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无常,人心有常

宋雯婷 2021-01-01 15:04:44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2020年」不再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时间状语而存在了,它变成了一个带有强烈情感色彩的专有名词,包含了许许多多的人对于过去的这365天的不甘、无奈与愤怒。

对于我个人来说,其实我并不太愿意把灾难怪罪于年份。

因为在我的有限的认知中,灾难,或者说危险,其实一直都是时刻存在并且频繁发生的——

它只是很少如此集中、如此粗暴、如此肆无忌惮地降临在我们近身的世界中而已。

可能是由于我自己的原因,我生活中极为大条,但是心灵上却时常感受到一种不安。

在年纪的很小的时候,那种对于不安的强烈反应,会对我形成困扰,我会因为它有极多情绪化的表达;但是到现在,我似乎与那种不安越来越和谐地相处了下来,我甚至意识到:

不安的根源是敏感。

而有效的敏感,恰好就是许多人所追求的智慧的状态。

换句话说: 感觉安全,本质上是一种迟钝。

01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一米七左右,眼神单纯,皮肤黝黑,笑起来一口整齐的白牙,亮得反光。我们当时经常开玩笑说,黑人牙膏不找他代言实属没有眼光。 那是我整个人生认识的所有人中,笑容最阳光的一个。 有一天,我们正在教室自习,班主任忽然叫他出去,然后他就消失了。 半个月后,他回来了。但是,他已经完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 他不笑了,也不说话了。我们试图逗他,他也会勉强地配合笑一下,但那个笑容,我至今想起来,仍觉得苦涩—— 不是那种一口气喝下什么毒药的那种痛快的惩罚,而是浮游在大海中,被一口又一口地灌进盐水,是那种一口又一口的,无法求救的脱水感。 我们在他回来之前,被告知了那个男生的遭遇:他的父亲,在工地上,因为一个意外被砸到了头,当场身亡。 那时候我也还小,我确实无法具体地感受到那种失去有多么窒息。我只是隐隐约约地从一些诸如此类的事情里,学了一个词,叫: 世事无常。

02

我今年还采访了一个男演员。 这个男演员曾经风头极盛。用今天的话说,他在当时是绝对意义上的顶流。 但是后来因为狗仔对他出轨的偷拍,骤然陨落。 采访前,我问他需要妆发吗,他说不用;我问他有没有什么不能问的,他没有正面回答;他问我采的时候能不能带帽子,我说可以;他又问我,能不能不拍正脸,我说可以。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感受到了镜头对他的伤害,以及他对镜头的抗拒。 然后在采访当天,他带了一个帽子,直面镜头。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他见我紧张,主动提出边喝酒边聊。谁也说不清,到底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他内心深处郁结了太久,或者干脆就是命运的安排,他说了很多让我感到惊诧的话。 但凡那些话不是他说的,我都觉得不过如此,不过就是一些常见的自我感动。但是,那些话是他说的,就不一样。因为他的那份经历,始终还是太厚重了。 我问他对爱情的看法,他说爱情没什么别的,就是要爱足了。我说爱得太足不担心自己受伤吗?他说他想不到这些,爱的时候怎么能考虑这些?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没有办法用一个理性的状态去谈论一个感性的事情,我只能说,会疼。 他说,是的,疼就不去爱了吗? 我问,最疼的时候有多疼? 就在我这个问题问完的那一瞬间,我对面的那把尖锐得不得了的刀,突然松下来了。 他突然不说话了。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他非常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眼泪和情绪,不想在我们面前流露脆弱。他别过头,想躲一下镜头;他仰起头,或许他觉得不让眼里流下来,是他彼时唯一能做的事情。 但眼泪是不讲道理的。 两分钟后,他的眼泪还是像以往很多次一样,战胜了他的理智,从他的眼角汩汩地落。 那是短暂的两分钟,那也是漫长的两分钟。 那两分钟我看着一把尖刀,像雪一样,疯狂地融化了。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苦涩,它无边无际—— 不是那种一口气喝下什么毒药的那种痛快的惩罚,而是浮游在大海中,被一口又一口地灌进盐水,是那种一口又一口的,无法求救的脱水感。 我说,对不起。 他说,没关系。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一切都非常不真实。一切又比什么都真实。 我回想自己每一次感到幸福或者痛苦,爱或哀伤,都是因为极其类似的原因。我开始怀疑,是否我内心中也有某种不可逃避的坚持,我开始怀疑: 是不是人一生,都只是在执行一个最为朴素的程序,那就是面对自己。 即便到现在,我也没有完全消化掉那局促而风驰电掣的一天。但我内心中仍充满感激,我想: 世事无常, 人心或许有常。 03

这两年,我结识了一些年龄阅历两倍、三倍于我的前辈。 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有话会直说,有困惑和问题也会一起讨论,会把我当成早熟但平等的同辈来聊天做事。 这事儿对我产生的最大的影响是—— 它让我感觉到,原来真的不管人活到多大年纪、事业上有多么成功、家庭上有多么幸福,该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 我意外地发现,我的这群年长于我的朋友,个个也都曾经是别人认为的「早熟的人」。 她们早早地见识了这世界的云谲波诡; 他们早早地功成名就然后品味世态炎凉,却—— 依然有那么多疑惑,依然有那么多不安,依然有那么多渴望。 有一天当我看着一个五十出头姐姐,特别真诚地思考一个我觉得并不复杂的问题的时候,我突然笑了,我突然觉得那一幕太美好了,太青春了,我发现—— 原来「早熟」「晚熟」甚至于「成熟」都是一个如此虚弱的概念。 或许每一个人的整个生命,都是时刻处于青春期之中的。 在这个青春期中,我们时而感到依赖,时而感到不安,时而感到无常,时而又感到稳固。这就是我们身处的世界—— 危险、致命,但也因此引诱着你我投入,投入,全心全意地投入。

这就是新的一年,我最想跟大家分享并且自勉的事:

希望新的一年,我们都能更加果断、更加忘我、更加热情地投入到生活与生命本身中。

希望大家永远青春。

最后,也谢谢每一个相遇的人,

2021年,

祝我们依然英勇,再续恩仇。

————————————————

公众号:宋雯婷(ID:swtstory)

有提问欢迎来微博找我,搜:宋雯婷sweety

公号后台发送电影关键字如《我不是药神》获得相关电影评论、发送演员名字关键字如「章子怡」「姚晨」获得演技或相关评论。

微信扫码或搜索公众号名字即可关注。

宋雯婷
作者宋雯婷
104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宋雯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