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敏喜当然令人上头

宋雯婷 2021-08-08 01:12:28
没有颜值,何谈演技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答应要写金敏喜的了。

大概两年前?

OK,忘记那些前尘往事,现在出现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宋·美貌·勤奋·周更·雯婷。

首先我代表大家表扬一下我自己。

说完废话,进入正文。

金敏喜,一个神奇的女人。

出身优越,五官普通没有强烈亮点,但是在综艺中直接表示,「迄今为止,我想要的男人都爱上了我。」

狂得嗷嗷叫。

综艺中金敏喜回答主持人,是的

但是好像也确实有这个狂妄的资本?

因为她口中「我想要的男人」过去分别是:男神赵寅成、男神李秀赫、男神李政宰。

金敏喜与前任合影

现在则是:洪尚秀。

如果你不认识他们也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要么是顶级的的颜值,要么是顶级的才华,就可以了。

这也侧面说明金敏喜这姐的一个风格:

只喜欢最好的。

朋友们,关于金敏喜的魅力,很多人讲过她的破碎,她的大胆,但是我今天要讲的,则是她的明晃晃的“贪婪”

是的,金敏喜毫无疑问是个贪婪的女人。

这是她争议的根源,也是她魅力的根源。

注意!

贪婪,不是一个褒义词或者贬义词,它是一个中性形容词。

正说反说这个词的含义指向都非常精准,那就是——

渴望打破,敢于打破,成功打破,一再打破。

换句话说,贪婪根本就是一种超强的内驱动力和抵达路径。

什么意思?

拿金敏喜举例,所谓的「打破」的概念,在这姐身上,具体分为两个层面:

1、审美的打破

颜值一直都是演员身上离不开的议题。

如果你们相信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宋·美貌·勤奋·周更·雯婷的话,那么相信你自己,你会很快就看到小宋认真撰写的一些演员颜值、气质与角色的关联性上的文章。

这里先说金敏喜。

金敏喜很美,但是严格地说,称不上标致。

与韩国流水线一刀一刀割出来的整容范儿不同,她的眉眼是相当「不标准」的。

韩国整形“模版”高允真

这种不标准具体体现为:

① 弯眉;

② 轻微肿泡眼;

③ 薄唇和不够精致的鼻子;

④ 略长的人中;

⑤ 微微凸起的颧骨;

⑥ 略方的下巴和腮帮。

⑦ 早期脸上的婴儿肥还要多很多。

简而言之,没有人会照着金敏喜的五官去整容。

因为哪一样单看都不算是顶尖的。

想整成一样的都不知道怎么跟医生提要求。

说句不好听的,在我们长沙的大街上随便抓个美女,原生五官说不定都比她强。

金敏喜早期照vs近照

但是,就这个五官条件,金敏喜就敢于在媚男情绪极其严重的韩国,没有选择大刀阔斧、二次发育,而是尽可能地保留了自己天生的样貌特征,不断地进行妆容和仪态上的修饰,完成了自己的蜕变。

这种蜕变诡异极了,因为人看上去不一样了,但是对着五官一看也没什么不同。

可能很多审美博主会从外在角度,硬讲器官的变化,但是事实上,但是站在颜值的角度上说,的确存在一种肌肉的变化,即:

颜值变化的终点,是神情的变化。

换句话说,有很多人do脸之后变好看了,一方面的确是因为五官发生了变化,但是更重要的其实是,她们往往因为五官发生了变化,心理上也更加的自信了。

这种心理上的自信,会再度作用于脸部肌肉的走向,从而让整个人的气质发生改变。

所谓的do得好的,其实都是让肌肉与骨骼打出了完美的配合,即通过对面部硬件的改善,进一步辅助了软件升级。

正面例子,比如钟楚曦。五官的利落,也让她的表情更舒展,协调度很高。

钟楚曦do脸前后

反面例子,比如张檬。过多的玻尿酸填充导致肌肉僵硬,整体走势磕磕巴巴,感觉骨骼在跟软组织干架,十分别扭。

张檬do脸前后

所以说回金敏喜,她其实在审美层面是非常自信和勇敢的。

她一直在变美,但是不是通过迎合主流审美的方式。

相反,她迎合的一直是她自己。

她实在有太多的条件(金钱、时间、行业风气)去动刀子把自己变成韩国流水线美人啦,

但是她没有。

她用自己几近素颜的脸颊和表演,捧起了韩国第一座柏林银熊奖奖杯。

她抱着这来之不易的荣誉,轻飘飘地告诉全世界:老娘今天就在这里定义美!

这样的女人,真的,不管你喜不喜欢她,你都得感叹一句:有点东西。

金敏喜获2017年柏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这就是第一层:金敏喜在女性审美上的不服从,或者说这是她对于男性凝视的打破。

2、秩序的打破

聊金敏喜,反正也是绕不开洪·渣男·尚秀老哥了。

如果你是洪哥的影迷,你会明白洪哥并不介意我这么叫他。(因为他在自己的电影里就是这么描写自己的。)

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洪尚秀与金敏喜这种不遮不掩的婚外恋行为,在表面功夫一定要做足的韩国社会来说,堪称猖狂。

金敏喜与洪尚秀

但是或许你也曾听说,

艺术家比一般人更享受疯狂。

这里的疯狂注意,也不是褒义词,也不是贬义词,还是个中性词。

它具体解释起来呢,

有点像嗜血的动物开了荤。

它本身是一种强烈的攻击和侵略行为,而这种行为的兴奋值是波动的,波动的条件非常简单:

遇强则强。

你说这不巧了么。

洪尚秀是个不认输的哥,但金敏喜也是个不服管的姐啊。

反正俩人好上了。

好上之后,金敏喜的魅力开始升级。

原本,她在朴赞郁的电影《小姐》里就非常出众,但是那时候她的美,还是一种规整的美

美丽,但是活动范围很狭窄。

整部戏除了激情戏部分,都像一个被拿捏的东方布娃娃。

《小姐》剧照

但是到了《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她的美彻底成为了一种散漫的美

她变得非常不规则。密集的语言和大块的空白插空出现,她或坐或躺或跪或发疯,既有神经脆弱的征兆,又有无限延伸的纯洁,她不可捉摸并高度真实。

不论是表演时走路的方式、语言的节奏、交流的空隙,全都变了。

在洪哥的电影中,她完全变成了一个捉摸不透的液态生物: 不停地流动,但是又不知道流向哪里。

她用流动的方式勾引你我,但是又用液态的表征拒绝你我。

这就是她在洪尚秀影片中完成的变形:

由规整变得自由。疯狂带来的自由。

有一说一,这个女人不论是否遇到这两个导演,她都一定会是美的。

因为她的美是有自体支撑的。

但是在这两种不同的导表观念的作用下,她被捏成了不同的形状。

《小姐》中的她我个人非常爱,

但是从专业的角度说,《小姐》她的可替代性强太多了。可以换的演员很多。

相反,她本人的塑造意志在导演朴赞郁的强风格下,透气性很弱。

所以,在导演洪尚秀不断打破电影语法的秩序时,金敏喜也毫不犹豫地抛弃了那被规定的一切(这个再具体就要结合电影来讲了,有机会给大家拉片),跟着他用一些诡异的方法演了一些神神叨叨但是别具一格的片子。

她的第一自我和第二自我,都在这个过程里经历了一道驯化和重塑。但是她是有意识,是明白它好并努力伸手去够了的。

这就是第二层:金敏喜对于既定秩序的打破。

不仅仅是道德上如此,

而是创作上也如此,

美学上也如此,

整体上如此。

还记得文章一开头讲的吗?

金敏喜毫无疑问是个贪婪的女人。

这种贪婪等于强烈的欲望。

她非常「要」,

所以她非常敢,

她只渴望最好的,

所以她的自我系统有非常强的动力去进行更新和迭代,

进而去够到她的「要」。

这就是金敏喜勾人的地方,或者说任何一个非技术决定论的演员,她们魅力最终都是落在这里的:

Ta是一个变量,一个不易捉摸的变量。

但是,

又不止于此,

ta们从这个变量本身出发,不管你是一个美味的异性,还是一个嗷嗷待哺的观众,当你成为了她眼中的猎物时,你就会收到她明目张胆的信号,那或许是一个挑眉,或许是一个眨眼,也或许是一句耳语,

不论是什么,它们的含义都会是清晰的,即:

“你可以看穿我”

“我把我自己都交给你”

“我期待着你”

宝贝,

相信我,

你不可能不上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公众号:宋雯婷(ID:swtstory

搜索公众号名字即可关注。

宋雯婷
作者宋雯婷
11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143 条

添加回应

宋雯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