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把菜刀闹革命

风行水上 2010-07-14 13:08:40
最近看报说一个教授说要从中学课本中删除《背影》。理由是朱自清的爹违反了交规,从铁路上穿过去,而且还慢慢翻上了月台。脚一缩一缩艰难地攀上去了。这也是文章的文眼,最让朱先生感动的地方。现在是违反交规了。教授说这种文章放在学生课文中生怕教坏了孩子。实际上咱们这个进中学课本无一定之规。就是一种荣誉的象征。记得我有一回跟一个诗人吃饭,旁边人介绍说:“你知道他是谁吗?”我看看戴着眼镜,穿着老头衫,看看也就是一个平常人。不象会飞升和吐火的样子。介绍的那位说:他的诗上了中学课本。我哦了一声坐下来。上了就上了,关我吃饭喝酒什么事。后来只要听说吃饭有诗人,抵死也不肯去。古人说我有一方便,抵死不见官。官与诗人在我看来同为不祥之物。认打认骂也不敢去见的。


前些天晚上和张翰老谈写字。老先生说中国文化日益低俗化。现在的人心太粗了,没法体会精致的委婉东西了。张老说我是不是在宣传今不如昔。我们都笑。他谈到我私墅时看《诗经》、《古文观止》,老了读了一圈回来还是《诗经》、《古文观止》。白话文有这么耐读的吗?他说我个人觉得跟白话文不亲。我说这可能是你的启蒙教育还是从古文开始的原因吧!他说可能是的。但他问我你跟白话亲吗?我还真不好回答。

他说比如我有感慨的时候涌到嘴边肯定是唐诗、宋词当中的一个句式。不可能是白话文当中的一句。我说你过去接受的是私墅教育。当时的先生给你们讲解这些辞句的含义吗?他不说。一问就翻眼。大吼一声曰:念!进私墅首先学敬惜字纸。再问就打了。那时气不愤,觉得先生没有道理,也许是没学问。现在老了想想先生还是对的。七八岁的小蒙童给你解四书五经是没有用,就是背。儿童时期记忆力最好,一荒就错过去。这时背书象种庄稼,时节不等人。大了,慢慢反刍去。不信,可以跟小孩儿比赛背书。看看是你快,还是他快。


他说自己的老母亲生平不识字。也知道敬惜字纸。乡下常有人来请母亲剪鞋样子,如果她看到别人拿来的是报纸。她会拿过来放在一边,换别的没字的纸来剪。你看看现在编的语文书,什么破玩艺儿就敢往孩子花骨朵似的脑子里灌?老先生说语文不是识几个字。他笑说如果有条件的话,孩子还是自己个在家教比较好。我说这个不太好办。就算语文能教,还有数、理、化、英语。不能样样包办的。而且考试怎么办,就业怎么办呢?这就象自己车了个镙丝出来,社会是个镙母。那儿那儿都拧不进去,还不是白扯。老先生一笑说:我也是说着玩玩。这个事情是不好弄。



他推荐我看看国民政府时编的《国文八百课》。老先生说里面没有收蒋中正的文章,人家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是武人,怕贻人笑柄。《国文八百课》中只有一篇陈布雷的悼念黄花冈烈士文。确实好文章!也有鲁迅的《秋夜》。我说现在还是有进步,我小学时还上过《两把菜刀闹革命》。说贺龙拿菜刀剁了收税的干部。有人不解就此问题问老师说:剁人不犯法?老师说剁反动派犯什么法?问的人答应一声:“哦!”坐下来。老师接着讲。学生心想原来是这样。剁反动派是应当的。一个人只有给他戴个反动派的名目,就可以放手直剁。



现在我看小学一年级的课本进步了。一年级课文中分别有吃水不忘挖井人。邓爷爷练字常得红圈圈。陈老总探母。收刀入鞘了。开始往孝道和文化上走了。不剁人算一个很大的进步了。阿门!



也不知道我们上学时是不是受了这篇课文的不良影响。校友中有几个是效法贺龙元帅的,上初中时在黄书包里揣了菜刀剁了邻校的学生。让公安部门抓起来了。校长开会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后来我明白了。贺龙是剁了税警以后抢了枪上山闹革命去了。梁山好汉叫上山落草去了。我有一次呆想,如果那几个税警的家属看到大元帅贺龙站在城楼上招手。想没想过,首犯算是找着了,但是也犯了难,剁人的人上了城门楼子。做主的老蒋又跑台湾去了。只有叫苦不叠了,自认倒霉拉倒了。就怕自认倒霉还脱不了干系。


现在更文明了。不仅不剁人了,连翻个月台都怕带坏孩子。这个教授真是替孩子操碎了心。学生课文不能不慎啊!跟好人学好人,跟着端公跳大神!第一口奶影响人一生。中小学课文中有太多不雅训的流氓腔,该不该删?我看该删!
风行水上
作者风行水上
458日记 57相册

全部回应 72 条

查看更多回应(72) 添加回应

风行水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