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猫在吃碗里的饭,但我喜欢你的可爱

见鹿拾遗君 2021-11-08 15:58:35

“ 像霜一样的是美丽的谎言,我们的人生有大同小异的谎言。”

“黄昏,汽车只会轰鸣,花草都将临冬,一点也不可爱。”而我走在路上,我感觉我的大衣里在不断漏热气。 电影的长镜头里以蒙太奇的手法引起真相被曲解的假象。

“人生不外乎是灾难吧?”

“嗯,是的,生前做了一只可爱的猫,就喜欢待在阳台晒太阳,但这里变成了高危区,人们在这里消毒的时候顺便就把猫也杀死了, 大雨的成都会有魂灵出没。对吧?无知、恐惧、暴戾。这三只猫或许会出现在他们的噩梦里,但愿 。”

”可人们总是在做美梦,梦里什么都没有,一只生灵也不会出现。“

冬天里迷路的人,一张闭着的嘴巴,疫情,侥幸的硕鼠。城市的人们奄奄一息,门里关着孩子的哭声。诗的对称。

霜降的第二日凌晨,窗户外不远的工地已经听不到机器打磨水泥的声音。光消失,所有黑影背过身去。我将在这片城市重新认知人的足迹,车马的位置,习得如何躲避、发现、隐藏。

星期一,连同紧张的心脏,肌肉的酸痛和脑中的恐慌也一并一起,“祝愿我能哭出婴儿与灰熊般的意志感。”

冬天的阳光很好,把垃圾收束整理,扔下楼;“度过每一个孤独且重复光临的日子都颇具拆毁建筑的仪式感。”在阴影里安静地坐一坐吧,看着充满抱怨和烦恼的走兽。

“冷空气进鼻子。“像井水灌进了鼻腔,是冷掉的意识。”

“嗯,曾经拒绝了一个喜欢我的人,现在有时候会想起他,我感觉我现在喜欢他了。”

“想念就一定是喜欢吗?”

“或许不是吧, 新的冬天如此之新,面对曾经喜欢你的人,可能你尚未做好失去的准备。 当你觉察到“爱”在消失时,是附着于“爱”之上的别的东西消失了。”

在商场的天台,你们听着语音播报,望着对面摄像机闪烁的红光,呵,人们被感染,如鸟兽向从林奔去,恐慌和怕死是不同类的人的眼睛的扭转。

他们像计划旅行一样突围恐慌,保安和警察在丛林里捕捉猎物,被困在商场里的人为此而愤怒。

在写字楼,打字。阳光不错,我把镜头贴在窗户的底部拍阳光从树丛中射下夏日的余热,丁达尔现象、红色的砖墙,微风、有点冷,一只猫在吃碗里的饭,但我喜欢你的可爱。

周一,我从他失眠的眼睛里听出一种拒绝,但我宁肯把视线移向他身后的盆栽。“靠人力是接不住一个无知的明天的。”

见鹿拾遗君
作者见鹿拾遗君
26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见鹿拾遗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