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人,下地狱也一点都不冤枉吧?”

张佳玮 2021-10-05 18:19:09

“在吗?我认为你给的文档有以下五点问题,我都在文档里标注清楚了,今晚按我说的改好,明早给我。”

“老师,现在是假期啊,没通知我加班啊……”

“假期怎么了?我也在假期啊,但工作就是工作啊。”

“时间太紧了。”

“还不是你一开始思维方法不对?什么事都得赶个提前量。不能抱侥幸心理。明早交给我,我审核之后,才能保证假期一结束直接上去,一次性过关,这样给上面省了时间,也给我们省了时间。上面会对你有个好印象。凡事都要提早准备,懂吗?”

“知道了老师……”

“在吗?我今天给你发了三条微信了,你一直没回。要你完成的文档我发到工作群里了,现在我给你再发一遍。”

“抱歉老师,因为是假期,没通知我加班,白天我在陪爸妈,我没想到啊……”

“爸妈当然也重要,但爸妈只是两个人;工作呢?团队里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呢。你知道你一个人的延误会影响大家吗?一个人没有团队意识,是没法立足的,你知道吗?”

“我错了老师。”

“不但要准时,而且要准时地提早。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你们年轻人不懂,我必须教给教给你。好了,现在开始干活吧。明早交。要准时。”

“老师,这都半夜了。”

“不是在放假吗?熬个夜又没啥。年轻人放假时熬夜工作,比熬夜喝酒要有前途多了。”

“知道了老师……”

“在吗?让你改的版本好了吗?”

“老师我放假前给过一个版本了呀。”

“我当时不说了吗,要多给两个版本,好让上头挑。年轻人,自己眼里要有活。”

“可是我是按照要求做的这个版本……”

“年轻人不懂了吧?一个版本,上面怎么挑都能挑出毛病;你多给几个,上头有得挑,心情就好,还会觉得你给的这个确实好。好坏是比出来的。自己要机灵点儿!”

“我知道了老师……”

“出来做事就是要懂得揣摩上面的意思,懂了吧?不要觉得做完手头的活就轻松了,活儿哪有干完的一天?明后天各给我一个版本,不要迟到。”

“知道了老师……”


发号施令已毕,他感受到一种安宁放松的疲乏。累,但挺爽的。

工作都吩咐下去了,训诫时又一次确认了自己的优越地位了,通过下属的懈怠更觉出自己的老于世故了。真好。

他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城市的夜景。远处灯光闪烁的娱乐街,多少人在举家团聚呢?又多少人在假期熬夜工作呢?他想了想自己的那几个年轻下属,嗯,他们多半还住在采光糟糕的出租屋里吧,一边不甘心一边眨巴着发酸的眼睛工作吧。

这就是时代的规则咯,优越的人就是享有发号施令的优越地位,享有假期,享有落地窗;后进的年轻人就是得听吩咐,就是没有假期,连采光都很糟糕。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后面的人有动力嘛,现在的年轻人,不能让他们太舒服了,要让他们知道,一旦不上进,连假期都没有……


他正享受着这份优越感时,感到肩头被拍了拍。

是谁?大半夜的。

一回头,吓一跳。但见背后两个人,一个全身黑如炭,一个遍体白如雪。二人各戴一顶高帽。白帽写一见生财,黑帽写天下太平。

“不是,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你们是物业的吗?你们玩cosplay的吗?”

“现在真是不讲传统文化了。我们这么规范的黑白无常工作装,你还看不出来。”黑无常叹口气。

“黑白无常?那不是封建迷信吗?我不信那个!”

“哥们你得讲科学。事实的存在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懂不懂?我们还不想假期出来干活呢,阎罗王不答应啊。”白无常一拽他,“走着吧,早点收工,我们好赶得上油锅地狱吃火锅。”

“不是,我年纪不老啊,按说阳寿未尽啊,我……”

“你一开始思维方法就不对。现在什么事都得赶个提前量。不能抱侥幸心理。”黑无常说,“你不是凡事都讲提前量吗?这不,赶上了。我们把你先提过去,闲置忙用,是吧?”

“不是,二位,二位啊,如果我确实阳寿未尽,那就不能打个含糊,先不把我提走吗?”

“我们的宗旨就是准时。阎王要你三更死,不能留你到五更。你想啊,你就一个人。你死了就死了。我们团队里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呢。你知道你一个人的延误会影响大家吗?一个人没有团队意识,是没法立足的,你知道吗?不但要准时,而且要准时地提早。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不是,既然我可能是冤枉的,干嘛逮我啊?”

“这不是因为自己眼里得有活吗?我们新搞一项目,需要看看效果。那阎王也想跟上面交差啊。出来做事就是要懂得揣摩上面的意思。我们一看,你正合适,所以拉你就去了。你冤枉不冤枉,那不归我们管。项目过了就成。”

“二位,我实实在在地冤枉啊!就为了你们地府一点工程,我一条命就白白送了,这不合理啊,这多冤枉啊,我……”

“哪就冤枉了?”白无常看着他,“你一向给年轻人发号施令时,心里美着呢吧?通过揣摩上意盘剥年轻人,还有优越感是吧?你知道被你打压的年轻人,头上那阳寿计量表血条滋滋地缩减,我们看着都瘆得慌,你还自鸣得意呢是吧?逮你一点都不冤枉。走着吧。别说话了。我们带人本来不负责解释。谁乐意跟你多唠。”


他失魂落魄,被黑白无常一路提溜到酆都城,走到地狱部门,“今儿牛头马面休假,我们就负责带你了。”

坐着扶梯,一路向下。越往下,他越害怕。

“不是,二位,不是应该审了我再下地狱吗?”

“刚不是说了吗?我们新做一工程,看看效果。所以不审你,直接进,看完再审核。你该觉得荣幸,你就是唯一的试用用户了。完了我们再更新2.0版。”

扶梯到尽头了,黑白无常把他拽出来。

“到了,看。这是我们新设的一层地狱。在这地狱里待着的,无论在吃在喝在睡在玩,只要一收到微信,立刻身不由己开始工作。所以他们能看到别人吃喝玩乐,但吃不到喝不到睡不好玩不着,只能干看着,手脚不停地做。”

“这,这都谁要进这个地狱啊?”

“那些生前老在假期狂发工作微信催人工作、揣摩上意、压榨下属、拿下属的阳寿和血肉填自己前途的家伙,将来就要进这个地狱。你这样的家伙,下这个地狱,可一点都不冤枉吧?”

张佳玮
作者张佳玮
1011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张佳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