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美国对抗996的(下)

毕晓普? 2020-12-18 15:41:07
来自话题 我的维权经历

上集我交待了维权的起因,还有上家雇主逼迫压榨华人员工996的种种劣迹,如果有需求回顾,可以移步这里:

我是如何在美国对抗996的(上)

2020年11月19日周四,得知下周一就要去距家单程45英里外的Riverside上班的我萌发出维权的念头。与直系上司商量远程办公,遭到拒绝之后,我开始翻阅手机联系人寻求帮助。

我上一份工作是新闻记者,虽然名不见经传,所幸累计了一点人脉。我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是一名华人移民律师A,我想不出报题时就找他做时事评论员。我知道劳工案件并非他所专长,做个维权的初步了解还是够的。于是我给他发信息询问是否有空解答一些法律问题,得知当天有时间后,我拨通了律师A的电话讲述了整个经过。

从专业角度,他建议:

1. 联系HR观察公司态度,如果有意积极解决,可以避免一桩官司

2. 一旦决定告公司,就是很重大的决定,从此以后公司派发的任何文件都不要签字

3. 做好备份,打卡考勤、文书文档、工作业绩、非工作时间收到的信息和邮件,只要能作文字凭证的内容就尽量备份

4. 如果有健康损伤,去看家庭医生留下病例证明

5. 收集一些证明公司规模的数据,比如员工数量、融资记录等

从个人角度,他对我那两个月的经历感到气愤,他在电话里说:这样开公司迟早要被人告。

11月25日,我被公司解雇,收拾完个人物品离开公司,我站在停车场里给律师A发送了信息。

“我被公司fire了,termination letter没有签字,工作email被停用,来不及备份午夜工作邮件,其他凭证基本都保存了下来,我决定做这个案子,为自己讨回公道,提前祝感恩节快乐。”

“好的,也祝你节日快乐,节后我同你联系。”


如何联系律师

11月30日,周一

华人律师A如约与我联系,他表示:鉴于自己是移民律师,劳工案件并非长项,这类案子交由美国律师处理做得更好,便向我引荐了美国律师B。B律师有10年企业雇主辩护经验,近几年转型做员工维权上诉案,有兴趣了解我的案子。

12月1日,晚

我填好了B律师事务所发来的问卷。

12月2日,周三,早上10点

我与律师B进行了1小时的法律咨询。律师A全程陪同,以防我英语不好说不清楚,所幸他多虑了,我英语不错,完全不需要翻译。


律师意见

但与律师B交流之后,我感到深深的绝望。

律师B告诉了我几个惊人的事实:

1. 在美国,用人单位招聘期间不说明工作的事实性质,录用后让员工996/007——不违法。

2. 上级要求下属做非职能范围的其他工作——不违法。

3. 午餐在这家公司属于员工福利,公司可以任何理由取消福利,因此故意不订午餐让我挨饿——不违法。

4. 因突发性工作地点调配遭到解雇——不违法。

前公司唯一明显的违法行为是午餐休息期间工作,根据加州劳工法,每出现一次午餐休息被工作打断,就要以员工一小时薪资进行赔偿。虽然我每天午餐都在工作,但雇佣期只有短短两个月,能够争取到的索赔金额不多,而且律师B要从赔偿金额抽取45%作为律师费。他能为我争取到的数额小,他自己赚得也不多,我的案子对他来讲不是一桩好生意,于是回绝为我法务代理。

更糟糕的是,他发现我又被算计。前公司在感恩节前一天将我解雇,预留签字接受解雇金的期限是7天。11月26日至11月29日,两个国定假日外加双休日,这4天几乎没有律师工作。12月2日,我真正开始维权的那天,正好就是接收880美元解雇金的截止日期,前公司想利用感恩节假期把我的维权之路堵死。

律师B提出,将我的案子再次引荐给另外两名美国律师,将事情概况email告知对方,并且嘱咐一定要在12月2日当天给我答复。

于是,当天下午,我接到律师C来电。

我因为工作过劳,出现月经不调、耳鸣、口腔溃疡等症状,所以律师C是一名工伤维权律师。他说,在加州工伤索赔分两种情况:

第一,外伤。只要在工作单位摔倒,或因其他外伤流血,在肢体留有痕迹即可要求索赔。很显然,我的情况不符合资格。

第二,心理创伤。在工作单位经历、目睹伤害性、灾难性、创伤性事故,譬如:抢劫、绑架等,造成心理阴影,且雇佣期满半年也可要求索赔。很遗憾,我在这家公司只有短短两个月。

正当我以为自己走入了死胡同的时候,我接到了律师D的来电。

律师D是一名专长受理不正当解雇(wrongful termination)和职场报复行为(retaliation)的员工维权律师。他在电话中又询问了我几个问题:

“请问公司是否召开会议宣布对你解雇?hr有没有说明解雇理由?”

“有zoom会议,hr给出的解雇理由是:接到多个反馈说我在工作中难以相处,我不符合企业文化,试用期不通过,因此解雇。”

“那你之前是否投诉过加班?”

“多次投诉。”

“就你所知,这家公司的规模有多大?”

“超过500名员工,实际接近或已经超过900人,有C轮融资。”

律师D表示:

根据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他认为我的案子满足不正当解雇和报复性解雇。所谓不好相处、不符合公司文化都是借口,我真正遭到解雇的原因是因为多次向公司投诉不合理工作量。虽然当天是接收880美元解雇金的截止日期,我可能承担维权失败一分赔偿都拿不到的风险,但以他过往经验,这种可能性极低。由他做我的代理律师,他承诺只要赢下案子,一定可以拿到超过880美元的赔偿金,超出后抽成45%,维权失败则不收取任何律师费。

其实在那一刻,赔偿金多与少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了,我要的是为自己讨回公道!我要是因为12月2日是接收解雇金的最后一天而就此妥协,那不正合了这家黑心公司的意,花880块钱把我打发走了,那我在职期间的抗争都是为了什么?

眼下律师D是我唯一的希望,我电话回拨过去,说了自己的诉求:我需要正义,请你帮我!

签完合同,律师D正式成为我的代理律师。当天他问我要来公司hr的联络方式,为我发出了律师函。


维权之路

12月4日,周五

律师D发邮件告知,还没有收到前公司任何答复。

12月8日,周二

律师D发邮件告知,已收到公司hr答复,双方计划在12月10日当天zoom meeting,前公司的法务咨询代表将会出席,公司hr与他对话的email也cc给我了一份。律师D询问我当天下午4点是否有空,他需要把事情的时间线完整的梳理一遍。

下午4点,律师D准时打来电话,我们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把过去两个月的遭遇按照时间梳理完毕。其中关键的文字证据,律师D让我简短翻译成英语,截图给他发过去。

12月10日,周四

律师D全权代理我与公司交涉,我全程没有参与

12月17日,周四

下午4点03分,安安静静渡过一周后,我再次接到律师D的电话。

他说:通过我提供的工资单和打卡记录,他发现公司除了午餐时间工作之外,第一周的加班工资在我投诉之后并没有补上。加上其他证据证明我曾被不合理对待,最终公司决定支付我7600+美元作为赔偿。

但是,前公司改口解雇理由,这次给出的理由是我不配合工作团队、不肯去Riverside工作。这一改口导致我以不正当解雇上诉的难度一下子飙升,如果我想继续上诉,案件处理时间需要1至3年。

与我说明最新情况后,律师D说圣诞节后再与我联系。


后续

我想,之后应该见好就收,不会再上诉了,一到三年我拖不起这么久。

刨开律师D拿走的抽成,我实际的赔偿金有4000多美元,相比之前打发走人的880美元已经强太多了。我总共在那家黑心公司工作了两个月,他们又赔偿了我两个月的薪水,肯加大赔偿说明他们知道自身出了问题,不希望我把事情搞大影响公司声望。

这就是我的维权经历。

写下这篇日志,我就要彻底move on了。

我胜利了吗?——也许吧。

我失败了吗?——这家黑心公司并未对压榨员工这份劣迹而付出严重代价。

将来,他们还是能用同样的话术把华人员工骗进“当代奴隶制”。我希望我的故事能让更多人看到,能多让一个人避免这场骗局也好,能多让一个人萌发意志用法律捍卫的自身权益也好,能多让一个人借鉴维权的曲折经历也好。

总而言之,请千万不要去迎合华人的刻板印象,不要“任劳任怨、忍气吞声、事不关己、保持沉默”,华人就是因为这样才不受重视,才更容易被所谓的同胞利用、欺压。


Takeways:

1. 当你决定告公司的时候,最好不动声色,根据加州劳工法,员工在职期间状告公司,公司不得解雇员工,不然视作违法。我当时怒发冲冠流露出要告公司的意思,公司先下手为强把我fire了,不过也正好激发了我绝地反击的斗志。

2. 尽可能备份一切对自己有利的文字证据:工资单存根、打卡工时、投诉email、与hr上司等的聊天记录、工作业绩数据等;如果出现这类黑心华人企业加班不给加班费,自己在纸上记录工作时间也视为证据。

3. 不要因为恶心前公司,想快点move on,一离职就删掉前同事的联络方式和聊天记录。我曾与几个跟我遭遇类似离职的前同事聊过,其中有人也萌生出维权的意识,等到需要证据,都被自己亲手还有hr销毁了。

4. 多联系几个律师,他们各有所长,对同一个案件有不同解读,选其中对自己最有利的那一位。

5. 从小型家族企业能获得的索赔很少,律师看不上眼;大型美国公司有完善的制度和法律顾问,并不怕人告;律师最喜欢的就是我上家雇主这样,外部具有规模,内部还保持初创公司模式的公司,能够追查的漏洞多,维权成功率高。

6. 黑心公司关键词:San Francisco Bay Area, Asian Groceries Delivery, 700% Growth。

毕晓普?
作者毕晓普?
7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76 条

添加回应

毕晓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