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爱情它好像有一个开关,开的一直开,关的一直关

宝殊知白 2021-02-13 21:21:43

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十年来我就干两件事,一是念书,二是谈恋爱。以前有个人问我,为什么一直在谈恋爱啊,我答不上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一直有人要跟我谈恋爱,那我就一直谈恋爱。

我常常听讲一个说法,人得自己很完整,有自己的生活,然后才谈得上遇到爱情,遇到伴侣。这种正确的屁话我肯定也十分同意啦, 而且我自己也会说,但我也会想,有没有一种情况是,对于有的人来说,他的完整,他的自己的生活,就是始终为一个人保留了空间,保留了可以容纳这个人递过来的请求的空间,有没有一些人,就是这样把自己打开着生活的,就好像在家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但始终给一个人留个门。

我感觉我是这样的人耶。

渴望爱情是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好吧,在一些人眼里肯定很可笑。我听讲过朋友口中那种珠联璧合的伴侣,男的在省会做生意,每个月一号给妻子转七千块钱,是在县城的妻儿一个月的日常开销,如果有别的要买的或是学费要交再另外给钱,双方不怎么沟通,但都对彼此非常满意。他们大概不太谈情说爱吧,彼此尽责任义务,各司其职。他们会不会觉得爱情不可思议?爱情能干什么,能一个月给出大几千块吗?能全权养孩子吗?好像不能。因为无用,所以可笑。

但是我想爱情可能有一种灵性。就比如说吧,我曾经沉迷于那些时刻,我和一个人在湖边看水,看荷花,我说你看,世间万物有各自的形状和质地但本质是一样,来自远方,那个人说是啊,世间万物是这样。再比如我睡得迷迷糊糊,抬头看见当时恋人的脸,他碰巧也睁开了眼睛,我笑了,他也笑了。我说不上来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也或许不能用“意义”来形容,就是那种感觉,我好像和什么联通到一起,我们在宇宙中仿佛有了更清晰的定位,我与这个人之间有了什么,有了那种讯息。更具体的我说不上来了。

念书有章法,对吧?做学生得考试,就得答对题目。工作就更别提了,谁谁都是工具人,是一个小零件儿,是给电脑配的劳动力。恋爱不一样,除了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这种正常的基础外,恋爱有一些别的,一些妙不可言的体会,只有体温感受着体温,心声聆听着心声才能拥有。这就是我着迷的地方。

总归我是那种会为人留着门的人,甚至眼前到底有没有人需要我留门都不能改变这个特质,我就是会惦记着,惦记着别处的那一个,永远向那个人敞开着与我有关的一切。有的人好像不是,所以难以体会,他们更像一堵墙,无门可言。我知道那些道理,缘分来时自然来,没有缘分时可以自己做其他的事,读书啦赚钱啦娱乐啦,买买东西散散步,旅行交朋友,吵架骂人什么的,所谓另找个地方寻开心。但是我好像做不到,我把自己打开了,打开了,就希望有人来,就希望能流淌,没有,就失望,就寂寞,就空落落。

以前我为此而羞耻,我心说我怎么能这样,太丢脸了,太不独立女性了,太不新潮了,我遮遮掩掩,说一堆废话装漂亮,可是我发现我也瞒不过自己,我是这样就是这样,没办法。我想爱情它可能真的有个开关,就装在人身上,装在很深的地方,简直和人的命运一样深。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有的那些人一生都知道它的存在,一生都听得懂那些美丽的寓言,一生都与同类心领神会,没有的那些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也许是另一种幸运。

这两天我有个很奇妙的感觉,我觉得好像曾经相恋过的那些人都带着某种使命而来,完成后就消失了。有的人从门里进来,是为了陪伴我度过漫长的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时光,有的人是为了让我在可以承受的年纪里品尝激烈,有的人是为了送给我些自己做的黄油饼干,有的人是为了陪我在图书馆里写论文,有的人出现在家庭剧烈动荡的时候,常开车载我去兜风吃饭散心,有的人可能只是为了满足我再去海边看日落的愿望。

我知道他们都是真实的人,我们有过或长或短的交汇,然后我们或沉闷或激动或体面或狼狈地分别了,分别了,就再没回头过。但与之相遇的时刻留下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留下了,他们在我的门里,留下了我可能也无意识去察觉的气息,然后,在某一方面,或通过某一个层次,筑造了当下的我。

听起来很浪漫吧?其实也吃了不少苦,但心里感觉还不错。

知道爱情的确存在的人是不是被选中的人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时我也能看见自己周身那层白色的温柔的光。我们依靠一些他人无法察觉的记号和味道识别彼此,然后坚硬的事物退为幕布,繁星因我们升起,哪怕我们只是在吃臭豆腐。

宝殊知白
作者宝殊知白
55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40 条

添加回应

宝殊知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