了一些名著的阅读。不过我接触的第一本书大概也算不上名著,但是却很有名,或者说是很有趣,那就是钱钟书先生的《围城》。
      那本书是姐姐的同学赠给她当生日礼物的,然后我就利用姐姐假期不在家的时间偷偷读,貌似小孩儿都是这么学坏的。其实后来想想,就算我跟姐姐借她也不会反对的,因为姐姐嘛,比爸妈要好说话得多。
      小的时候读过的作品一般就是图个新奇,很难有什么深刻的认识。刚读书的时候我还问过我姐围城是什么意思,我姐说是婚姻,于是我就问那咱爸咱妈岂不是都在围城里,我姐就白了我一眼,然后我就闭嘴了。但是心里面始终是不解的,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围城貌似是一个不好的东西。
      后来长大点了,有些明白了,人生有时候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书里的东西,需要很多年的阅历之后才能读懂。
      当时读围城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方鸿渐的演讲跟书中一位绰号是“真理”的小姐了。
      以至于我在一篇作文里引用了方鸿渐的关于演讲前不应该鼓掌的那番说辞,被我的语文老师狠狠的表扬了一番,并夸赞我是个很有思想的孩子。尽管我当时都没有这么认为自己,说实话,当时,在那个小县城的初中里,我只是一个总是考年级第一的普通学生,对于思想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认识,但是得到老师的表扬,还真是着实让我飘飘然了一番。
     这种夸赞在某种程度上也激发了我的阅读的欲望,因为我发现这有利可图。
     小学的时候老爸给我买了一套少年儿童百科全书,四大本,基本被我读了一遍,因此知识面算是比较广,在读偏重文学艺术的那本的时候,偶遇了一本书的介绍,让我如痴如醉。这本书就是对我影响极深的一本书了,或者说是一套书了----《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初中的时候老爸给我买了一本《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作为生日礼物。不得不再说一遍,知子莫若父。
     那本书的价格,是五十元,没有貌似,大概,我记得很清楚。是群众出版社的合订本,字很小,纸张是淡黄色,有点粗糙。内容精彩,每个假期都要回家读一遍。
     这本书有一段时间曾被某位亲戚借走,后来在我的催促下被还了回来,发现硬质的封面被撕裂了,我很是痛心,由此我也发现自己貌似是位爱书之人。后来在读《文化苦旅》里的某一篇关于书的文章的时候,我大概跟余秋雨先生有很深的共鸣,虽然我没有什么藏书,但是把书借给别人这种事情,我一般是慎之又慎,有时候会不免罗嗦,甚至是不想借出,这一点,还望大家海涵吧。没办法,爱书如命。
      老爸在送我书的时候还叮嘱我不要只是关注故事本身,还要学习作者的语言跟对于故事情节的安排。我大概是记住了这一点。
      后来貌似写了一篇关于《福尔摩斯》的读后感,又得到了语文老师的好评。由此开始,我貌似开始对写作有了兴趣跟些许的信心。
     当时上初中的时候貌似也在开始播《柯南》,于是就更加让我喜欢上了侦探小说。同时我爸很喜欢两部电影:《阳光下的罪恶》跟《尼罗河上的惨案》。于是后来我也喜欢上了阿加莎克里斯蒂,虽然没怎么读过她的作品,因为她作品太多了……我硬盘里存着所有她的电子书,去图书馆也总是能看到成排的她的书,但是就是因为太多了,反而感觉无从读起。印象中只是又看了《东方快车谋杀案》,剩下的就没有什么了。
      初中升高中貌似是我人生里的一个小小的辉煌。从小县城考到了山东省实验中学,不得不说也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惊喜了。在高中里,最大的收获是接触了这些到现在还让我佩服的同学们,也借机读了他们很多书。
      印象中高中开始读了很多武侠书。我还记得读过的第一本武侠书是古龙的《浣花洗剑录》,内容记不清楚了,就记得貌似书一开始很震撼,上来就写了一个剑客从海底下行走,然后冒出来,大概就是这样。后来读了杂七杂八的关于金庸古龙的评论,貌似古龙是一上来就惊世骇俗的这种写作风格,然而往往会由于酗酒与纵欲而不能完成作品,所以很多作品会烂尾。
      这本《浣花洗剑录》写得并不是很出色,因此也不是我最喜欢的古龙作品。说到最喜欢的古龙的作品,应该可说是《绝代双骄》了。貌似还记得书里面的功夫:嫁衣神功,移花接木,明玉功。貌似还有什么第几层第几层的,当时还不知道什么网游,后来知道了惊讶的发现:这不就是在练级么。
      还读过几本,大概都是在看过电视剧之后才读的。有《天下第一刀》跟《萧十一郎》,发现电视剧跟原著差的还真是远。虽然电视剧实在是说不上讨厌,但还是感觉怪怪的。
     说到武侠,不得不说金庸了。貌似所有金庸的书都是在我看过电视剧之后才读的,因为电视剧实在是太火了……貌似第一本是《神雕侠侣》,然后是《天龙八部》,然后是《倚天屠龙记》,《射雕英雄传》,貌似只读过这四本,哦,还有一本《飞狐外传》,不过印象极其不深刻,就不谈了。
     最喜欢的一本,大概是《天龙八部》了。因为人物各种牛,而且很悲剧,还有很奇遇的,种种扭曲,机缘巧合。貌似前几天看了一篇关于金庸作品的解析文章,发现自己跟那篇文章的作者有些观点出奇一致。只不过,我没有人家分析的那么透彻,说白了,我就是个票友,看武侠也就是晚上睡不着,单纯为了体会下打着手电看书的那种快感罢了。
     还有一本情色武侠书,名叫《寻秦记》,看过电视剧的同学该要奇怪了,怎么情色呢,关于这一点,我就笑而不语的告诉你:去看看书吧,开卷有益。
     貌似露骨了。
     高中的时候开始写一些有自己想法的东西。当时最佩服的同学有两位:一个是程锦,一个是刘洁琦。(讲真名不要紧吧……我先道个歉。)两位都读过很多书,第一位是很有文人气质,有诗人的才气。第二位是很有哲人气质,写的文章很有内涵。总之是,第一位很婉约,第二位很深刻。同时请注意,第一位是男生,第二位是女生。
      惊讶了吧。
      我也很婉约,当然是某段时间的文风。文风这个词太大了,就是写作风格吧。
      在我文风婉约的这段时间,大概也就是我喜欢上古诗词的时间,当时最喜欢的是李煜跟李璟,两个无能皇帝,风流才子。貌似现在还是很喜欢,虽然更喜欢王勃,顺带说一句,王勃这小子是tmd天才,你看看他那篇《滕王阁序》写的,貌似当时他才21,我今年都22了,真是羡慕嫉妒恨,因此也很崇拜。还有那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真是大气啊。可惜,这哥们儿遭遇了沉船事故不幸身亡,真是天妒英才,后来,天妒英才也成了我调侃用的一句话。
     不知道王勃沉船的时候有没有他的“Rose”,死的太年轻了点儿,估计还没对象呢,哎……
     扯远了。
     貌似是高一回家的暑假,陪着父母看了一部很好看的电视剧,国内能拍出这么好的电视剧在那个年代还很少见,确切的说是,一直很少见。片名叫《似水年华》,主演大概是黄磊跟刘若英,发生在江南小镇里的故事。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我迷恋上了江南水乡。
     尽管我一次都没去过。
     于是就写了一篇叫《似水年华》的文章,开学的时候当做作业交给了老师。没想到过了几天被老师贴在了教室后面的黑板上,我自己还清晰的记得,貌似老师给了“经典”二字的评价,是班里最好的三篇文章中的一篇。
      记得这种无聊的小事,貌似很没出息。
      不过当时感觉非常激动,虽然不是很么大事,因为一来没想到,二来,感觉自己收到了莫大的肯定。
      现在依稀想起来,那篇文章我写得很快,而且写完自己读了一遍,非常满意,简直要把自己都感动了。那个时候大概我是倾注了很多情感进去吧,在那篇文章里,虽然只有寥寥数百字。
      不幸的是,这篇文章后来遗失了,我也再也写不出来当时那种感觉了,总感觉没有那个时候写的出色,尝试了几次之后也就作罢了。后来明白了一个道理:失去的往往最美。不过那是后话了。
     开始真正喜欢上了创作。
     于是,平时课余时间,除了打篮球,开始去阅览室看书,看杂志。说到这件事,还要说到几位同学对我的影响,他们大概是阴斌,王艺,还有蔡浩宇,都是很出色,很厉害的人,当时我很敬佩他们,于是悄悄地读了一些他们会读的书,跟杂志:比如《散文》。书的话,就有一些了,大概有《挪威的森林》,《尤利西斯》,《寻羊冒险记》,《伊利亚特》,还有一些哲学类的书。大多只是泛读,而且根本读不懂,尤其是哲学书跟《尤利西斯》,看着头大。
     至于荷马史诗,可以当乐府诗来读,因为很长。村上春树的书,貌似好懂一点,但是还是比较晦涩,《挪威的森林》属于比较好懂的了,虽然我当时也是没读懂,而且阅读的精力很多都被一些情爱描写勾了魂去,所以,理解这本书大概也是到了大学的时候了。感觉到村上这家伙是个很不错的作家,当然,我这么说貌似有点儿装B了,评价他貌似我还不够格,不过确实还挺喜欢这个家伙的,最近也买了他的新书《1Q84》,不过买回来就一直雪藏。倒是最近一个月读了四本东野圭吾的书:《幻夜》,《圣女的救济》,《变身》,《恶意》。东野圭吾这家伙的作品不错,根据他作品改编的影视作品也很棒,最近打算继续读他的书,初步的计划是《白夜行》跟《嫌疑犯X的献身》。
     上面说到了两位日本作家,于是又不得不说起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川端康成。他擅长的文风是平铺直叙里带着些淡淡的伤感情绪,有些无奈的人生又不会让你跌入绝望的深渊,这一点跟东野圭吾很不同,当然,两者是不同时代的人了。不得不说,很喜欢川端的作品,尤其是《雪国》,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了,《雪国》最吸引我的文字大概有:文章开始的第一句话,文章结尾的最后一句话,还有在火车上的一段描写,大概是对窗玻璃上的光影跟窗外风景的一段描写,这些都被我抄录在了本子上,经常拿出来读一读,依旧很佩服他。还有要提的一段文字是《孤儿的情感》这一盘文章里的一段话,貌似是对虚无的一段描写,很棒,在此我就不赘述了。
      淡淡的忧伤这种说法是我后来在看杂志的时候读来的,那本杂志叫做《书屋》,高中的时时候一直订阅,上了大学反而就荒废了,很好的一本杂志,很有内涵,而且有很多名家。那篇写物哀叙事,淡淡的忧伤的文章的作者叫刘心武,没错,就是那个刘心武。而且我还告诉你,当时看百家讲坛汉代风云我看到易中天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感觉似曾相识,后来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本杂志里有易中天先生的文章。这本杂志很有内涵,讲了很多东西,在此推荐一下吧。新近买了《独唱团》的创刊号,不得不说,功力还是不成,《书屋》要好看一点,至少我这么感觉。
     通过这些阅读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体现在平时写的周记跟随笔里,当然,我还创作了一些诗歌,不过只是一些九流货色,虽然前段时间心血来潮更新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还是作罢了,那些诗还是只留给自己当做回忆过去用用吧,就不矫情的发出来了。说到诗歌,貌似高中的时候雪莱,拜伦,济慈的诗集我都读过,但是诗歌这种东西,模仿不来的。后来还很喜欢海子,那家伙是个天才,可惜,后来卧轨了,大概天才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吧,或者说是不能长久的存在于这个世界,当然,相比于海子,现在,我更喜欢北岛,他的诗写得很棒,很深刻,同时比海子的诗要通顺易懂易读一些,更能引起我的共鸣吧。当然,喜欢北岛是后话了,他的诗知名度最高的也许就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一句了。
      说起诗歌,就要说到我比较喜欢的另外几位诗人了,依次是:卞之琳,戴望舒,徐志摩。排名分先后。第一位,喜欢他纯是因为读了《断章》,太神了,那意境,那寓意,这tm才是诗。再看看我的诗,真想死。第二位,喜欢他纯是因为读了《雨巷》,那情绪,忧郁的蛋疼,我可不是在调侃,看看我的诗,依旧想死。第三位,喜欢他纯是因为同情,这孩子跟王勃死的方式有异曲同工之惨,坠机。当然王勃是为了政治理想,徐志摩则是为了满足老婆的欲望。话说,出色的诗人一般是逻辑混乱的这一点在徐志摩身上真是体现的惟妙惟肖,惟妙惟肖这个词用得不对,貌似。明白意思就好。当然,这家伙写情诗还真是有一套,我也是颇为佩服的。还有一点,他认识泰戈尔,这一点我也是很羡慕的。
      泰戈尔,大家都很熟悉了,很多诗也都被校内分享的不成样子了。很经典,很经典,再次,我就不引用,不评价,不分享了。另外一点,泰翁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佩服,佩服。
      题外话,川端也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本来是要说周记跟随笔的,刚才说远了,现在拐回来。
      貌似有个晚上我生病了没去上晚自习,还是某个上午啊,记不清了。然后舍友回来宿舍告诉我说今天在语文课上关锋把我的周记读给大家听了,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靠,我隐私没了,后来转念想了想,嘿嘿,老子把隐私都写在随笔里了,周记都写了些有的没的。不过所谓的隐私,也就是暗恋谁谁谁之类的,后来想想,貌似连随笔里都没写,我一向不喜欢把这种肉麻的事情写到本子上,感觉怪怪的。貌似当时读了两篇我的周记,所谓的周记,大概就是跟日记一个类型,只不过是七天写一次,有时候无聊了,就会七天写几次。关老师当时夸我写的很有真情实感,可惜啊,我偏偏那天生病,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机缘巧合。
      不过我的写作信心跟兴趣又一次被大大的提升了。
      高中还读了一些大部头,什么《复活》《巴黎圣母院》《红与黑》之类的,之所以列这三部,因为这三部的作者都是巨匠,巨匠是什么明白吧,就是这几本书吧,你得读个百八十遍才能读明白,我现在为止只读过三四遍,还不敢评价,只能说:巨牛无比,心悦诚服,五体投地,死而后已。死而后已这个词用错了,纯粹为了押韵。
      关于大部头,大家想读就读,不想读就罢了吧,我刚开始读也是因为这是教育部推荐图书,读了之后发现教育部还是会推荐一些好东西的。而且书比影视作品好的一点是:书不会被阉割。当然,不要读什么少儿读本,鄙人认为少儿读本就是对少儿赤裸裸的蔑视,而且这帮子人大概是小时候没看过几本书,要是看过的话应该上就会知道,上问我也说过了,小孩儿,是根本看不懂的,还弄个什么少儿读本,多此一举。而且弄得粗糙不堪,令人发指。
      读完了武侠书,就看是接触了奇幻科幻书,这一点要感谢姜涛同学对我的提点,貌似我的启蒙读物都是从他那里读的,诸如《安德的游戏》《宾克的魔法》。除此之外,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丹布朗,通过他那本《达芬奇密码》,这要感觉高中隔壁班的武威同学,貌似我读的是他的书,是吧,还是莫昊的,其实也极不清楚了。当时第一遍读《达芬奇密码》,简直惊为天人,这哥们儿太牛了!艺术宗教神马的,最喜欢了。前一段时间,当然买了他的新书:《失落的秘符》,不错,推荐下,当然,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惊艳,这一点,也很正常。读过的奇幻文学还有魔戒系列跟哈利波特系列,这里要感谢王隶王老师跟刘洁琦同学,分别借给了我那两套书,王老师可是王隶同学的外号,呵呵,不要误会了。哦,说起来,我还在王老师那里读了一本希腊神话故事的插图本,还有一本讲文艺复兴的书。所以说,自己不出色不要紧,重点是要有出色的同学,很能带动后进的自己。
      貌似,高中时候阅读量很大,而且写作也比较有规律。
      上了大学就堕落了。
      因为有了电脑跟网络,荒废了。
      不过还是读了几本书的,重温了一些书,比如川端,村上的书,还有大部头系列。杂七杂八的读了一些作家的书,大概有恩田陆的《夜晚的远足》,江国香织的《东京塔》,这两本书都不错,尤其是第一本,写得很好,提出这两本书,大概是因为都是日本文学,而且都有种小氛围小情绪在字里行间,很喜欢。
     哦,刚才忘了讲,大仲马,小仲马,福楼拜,巴尔扎克这几个人写的小说相当不错,故事性很强,不过算不上大师,大抵就是古时候西方的畅销书作家。小仲马貌似人品不错,大仲马就不成了,具体参加小仲马的生平。当然,无论是读书还是看电影,都无需了解作者或者是演员的人品,因为那毫无意义,关心的点应该在作品本身。其实或者换句话说,探究作者或者演员的人品,结果往往会失望,因为,天真的人只能写出天真的作品,沧桑丰富扭曲乌七八糟的人,才能写出纠葛深刻巨牛无比的著作,懂我意思吧,才能这种东西,字里行间的东西,基本上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当然不排除有些天才,比如莫扎特,这家伙让我着实佩服,不过今天是阅读跟创作专场,我就不扯他了。
     大学还读了一些惊悚小说,名字都记不清了,大概读过斯蒂芬金的作品,很扭曲。
     大学我都干了什么,没读过几本书啊。文字倒是写了不少。哦,说起来,高中我创作了两部小说,一部爱情,一部悬疑,都没写完,发现自己写小说还是不成,只能谢谢短篇,故事一长,我就无所适从,那部悬疑小说我存在了软盘里,当年,现在不知所踪,虽然写的不甚出色,但是现在感觉甚为痛心,不知遗失何处了,哎……
     都干了什么呢,貌似动机很不纯,去图书馆有时候是为了看美女,哎。东一棒槌西一榔头貌似也追过一些人,当然,大多是失败了,成功的现在也失败了,懂我意思吧。这个就不多扯了,今天是讲阅读与写作,咳咳。
     大学的阅读量大多是来自一些博客跟网络文章,信息爆炸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东西了,其中还是有一些营养的,但是也不排除,有很多都是糟粕。渐渐的,也遗忘了阅读的乐趣所在了,因为,影像这种东西比文字貌似来的要更直接,更生动。虽然它有时候更轻浮更流于表面更浮躁,但是,也许正跟我大学时候的状态不谋而合,所以,沉迷其中,也许也就不足为奇了。
     找回阅读的欲望跟乐趣大概是在上了研究生之后了,或者说是大四毕业的暑假。大四毕业后的暑假读了《文化苦旅》,重拾了阅读的快乐,于是开始四处搜刮着开始读书。读了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中短篇小说,也因此喜欢上了茨威格,并成为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他特别擅长心理描写,把人内心的情感纠葛写的无比细腻生动,而且展现到文中人物在现实中的具体反映,让人感觉非常真实,因为说实话,作为一个神经稍微有些过敏的人来说,这些反应经常会出现在我自己的身上,虽然没有书中的那么夸张。在此推荐下他的三篇作品吧,虽然所有作品都很出色,但是这三篇一定要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热带癫狂症患者》,《情感的迷惘》。第一篇,老徐拍过电影,拍的还成,书写得很精彩,文字跟故事安排,心理描写都没的说。第二篇,凸显冲动是魔鬼这条真理,也写出了有些时候一些突然地莫名其妙的冲动却会导致出乎意料的结果与终生的决定。第三篇,涉及同性之爱,而且是德高望重的老师跟学生,情感的纠葛,决不会让人感觉到不适,反而会感到扼腕叹息,人生,有时候,很无奈。
      貌似还读了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个天才。书写的很晦涩,估计读德文原版就很晦涩,更别说翻译成中文了。摘抄了一些经典的句子,说实话,这本书我只读了三分之一,后来书到期了,还了以后就没有再借。同期读的有《三秋草》,是卞之琳的诗集,还有一些散文跟杂文,我只读了诗的部分,断章自不必说,还有几首无题诗写得很好。
      闲暇时间读了很多九州幻想跟九州志,沉溺在了架空世界九州大陆里。不过最近读的少了,最喜欢的九州作家大概就是唐缺了,这家伙的文风,我真是喜欢得很。燕垒生也不错,江南,今何在什么的,当然也非常出色了,都是元老啊,尤其今何在,这笔名起的,当时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简直惊艳了。不过后来发现,是我《滕王阁序》没有背诵全文,背诵全文的同学应该会知道那两句: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当然,今大这笔名是怎么来的,我辈就不妄加揣测了。
      由此可见,读书读透,会少了很多迷惑,也会少了很多惊艳。
      这学期读了《麦田里的守望者》,对我大有启发,其实这本书早就想读,只是图书馆一直没有这本书,我很郁闷,一直是本馆借出,后来还是在宏福的图书馆里偶遇,一个下午,读完,赞!写得太棒了!写出了某些我真是的内心纠葛,产生了一些共鸣吧,迷惘的青年么,容易共鸣。于是开始着手创作了一部小说,名字叫《敏感的混蛋》,现在写了40多页,还没有写完,已经停笔两周了貌似,最近一直在读论文,看东野圭吾,没什么时间。
      其实主要还是遇到了瓶颈,下面努力继续寻找灵感思路吧。
      最近读东野圭吾,貌似有了新的灵感,还没有成形。但是自己感觉欣喜无比,激动无比。
      似乎也要踏上写作这条路了,不过,还只是个票友。
      还是得面对现实,先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找个好工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么。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大概就是下午两点多,我读完了《恶意》这本书,歇了一会儿感觉无聊了,就去图书馆转悠,然后本来想找《白夜行》,结果没找到,话说宏福这边的书摆的真乱。不过宏福这边也真给人惊喜,遇到了《风之影》,这本书很久之前就想读了。三点半读到五点十分,读到了70页。这本书写得很棒,翻了翻,大概有44.6万字,当然,这个是书的前面会写的,很厚的一本书。书的内容是由写阅读跟写邂逅一本书开始的,于是我想起来写一写自己对于阅读跟写作的一点感受。
      其实也没什么感受,东扯西扯的,也没说什么实质的东西。
      本来是想写一点点,结果现在写多了。本来是想六点半继续去读书,现在都快八点了。哎……
      貌似文章有点长了,所以肯定大家不会阅读全文,所以,这里我先总的来感谢一下我在文章里已经感谢了的同学吧,他们在我的阅读跟写作道路上给了我很多指引。这些同学大多是高中同学,哦不,全部是高中同学:姜涛,阴斌,王隶,刘洁琦,蔡浩宇,王艺,程锦。还有关锋老师,这个是真老师了。还有提供给我书的杨华俊跟张海宇同学,分别是《挪威的森林》跟《包法利夫人》,还有武威同学,提供给我了丹布朗的书。所有排名不分先后。谢谢你们。
      没读完全文,却读了开篇的人应该知道还有一个人要感谢,什么,开篇都没读……什么?即使读了也不知道……呃……好吧……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俗称我爸,或老爸。我这么调侃他不要紧,他不上网~老爸是我一生的老师,我很敬重他,以至于我都不敢称他为朋友,其实他是良师益友。他教会了我很多道理。
     文章写得很长,所以估计大家就没有兴趣读了,其实这也很正常,我不会过于失望,呵呵,虽然会有些失望。这篇文章,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写给我自己的。
     如果有人能读完并给我回复,我将感激不尽。
     没读完,也可以留言,不过最好就不要水了,请原谅我的严肃。
     以上。

                  完成于2010.7.11 19时54分
巴斯特德
作者巴斯特德
144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添加回应

巴斯特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