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房子,他们爱给谁给谁

雨果 2021-03-17 21:38:45

家里拆迁,换了三套房子,父母打算全都写我的名字,毕竟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但我姐死活不干,非要跟我对半分。 我:“父母的房子,他们爱给谁给谁。” 姐:“他们如果捐给社会做慈善,我不要也行,但是不能留着只给你。” 我:“你有病吧,出这种‘损我却不利你’的馊主意,故意跟我过不去?” 姐:“父母选择性把财产给儿子,这是在制造家庭内部的阶级分化。” 我:“你没钱,你贫穷,你去奋斗啊,总盯着父母财产没出息。” 姐:“我不是害怕因没钱导致的物质贫穷,我是拒绝因偏心导致的人格不平。都穷,男女可以一起努力;但如果让偏偏只让我穷,低男人一等,沦为二等性,这摆明了把我往男权血盆大口里送。那么,父母给儿子的就不是财产,而是嫖资。” 我:“什么嫖资?我嫖你了?你可是我亲姐。” 姐:“你没有直接嫖我,你跟其他男人换着嫖,我被娘家净身出户逼到别的男人家去,别的女人被她们的娘家给净身出户逼到你这里来。互相让女人沦为无产阶级,无家可归,委身男权,本质就是逼良为娼。” 我:“你以后结婚生出的孩子又不跟你姓,父母把房子给你,那不等于往女婿手里送吗?” 姐:“父母如果把房子给女儿,你看哪个男人还会有冠姓权?!你不要本末倒置。” 听到这番话,我心都凉了,没想到她一点姐弟亲情都不懂,我女友拜金也就算了,自己的亲姐竟然也这么物质。 还记得我爸那天指着我姐鼻子说:“你是个女的,有子宫能生育,没有房子还可以嫁人;你弟他是个男人,如果没有房子,就什么都没有了。” 想想这番话,还是男人理解男人,父子连心。 最近我遇上了一个白富美,正打算跟穷女友分手,所以我并没有把家里拆迁换了三套房的事儿告诉她,省的她惦记,抓着我不撒手,更不容易分了。 我抓耳挠腮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出了一条分手妙计,我决定走女人的路,让女人无路可走,逼她主动提分手。 我:“我陪了你这么多年,你必须给我青春损失费。” 她:“你一个大老爷们,要什么青春损失费?要不要脸?” 我:“男女平等,我怎么不能要青春损失费?” 她:“我跟你处了这么多年,连最佳孕产年龄都错过了,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分手吧。” 我:“好的。” 我表情凝重,内心欢天喜地,火速答应了。 分手后,我如愿以偿地跟新认识的白富美结婚了,我成了资本家的女婿,我的人生就要走上巅峰了。 我:“岳父,您放心,小婿一定早日让你当让姥爷,让家族企业后继有人。” 岳父:“我自己有儿子,不需要女婿来传宗接代。” 我:“现在都男女平等了。” 岳父:“那你赶紧生儿育女,去自己家里搞平等吧。” 没想到老婆的父母竟然重男轻女,让我跟着她一起丢人。 我:“你爸重男轻女,瞧不起你,不打算让咱们以后的孩子继承财产,你知道吗?” 她:“无所谓,父母的家产爱给谁给谁,反正我也不打算生孩子,我是个虚无主义者。” 我:“可我不想绝后啊。” 她:“你那穷根儿,不续也罢。” 我:“你不打算生孩子,你找我结什么婚?” 她:“我就是因为不打算生孩子,才不挑食找你结婚,懂吗?!” 我:“你凭什么不生孩子?你剥夺了我做父亲的权力。” 她:“女人的肚子,女人爱生不生,你闭嘴。” 当了一个月的豪门女婿,半夜辗转反侧睡不着,想哭!我在老婆的鼾声中悄悄爬起床,穿着睡衣睡裤走到楼下,独自坐在马路牙子上,一边弹着尤克里里,一边哼着以前听我姐她自创的歌儿: “女人,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没有父母,不需要家……女人,是天生的游民,是性别的吉普赛。” 月亮下,我唱得正投入,突然收到我爸发来的短信: “儿子,你嫁给白富美,相当于重新投胎,你已经带着你的子子孙孙一起麻雀变凤凰。家里那三套房想必你也不稀罕了,直接过户给你姐了,她答应以后生的孩子跟我们姓,咱家的香火没断,你放心飞。” 我哭着跑上楼推醒老婆,把这件事告诉她,没想到她丝毫不安慰,反而说道:“父母的房子,爱给谁给谁,我二大爷还把养老的房子给楼下经常来照顾自己的水果摊老板呢。” 我顿时绝望了,我已经沦为彻底的无产阶级,没有房子,没有家,更没有子孙后代。 这时老婆一把手勾住我脖子,叫我赶紧陪她睡觉,她还顺嘴说道: “瞧这日子把你烧包的,住着我娘家的别墅,你跟个男版贵妇一样,而且还不用生孩子。” 那一刻,作为男人,我感觉我正在被男权强奸。 ——作者:巴尔扎鸡儿《男权下的孤儿》《性别游民》《变相强奸》《无路可退,无家可归》《我强奸了我》(短篇小说)

雨果
作者雨果
865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33 条

添加回应

雨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