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的性欲一定强过女性吗

Gray 2021-04-10 17:47:40

想根据我的个人经历和感受写下一些看法。

我仍然记得我高中时的模样。永远的马尾辫,从来不会在学校穿裙子,常常独来独往,没什么特别亲近的朋友,对女生爱聊的东西(帅哥、综艺、美妆)一概没有兴趣,性冷淡,几乎没有女性特征,对于他人的告白无动于衷,没有人可以走进我的内心。在多抓鱼上买了读小库的 《女生的世界里总是硝烟弥漫》,同学看了以后说,里面提到的一个班级里的各种类型的女生,没有任何一类符合我。我就是个奇怪的存在。

但我知道我不是这样。日复一日的无聊课程,被安排得满满的作息,每一个令人厌恶的清晨,死气沉沉又疲惫的眼神,对个人没有任何意义的考试,所有的这一切让我陷入逃离。在校园的人群中行走的我只是我的肉身,同学说我是游魂。我常常往学校深处的居民区走去,那里没有教学楼。一路上是樱花林,绿草茵茵,找回片刻的安宁。

至今仍然难以忘记高一那个暑假,夏天,八月,我16岁。我躺在卧室的床上久久不能平息,外面的烈日未必能抵过我内心的燥热不安。这是一股很强的无法抵抗的力量和冲动,在那天之前我从未体会过。我在燃烧。我想做爱。

我感到,只有在独处,即没有其他人在身旁的时候,我才是我自己。只有在这种时候一个人被日常被压抑的感受才会浮出水面,从麻木中惊醒过来。我感受到了我身上强烈涌动着的欲望,灼热到没有人可靠近。

什么事也做不了,这种纯粹的对性的渴望大概只有十分年轻的时候才能体验。当下唯一希望的只是把这股烈火浇灭。我发现我竟然不会自慰,因为没有人教过我这个、我也没有在哪一本书上学到过,就算我知道怎么做,也会被“道德”谴责。尽管一个人独处一室,外面的价值观、念头、感受等等还是会一个劲地涌进来,把一个人逼到道德的绝境。

在最原始的驱动下,我开始做一些勉强能做的。我看电影,与《艾玛好色》感同身受,读渡边淳一《失乐园》,读各种性学报告。当然最让我感到有趣和安全的是美国青少年小说。英文,没有人知道我在看什么。情节有起有伏但不狗血,人物的内心丰富细腻,男女主角之间微妙而有趣的互动,在这样的基础上导向性爱,而非a片里素不相识一上来就是毫无感情的抽插。

我读Mariam Sharma Hits the Road

对性的向往随着书中的情节的变幻不断强烈,我在书里读到:

A lot of times the promise of something is better than the actual experience. Like, when you leave it at a kiss, the sex could have been anything - soft, sweet, hardcore, kinky. But if you actually do it, then that's it.

后来我读Forbidden,兄妹的禁忌恋。这是我读过最棒的YA,我读到了青少年在学校的孤独感,顺便读到了我自己:

The people are still the same: vacuous faces, contemptuous smiles. My eyes slide past theirs as I enter the classrooms and they gaze past through me. I am here but not here. The teacher ticks tick me off in the register but no one sees me, for I have long perfected the art of being invisible.

我爱他们柔情似水的性爱,我会希望我的第一次也被温柔对待:

Tentatively I move my legs apart and draw up my knees. I feel it prod my thigh. The pain between my legs starts to fade as he continues to move inside me, and I feel another sensation, one that makes my whole body quiver. I never want this to stop: this fear mixed with ecstasy, my whole being humming with longing, the press of his body against mine. The feel of him inside me, moving against me, making me shiver with excitement.

我读英国性教育小说,从中得知了那边不少女性一旦开始长期稳定的性生活,会到医院开短效避孕药(非紧急避孕药)。

我的欲望总是在开学与放假之间摇摆不定。上学日会冲刷我对学习以外的事的热情,我感到在学校时的我是充满压抑和撕裂的,和学校外面的我断层。那些欲望会在高压的环境下悄声无息地溜走,而在假期大量独处之后又回到我身边,不断地提醒我。逃避是无法逃避的,一旦和外界割裂,真实的自我就会冒出来,用疾病、梦境,以及各种各样不曾被察觉的感受、情绪唤醒我。

高三,经过一场世界崩塌和感觉人生毫无意义的抑郁以后,我终于走了出来。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做一个自由人的幸福。我反思,重构我的世界,重新规划我的社交,身边不会再有呆滞无趣的人,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善意或爱意的生活精彩或有趣的友人。之前束缚我的观念一个又一个地被推翻。

曾经,我恐惧和任何人肢体接触。对他人的不信任感让我有膝跳反应(knee jerk reaction),一旦被碰到就会弹开。后来,渐渐被融化,我发现接触到柔软的肌肤是能够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的。抽插在此不值一提,拥抱、抚摸,更能让人陶醉。更重要的是,在那样一种氛围,我感到我是被爱和被珍视的。一场好的性爱如同一次精神上的疗愈,两个人在令人感到安全的环境下放松地诉说自己的心事,坦白自己的性幻想,在爱意绵绵的氛围和情欲的推动下自由发挥,不必遵守任何一套“流程”,在美好的互动中充分释放被压抑的自我。

我觉得呢,女性的欲望和男性的欲望的强烈程度是不分上下的。也许在后来的日记我还会更详细地讲清楚这一点。

首先,男女之间的生理差异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被忽略的。性对于女性来说附带了生殖的功能,有怀孕的可能性,另外,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感染、得病。硬件上的短效药、避孕套、疫苗、体检报告等之类的是提高安全感的第一步了。然后,许多人对性的认知仍然停留在学生时代,不会做爱,也不懂情趣,搜索、学习能力也不怎么样,沟通也不太会(也有羞耻的原因),抽插后爽就完事。

至少,我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上面的问题之后,性幻想比从前丰富得多,没有什么不敢想的,至于要不要那么做得看对方的意愿。也再也不会压抑感觉,更加会取悦自己和通过取悦他人来取悦自己。

人的欲望,其实都差不多的,这事不分男女,只不过个体有差异。


相关推荐:为什么女性不能主动发起一场性爱

一个少年和少女的爱与欲

一本书,教男人走出垃圾性爱,变成完美伴侣|内附资源

Gray
作者Gray
1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61 条

添加回应

Gra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