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感

姜小白 2021-01-11 13:13:40

周末在家晒着太阳喝茶读书,本应该是最放松舒适的,心里却彷徨刺激,还有点儿惊挫。

看的是the Velvet rage,看到浓处忍不住抬头张望四周,确认没人才感到安全,重回书中,每每触及我心底隐藏最深的一层,觉得危险又痛快,伤感极了,却不想哭,心里是畅快的。

元旦回来跟四五个朋友一起在电影院看《送你一朵小红花》,小岳岳钱包掏出彩虹照片的时候,心里一慌,觉得朋友们都在看我,惴惴不安好一阵儿,读the velvet rage,才明白那是我心底的shame作祟。

有时候会忍不住愤慨下,活了30年,身边居然没一到一个熟人同为gay。

这是孤独,且不能被亲近的朋友理解,只能自己处理其情绪。

旁人大都有一种误解,似乎一个gay,只要出柜,就像直接踏入一扇够点新天赋的门,瞬间懂得所有的gay things。其实是更懵逼的状态,到不是说straight society争锋相对着欺负,可几十年过来真心遇不到一位参照,这份孤独特别有负重感。非常讽刺,只能从影视小说中找认同感,原来并非只有自己是这样,并非孤独的个体。

可文艺之娱乐,论及器识,是直男朋友们从小看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做参照所不能比的。

太早学会伪装,压抑情绪,既然鼓足勇气冲出束缚,也并非就立即能看清自己。

读the velvet rage就像大学看叔本华的《人生的智慧》,那种被理解的感觉,汗毛竖起。

中文社交网对gay的态度很妖,要么过街老鼠,要么捧着不能沾一丁点灰尘,都是格格不入的外人视角,看戏的不嫌事儿大。

The velvet rage的作者,有早年糊涂形婚的经历,专业的心理学履历,千百位gay心理问题这样积累经验素材,执笔信手拈来,尤其贵在诚实。中文社交网讨论gay提不好的就是歧视gay或者恐同,大家习惯性的把问题掩埋,发酵后更是越发恶臭,身处其中的人都厌恶自己,滤镜后的生活更糟糕,反而是Alan Downs这样把问题暴在阳光下,两三位数的挫败烂碎案例,其背后的苦楚几何,牵到台上来,会有掩藏的东西被人挖掘的胆颤心惊,可最大的感受是安稳,悬着的心着陆的感觉。

于我个人而言,不可能因为一本书解决心理问题,但遗憾苦于没therapist帮助的我,第一次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病因。

原来不是因为我破败不堪的童年,甚至压根就不仅仅是敏感的性格,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gayness。

找到问题,方有愈合的希望。

想起读John Corvino时,我之前一直默认gay是非自然的,自然是男女、阴阳,gay是反自然的,它只是存在,可它是反自然的。这让我心底是感到耻辱的,但大家都这样说,我也相信是这样,我是爸爸妈妈生的,两男不能造人。Dr.John讲的好玩,我们清早被闹钟叫醒,而非自然醒来;我们搭乘交通工具,而非自然步行; 我们为了健康控制饮食,而非随性自然想吃就吃,人类的生活就是反自然的,这就是我们人类能发展至今的原因。

还有人惯提自然界的动物,都是阴阳相配,之前也默认接受这点,这也让我从心底不喜欢自己的性取向。Dr.John讲的好笑极了,自然界的东西不刷牙,不洗脸,我们人类之所以发展,就是因为我们脱离了动物习性,没想到有人动辄要学习动物,自然界还有动物吃大便呢。

想起来还觉得温暖,很感激有这些人的存在。

昨天晚上,突然想起来白先勇先生,喜欢他跟男朋友的感情,那是我心底真正默认的浪漫。男友重病,四处为男友求医,因药方里有一味药,再见其活物时,心里是感恩的,觉得其物救心爱之人。男友病重,好朋友们约了替其庆生,扶着男友下楼梯,太辛苦男友了索性回家自己煮碗面在家相伴,十分动人,原来我身边并非没参照的,其情之深,谁不感动呢。 Shame is not the same thing as homophobia. Homophobia is the fear of being gay, and shame is the fear of being unlovable.

姜小白
作者姜小白
388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姜小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