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深度剖析陈奕迅的音乐成就

shadow回来了 2010-07-16 12:48:04
【IT168 应用】陈奕迅,香港乐坛的鬼马精灵,总是有夸张的表情,总是有搞怪的服饰,演唱会也惊艳到底。80后的我们第一次被他打动,或许更多的是来自《K歌之王》,想必至今也仍是KTV的主打歌之一。让我们”ListentoEasonChan”,听这个患着“活跃症”的男人,如何对你“冲口而出”,“浮夸”地唱出“时代曲”,在这个并非“黄金时代”的“今日”,创造出“我的快乐时代”。
不是浮夸,活跃症男人:陈奕迅
不是浮夸,活跃症男人:陈奕迅

我开始留意陈奕迅的音乐,大约始于五年前,那也正是我刚开始对流行音乐产生兴趣的时候。最初也只是当作平日的视听娱乐,击感受到些音乐的优雅罢了。直到2005年购买了陈奕迅的粤语专辑《U-87》,我才第一次被那种魅力震撼到。之前也曾稍微学过一点粤语歌曲,《U-87》给人的体验是非凡的,粤语音乐的张力在专辑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陈奕迅的演唱亦是可用“惊艳”形容。随后的两年时间,我开始不断收集这个香港歌手的音乐,也一次次被他在音乐中传递出的情感折服。有人说香港乐坛是一个包装出来的音乐世界,但在陈奕迅这里,我们看到,即便在香港,最好的音乐仍旧属于“用心唱歌”的人。

陈奕迅
陈奕迅

慢板情歌是许多人相对熟悉的陈奕迅风格,也是流传度较广的歌曲普遍走的模式。无论早年的《天下无双》,中期的《明年今日》,还是《富士山下》,皆属这种情况。

但在各个时期,甚至几乎每张专辑中,我们都能找到陈奕迅那些甚是快速的劲爆歌曲。《打得火热》《爱是怀疑》及至《时代巨轮》,都拥有广泛的听众群。在这里我想略多提一下2006年《心深伤透》和《最后的嬉皮士》。两曲都有着相当典型的摇滚气质,只不过一个后者更加老式些。然而与《心深伤透》同曲的国语版本《爱是一本书》意外地进行重编曲,又变作典型的R&B。常说不擅玩R&B的陈奕迅在《爱是怀疑》《Katrina》这些歌中也或多或少地有一些尝试。
Hip-Hop的最典型歌曲要数2002年的《两名男子街头相遇》,完全的Hip-Hop式曲风加上与之相应的歌词,让我第一次发现粤语歌也能这么唱。

鬼马歌王
鬼马歌王

陈奕迅自言喜欢Funk(一般译作“疯克”)和Acid-Jazz(一般译作“酸性摇滚”)的曲风,也在其历年的实践中有着很好的反映。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6年年初发行的《LifeContinues…》,碟中《低调》《人车志》《暴殄天物》等曲都带着明显的Funk气息,前两者掺杂了些须的Acid-Jazz,其中《人车志》更是大玩电子,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细细寻来,早年的《现场直播》也有类似的韵味。2007新专辑《ListentoEasonChan》是陈奕迅的一次全新尝试,出碟中充斥着各种风格的舞曲。其尾曲《乜野啫》就属于Acid-Jazz的类型。在舞曲逐渐没落的当代华语乐坛敢于出如此的专辑也算是一个不小的突破。说到舞曲,其实2001年专辑《Shallwedance?Shallwetalk!》里就有不少:《2001太空漫游》的太空舞曲风格,《孤独探戈》的探戈节奏(2005年《三个人的探戈》也与之类似)等等。

演唱会中的Eason
演唱会中的Eason

Rap可以说是Eason极少涉及的。这很可能是因为粤语歌不适合Rap而陈奕迅又实在不擅用国语进行说唱。不过从《爱是怀疑》中段的英文Rap看,Eason对此风格也是颇在行的(尽管CD版本中Rap并非他本人演唱,但在此后多次演唱会中他都曾自己唱过Rap段。)

鬼马但低调,感情表现是淋漓尽致

陈奕迅歌唱的最大特点是感情表现,但作为研究,我还是首先从技术上来作一些详尽的分析。
正如许多评论家指出的,陈奕迅技巧很高但并不轻易炫耀。这固然会给我们的分析带来一些难度,但十几年积累的歌曲也已基本足够。

情感是Eason的最大杀手锏
情感是Eason的最大杀手锏

第一个问题便是音域。陈奕迅的嗓音属于典型的男中音(比较好的表现位置在g-a2,这点跟陈奕迅非常符合)。据我的不完全统计,陈奕迅录音室歌曲中的最低音出现在2007年的《不如不见》中,达到e,即下加一点的3。从陈奕迅在此曲中游刃有余的表现看,其实际最低音可能可到c音。听过其现场录音后,发现03年现场降调演唱的《黑夜不再来》已到d音。(2007叱咤电台20周年节目录音《劳斯莱斯》大约同样到达该音。)至于高音则需分真假声论述。在1999年的一首名为《如果这一秒钟你跟我讲你不爱我》的劲爆歌曲中,陈奕迅最后的“LA”音以真声很结实地唱到c3(上加两点的1)的高度,估计其实际音域可能至少还要高1度。(该统计非常困难,因陈奕迅非常喜欢从b2开始用假声,迄今还只找到这一个真声c3的例子。)


假音的最高音很可能是出现在《狂热革命》中,达到升g3(上加两点的5加半调),而一般认为较高的《浮夸》尾音也达到e3。由上可看出,就明确的表现看,陈奕迅真声音域为21度,连假声25度半,其实际音域很可能更阔至少2-3度。应该说,陈奕迅可算是当前活跃在华语乐坛一线的歌手中音域最宽的之一。(从不完全统计看,周杰伦真音音域约为18度,而陶喆约为19度,苏见信自称为19度,不过他们皆是在低音区有不足。)这个声音基础为Eason充分表现各种类型歌曲创造了绝好的条件。(值得一提的是,凡我们在陈奕迅的高音中听不到明显的技巧痕迹,或许同其一贯强调的自然歌唱有关。)

  但纯音乐研究实际意义其实并不是太大。在一些典型单曲中分析音的把握或许会更有意义些。提到陈奕迅的音乐表现就不得不提到《U-87》,一张让陈奕迅奠定地位的专辑。开篇的一曲《烂》就在副歌段连续出现一组a2,b2的高音,普遍认为比较好K的《阿牛》最高到g2,但全曲采用真声,张力十足。主打歌曲《夕阳无限好》最高假音连续到达a2和升a2,表现得非常投合歌曲的主题。

陈奕迅早期的专辑
陈奕迅早期的专辑

外界评价颇高的《浮夸》音域达到16度,且整曲偏高,最低音仅到d1,最高音达e3,且全曲各处出现了诸多真声或假声的a2到b2的高音,其频繁的真假声转换Eason都轻松唱下,甚至在刚开始时欺骗了我的耳朵,让我误以为是连续的真音。《葡萄成熟时》高低音变换幅度极大,由最高的g2突降至一组a-c1的音,让人颇难适应。最高处的g2陈奕迅采用假声,表现起来似乎远强过真声。最后的小曲《大个女》同样在副歌段表现了多个a2音。

  而2006年《What’sgoingon…?》专辑却主打低音区。专辑中大部分歌曲低音都达到g,最低的《不如不见》甚至到e(此曲最高音仅为a1,让许多人怀疑此曲是被故意降调用来烘托歌词气氛)。唯一的例外是主打歌曲《富士山下》,凊最低音只有c1,最高假音却到了a2,凒且全曲偏高,刞副歌音高持续在d2-f2间。

技巧精湛,真假声结合出奇完美

  早期的许多歌曲都有着很好的技巧表现。这是因为陈奕迅早年作为实力派歌手,被唱片公司要求充分展现其唱功。虽不见得于音乐上最好,却在这里为我作一些分析提供了方便。1997年的《抱拥这分钟》颇为神奇,音域窄至九度,然而却是全真声从g1到a2,且副歌处需要连唱4个g2后接一个a2,实际中非常具有难度。1998年的《反高潮》被众多陈奕迅歌迷选为最难唱的歌。就音域来说,此曲从c1到c3,并且是连跨15度,高潮处真假转换极为频繁,多次出现7度8度的大跳音,唱好实属不易。同年的《黄金时代》则在最后一个音以全真声相当有力而持续地唱出a2。《第五个现代化》也是一个难度代表,最后一段副歌不断跳至a2,且保持真声。

精湛技巧是陈奕迅的实力
精湛技巧是陈奕迅的实力

演唱会中活跃的陈奕迅
演唱会中活跃的陈奕迅

快歌往往对气息要求甚高,其中典型的就有《第五个现代化》和《时代巨轮》。前者全曲都在高速中保持高音,我自己的经验告诉我此曲不带假声很难拿下。后者则要在连串的紧凑节奏中推出数个饱满的真音a2,同样非常具有难度。但陈奕迅的非快歌中对气息要求高的也非常多。上文曾提到过的高音歌中有许多是难在气息上。比如《葡萄成熟时》,其副歌段和过渡段有相当多的连续长音,对气口的把握必须很精确,刡否则将影响全曲的表达。而《十面埋伏》与其特点也非常类似,只是音高更高些。《浮夸》和《反高潮》这两首相当高音的歌曲都因真假转换频繁而需要很好的气息支撑。《浮夸》末段出现的几个明显拖长的高音难度甚大。

 
创新成就陈奕迅的独特风格

  陈奕迅的咬字则在一方面继承了香港历来的好传统,字正腔圆,另一方面,身处新潮流中的Eason又有了自己的诸多创新,字音流畅,给人一种很好的“Line”的感觉。尽管中学大学的时光皆在异乡度过,陈奕迅的粤语发音仍然相当准确。1998年唱《天下无双》时Eason曾误将“削”字看作“肖”字而唱错音(两字粤语读音不同),此后多年,陈奕迅在多次采访中都表达了对填词人林振强的歉意,且在每次演唱会中都准确校正了发音。1995年回到香港时,陈奕迅还几乎没有接触过国语。早年发行国语唱片时,Eason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调整发音。但到02、03年时,陈奕迅的国语水平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尽管用国语说话还是有些“组织困难”,应付唱歌已经完全足够。除了黎明、王菲等有内地背景的歌手外,陈奕迅的国语水平在香港歌手中的确首屈一指。不但卷舌音发音准确,前鼻音后鼻音的区分也非常清晰(典型的例子是2005年的《一夜销魂》,凐该曲韵字的尾音多为-in和-ing)。相比之下,来自国语区的大部分台湾歌手和很多大陆歌手在咬音都有很大问题(大概就是平时所谓的“台湾腔”)。

频频模仿,犹如天王上身

  在某些歌曲中也出现了一些小技巧。陈奕迅少量表现过类似王杰的“噎音”,比较明显的是快歌《孤独探戈》。另外,一些歌曲中也很适时地唱出小“滑音”,即突然从一个真音滑上一个较高的假音,比如《时光倒流二十年》《粤语残片》和《路一直都在》。然而有意思的是,前几代香港歌手中普遍存在的颤音技巧很少在陈奕迅歌曲中明显出现。
陈奕迅拥有真假声完美结合
陈奕迅拥有真假声完美结合

                                                 陈奕迅拥有真假声完美结合
另外,陈奕迅合理应用共鸣,发音浑圆有力,给人一种特别厚实的感觉。加上其略带沙哑的嗓音,可谓极具质感。他曾经两次分别以法语和意大利语反串唱美声(分别在1996年歌曲《拜访》及2003演唱会中),都表现得很是精彩。

  当然,Eaosn的唱功绝非到了完美的地步。音乐界也出现了一些批评的意见。有人提出陈奕迅在现场表现中常因声带紧张影响声音表现力。当然,这一情况较多在演唱会的开场曲和单次的表演中出现,或许是没完全开嗓所致。对于气息问题,有人指其往往将歌曲的气口留得过死,而压缩了歌曲自由的空间。在少数歌曲中Eason似乎又把气音留得过于明显(一个例子是《CryingintheParty》)。
《上五楼的快活》
《上五楼的快活》

陈奕迅有一点功夫很多人往往没有充分注意到,那就是他声音的可塑性非常强。在悲怆的气氛中,陈奕迅可以唱出沙哑、沧桑的感觉;轻快的气氛中,陈奕迅可以送出清新的气息;在快速、劲爆的氛围里,他则铿锵有力。而在一些特殊的实例中,表现更加明显。2002年歌曲《两名男子街头相遇》中,陈奕迅一人分饰两声,将歌曲以对话的形式表现出来。

  2003年个人演唱会中,陈奕迅翻唱谭咏麟经典歌曲《一生中最爱》,唱到第二段之前,Eason说到“请出特别嘉宾谭咏麟”,却自己模仿谭咏麟的唱腔唱完了歌曲。其模仿的相似程度甚至让许多人直怀疑Eason在“假唱”。很多未看现场而只是听到录音的歌迷都误以为这是一首合唱歌。但这并非是陈奕迅第一次模仿。1995年新秀大赛中,陈奕迅就以模仿张学友神似而被很多人知晓。在演艺界聚会中,陈奕迅更是频频模仿谭咏麟、张国荣、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等前辈歌手而赢得满堂彩。他的模仿还不仅仅是音色调整得极为相似,在许多小技巧上也都把每个人的特点拿捏地非常到位。香港著名填词人林夕不止一次地指出陈奕迅出众的模仿能力是最初让他注意到这个歌手的地方。据陈奕迅自己说,他在英国读中学时,常常一个人听老一辈歌手们的歌曲,也在那个寂寞的异乡练就了这个模仿功力。或许正是因为Eason的声音如此具有可塑性,其演绎起不同风格来才会这般自如。

超强模仿能力的陈奕迅
超强模仿能力的陈奕迅

然而以上提到的都不是陈奕迅具有打动人的歌唱力量的根本因素。Eason的歌唱核心永远都是感情表现。看起来陈奕迅像个大小孩,可只要一碰到音乐他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融入其中。无论什么主题,他都全心去演绎出歌曲的神采。陈奕迅对歌唱的挚爱是一种纯真的爱。2005年,当休整一年重登歌坛取得成功后,陈奕迅在各台颁奖礼上不断重复着“我真的很喜欢唱歌”,一年不参与唱歌仿佛让Eason失去了很多。一些采访中,陈奕迅也半开玩笑地表示,自己要一直唱到60岁。正是因为不仅仅追求一个简单的市场目标,我们才可以从他的歌中找到全方位的东西。香港近十年最著名的两位填词人都对陈奕迅推崇备至。林夕把张国荣和王菲当作自己的双臂,却将陈奕迅比为自己的心灵。林夕说陈奕迅是惟一一个在接到自己词作后会打电话来道谢的歌手,也是一个能将一首60分的歌曲唱到90分的歌手。1998年,刚林夕为陈奕迅写出了《我的快乐时代》,差不多十年后,Eason终于领悟到人生中的一些类似的东西,他特地致电林夕,表示自己终能体会到《我的快乐时代》歌中隐含的深层情绪。正是这种对每首歌的内涵都细细探究的精神让林夕放心地将一些深刻的东西交给Eason表现。

情绪感染到歌曲的魅力,一曲经典《富士山下》
情绪感染到歌曲的魅力,一曲经典《富士山下》

有如《富士山下》,艰深的主旨“Sorrowismeaningless”很难一下看出,陈奕迅的表现却让人于歌中感触到了这种情绪。林夕写给陈奕迅的许多歌都需要时间和经历才能读得明白。而同陈奕迅私交甚密的黄伟文则尽力每年都将最好的作品留给陈奕迅。对写实非常在行,很擅长用讽刺手法的黄伟文常常写出一些让人看来有些“剑走偏锋”的歌词。陈奕迅从不对填词人的创作暗加限制,这让黄伟文有充分的发挥空间来揭露现实。陈奕迅说:“我感觉林夕的词是在写大家,凉黄伟文在写我自己。”林夕的创作让陈奕迅能够不断地体验大众的普遍世界,黄伟文则一次次让他抒发属于自己的情怀。陈黄二人的“心心相印”创造出了一系列经典的作品。可以说,最好的黄伟文要在陈奕迅的歌中寻找。亲情、友情、爱情,乃至于对社会现状的不满与批判,各种情绪都被一一掏出。无论是《时代曲》与《反高潮》的孤影自怜,《活跃症》的嘻哈本性,还是《浮夸》的无奈、彷徨,都让人感到一种真实的力量。

粤语专辑《H3M》
粤语专辑《H3M》

被台湾国语风唱烂的爱情歌越来越让人感到虚情假意,陈奕迅的粤语爱情歌却似乎有着另一种风格。《天下无双》《活着多好》《人来人往》《落花流水》《富士山下》……细腻的文字中传递的情绪仍旧让人久久不能忘怀。正是由于陈奕迅追求歌曲意境的完美表达,他并不似许多台湾近来的歌手那般频频地于歌曲中单纯地炫耀高音或是刻意加一些修饰音。很多时候,陈奕迅会选择用一个舒服的假音进行柔美的表达,而在适当的时候,他也会代之以劲爆的真声。录音室中,陈奕迅总是力求为歌曲的情感表现服务。而在演唱会上,我们常会看到他的一些大胆、夸张的舞台表现。他清楚,一个是给人以持久的品味的,另一个则是注重现场互动。所以,这一部分开始时所提到的那句话也便不难理解了。

争议多多,无法动摇的歌王地位

而在09年陈奕迅推出的《H3M》专辑,却引来了一些争议,昔日的鬼马歌者居然也开始玩票!

颇受争议的《H3M》
颇受争议的《H3M》

在《H3M》中,另类的首播主打《Allegro Opus 3.3am》及别出心裁的唱片封面造型都增加了大家对这张专辑的期待值,陈奕迅夸张的妆容,偌大的胡须,整一个“鳌拜”的样子,但是,当《H3M》试听完毕后,许多乐评人都评价此专辑是一张平淡得乏味的作品。清一色的老派粤式流行曲,和陈奕迅在华星时期的风格无甚两样。期望和现实落差太大,这是失望之一。

  而更重要的,还是专辑整体制作的草率和粗糙,让人不得不产生“玩票”的厌恶感。正如陈奕迅所说,由于在巡演中大家玩得还不够过瘾,干脆在录音室里继续延续。柳重言、雷有辉、邓建明、黄仲贤……这些香港资深的band友在乐队的现场演绎部分当然无可挑剔,但他们更多时候只是停留在“演奏”的职能,论个人词曲的创作能力,要么早已过了巅峰期(如创作《七百年后》的柳重言),要么是思维老套跟不上时代(如创作《今天只做一件事》的邓建明),要么就是职业生涯中从未有闪亮之作(如创作《太阳照常升起》的黄仲贤)。且这种“一人一首”凑数式的收歌,只看情面,而忽视歌曲质量,完全不符合唱片工业精挑细选的模式,专辑的整体乏味自然是意料之中。

  最后,缺乏旋律突出的主打歌,也是专辑的硬伤。头戴“K歌之王”光环的陈奕迅久违的粤语专辑竟没有一首能镇得住场的压轴之作。无论是《七百年后》,还是《于心有愧》,都未能达到歌王主打的水准。“首首都是主打歌”只是忽悠歌迷的宣传语,实际上只是无奈地宣告平庸。

《Time Flies》
《Time Flies》

  2010年,陈奕迅的《Time Flies》虽然只是一张EP,一张为演唱会预热的作品,但是,歌曲情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进化,这也就成为了其最大的前进,一首《无人之境》不加修饰地依然讲述着那个永恒的孤独,这种孤独是因为越陷越深最后发现无路可退的孤独。但是歌词话题性的成人化,是好还是不好?或许更能表露一个36岁男人的心吧!而其中的一些《大人》和《陀飞轮》都是讲男人在社会上辛苦打拼,为求生存、为融入环境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隐忍甚至是不成比例的付出及收获;林夕对爱情的苦苦痴缠在《一丝不挂》中再一次体现了出来,这首歌词甚至和上一张粤语专辑《H3M》中的《于心有愧》可以看作是姐妹篇,一首是说分手后被人伤害的心境,另一手则是表达分手后伤人被人伤害的心境,另一手则是表达分手后伤人的内疚,前后呼应。
陈奕迅《DUO》2010演唱会
陈奕迅《DUO》2010演唱会


如此作品其受众群体肯定也不再是青春少艾的年轻人,无论专辑的销量如何,无论是否属于玩票性质,陈奕迅这个音乐品牌形象已经随着专辑数量的递增而愈发丰富立体起来的,这便是陈奕迅的“前进”之处。
陈奕迅DUO 演唱会
陈奕迅DUO 演唱会


shadow回来了
作者shadow回来了
45日记 58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添加回应

shadow回来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