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女性来说,性生活的成本实在太高了

阿__夏 2021-01-12 12:23:28

鉴于有些人不认识汉字又自以为是——本文所有的背景都是在正确使用安全套的前提下书写的。理解不了就拉倒,别觉得我们『独立女性』连戴套都不懂,OK?

昨天去上次体检的私立医院取报告,顺便想解决一下近半年的月经混乱问题,于是又挂了个号,滴,三百没了。(就这还不是主任号,主任号五百)。医生看完我的报告,问我:没怀孕吧?

这一问给我整懵了,因为半个月前体检时主任看完我的阴道镜B超后问了我同样的问题——“子宫内膜有点厚,过了时间还没有下来,还是做个尿检排除一下吧。”谨慎如我,赶紧做了,还好十分钟后尿检显示阴性。

上个月20号没有怀孕,不代表现在没有怀孕,还是排除一下,做个尿检吧”,医生云淡风轻地说。

得,我又去护士台领了小罐儿和试管(这又五十,不过验孕棒应该也得好几十)去取尿。十分钟后,还是阴性。『这个年纪怀孕的话可以考虑要了』,医生一边写处方一边说。我一脸惊恐:『要?怎么要?我现在可完全承受不起怀孕的后果啊』。

然后我们又聊了下HPV暴露的问题,她的建议是即使服用短效避孕药还是要使用安全套,因为男性的包皮实在很容易藏污纳垢,传播病毒。她给我开了两盒雌激素和孕酮,让我回去吃一个周期模仿人工月经周期。药价合计175,比我之前吃的优思明贵一点点。

到这里,我开始第一次认真思考,作为一个女性我们究竟要额外付出多少生殖成本这件事——而这仅仅是因为我们有了(屈指可数)的性生活

体检--生理疼痛

从22岁之后我每年都会做一次乳腺和子宫附件的B超,有的时候还会加上乳腺和宫颈的肿瘤标志物,这个费用在公立医院加起来300-500不等。之前作为未婚妇女,而单位的体检是不给做侵入性的妇科检查的。我是从两年前正式有了性生活之后,才第一次做了妇科检查。

出于对妇检的恐惧,我选择了一家私立的妇产医院(请一定区分私立医院和莆田系医院),做了白带三项、TCT和HPV检查,花费700元左右。今年也是拖到了不得不做的时候,才又在上海找了一家朋友工作的私立医院,做了乳房触诊、乳腺彩超、阴道彩超和TCT、HPV检查,也花了一千出头。(如果在公立医院,这些费用合计在600-800不等)。

虽然私立医院的看诊环境、私密性和服务都挺好,但是身体在陌生人面前打开,依然会紧张的缩成一团。塑料制的鸭嘴钳进入身体的触感,即使用再轻柔的动作,也依然会觉得非常的难受。医生还会用戴了乳胶手套的手指伸入阴道触摸宫颈口是否平滑以及盆底肌的弹性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心情和身体是很难完全放松的。

鸭嘴器长这样,放进阴道后再打开

所以我完完全全理解很多姐妹做妇科检查的恐惧和焦虑,因为我自己也被这种焦虑支配了很多年,第一次妇检之后,我感觉下体像被利剑击穿一般,在医院里只能小步挪动,而这种小到花钱、大到心理焦虑和身体痛楚的成本,只能自己默默承担。

疫苗--决策成本

2016年4月1日,我在香港上架九价HPV疫苗(Gardasil9)的当天进行了接种,成为国内第一批注射九价HPV疫苗的女性之一,那年我26岁, 和朋友一起结伴去的香港,除去疫苗本身的四五千元,每次往返的交通费,住宿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除此之外,为了打疫苗,我生生的把自己逼成了HPV疫苗专家,我花了很多时间在网上找资料、读文献,那时候网上关于疫苗副作用的谣言也非常多,什么打了之后瘫痪的不在少数。虽然我很了解疫苗的不良反应,但是即使是非常低的概率,落到个体头上也是不可承受之重。看了数不清的资料查证后,最终决定去香港注射九价疫苗。然后为了找什么机构,是医疗机构还是公益组织,又花了很多的时间去了解和沟通,总算选择了万无一失的机构。最后做行程方案,定机票、订酒店,又花了很多时间,才总算顺利成行。

前年北京正式开放九价疫苗时,我还写了一篇科普《你想知道的关于HPV疫苗的所有,都在这篇文章里——北京开放九价HPV疫苗接种预约》,文章后面列出的参考文献虽然只有九篇,但其实我看了远远不止90篇的文献才最终做了那个决定,而女性一生在许多时候,都要做这样的决策。背后的隐形成本往往无法计量。

避孕药-激素的代价

有了性生活后,我最想尝试的竟然是短效避孕药,因为听说服用短效后的撤退性出血是“假月经”——所以不会痛经——看了不少资料做了决定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在我所在城市买到副作用小的二代避孕药,去三甲医院挂号,医生竟然建议我上环,而跑了好几个药店,只有一个拿出了还有两年就到期的妈富隆。最后是朋友邮寄了一盒优思明给我,我也在网上咨询了妇科医生,按照医嘱开始结合月经周期开始服用。

一个月后,我的撤退性出血发生时,我确实没有痛经。但是停药前的一个月,我却一直在滴滴答答的出血,并且伴随抑郁和性欲低下等症状。好家伙,这下确实避孕了。由于不能中途随意停药,我硬是吃完了一整个周期后才停药。停药后,我的情绪也恢复到了正常,这次避孕药的尝试失败了,但是药物好歹是可以说停就停的。对于那些上环和皮埋的姐妹来说,侵入性的医疗器械无法随时终止,有些人也会伴随半年甚至更久的出血和激素混乱,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孕。

紧急避孕药也是一种激素, 是卵巢产生的天然激素黄体酮的人工合成版本,可以停止或延迟卵细胞的释放(即排卵),从而达到紧急避孕的效果。这些年来让我非常费解的一个现象是,一方面网上的各种小道消息拼命鼓吹短效避孕药的附加好处:胸变大了皮肤变好了,而闭口不谈血栓和其他风险。但另一方面又一边倒的说吃紧急避孕药非常伤身,同样都是激素,只是剂量多少的不同,都会对自身的激素水平产生影响,但是有一说一,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吃一颗0.75毫克的左炔诺孕酮总没有人工流产手术伤身吧,可还是会看到这样的标题:《 我国每年人工流产达1300万人次,大学生成主力军》。

恐孕——心理焦虑

鉴于有些人不认识汉字又自以为是,本文所有的书写背景都是在正确使用安全套的前提下书写的。理解不了就拉倒,别觉得我们『独立女性』连戴套都不懂,OK?

对于绝大多数的单身女青年来说,性生活的频率可能并不是高。我可以掰着指头数出我2020年的性生活次数,然而一旦发生性生活,就意味着你发生了暴露,即使全程戴了安全套(所以评论里说不戴套的人是看不懂这句话吗?安全套并不能完全消除女性对染病和怀孕的恐惧和焦虑!),也会有怀孕和感染HPV和其他病毒的风险——而对于我们来说,怀孕的后果是不可估量的。医生轻飘飘一句的有了就生,可能对应的是整个人生节奏的打乱和重组,怎么能把生孩子说的像买东西那么轻松啊。这种隐性的担心,也会发展成严重的焦虑。

我觉得我本人就有非常非常严重的恐孕症,之前吃短效的时候,也严格使用安全套,因为这样可以双保险。虽然被已婚备孕的姐妹嘲笑过“怀孕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但还是会非常焦虑,一旦有任何一点怀孕的风险(即发生性生活),比如当你了解到前列腺液中也会含有精子、操作失误导致安全套的反面接触了生殖器、精子可能会在女性阴道口附近存活数天等等——就会惴惴不安很长一段时间,症状包括疯狂用试纸测试自己是否在排卵期,不断查看自己的月经周期和时间,甚至次日会通过服用紧急避孕药来给自己宽心——虽然我知道自己吃的是安慰剂,但不吃我可能真的要焦虑到下次月经。

而在看《女性的时刻》时,我为非洲那些无法自主避孕的女性落泪,她们没有钱去做绝育手术,而她们的丈夫也不愿意配合使用免费发放的安全套,所以她们一个接一个的怀孕,然后不得不生下孩子,要么把孩子带入这样的循环里,要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因为恶劣的医疗条件而死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接着循环往复。

回到文章开头,短期内连续两次被医生怀疑怀孕真的比自己担心怀孕还要惊恐数倍,好在在医院十分钟就可以得知尿检结果,但还是想要让我大声疾呼:新的一年我要戒色戒男人!

做or不做--安全风险

但生而为人,有些欲望不是很正常。我曾经和朋友说过如果有那种可以让我彻底丧失性欲的药我一定会吃,因为对于绝大多数时候都在单身的人来说,性欲真的是个很麻烦的事情,是个多余的事情。

吃优思明的那段时间,我是真的没有性欲了,我感到自己非常的轻盈,但随之而来的是,我也陷入了一种生理性的抑郁,那个时候搞不清楚那种没来由的低落,停药后我恍然大悟,原来性欲是和情绪高低相伴随的。相比较不快乐,我还是接受那个有点麻烦的性欲吧。

作为前腐女,以前一部高H耽美漫画小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现在不行了,我的阈值不断增高,我不得不开始看P站(为什么看P站呢是因为这是少有的不会让我产生生理厌恶的网站,比如国内那些偷拍和自制的porn),而为了看P站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不得买一个付费VPN。如果是为了翻墙学习英语找资料买个VIP还说的过去,可是为了那一个月几次的P站,那个钱可真是花的不值,何况还会有VPN跑路的风险,罢了罢了不看了吧。

在约会软件盛行的今天,想要过性生活总不是那么难的,一旦你决定跨出那一步,紧接着而来的是更多的焦虑:对方不是好人怎么办?万一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和照片长得不一样怎么办?有没有甲肝乙肝HPV艾滋病梅毒?万一有针孔摄像头怎么办?只要这么认真思考一轮,你的热情就会迅速被理智扑灭。

而男的从来不用考虑这些,他们只会说:“我等会儿再戴套/射在外面”

为什么男的从来不担心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进入别人身体呢?难道他们就没有暴露风险?还是他们觉得当下的爽比得病更重要?他们需要定期看男科吗,他们有被外科医生的手指插入肛门触摸前列腺吗?我猜绝大多数男性只有到自己备孕好久还怀不上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精子活力不够——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体检的惯例啊。而有时候,他们更多的是作为病毒的宿主(比如HPV)把病毒传播来传播去,而自己毫发无伤。

按照我平时和朋友交流的说话风格,朋友对这篇文章的评价是“我没想到这篇文章会这么温和”,是啊,我为什么会这么温和呢?今天这篇文章快收尾时,我看到了如果能去说脱口秀,我想说说我过不上性生活的事,我觉得那位姐妹比较敢。由于本文不是匿名书写,我还暂时做不到坦诚的分享我的体验,或许我会写进我的小说DatingApp交友实录里。


其实和上一篇写了一年才公开的N号房评论一样,我觉得作为一个女性写作者,我在写这类型的题材的时候不像我在写其他文章一样那么有底气,我会更在意整个文章的逻辑体系,有没有完整的表达出我想表达的内容,其实今天这篇我也觉得有点虎头蛇尾的意思,有点想放一放修改一下再发,但又觉得其实这种谨慎和没有底气也说不定是我女性自我成长的一步。

鉴于有些人不认识汉字又自以为是,本文所有的书写背景都是在正确使用安全套的前提下书写的。理解不了就拉倒,别觉得我们『独立女性』连戴套都不懂,OK?

有人说这篇文章在传播焦虑,拜托,我只是把我的焦虑写出来而已,之所以被传播是因为这些人也有着一样的焦虑,连这个基本道理都不懂还扯什么传播。另外让我去看精神科的人,本人做了6年来访者和自我体验,是不是焦虑症精神病我门儿清,欢迎阅读我的《来访者手记》了解一下。

来访者手记1:心理咨询真的可以『解决』全部问题吗?

来访者手记2:六年后,我再次回到了那间咨询室

如何进行网络心理咨询?简明网络/远程心理咨询指南

阿__夏
作者阿__夏
47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2010 条

添加回应

阿__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