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成孤后,我的命运就掌握在恶人手里。

巫山六月雪 2020-11-27 11:04:58

我不爱笑,最近身体不好,有关心我的朋友问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我并不是抑郁症。我笑不出来,是我的确回忆起了一些往事,和我的童年、成年到至今一系列的遭遇有关,并不是我有抑郁症!

我想起来一些,之前一直没有在新闻里提到过,却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悲惨的事情——我被卖到陈学生家后的经历。

九岁父死母被大伯赶走,我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从此命运掌握在恶人手里。12岁那年,我被大伯以7000元钱和500斤大米,还有一些白糖和白酒及面条,卖给了大我17岁的陈学生做老婆,在我13岁年初就被这个没有人性的丑男人带出去打工,途中被其强奸。因为年纪小,他还嫌我找不到工作,把我送回老家。我回来后,大伯不接受我住他家了,怕我跑了,他不想还卖我时收的钱和食物。大伯要我住在陈学生家里,我死活不肯,他扬言把我赶出家门,打断我的腿。后来由陈学生的父亲及做媒的驼子罗元道、大伯三人商量,大伯同意我在他家住半年,年底由陈学生把我接走,要求我在这半年里哪都不准去,更不能去的是我的大姐家,(当年姐姐的情况:姐姐已经被大伯以2500元卖给了大她15岁的男人,我被卖的时候姐姐16岁,已经成为母亲)。我住大伯家也不是白住的,他让我去背水,砍柴,打猪草,撒粪土做各种农活,有时候回来晚了,大伯以为我跑了,他马上来找我,找到我就是给我一顿毒打。

那年冬天,2001年农历冬月21日,陈学生从福建打工回来,到大伯家来接我,我不跟他走。我躲进了我家对面山上,天黑了,我又饿又怕,我偷偷回来在厨房蹲了一晚上,第二天天不亮,我就又躲进我家对面深山里,天亮了,妹妹来山上找我,陈学生尾随妹妹一起来了,我看见他来了,让妹妹赶紧跑,我在山上扔石头想砸死他,没想到他跑了……到了下午他和我四姑父一起来到大伯家,大伯站在他家门前对着对面的山上喊我回来,让我和我妹妹去陈学生家玩两天再回来,大伯还准备了荆竹棒,我不从就要打我,在他们威逼相劝之下,我被迫和妹妹一起跟着陈学生父子俩走了。只是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到了腊肉初陈学生家玩了两天后我提出要走,陈学生的母亲说等她家猪杀了吃完杀猪饭再走,她让陈学生到大伯家接大伯也来吃杀猪饭。陈学生到了大伯家,提出吃完杀猪饭,让我和大伯一起回来。大伯听了很生气,并说出狠话,他问陈学生:“你是男人吗?一个女人都管不住不如撞墙死,难道要我把你们两口子往床上抱吗?人已经交给你了,要是跑了和我没有关系!”

我的亲大伯称自己的13岁亲侄女为女人,要把13岁的亲侄女往老男人床上抱,让陈学生强奸我,试问这样的大伯还是人吗,还有人性吗?如果说陈学生是犯罪,那我的大伯就是恶魔,他教唆人犯罪作恶,无法无天。陈学生是杀人犯,那我的大伯就是递刀者,他们两个一起,把13岁的我给杀了!我的整个人,在被大伯卖给陈学生那一天,就已经死了!

陈学生听了这些话后立刻回家,把大伯的意思转给了他父母,当天晚上他就把我和我妹妹分开。他的母亲拿两个苹果把我妹妹哄到她的房间,陈学生则拽着我坐在火笼旁边,无论我和11岁的妹妹怎么痛哭、怎么挣扎,始终没能争赢两个大人。到了半夜,陈学生把我拖到他的房间,把两边的门都用几袋肥料堵住,放上一些胶纸,然后就开始扒我的衣服、打我、掐我脖子强奸我。

2001年农历腊月23日,我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月经,之后就没有来了。2002年新年农历正月24日,我过14岁生日,妹妹陪我在陈家过了14岁生日后,陈家人商量把妹妹送回大伯家,妹妹被送走的那天,她走到陈家门口时她就坐下了,坐在一个石头上大哭,并骂陈学生一家人狗一样的东西,陈学生的父亲很生气,就拖着妹妹一起走了。我起初被陈学生的母亲拦在屋里扇耳光,她骂我不是娘养的,我听到她骂我母亲,我说你可以骂我,但是不能骂我父母,当时心里特别恨,我甩了她一巴掌,她也气得给我一顿乱打,并骂我是她们家用钱买来的。我用了全部的力气挣扎出来,跑到外面,一直站在外面看着妹妹的背影,一直看着那个方向,看不到了,我就揉揉眼睛,可是为什么揉了眼睛还是看不到了,我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后来,我每天都端一把椅子,坐在门口看着妹妹离开的那个方向。

后面的日子一直重复:我常常半夜被陈学生拖起来打,身上经常都是淤青的,红一块紫一块的,白天就跟着陈学生的母亲干活。

慢慢地时间长了,村子里传出我怀孕的消息,我自己却不知道,大概在2002年6月份的时候,陈学生突然消失了,也没有给他家里打电话,有人传陈学生是因为我怀孕肚子大的原因逃了,怕被人发现他要坐牢,就提前逃了。你看,他明明知道自己犯罪,强奸!

2002年农历9月18日,我肚子很大了,要生了。我才14岁啊,根本就是个孩子,他们就强迫我才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生育。对于我要生孩子的事,我只知道我的肚子疼了三天三夜,死去活来,我还在家里,也没有去医院。按照陈家人的安排,我得在家里把孩子生下来。

村里一些老太太听说了来看我,那些老太太看着我流泪,她们一把一把地抹泪水,有的看不过去了,就直接给陈学生的父亲说送医院,陈学生的父亲直接说:送医院被别人发现了我的年龄,他的儿子就面临坐牢。善良的老太太们就说那去请一个医生来家里接生,依然被陈学生父亲拒绝了。

后来,陈学生妹夫的父亲来了,画了一道符给我喝了,孩子在9月21日晚生下来了,只有三斤,陈学生的妹妹和他母亲、陈学生的弟媳妇几个人议论孩子小的像一只老鼠,哈哈大笑的,心里很高兴,这几个女人又把我抛弃在一边,就如我在生产的时候,完全把我抛弃在鬼门关边缘。现在回想,我当时发生意外的几率是很大的,一只脚在鬼门关里踩着,我能活下来,真的是阎王爷不收我的缘故。

孩子生下来的第二天14岁的我自己下床洗衣服,三天后我还得跟着陈学生的父母在家里带孩子干农活,农历九月二十后的重庆巫山天气已经开始冷了,月子里我没有鞋子袜子穿,脚经常冻得疼,还要下地去背红薯回来,自那时我落下了腰疼的病,跟随我到如今,变天就腰疼。陈学生的母亲时不时地就打骂我,她打还不够,她还要叫上她的侄儿来打我,她的侄儿彭某年纪很大了,比陈学生还要大一些,他的儿子比我都要大一岁,这也是个老畜生!他会趁陈学生母亲不在家的时候来试图强奸我,我反抗他,他给我五块钱,我不要,他气得打我几巴掌,打得我流鼻血。

陈学生的母亲也经常晚上去他侄儿家,说我对她不好,她侄儿就过来打我,说是替他姨娘出气。有时候很晚了,我带着孩子睡觉了,他直接冲进房间掀开我的被子,他以为我没有穿衣服,就摸我的身体,可是我从小家里穷,冬天冷,养成了穿着衣服睡觉的习惯,他一次也没有得逞。他一直报复我,经常跑来骚扰我打我,放话要挑断我的脚筋,让我变成残疾人跑不掉,跑掉了也没有人要了。

我12岁被卖到他家到20岁之间,在这八年期间,彭某芳、彭某强、彭某海、还有陈学生的弟媳妇董泽应都打过我,而且是经常无缘无故地打我寻开心,陈学生的弟媳妇董某应还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叫(毛狗子),姓彭的三个人都是陈学生大姨的儿女,他们说是替陈学生管教我,说陈学生比我大很多,他老了我还年轻,他们怕陈学生老了我对他不好,怕我使唤不了,所以那些亲戚要站出来替他提前管教我,让我屈服。在他们看来,不断打我,摧毁我,我就会屈服了,我就听他们话了。事实上,这样的殴打,确实是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力的,被打怕了,真认命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我20岁后,直到我从陈学生家逃跑了才摆脱他们!我之所以会逃跑,是因为,我智力正常,我不认命,当时20岁,多多少少还有点精力,如果我认命了,或者我被他们打成了智障、残废,我多半会被他们活活打死了。

巫山六月雪
作者巫山六月雪
26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356 条

添加回应

巫山六月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