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轰然使出骚力开启一滩无用的静默

王西平 2021-10-25 19:51:41

◎王西平

不要轰然使出骚力开启一滩无用的静默

蜜与蜂,蛾与灯,男与女 当一方扑向另一方,抑或在回家的路上 寻找真正的猎手

花中人马,鼻孔仰天,如此 方为“悬而未决”,仿佛一个追杀到 天空之南的鸟题,挂在星陨人散的深处

继而,腹部发亮,大黄钟 敲响它的虫洞也随风而逝,以及傍晚 那个消失于等身佛像的俗人

不要迷恋飞行,上下班自有云朵搭乘 不要批风抹月,昨日光景需隔年来看 不要轰然使出骚力开启一滩无用的静默

灾难推演的结局总是被风消磨于无限

恶行连环,仿佛灯笼蘸上了死灰 为何?脚步声声在催,是自然 抑或一尊水瓮正在言谈,如此枯寂

恍惚路边好事渐近 还是将清远扬进山之耳,灾难推演的结局 总是被风消磨于无限

倘若有什么负我,他人必负日月 直至谎话横流,越过一池一河 忽然一树芒花,变成一串可信之词

是呵,浓花细草反而藏不住简单的事物 即使无形也有影,若以一树繁果作回应 那就写信吧,不要吝啬纸张

一个人的江湖,是山林是朝野

你樱桃小嘴吐大象,每一头庞然大物 落地自带小风,看那儿,笼子伪装成闲云 歇在了窗外,等待着什么

你将手伸向雨润烟浓处,是山林 是朝野,诚如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江湖里 遭遇滑坡式翻转,仿佛明月迎向了乱流

抑或在娥眉一笑照亮的苍苔上 你不举首,明晦自在,你不远行,大地也 铺展着砖瓦和珠玉

直至水随天去,你赢得东风先吹雪 一片轻飞,越过屋顶、墓地、悬崖和石溪 将一支金色小刺,扎在造物主的私处

真个骑鲸如我,从隔年游向太古

常于林中择雅音,分贝最高者 百灵绕千舌。细听绝非仅有行云穿鱼腹 无论阻隔与否,俗人总比山更孤

懒风习习,叶落瘦影又压低 人们在谷里蛇形机动,吃生活老本,如此 令水虚花虚云也虚

仿佛一群絮状鸡飞过1960年的饿墙 眼睛冒出斜烟乱水,肥肠幻境洗黄金 一颗素心兜不住的浮风

难自抑呵,破袄愈加宽大时 粉月扑腾入怀,有了凉意,山依旧保持着 初静,真个骑鲸如我,从隔年游向太古

山水共和投胎所之人类进阶计划

无数蝌蚪,游牧于山水共和投胎所 这只是人类进阶计划之一,凡消极入世者 吞食甘苦之果罚做密室闪电

继而发派松林野溪,与狝猴无异 于深水养鲛处,于大佛收臀时,化身布衣 做一颗提心萝卜隐入仙籍

随樵夫攀至光明顶,哦宗法高挂 月亮高挂,素面菜汤也高挂 一切照亮学在虬枝中演绎通幽之道

纵使万千秋虫占窠,人心至暗又如鹤 时而吞云,时而流俗,时而清远 呵,穷极一生的人,青丝白,齿渐落

万事混沌一肠裹

夜半池上飞鸟,三三两两点亮 白日里是红情绿意,是秃顶的野生芳物 可欣赏的人却供不出一片叶子

东风看管的这片领域,闪电修辞着鲜花 钟庸大鹤,一动不动,即使在枝上也笃定 仿佛攫取了历史某个片断

谎言中,一枚红雷开拆修竹之人 每一块耻骨发出干红细密的爆香 呢喃啁啾在坟头,死灰,哪有什么昏晓

是呵,人心轻黄是一种病 “扫明窗尘入药”,积土成台,苦力轻飞 万事混沌一肠裹,施点药却未必是清浅

爱在后移,山水不肯从,又如何

题注:我承认,这是一首伟大而又冷酷的情诗。我以古老的东 方之心,致阿富汗的少女们……

以水洗水,水干练如镜 干练之水流向了九泉,阿富汗织满了石块 石块初肥,在少女身体的圣处垒起了小睡

闪电连缀着泪珠,男人撕拆火炮 不抬头,两次含羞的事故却能暗中勾结 即使返程,谁又阻止不了再次前行

树叶发出百年式的牢骚,情话说多了 像大佛遗嘱,握手,连陌生也是油腻的 抑或难以透视的

哦,这是来自寂静的见证,像一幅画 倒插在尸首中,遗失在荷香里,爱在后移 山水不肯从,又如何

果子坠地,实锤致哀

路有歧水,花有分枝,或东或西 但凡芬芳吐露过的地方,必有果子落户 就像隔年的经验,实锤致哀

阳光曝晒,皮骨支离,名誉上的果 离真实有多远:近处有小时候玩过的石头 远处有跌跌撞撞赶来的暴雨

哦都不是,沉重的谜底很快揭开 并以一种无法定夺的方式,悲喜并立 仿佛河山同步供出了旧貌和新颜

村夫野老乱头粗服,窗外斜烟乱流 未知的事物不断滋生,堆成暮月高悬 那就是天,在我们每个人的屋顶

一场虚拟的风雅坠地

听见了蓝色,躲过所有的云块 又听见了粉色,仿佛飞行在你满壁风动的 轮廓里,梦见了浅笑

酷似繁花开处,樱桃咬唇,砰 轻轻再破一个天地,雨雷逼近南山 又化作玉石攻他山

仿佛两个炽热的身子紧挨在玻璃叶上 纵使阳光高高隆起,却也文明俱毁 任凭火炮雕琢的宇宙,一片野晴

先得东风者,与未知相遇 误入光阴深处,一场虚拟的风雅坠地 好像被人事消磨,推推,再推推

九月,带着脊骨的云雨策马奔过

过倘若试图动用一部分光来修复 面包中毁坏的初静,一定是饥饿逼近了 成为身子里的空谷

让清晨的米粥穿过琉璃而变得稀薄吧 这是千花百草磨砺的一日,在九月 带着脊骨的云雨策马奔过

即使注入神力,我们傻傻应笑 站在铅中化为灰鹤,抑或在世俗的淡烟里 扑棱棱一口咬定的粗枝

并非出自聪明之手薅下的羊毛 一片轻飞,又像窒息重重地咯在砂碛上 哪怕轻微抖动,也为一生忏悔

花有五色失一色就是庸常 人有七胆失一胆就是狗熊

目所能及之处,是流逝一切的凝结 人间悲喜隐在其里,男女出入于芦花野馆 阳光与月色轮番制造着昏晓

为蝇利蜗名,藏进衣冠与赤裸唱和 一张张烟草秋色的脸,一双双盘算经济的手 活着能否出尘,死去也是晚来

似乎,一副皮囊悬在真空 吹蛇洞的毒唇高高撅起,扩了音阶的咳嗽 终将我们带向未知的一端

谁也做不了神仙,模拟云鹤闲杀一日 反倒引发一串鸡心事,君子休论往古 应笑千花百草,无耳无眼也是瞎消磨

汉简里的送畜人与酒泉驴

贫僧扫地,地上落霜月自白 黄粟四斗又八升①,佛寺迎来送畜人 酒泉驴②,和他的主人宋氏长

八月里,红柳闪红光,沙漠云卷灰太驴 来人正是送嫁者,手持坂岩嚯嚯磨东野 水从玉门皱,解忧泪沥出③

苍天是个什么天?它为双手致高远 一手致画眉,一手致虾蟆,一手致后人 飞来离去鹦鹉洲,仙女竟是花无眼

茭草起笳音,香香深处另一春 预支人间仙籍被取消,情色叙述中 咕咕鸟在枝头如唤公主妻

注: 汉武帝时才在河西各地设立苑监牧养马匹。每匹马每天食粟 一斗五升,这可是不小的粮食消耗。 汉武帝《轮台诏》讲到汉伐大宛国:“朕发酒泉驴、橐驼负 食,出玉门迎军。” 解忧公主(前120年—前49年),西汉下嫁西域乌孙国的公 主。她是汉高帝之弟楚元王刘交的后裔,“七国之乱”发动者 之一刘戊的孙女。

王西平
作者王西平
25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王西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