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伊斯兰遗迹

东四牌楼王师傅 2020-12-01 23:21:14

2017年去泉州旅行时的记录,直到现在才发出来,当时错过了不少遗迹,下次去的时候一定补上。另外提醒大家现在海交馆的伊斯兰展厅暂时关门了,大家不要碰壁。

清净寺

清净寺是泉州唯一保存至今的清真古寺,始建于1009年(北宋大中祥符二年),1309年(元至大二年)由波斯设拉子人艾哈默德重建。 “清净寺”本名应该是“艾苏哈布(Ashab)寺”。“清净寺”原来是泉州城南的另一座建于1131年(南宋绍兴元年)的清真寺,元末被毁后清净寺中的一些碑刻被移到城东的艾苏哈布寺。1507年(明正德二年)艾苏哈布寺重修时,寺内的一通元代碑刻《清净寺记》被翻刻成《重立清净寺记》,并由尚书赵荣书匾“清净寺”,这使得艾苏哈布寺正式成了清净寺。

1、大门

清净寺大门的门楼由辉绿岩和白花岗岩砌成,外层上面横列有一行《古兰经》石刻,门楼顶部是望月台,是每年斋月望月的地方。在老年间,每年斋月开始后,拱门下面就会挂上三盏大灯笼。尖拱正中悬挂一盏大宫灯,写有中阿双语“伊斯兰教”,两边挂两盏长圆形府衙大灯,左边一盏写“回回开天古教”,右边一盏写“清真麒麟古寺”。每晚清真寺设一圆牌,列出各家户主姓名,由各户回民轮流点灯。整个斋月,穆斯林每晚来清净寺礼拜殿前焚点成双的黑色篾柄“安息香”枝。 大门外部的《古兰经》石刻出自第3章第18节全文和第19节节选。

内部由三层穹顶构成。外层是尖拱形大门穹顶,顶部是一朵辉绿岩雕成的开放垂莲,下面是十六层弧形条石,渐高渐狭窄,直至垂莲处闭合。 中层穹顶由五块扇形龟背纹白花岗岩组成,下面砌有垫石。内层是一个圆顶。在每层的两侧石墙上都各有一对尖拱形假门。

大门后侧上方有白花岗岩雕成的两行阿拉伯文石刻。这处石刻纪录了来自波斯古城设拉子(Shiraz)的艾哈迈德在1310年重修圣友寺的事情。 大门东侧立有两通汉字石碑,分别是1507年重刻1351年的《重立清净寺记》和1609年《重修清净寺碑记》。

2、大殿

大殿大门左侧是尖拱形的大殿正门,尖拱内有三行白花岗岩石刻,刻有《古兰经》第2章125节节选和127节全文。

大殿南边临街有8个外窗,上面有一条19米长的石刻,是《古兰经》第76章全章。

礼拜堂西墙上有七个尖拱形壁龛,每个龛内都石刻,壁龛的上面又有一行长条石刻,石刻内容全部来自《古兰经》。 西墙中间凸出的“奉天坛”,即米哈拉布窑殿。米哈拉布内的壁龛最大,有七行石刻,以清真言开始,然后是《古兰经》节选,西墙其他壁龛内石刻也全部出自《古兰经》。 壁龛顶部有一条13.2米长的石刻,来自《古兰经》第2章142、143、144节全文。 在过去,泉州回民以斋月第二十七夜为“二八暝”,即“盖德尔夜”,是真主降世《古兰经》之夜。这天泉州回民家家户户会准备节日食品,屠宰牲畜家禽。当晚每户会在清净寺大殿米哈拉布壁龛两边点上一对大红蜡烛,意味着真主降世《古兰经》是灿烂光辉。

3、明善堂

明善堂始建于1567年,据寺内《重修清净寺碑记》记载,“教众每于月斋日,登楼诵经,已毕,退休息于此堂之上。”清初清净寺大殿屋顶坍塌后,明善堂被改为礼拜之所。1818年,福建全省陆路提督军门漳州宗镇西蜀马建纪坐镇泉州,将明善堂重建为闽南传统建筑形制。1871年,福建全省陆路军务提督江长贵再度重建明善堂。

寿山石雕的“出水莲花”石香炉是清净寺大殿原物,大殿屋顶倒塌后被移入明善堂。

明善堂所挂1818年马建纪立“万殊一本”匾,1923年厦门关监督唐柯三书“认主独一”匾和1925年立“三畏四箴”匾。

4、收藏石刻

1983年春清净寺大修,迁出了康熙以来住在寺内的12户回民,从明善堂墙壁及地下发现了一批石碑。墓碑有纪年的除一方是南宋末年外,其余都是元末。墓主来自伊朗的大不里士、德黑兰、土耳其的阿达纳、巴勒斯坦的纳布卢斯和中亚的花剌子模。

下图是一通辉绿岩元代墓碑,清末从一处蒲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到清净寺后砌进了明善堂西墙南侧的墙上,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墓碑的两侧浮雕连续卷纹,正面凹入一个尖拱石龛,两旁浮雕云纹,与扬州普哈丁墓园的元代阿拉伯墓碑相似,可以算的上是泉州最精美的古阿拉伯文墓碑之一。墓主人叫做艾哈默德,1362年去世。

下图右下角是一块辉绿岩须弥座祭坛式石墓束腰处垛石的右半段,1984年由王爱琛先生在泉州后城隐居桥巷口(通淮街)附近盖房时发现,捐赠给清净寺。1972年,《泉州宗教石刻》作者吴文良先生的遗孀曾经将这块石刻的左半边捐赠给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两块石碑吻合后可以看到石碑左右刻有八吉图案,中间文字内容来自《古兰经》第43章第67、68、72节节选。

下图右侧是一通辉绿岩南宋墓碑,1983年重修清净寺明善堂时卸下。墓主人叫做华惹兹姆汗· 本·穆罕默德汗,他1271年去世。1271年是元军攻陷泉州的前六年,华惹兹姆就是花剌子模 。 左侧是一通白花岗岩石碑,1997年重修清净寺明善堂时从地下出土。

下图正中是一通辉绿岩墓碑,清末从一处夏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到清净寺后砌在明善堂大厅北墙,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墓主人来自伊朗古城大不里士(Tabriz),大不里士是伊朗西北高原上的贸易中心,历史上曾是伊儿汗国、黑羊王朝、白羊王朝和波斯萨法维王朝的国都。

下图上排左一是一通辉绿岩须弥座式墓石,清末从一处夏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到清净寺后砌在明善堂大厅南墙正中,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墓主人是一位叫做法蒂玛(Fatimah)的女子,来自哈铎惹,就是土耳其东南部城市阿达纳(Hadula),在塞浦路斯岛的东北方,临近地中海。 上排左二是一通辉绿岩须弥座式墓石,清末从一处夏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到清净寺后砌在明善堂大厅西墙北侧,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写有“万物都将死去,他(真主)是永生不死的。”

下图左下是一通白花岗石石碑,清末在泉州南校场棋盘园居民住宅区发掘出,后来运到清净寺,裂成的两块分别砌在了明善堂大厅的南墙和北墙上面,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从墙上卸下。石刻的古阿拉伯文字体比清净寺墙上的瘦长,边框也更宽,很可能是属于一座已毁清真寺的石刻。译文是:“清真寺是属于真主的, 有了真主你们不能向任何人祈祷。” 左上是一通白花岗岩墓碑,清末从一处蒲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入清净寺后砌在明善堂大厅西墙南侧,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墓主人法蒂玛是一位女仆,来自纳布卢斯(Nabrus),是耶路撒冷北部的一座城市。她很可能是跟随主人从纳布卢斯前往泉州做生意时在泉州去世。这块墓碑没有任何装饰,非常简单,异于泉州一般的阿拉伯、波斯墓石,很可能和墓主人的身份有关,根据造型这块墓石很有可能是砌在石墓前另外一个墓碑座的上面。

下图上排右二是一块辉绿岩须弥座祭坛式墓石垛残段的右侧,1983年清净寺明善堂重修时从外院北侧地下出土,下边刻连续云纹,文字来自《古兰经》第98章第8节节选。 上排右一是一块辉绿岩墓碑,1997年重修清净寺明善堂时从地下出土。 下排左一是一通辉绿岩墓碑,清末从一处蒲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入清净寺后砌在明善堂大厅西墙南侧正中,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墓主人来自伊朗古城大不里士(Tabriz),去世于1362年(一译1365年)。 下排左二的白花岗岩墓碑1984年在清净寺门楼东边(原祝圣亭地方)迁移居民拆屋时发现。墓主人是来自阿曼(Oman)的阿卜杜拉,阿曼(Oman)是阿拉伯半岛东南部的国家。阿卜杜拉的去世日期一译为1342年,另一译为1360年。 下排左三是一通辉绿岩元代墓碑,清末从一处夏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入清净寺后砌在明善堂大厅西墙北侧,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墓主人是海迪哲女士,1335年去世,来自伊朗德黑兰(Tehelan)。碑文写到她是“故宰相帖哈麦人赛尔屯丁先生的女儿 ”,据推测故宰相赛尔屯丁很可能是《多桑蒙古史》中所写的波斯合赞王于1298年任命的丞相萨都丁(Sa'd-ud-din)。1304年合赞王病逝,其弟完者都继位,1312年完者都杀害萨都丁,墓主可能是因为父亲被杀害后随客商航海来到泉州的。

下图右上是一通辉绿岩须弥座式墓石,清末在一处蒲姓人家的园圃中挖出,移入清净寺后砌在明善堂大厅北墙上,1983年明善堂重修时卸下。碑文的内容是《古兰经》第29章第57节节选和第55章第26节全文。

清净寺所在的通淮街在宋元时代是泉州的“藩坊”所在地,许多穆斯林去世后就埋葬在附近。50年代在通淮街和讲武巷交汇口一处民房地下发现了一列3座须弥座式石墓。1995年到1998年通淮街拓宽时又从地下出土了许多须弥座式石墓,清净寺的阿訇黄润秋哈吉将其中一些石墓和构件收集在清净寺内。这就是现在清净寺内保存的7座须弥座石墓的来源。

清净寺内的须弥座式石墓由二层到五层不等,墓顶石全部散失,底层全部是如意状六足。其中前排右二的石墓上面叠有一座小型石墓,应该是儿童形制。

下图左边的须弥式石墓是清净寺内保存最精美的一座,第二、四层浮雕连续传枝纹,第三层雕覆刻莲瓣,底层浮雕如意状六足。

下图的须弥座式石墓仅保存有两层,底层如意状足,二层浮雕花纹。

灵山圣墓

1、灵山圣墓

  灵山圣墓在泉州城东1公里,又称“三贤四贤墓”。关于“三贤四贤”的说法主要依据的是1629年(明崇祯二年)何乔远的《闽书·方域志》记载,《闽书》中引用传说穆圣有门徒四人在唐高祖武德年间(618年-626年)来唐朝传教,一贤传教广州,二贤传教扬州,三贤、四贤传教泉州,三贤四贤去世后葬在泉州,夜里发光显灵,成为圣墓。

《闽书》中所记唐武德年间穆圣正身处困境,且当时泉州尚未建城。灵山在五代到南宋之间是承天寺历代僧人的墓塔,直到南宋末年承天寺抗元失败后才废弃。 圣墓现有1322年的元代阿文重修碑,上面记载“此二亡者在Faghur时代来到这个国度,据传为有大德行者,因而死后由尘世抵达永世。”此为比较可靠的依据。Faghur据陈达生《泉州灵山圣墓年代初探》中考证为阿语对波斯语Bagh pur的转音,在五代到宋元时期的波斯文学中特指中国皇帝。 《泉州府志》记载1562年(明嘉靖四十一年)泉州府知府周道光游灵山圣墓时提到“有鬣封者三”。崇祯年间成书的《闽书抄》记载第三座墓主是“高弟世许吧吧”。20世纪30年代时灵山圣墓的墓亭木架已经坍塌残断,只剩下四根石雕梭柱型亭柱。当时三座品字形摆放的须弥式石墓仍保存完好,上边盖有墓顶石。 然而1958年泉州市文化局、市管委会为了迎合《闽书》中的传说,将其中一座石墓移走,放到了北边的山坡上。1959年3月又新建石构墓亭,砌台地三层,两旁开辟台阶,将墓前其他墓石全部移走,开出一片草坪,形成了今天的形制。 圣幕现存两座花岗岩墓,分成三层,底层浮雕莲瓣纹。过去每到开斋节和古尔邦节,泉州回民在清净寺参加会礼后,先由阿訇带领各户之主前往清净寺周围各户回民家中“拜斋”,然后所有回民一同前往灵山游坟。游坟时要先统一在圣墓开经,然后再分别前往各家坟墓。

2、须弥座石墓

1958年泉州东门外的福(州)厦(门)公路拓宽,道旁的好几座须弥座式伊斯兰石墓被移到灵山圣墓旁。同年泉州通淮门外津头埔乡的农民积肥料,疏浚池塘污泥,出土了十多座须弥座式石墓,暂时运到清净寺后又移到灵山圣墓旁保存。同年,通淮街居民盖房出土了三座并列的须弥座式石墓,也放到了灵山圣墓旁保存。 下图左边是一座四层须弥座式石墓,第一层是如意状卷纹六足底座,第二层素平,第三层是重叠覆莲瓣图案,第四层是圆顶状墓顶石,正面刻有一朵莲花,背面刻有一朵浮云。

下图是一座五层须弥座式石墓,由一块白花岗岩中心凿空,第一层是如意状卷纹六足底座,第二层是连续花枝,第三层是重复覆盖的莲瓣,第四层是阿拉伯文,第五层是已毁。墓上的文字来自《古兰经》第3章第16、17、18节。

3、本地回民墓

灵山圣墓旁是泉州本地回民的墓地。在过去,每年开斋节和古尔邦节时泉州回民都要来这里游坟。游坟时要先点安息香,然后在墓碑上的文字描红,最后恭请阿訇念经。 泉州本地回民中郭姓由百崎迁来,过去多经营金银首饰业,葛、马、黄三姓为历代阿訇后人,过去多经营皮革业,他们1983年前均住在清净寺内。蒲姓为蒲寿庚后人中唯一留在泉州城的一支,现在仍居住在蒲寿庚府邸的旧址。夏姓以耕菜园为业,园内曾出土大量宋元伊斯兰石刻。另外还有杨、铁、闪、米等民国后迁来的回民。他们曾经生活在清净寺周围组成泉州城区的穆斯林社区,然而随着1983年清净寺大修和1998年涂门街拆迁已经四散解体。 夏姓回民的祖先据记载是大食国人夏·不鲁罕丁,1312年至1313年间随王朝进贡使船来到泉州,任清净寺教长,后定居泉州。他的后代在明朝以夏为姓,夏敕、夏敕长子、夏彦高、夏得升、夏日禹等夏姓后人曾世袭清净寺教长。 郭姓回民根据族谱记载,祖先曾经生活在杭州富阳的郭家村,元代来到泉州,郭仲远在明洪武年间从泉州迁到了后渚港对岸的白奇铺居住,形成了现在的百崎回族乡。百崎郭氏于1607年(明万历三十五年)出教,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福建汀延邵等处地方总兵官左都督陈有功来到泉州,重兴教门,在清净寺中办学教进行经堂教育。当时郭氏四房八世郭宏隆因为“强干弱枝之分”,从白奇铺贺厝搬到清净寺居住,重新入教。郭宏隆入教后,他的后代一直在清净寺居住,其后人郭士富曾在1794年(乾隆五十九年)和漳州左营副将白云汉一同重修清真寺。

4、陈埭丁氏墓园

灵山上还有一大片陈埭丁氏的墓园。根据族谱记载,丁氏一世祖丁谨(1251-1298)祖籍苏州,因为商贸往来定居泉州。到三世祖丁夔(1298-1379)时带着四世祖丁善(1343-1420)从泉州城迁到城南二十多里的陈埭,明初时四世祖丁善正式在陈埭定居。 丁氏一、二、三世最早都葬在灵山。1993年因为修建公路,陈埭丁氏大量的墓石从泉州东门外、鹿园等处迁到灵山,现在的一、二、三世祖合葬墓也是在这一时期重修的。

灵山现存最早的陈埭丁氏墓是四世丁善 (1343-1420) 和庄细娘墓。丁善夫妻原本葬在泉州城东鹿园,是传统伊斯兰辉绿岩墓,须弥座祭坛式平台上放置两座须弥座式五层墓石。墓石第一层是六个圭足,刻如意图案;第二层刻连续传枝图案;第三层刻重叠覆莲图案;第四层刻《古兰经》经文;第五层是曲拱状墓顶石。墓石后面还有1910年所立墓碑。 墓石上经文来自《古兰经》第2章第255节节选。

五世五世丁妈保与妣蒲氏、继王氏墓。丁妈保(1366—1431年),字世隆,号毅庵,是在陈埭开基的四世丁善长子,陈埭丁氏大长房开枝始祖,原本和两位妻子合葬在泉州城东大坪山沉龟宝穴。

五世丁观保、六世丁宽、六世丁敏墓。五世丁观保(1369-1436),字世孚,号诚斋,是丁善次子,陈埭丁氏大二房开枝始祖。原本葬在泉州城东水牛林之麓。 六世丁宽(1395-1446),字廷裕,号龙隐,是丁观保次子,原本葬在鹿园山丁善墓左畔。 六世丁敏(1407-1456),字廷学,号毅斋,是丁观保四子,原本葬在泉州城东水牛林之麓。丁敏是陈埭丁氏中最早推行文辞教育的乡贤。

五世丁福保(1375-1432),字世章,号英杰,是丁善三子,陈埭丁氏大三房开枝葬在泉州城东灵山。墓在传统伊斯兰教须弥座祭坛式平台上放置两座须弥座式石墓,在平台的束腰上雕刻有佛教常用的万字符和双狮戏珠。

七世丁囵与妻子庄氏墓。七世丁囵(1442-1485),字朝瑞,是六世丁信的第三子。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建于1959年,1991年搬到东湖街, 2003年建成 “泉州伊斯兰文化陈列馆” ,泉州大部分宋元伊斯兰教石刻都收藏在这里。其中“阿拉伯-波斯人在泉州”展出有伊斯兰教石刻121件,但不是所有石刻都同时展出。我是17年去的,因此只见到了部分石刻。 在宋元时期,泉州曾有过成片的“蕃客”墓葬区,主要集中在涂门街到东南郊的津头埔、后坂、法石、美山一带。关于泉州东郊穆斯林墓葬最早的记载,来自南宋泉州市舶司提举林之奇(1112-1176)的《泉州东坂葬蕃商记》。文中记载穆斯林商人施那炜于1162年到1163年之间捐资购地在泉州东坂建造穆斯林公墓,其中“施那炜”就是波斯湾古代港口Siraf。 宋元时代,由通淮门出城路过津头埔一直向东南可以到达后诸海港。其中从通淮门到法石的路是海滩冲积地,道路经常沉入烂泥中。于是明代以后当地居民修路建池塘时经常使用宋元穆斯林的须弥座式墓石作为护坡和池岸砌筑材料。在津头埔的埔尾曾经有三口池塘,冬天池水干涸时可以见到三十多座穆斯林墓石。津头埔南边有一座叫做后坂宫的小庙,仅东北墙下就有近十座穆斯林须弥座墓石被用作墙础石,后坂村的水沟旁和稻田泥畔也有好几座穆斯林墓石。 另外在泉州东郊的金厝围、色厝尾、夏厝埔、丁厝山、铁厝围一带也发现了大量宋元穆斯林墓石。金、丁、夏、铁正是泉州“半南蕃(阿拉伯、伊朗人与泉州本地人通婚后的后代)”的姓氏,但如今已不信仰伊斯兰教。

一进展厅就可以看到泉州宋元穆斯林石刻的三大种类,左边是须弥座式墓石,右边是须弥座祭坛式墓石,里面是墓碑。

下图是须弥座式墓石

下图的须弥座式墓石1927年发现于泉州东门外东禅寺附近,1958年收回,后保存在海交馆中。墓主人是来自伊朗呼罗珊省东北部的古城贾尔杰尔姆(Jajarm)的古图布丁·雅各布(Ghutub Allah Ya'qub),去世于1309年。

下图最前面的是明代泉州常见的云月形墓石,体量很大,是宋元须弥座式墓石的变体,后面全是须弥座祭坛式石墓的墓垛石。

下图全部是辉绿岩须弥座祭坛式石墓的墓垛石,从上往下排序介绍: 一排右一1946年11月在泉州东门附近的一户农民家中发现,据说是从城墙上挖出当做石阶使用,1957年春收回保存,1973年8月29日由吴文良先生遗孀刘婉如捐献给泉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墓石两端有间柱,四周刻有连续卷纹,刻有《古兰经》第30章第11节。 一排右三1959年在清净寺的乱石堆中发现,这堆乱石是从泉州通淮门附近的城基中挖出的,1964年移入海交馆。墓主人是来自中亚古城布哈拉(Bukhara)的杜安莎·本·乌马儿·本·赛典赤,其中杜安(Toghan)是突厥语“鹰”的意思,莎(shah)是“王”的意思。赛典赤是赛义德(Sayyid)的元代译法。 二排右一1978年泉州东鲁巷释迦寺元代蒲寿庚府第旧址改建为鞋厂,从寺内井旁的朝北平房西墙中发现。刻有《古兰经》第2章第156节节选。 二排右二1959年在泉州南门城附近发现,据当地居民说是1946到1948年间拆泉州南门时得到的。墓石上下浮雕四季花花朵,刻有《古兰经》第24章第35节节选。 二排右四1944年在泉州东城门发掘而出,刻有《古兰经》第28章第88节节选。 三排右二1960年在泉州东门崇福寺口乱石堆中发现。墓石上下刻有连续卷纹。译文:“除了他本身,一切将毁灭。”

下图仍是辉绿岩须弥座祭坛式石墓的墓垛石。从上往下: 一排右一1980年代由华侨大学的叶道义先生捐献。墓碑的原状应该是两边刻有云纹,中间是一轮圆月,现在一边云纹已残。圆月中的文字来自《古兰经》第44章第50、51、52、53节全文。 二排右二1948年在泉州南门外3公里处的亭店乡发现。墓石上下刻有连续卷纹,刻有《古兰经》第89章第29、30节。 三排右一是一块陵墓的门楣石,1958年12月发现于距南城门不远的乡民家里,居改乡民说石刻是1946-1948年挖掘南门城墙时在城基深处发现的。译文出自《古兰经》29章57节节选和55章26节:人人将尝(死的滋味),世间一切俱将(毁灭)。

再往里走开始全是墓碑。左边墓碑1978年由北渠工地发现,上有倒垂莲花蕊,下刻“万物非主唯有真主”

上图右边墓碑的背面,刻有《古兰经》第3章第185节。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73年在泉州城北清理护城河时出土,刻有《古兰经》第89章第28、29、30节。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64年3月在泉州市中心华侨大厦建筑工地上出土。这里清代是海清亭旧址,1940年代初建参议会院大楼时曾拆泉州东、南门城墙作为建材,这块石碑很可能就是这时被填入墙基的。墓碑正面刻有《古兰经》第3章第185节。背面刻有清真言。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44年在泉州东门城基中发现。刻有《古兰经》第29章第57节节选。

上图背面,上面刻太斯米,下面刻清真言。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78年11月发现于通淮门外津头埔一户人家之中,被作为垫石,再之前是从通淮门城垣中发掘出的。因为碑文残缺,只能译出“他已从卑贱的世界转移至意愿的世界。尊贵的行善者,霍加,宗教的首领和毛拉的领袖,本·格斡玛丁·格(Ibn Ghawamar al-Din al-Ghar)……”,背面是“……霍加,宗教的首领和毛拉的首领……真主的恩慈之中……于……十……八……”从文中多次使用波斯文来看,墓主人可能来自伊朗。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32年泉州东门拆城时发现,墓主人叫Shirin Khatun。墓碑正面先是《古兰经》第29章第57节,然后说道墓主身份“这位著名的可敦是当权者哈桑之女”,去世日期是1321年。可敦在突厥语中是“皇后”或“夫人”的意思。

图2、3的辉绿岩元代墓碑1930年拆泉州东门时发现,墓主是一位朝觐过麦加的哈吉,1362年去世。正面译文“永存属于真主,万物的生死是命中注定。今世不是安定世界。墓主是哈只。 XXX。卒于(回历)764年6月26日星期四。”,背面是清真言和《古兰经》第28章第88节节录。

背面

下图的辉绿岩石碑1929年由泉州东门城垣中发掘而出,墓主是一位哈只,叫哈只·本·艾阿法贝克(Haji b. Abubak),去世于1387年(明洪武二十年),是海交馆中很少见的明代伊斯兰墓碑。墓碑正面刻有墓主人信息,背面刻有《古兰经》第2章第156节节选和圣训“死于异乡,即为殉教”。

背面

右侧的辉绿岩墓碑1940年泉州东门拆除时发现,墓主叫瞻思丁(Shams Din),1325年(元泰定二年)去世。背面部分文字来自《古兰经》第3章第19节节选。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63年3月在泉州东门外瑞枫岭的一户农民家中发现,据这户人说是他家里的百年古墙倾塌时发现的。瑞枫岭附近曾发现数座伊斯兰教石墓,是宋元泉州穆斯林墓葬地之一。墓主人叫做法蒂玛,1306年(元大德十年)去世。背面译文来自《古兰经》第55章第26、27节。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42年在泉州东门外仁风街的石店中发现,是从城垣中挖出的。墓主人是一位来自波斯加兹温地区的教长,名字是“吐特卡·迈努奈·阿米尔·阿里·本·哈桑·本·阿里·卡罗姆”,去世于1273年(或1370年)。加兹温(Qazvin)位于里海以南,德黑兰西北,古城在蒙古入侵期间被毁﹐在萨法维王朝时重建,1548年到1598年间曾成为首都。

下图的白花岗岩墓碑1962年4月发现于泉州小东门外东湖附近的田间,据乡民说是早年从城墙上挖来铺路的。碑上刻有《古兰经》第3章第85节全文。

下图的花岗岩墓碑刻有《古兰经》55章第26、27节,下半部分墓主信息残缺,只知道“清白的奴婢死于……年5月2日星期六”。

下图的白花岗岩墓碑1947年在泉州南门德济门城基中发现,同年修桥时又被砌在南门顺济桥的桥墩上,后来被发现才被移出,刻有《古兰经》第55章26节、27节。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59年6月在泉州通淮门外下围村发现。据当地村民说,这块石碑是多年前在城墙上掘获的,用作田间小路铺路。后来修路时被重新挖出,因为文字奇特被收存在祠堂内。碑文内容部分为《古兰经》第39章第4节节录和第55章第26、27节全文。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40年在泉州涂门城教场头一带挖城基时发现。墓碑由“云月”图案构成,中间是满月,两边各有卷云纹。墓主人名字已无法释读,1350年去世。碑文部分内容为《古兰经》第55章第26、27节。

下图左边的辉绿岩墓碑1930年在泉州东门城垣上发掘。中间用阿文刻成一轮圆月,左右两边各有一朵卷云,形成“云月”图案。碑文上部中间是清真言,周围是“真主啊!你是至慈的,求你宽恕、怜悯所有的男女穆斯林。” 右边的辉绿岩墓碑1945年在泉州南门厂口一座居民家中发现,1953年收回保存。碑文部分内容来自《古兰经》第29章第57节节选。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32年在泉州西街的路面上发现,最初是从城垣上拆卸下来铺路的。墓主人是海迪杰(Khadija bint Fan Shah),去世日期无法识读,只知道“年4月28日星期日清晨”。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39年发现于泉州东门外池塘中,墓主人的称号是赛德尔·艾杰勒·凯比尔,译为“首位、尊敬的、重要的”。 另一面非常遗憾当时忘拍了,是用汉字写的“奉训大夫永春县达鲁(花赤)……”,达鲁花赤是元代的官职,只有蒙古人和有实力的色目人能够担任,奉训是行省的属官。永春县据泉州86公里,据《永春州志》记载,永春县曾有一位达鲁花赤叫做“脱欢沙朵罗孛尔”,可能和墓主是同一人。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58年9月在泉州南门外华洲村的田地旁发现,据当地村民说是20多年从泉州南门城墙上挖来的城石,本来打算盖房,后来发现是墓碑所以改作田间小道铺路。墓主人叫做阿卜·法蒂玛,意思是法蒂玛的父亲。另外译文还有部分文字来自《古兰经》第55章第26、27节。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29年拆泉州仁风门城墙时挖出,断为三段后被人叠砌在民房墙上,1950年墙圮后再现,60年代末石碑一角遗失。墓主去世于1337年。碑文内容来自《古兰经》第21章34、35节。

下图的白花岗岩墓碑1926年由著名的考古学家陈万里在泉州南大街发现,他嘱托当地政府移入建设局内保存。不久建设局迁址,石碑留在旧址。1935年泉州水灾,旧址倒塌,石碑遗失。1955年有居民在建设局旧址废墟中挖出石碑,但是刻有纪年的底部已残。墓主人是赛义德·布尔托玛(Sayyid Burtumi b. Sayyid Muhammad al-Hamdani)的女儿,来自哈姆丹尼。哈姆丹尼就是波斯古都哈马丹(Hamadan),在德黑兰西南,是波斯西北部的重要商业中心和交通枢纽。

下图的辉绿岩元代墓碑1958年4月在泉州通淮门附近的城基中发现。墓主人叫做哈只·霍加·哈桑·耶勒基·西拉夫(Haji Khwaja b.Hasam al-Din b.Yalaki Siraf),1362年去世。哈只表示他曾朝觐,“霍加”是波斯语中先生、长老的尊称,西拉夫(Siraf,在史籍中又译为施罗围、施拉夫、撒那威、尸罗夫、斯罗夫)在9世纪到13世纪间是波斯湾最大的贸易港,宋元时期有大量波斯商人通过这里前往泉州进行贸易。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34年夏天在泉州东门城基中发现。上面除了阿拉伯文外还刻有汉字:潘总领四月初一身亡。阿拉伯文内容来自《古兰经》第28章第88章节录。 据《宋史·职官七》记载, 南宋高宗建炎年间(公元1127-1130年)设立总领一职, 专管钱、粮、税收。到了南宋绍兴年间,总领可以直接参与军政, 权力很大。而在《元典章》中记载,总领是各路府州县监狱中小吏的称呼。

下图的辉绿岩元代墓碑1938年在泉州东门挖城石的时候发现,墓主人叫格兰塔·特勤·本·素丹·侯赛因(Granto Takin b.Sultan Husayn),1308年去世,“特勤”(Takin)在突厥语中是王子、贵族的称号。

下图的辉绿岩元代墓碑,下半段1934年在泉州通淮门外的田间小路上发现,上半段1942年在泉州东门挖城墙础石时挖出。墓主人是位叫做乌马尔的教长,另外部分文字来自《古兰经》第55章第26节、27节,第3章第185节。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78年出土于泉州通淮门外东海公社后路村的街道上,刻有《古兰经》第21章第35节和第28章第88节。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35年出土于泉州通淮门外津头埔,墓主人叫做伊本·德贾伯(Ibn Daghab b.Isfhasalar Jelashaghuni),去世于1301年,碑文中将他称为筛海(shaikh)碑文刻还有《古兰经》第3章第185节。

下图的辉绿岩元代墓碑1936年在泉州通淮门外津头埔乡发现,墓主人去世于1358年,叫做亚南·本·卡赛姆·伊斯法罕尼( Banan b.Ghasim Isfahani)。这里“亚南”是本名,“卡赛姆”是父名,“拜赫莱旺”是君主、国王的意思,伊斯法罕(Isfahan)是波斯的著名古城。

下图的辉绿岩墓碑1939年在泉州北门(朝天门)拆城门时发现,墓主去世于1322年,叫做努冉萨·伊本·霍加·巴拉德沙·伊本·霍加·哈只·哈尔伯克·花剌子密(Nuransa Ibn Khwaja Balad-shah b.Khwaja Haji Harbk Khorazmi)。这一长串名字中“努冉萨”是他的本名,“巴拉德沙”是他父亲的名字,在波斯语中有首领的意思,“哈尔伯克”是他祖父的名字,“霍加(和卓)”表示身份的高贵,“哈只”表示他祖父曾去朝觐,“花剌子密”表示他的家族来自中亚古城花剌子模(Khorasm)。

下图的白花岗岩墓碑原本在泉州中山中路缘善堂(后改为芬陀室)的屋檐下作为石桌面,据说是1952年从泉州城东门买城础石盖房时一起搬来的。1965年由吴元英女士把碑赠送给泉州海交馆。墓主叫侯赛因·本·穆罕默德·赫拉蒂(Husayn b.Muhammad Khalati),赫拉蒂即哈拉提(Khalat),曾是亚美尼亚的首府。 因为碑文写法非常不规范,因此对于碑文释读仍存在很多疑点。如按“回历567年”(1171年)释读,则这块石碑将是泉州发现的最古老的一块阿拉伯文石碑。

下图左边的辉绿岩石碑1940年在拆泉州通淮门时发现,被拆城工人抬回家铺地,1956年在通淮门外津头埔的一户农民家中发现,旁边还有一些大块的印度教石刻雕花青石,周围又掘出了一些阿拉伯文石刻。据这户农民说这些石刻是买来做盖房的石材,这块石刻一开始是用作洗衣板,后来用作了铺地石阶。这块碑文记载了来自古也门阿卜也尼城的长老奈纳·乌马尔·本·艾哈默德·本·门苏尔·本·乌马尔修建了一座吉祥的清真寺的大门和围墙。 右边的辉绿岩石碑1948年在泉州南门城基中发现,讲的是一位叫穆罕默德·本·艾比贝克尔,别名麦尔丁的人建造了一座清真寺。

下图是1998年出土于泉州通淮门外津头埔的清真寺柱础。

下图的“元郭氏祖坟坟茔墓碑”1974年在泉州通汇门外法石乡村民家中发现。原址为“柳公砌”墓地,又称“棋盘穴”墓地,位于法石乡光堂宫和天堂井东侧。柳公砌规模相当大,是石砌的四方大平台,分上下两层,各有两座穆斯林塔式石墓盖,郭氏墓碑竖立于上层墓盖的前面。1956年柳公砌被拆毁平整土地,碑被放倒覆盖在墓穴之上。1967年有村民将石碑抬去铺仓库地板,途中将碑敲成两截,后来被郭家后人发现保护下来。1974年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调查组根据《白崎郭氏族谱》的线索,在法石村多番调查,终于发现了这块墓碑,并于1978年移至泉州海交馆收藏。 这块墓碑的右上角竖刻篆体“庭坡”,下面刻“晋”,代表晋江县法石庭坡,左上角竖刻篆体“百奇”,下面刻“惠”,代表惠安县百奇,这两处是白奇郭氏先后居住的地方。下面竖刻楷体“元郭氏祖坟茔”。 法石村在泉州城东郊的晋江北岸,是宋元泉州港的重要通商码头。元代法石的美山到坂头有数里长的临江石头街。1346年,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来到泉州港,他在《伊本·白图泰游记》中写道:“该城的港口是世界大港之一,甚至是最大的港口。我们看到港内停有大船约百艘,小船多得无数。这个港口是一个伸入陆地的巨大港湾,以至与大江会合。” 墓碑汉字的部分都很好解释,但阿拉伯文的释义就有很大难度。80年代初,泉州海交馆馆长陈达生将阿拉伯文释义为“lbn Qds Daqqaq Nam”,即 “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并因为纳姆(nam)是波斯语“著名”的意思而认为白奇郭氏是波斯人的后代。 而泉州师范大学教授吴幼熊在《百崎郭姓渊源与经堂教育》中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读。吴幼雄请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阿拉伯文部主任后,认为这段是用阿拉伯文拼写的闽南话“Yin Go Zi Ta-gag Mou”,即“元郭氏德广墓”,因为之前解读的人都不熟悉闽南话所以没有译出。郭德广是白奇郭氏的来泉始祖,元代从浙江搬到泉州定居。 用阿拉伯文拼写汉语的方式叫做“小儿经”或“小儿锦”,也叫做“消经”或“小经”,是学习伊斯兰教经典是时用来注解的。据郭氏族谱记载曾多次重修郭德广墓,这块墓碑很有可能是清代由信仰伊斯兰教的郭氏后人重新树立的。 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福建汀延邵等处地方总兵官左都督陈有功来到泉州,重兴教门,在清净寺中办学教进行经堂教育。当时郭氏四房八世郭宏隆因为“强干弱枝之分”,从白奇铺贺厝搬到清净寺居住,皈依了伊斯兰教。宏隆入教后,不断有去泉州城做生意的郭氏族人来到清净寺入教。据郭氏族谱《复遵回回教序》记载,郭氏重新入教后,由八世孙郭思致、十世孙郭志全带领下,经过“庄师”、“葛师”两位阿訇的教育,有一百多人加入了伊斯兰教,其中以郭宏隆所属的四房为主。因此这时的郭氏后人应当是可以使用阿文拼写闽南语写小经的。

在海交馆的南草坪上有上百座宋元穆斯林须弥座式石墓。大多底层有如意状六足,中层素面或覆莲瓣,少数刻有阿拉伯文,顶层的墓顶石大多缺失。

单独放置的花岗岩墓顶石。

德济门遗址

泉州南门德济门始建于1320年(南宋绍定三年),原名镇南门。1352年(元至正十二年)泉州城扩建后改名德济门,明洪武初年城门扩建并增筑瓮城。 1948年德济门被火焚毁,附近村民从城基中挖掘出许多宋元穆斯林墓石带回家中盖房铺路。此后德济门城基被埋入地下,地面成为民房。50年代研究人员通过走访德济门附近村庄发现了一些拆城门时被拉走的宋元穆斯林墓石,这些墓石现在都收藏在泉州海交馆中。 2001年9月在整治德济门对面天妃宫的广场时,地下3米的德济门城基被重新发现。经过清理发掘后,再次出土了大量宋元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石刻。这些石刻很可能是明军在洪武初年进入泉州毁坏印度教寺庙、基督徒和穆斯林墓碑后,运往德济门砌入城基作为础石的。

闽台缘博物馆

下图是一座四层白花岗岩须弥座式石墓残段,底层如意状六足,第二层浮雕覆莲瓣,第三层刻有阿拉伯文,墓顶石遗失。原藏石狮市博物馆,现藏闽台缘博物馆。

【穆斯林社区逛吃】大计划 https://www.douban.com/note/637248683/

东四牌楼王师傅
作者东四牌楼王师傅
410日记 16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东四牌楼王师傅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