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租房故事

Water Notes 2021-07-04 20:09:40

在香港4年,差不多一年换一个地方住。住过宿舍,住过唐楼,也住过豪宅。不过每次换房子不是因为住得不好,而是各种外在因素(在这篇的最后我会聊聊我的租房故事)。想来写写租房的感悟和一些建议,也算是对自己的总结吧。

为了方便大家参考,这篇文章的组织是这样的。前半段是hk租房的建议,后半段是我租房的故事。

Let's go.


总领

去哪找房

大家如果第一次来hk的话,肯定会非常迷茫去哪边找房子。

给大家的建议第一条就是:千万不要找专门做学生生意的学生公寓。虽然省心,但是真的和市场上房子比贵了非常多。

如果要找房的话:

寄托小程序。大部分是学生找分租,还有一些面对学生租房的房东。已经可以满足大部分需求了。

28HSE和591房屋交易网。local一般在这上面放租房信息,可以找到不错的房子。不过需要注意很大部分是中介代理(租下来要付一个月租金当中介费,app可以filter),沟通一般用whatsapp,并且大部分以整套为单位租(如果谈妥,意味着你要做二房东招募其他租客),家具可能没有。

找房子的时间:

一般在新的租约开始前2周会有房子陆续放出。作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提前的人来说其实很苦恼。5月开始看房子,市场上都是要求5、6月开始的租约,而不是大家希望的8 9月(同理 如果你在寄托找租客,5月的帖子一般也是找到5、6月就要入住的人)。

以前关口开放的时候,学生租房市场很火爆,可能需要提前考虑租房事宜,但是现在其实没有那么着急,大部分还是租方市场。可徐徐图之。

花多少钱在房子上:

这个问题真的是丰俭由人,我的建议是尽量花多一些,并且明白自己最介意和不介意什么(见下文)。

房子的区位:

但凡租房,最核心的2个问题就是可以接受的通勤时间是多少,可以接受的花销有多少。没来过香港可能对hk的通勤时间没有概念。整体来说,hk的地铁非常发达,班次非常密集,两站之间可能就多1、2分钟。如果以半小时通勤时间为限,可以画出一个非常大的圆圈。如果学校在九龙,可以把整个九龙都包括进去。我有朋友家住粉岭(hk最北边),工作在港大(hk南边)。学校身处九龙中心,我的同学从住铜锣湾北角到住荃湾观塘马鞍山的都有。所以建议是看的范围可以广一些。并且现在因为疫情WFH,网课也很方便,很大时间并不需要即时到校,所以大可看一些非热门区域的房子。

并且房子的价格和是不是学生租房热门区域有关系。重灾区比如大围沙田红磡(不过红磡还是很棒的)。建议看一些非热门区域。

不需要考虑便捷设施

关于超市、便利措施、公园,走两三步都有,每个地方差别不大,可以不用太考虑。海景房也就是意思一下,我感觉大部分的房子都能看到海景LOL。

地铁>公交

尽量选近地铁的房子而不是公交。hk的公交班次不频繁,周末会减少班次,价格比地铁贵,并且路况不稳定。

选房子:

看好区位之后就是选房子的问题了。

能接受无电梯房吗?

香港的房子主要分唐楼(老楼无电梯),村屋(农村房,房间大),洋楼(单幢楼,有电梯)和屋苑(小区,有会所,有电梯)。

价格也依次递增。想好能接受什么样的房子再思考挑房间的问题。

房屋质量并不一定和房龄直接相关。比如寄x的房子就是唐楼改的,我也见过屋苑房子为了多赚钱分的房间超级小。

唐楼的话额外说一句,得问下有没有街闸(单元底层的大门),还有整栋里面有没有🐓。嗯,如果有就别租了吧。哦对,如果要买家具,找人搬家具上楼是按爬的楼层加价的。

能大就大

真心建议房间能大就大。因为疫情,很有可能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办公。如果疫情反复,还有可能需要居家隔离。如果房间小的话真的很逼仄。

当然,如果愿意起床以后就直奔学校蹲一天,那房间小一些也无所谓。还有比如,可以看看附近有没有社区图书馆,学习可以去那边(不过不是每天24h开放的,也不是每个位置都有插座)。

越不想天天去外面,越要找好一点的房间。

如果同等价位的话,你可以问问自己,能够接受大房间的唐楼,而不是小房间的屋苑吗?

几人合住

多少人合住会影响幸福感,特别注意洗浴间的数量。不推荐某学生公寓的原因也是,一个房子住的人太多,洗浴间太少。

洗衣机

因为地方小,夏天常下雨,晾衣服不方便。屋子有洗衣机最佳。

注意临街情况

香港这边算都是开放式小区吧,即每栋楼都临街。得问清楚或者感受下噪音情况,关注下面的街走不走大巴士和红绿van(小巴),如果走的话噪声非常大,会影响睡眠。

看视频不看图片

如果是远程看房,千万不要看图片下单,最好能看视频。因为有个神奇的东西叫广角镜头,单纯图片很难想象屋子到底有多大多小。并且同学发的房源信息有时候拍得不专业,会遗漏很多东西。(有楼层平面图最好,但是大概率是没有的)

询问水电网

屋子有2个价格,一个是包水电网,一个是不包的。一定要问清楚。因为单人单月水电网的花销可以有600+,算到租金里就直接升一个档次了。

如果租的是唐楼,一定要问清楚网。因为很大部分唐楼是没有宽带的。可能需要你买流量卡做热点,有点麻烦。

如果是厅长

之前讲到同等价位的抉择问题,有人也会选择住高级住宅的客厅(所谓厅长),以牺牲一些不便捷来享受完善的配套设施。如果这样的话,建议看一些方正的户型(比如海x轩等)即客厅是正方形,2面墙1面窗包裹的那种,只要拉1个窗帘就可以隔出一个独立的空间。

记得问清楚办公位在的楼的位置(如果有办公位的话)/或者上课集中的教学楼的位置

有些办公楼不在学校主校区,你可以找一些一般学生不找的公交线路上的房子。

最晚的课是晚上10点下课

不知道其他学校是不是这样,我校我系的老师真的很喜欢晚上7点到10点上课。如果考虑步行和公交的话,思考一下10点愿意步行吗?还有公交吗?(不过香港整体治安没问题,公交大概也都有)

如果你是城大的学生的话,再给一些建议

能选九龙就别选新界

理由是可以步行到校。以前特殊时期,地铁和公交随机地会断,如果住九龙还有可能步行回家,如果住新界就只能翻山了(不)。

九龙塘的房子值得

大家也知道九龙塘房子贵,但是住过还是表示真的值得。离学校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方便。不说夏天经常雷阵雨,吃饭可以食堂,老板查岗大家临时聚餐都不会被落下。



好了 下面是我的故事

来校的第一年住的是宿舍。

宿舍很好的是价格便宜,空间很大,配套设施齐全(2个Gym可以去,每层有common room,每周都会有人做清洁),宿舍时常组织活动,也离办公室近。

关于在香港租房有个梗,那就是能从床的几边下床代表了富裕程度。宿舍的床理论上是可以从2边下的,可见房间有多大。之后我出去租房大概都只能从床的1边下了~

唯一的尴尬是宿舍在山上,食肆超市都得下山,一趟下来很累。当时国内有部电影叫做《道士下山》,我们也揶揄自己是博士下山。

另外,因为宿舍供不应求,每年都得重新摇号。一个班(10人左右)当时一年就能摇中2人吧。摇不中,就只能去外面住房子了。

这次,博士真的要“下山”了。

宿舍/办公室在山上,可以遍览九龙风光,晚上可以看到港岛的中银大厦(图里面的小山是港岛的山)
单人间大概是这样吧,没拍进去的是后面有个柜子,以香港的标准看这房间是非常之大

找房之路就此开始。

选房的时候我在美国,所以都是远程视频完成了看房。那个时候很焦虑,也练就了通过视频评估房子的技能。自己还会列张表写房间多大、有什么家具、优缺点是什么、和房东联系到什么地步了。一手用谷歌地图CityMapper预估通勤时间,一手在美联物业、中原地产等找同栋的楼层单元分布和整个屋子的布局(因为放租的图片有时候很粗糙看不了全貌),纯想象自己入住会是什么情况。

除却基本的需求,我的诉求是要找生活气息重的地方,比如深水埗、红磡、旺角、九龙城。

最终选到了油麻地的一间唐楼。60年代的房子,整栋只有3层,一层一户。2室一厅。住两个人,厅我俩共享。总体来说,住得很宽敞和惬意。

油麻地的生活很便捷,楼下是二手旧物的店,旁边是社区图书馆和公园,食肆很多,跑步就去樱桃街公园。想要大散步,逛去尖沙咀和油麻地避风塘都可以。

社区图书馆和公园是很好地进行(近似)人类学观察的地方。因为平均私人面积真的很狭小,所以很多我们认为会在私域里发生的事情就不得不挪到了公共区域。于是在公共空间里看到更加多元和丰富的碰撞。菲佣的聚集,印度人的露天趴体,年轻人一对一的私教。在公共自修室拼乐高的小情侣和看报老人比邻,喧嚷的麦当劳有接待小朋友朋友的家长。每天路过公园的时候,也都能看到“折叠”:早上足球场篮球场是爷爷奶奶辈的天下,晚上回家时候是大中学生在训练和游戏。

靠近油麻地果栏(这张照片的马路对面就是,里面水果买不起) 有时候会遇到画街景的老爷爷
看起来很大吧~哈哈我开了广角

在这边过完了19年的那些日子,也在这里写完了博士论文。

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正如我之前说的一些弊端。楼下晚上走van(小巴),会吵。还有19年那些不能坐地铁的日子有点难熬,步行回家1小时左右。

后来一年期满,自己的预算提高了就不打算续租了。

期满的那段时间很烦躁,一个月内要给自己房间找下家(可以转让我的家具),还要给自己找新的房子。要弄完毕业论文修改,还要改投稿,最后还得及时打包行李。

更麻烦的是那个夏天,香港的疫情突然严重,学校纷纷转网课。对于面向学生的这个房间来说找不到合适的租客,而工作的港漂预算更足没必要找唐楼(还遇到了来看房的姑娘转眼和我说她朋友的朋友确诊这种事情……),总之找到最后这个房间都还是空着。

说到空,房东一开始要求我找不到租客就要清空房间的家具(这是常理)。我想了好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请房东留下我的家具。理由包括但不限于:主打性价比面向学生的屋子,引入购置家具的成本会影响屋子的吸引力。房东同意了。没想到因此,在我离开时收到了他给的红包——摸到红包的时候我楞了一下,香港定义里的利是不可能有那么厚——他以他的名义买下了我的那些家具。

早上的窝打老道都是搬运水果的工人,这时候差不多快收工了吧。白天车水马龙的大马路晚上会被拉水果的货车占领,可以见到一整个集装箱的榴莲,成山的荔枝。工人们晚上开始搬运,忙活到早上。图街的右侧是油麻地果栏

在第一次找房过程中,认识了一个房东(虽然最后没有租她的房子),我俩聊得非常投缘,最后我都把她当作我在香港的“干妈”,和她们一家都相处得很开心。说是干妈,其实他们家在香港也只是底层。 她的故事和很多港人的故事一样,年轻时候自己主动来香港闯,虽说现在过得也一般吧但是一家人特别和睦积极。后来我与她还发生过一件非常drama非常欧亨利的故事:疫情之后的某一天,我约着朋友去一家疫情前就一直想去的大排档吃饭,万万没想到看见她在后厨干活。我心疼到说不出话来,她的本职是护工,没想到因为疫情艰难到如此。她很开心地和我打招呼,说早知道我来就给我带口罩了(那时候口罩还很稀缺),我却苦涩地什么话都说不出。

说起来,我很多朋友都和房东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在异乡得到了家人般的关照。


这次找房子还遇到一个尴尬事件。当时看到一个房子是在唐楼。我约好房东去看房。等在唐楼楼下。然后就被路过的一队警察盘问了(嗯,在hk,如果有一个女生站在唐楼下面等人大概率是🐓)。我一方面拿不出身份证(嗯,在hk,法律规定每个人必须随身携带身份证),说不清楚身份证在哪(我自己也忘了),一方面催房东快出来解释救我但是他迟迟不来(后来才知道他当天没打算来现场,准备远程给我密码让我自行看房)。然后我着急地话都说不清楚了……还好后来警察教育了一番就放过我了。远程遥控的房东隔着手机一头雾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还引来了警察?

咳咳说回正题。因为预算提高了,找的范围更广一些。并且遇到了突发的疫情,市面上很多同学决定转租自己的房间不来香港面授了,于是有很多以前不会看的房子现在也敢看了。又一居的房子看了没多久就定了。众所周知学校旁边房源非常之少,只有巨贵的小洋楼可以租,又一居就是那个离学校直线距离最近的豪宅小区。我住进去的是一间双人间。两位原先签约的同学决定不来香港遂降价找人短租。那个时候我也不是很确定自己会在香港再生活多久,希望能找些短期灵活的屋子。于是最终,我用普通单人间的价格,一个人住上了10平(有吧)的豪华双人间。朋友的评价是可以开趴了。当然没有疫情我绝对租不起这样的房子。

从房东那找的图 没照进去还有一个衣柜

正如我之前说的,离学校近,想去就去不会耽误事情,并且享受食堂的福利。不好的方面的话,九龙塘生活气息不足,没什么街市(菜场)和食肆,最近得去太子。

是的,读到这你也可以发现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需求是房间要大,要有生活气息。我有朋友为了小区设施而不看唐楼和单栋洋楼,也有朋友因为害怕南亚人而不看深水埗。我的话,倒是很沉浸于观察的过程。喜欢去露天街市了解下物价,看看南亚人都在做什么工作,社区议员又打出什么slogan的横幅,我有多大机会听到普通话,餐厅怎么摆设应对疫情,公园里什么花开了。踩在湿湿的土地上,才有自己与这片土地相连的实感。

大坑东游乐场看太子(图不是我拍的)

住在又一居,娱乐活动除了“跋涉”去旺角花墟和露天街市外就是跑步了。穿梭于洋房,再去大坑游乐场跑几圈,在难得见到的大~草坪上看看云卷云舒。开阔的视野在九龙很难得,看着非常能放松心情。

因为后来学校又宣布面授,我也结束了短暂的豪宅生活。又开始找房生涯。


这一次搬到了太子。几乎是看了就定了。因为到这时候我已经对自己的需求有非常清晰的认识。房间大吗?大。价格怎么样?可以接受。同住的多吗?不多。离学校远吗?不远。时间灵活吗?灵活的。好,那就它了。

房东是个有很多套房间,做学生生意的阿姨。因为疫情没生意我俩都非常之佛系。因为我一直不确定什么时候走,就和她三个月三个月地续租房子,而她因为也没什么客源,就很佛系地答应我的各种要求。一开始说租三个月,现在断断续续也住了快一年了。

太子的屋子

太子四通八达,连接深水埗和旺角。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住的地方离之前喜欢的旧书店的两家分店都不远,周末出门散步就扎进书店逛逛,看看可不可以淘到什么好书。

经常逛的旧书店

太子有很多很有趣的小店。小咖啡馆,小餐馆,小的独立设计店。有阵子每天走过平平无奇的一个街区上学,后来才发现那个街上都是咖啡馆。因为大家开得都非常佛系,在我上学之后才开,下班之前就关了,所以每次路过都只看得到白白的卷帘门和不明所以的招牌。结论:社畜不配喝咖啡。

猫与我与老街区(这就属于其中一个完全不知是做啥的小店)

太子是九龙几条核心大路(界限街 荔枝角道 大埔道 长沙湾道 弥敦道)的交汇点,所以小小的区域被划分出很多方格和三角形,一开始非常容易迷失在每个相似的街角。

太子距离我从住油麻地开始就喜欢逛的旺角街市(我自封的老九龙最大~的街市)不远,也距离香港意义上的大~的公园南昌公园不远。有时候就是菜场-公园-家三点一线的生活。WFH之后去那跑步的次数增加,把自己的体能练上来了。

总之在这边住得还是很惬意的。

(为了负责还是说下太子不好的吧,因为我办公室距离地铁站比较远并且在山上,我坐地铁+步行的时间=我纯步行通勤的时间,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总言之,无论怎样都得花时间在步行上)

南昌公园 中间粉色的2栋是警察宿舍,传说中唯一分配房子的公务员岗位

总结这些年的租房生活的话,通过租房认识了很多朋友,也从租房看到了香港不一样的侧面。

不过我的香港租房故事要告一段落了。如果有下次,我可能会选择住红磡吧,既临海又很生活化的地方。

Water Notes
作者Water Notes
10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76 条

添加回应

Water Note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