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红茶·说红楼·会心不在远

蓝文青 2010-06-30 21:10:52
  
  玩了两日多的豆瓣一个活动,勾起我对《红楼梦》的诸多回忆。
  
  下午,一盏盏泡着红茶,放入柠檬片,自己做柠檬红茶的时候,一一把那些过往想起来。
  
  
  (一)我要读《红楼梦》
  
  最早看的《红楼梦》是父亲的一套四本竖版的书,一九七三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版本,写着的是父亲的名字,目前被我占有了,并用黄均的画作为封皮,因为原来的封皮早让我给换掉了,理由后面有解说。现在看看,上面的字迹还是初二时候的字。
  



  


  在当时,父亲是绝对不让我碰这套书的,即便我已经将《水浒》和《西游记》翻得没了封皮了,这本四大名著之一始终列入禁书名单。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自然,《红楼梦》的诱惑更加大,我从升入初一的第一个暑假便开始偷偷背着父亲看,那时候有一句话:“少不看红楼,老不看三国”,前者怕思想“乱”,后者还是怕思想“乱”。说来感谢母亲,母亲对我偷看《红楼梦》是“详装不知”。
  
  十一二岁的年纪,有了将《水浒》和《西游记》补封面的经验,便灵机一动,将《红楼梦》封皮换掉,其实,因我偷偷躲在被子里那个狭小空间里,偷偷打着电筒阅读,早已经卷得有些残破了,但,这样的隐秘,还是给父亲发现了。某日,让小弟拖出来我藏在被子里的《红楼梦》,给父亲发现我偷换了封皮,那天可得了好一顿苛责。此书入柜加锁,虽然母亲求情,终究没的看了。
  
  好在,我可以去买小人书。一套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十六本小人书《红楼梦》就这样让我一本一本地用零用钱里凑齐。看小人书,父亲倒没计较,因为那是“洁本”,而且我喜欢仿杨秋宝、戴敦邦的画,算是正经事儿。自然父亲也无话说。
  
  

  
  记得前不久跟朋友闲聊,听说我一套这样的书,仿佛曾说过,现在这套书价值一辆中档车或是低档车吧,我说,我的书不卖,等我从人间消失,给我外孙当嫁妆呢。
  
  此外,还有当时批判俞平伯等人评语的一本书,现在丢在贵阳某个角落了,因为里面的“阶级斗争”太厉害了,毛爷爷语录占了一半本书,而我当时,批判文字是不要看的,就看那些引述文字,如此,加上小人书,也算是偷偷读完了半部《红楼梦》。
  
  终于,等到初中升高中考完,迫不及待让父亲开禁,因为父亲当时认为,我得满了十四岁才能看《红楼梦》。整个暑假,我才开始把完整版的《红楼梦》好好读了几遍,从此,小人书里得到的种种故事,这才连贯起来。
  
  此后,每一个暑假,我都会逃避午后太阳躲在家里读书,其中包括复习无数遍的《红楼梦》,以及众多的对《红楼梦》的续,记忆里,最喜欢的是《秦续红楼梦》作者秦子枕是一位当时的将军,他写的《红楼梦》全是神仙故事,以太虚幻境为中心,众家姐妹和睦团聚,最后宝黛都归了宝玉,皆大欢喜的结局。。
  
  
  (二)我读《红楼梦》
  
  从读小人书《红楼梦》开始,青涩年华里,往往鲁鱼亥豕,特别是受了那本批判书的影响,常常会自比林黛玉,外加仇恨薛宝钗,等到读了竖排版的书,才发现,原来曹雪芹根本不是写的那么一回事情。
  
  那时候知道的两个论调,一是俞平伯,二是毛爷爷,俞平伯的思想是这是曹雪芹的自传,毛爷爷这是“四大家族”的兴衰史,特别提出来是那首“护官符”。
  
  后来渐渐知道,俞平伯的论调来自胡适。那时候找不到胡适的书,不过,要找批评胡适的文章还是能找到的,再次开始从引述中去读胡适。至今,我仍然觉得胡适有胡适的道理,毛爷爷有毛爷爷的道理,还是说不清晰。

  不过,这些是现在的看法,当年,那是不管这些争论的,大部分时间是看宝黛的爱情故事,欣赏那些优美的文辞,跟从、幻想乃至模仿,直至填词作诗,等等,可以说,《红楼梦》是我的古典诗词启蒙书。最后,发现《红楼梦》实际上不仅仅是宝黛的爱情故事,还包括了柳湘莲和尤三姐,等等人的故事,一串的故事合成了一部《红楼梦》,十三四岁的时候,认为《石头记》不如《红楼梦》好,今天,却觉得《石头记》更胜过《红楼梦》。

  “静日玉生香”黛玉拈酸吃醋,“怡红快绿”勇晴雯补裘,“烟霞闲骨格”秋爽斋起海棠社;“蘅芷清芬”宝黛冰释说燕窝,“藕榭暖香坞”惜春拟写“母蝗虫”,“栊翠庵”“梅花雪”妙玉说茶等等。当年几乎能上下句连着通背,而今,却早已经忘怀。曾经想再次记起,却知道不必。只因为,那样的年华一去不复返了。

  慢慢地,《红楼梦》退出了我的暑期复习书单,几乎长年不曾再看它一眼,偶尔与人提起,便开始了从喜欢黛玉,到喜欢探春和史湘云,接着是薛宝钗,最后是通通都喜欢的一个自我虚拟。

  奇妙的是,没见过我的人,总认为我颇为林黛玉,事实上,十多岁的日子里,自己还真的当自己是林黛玉,特别爱使小性儿,写写古时,填填词牌,偶尔玩玩葬花,或者还去竹林里感受“潇湘”,现在想起来,倒是蛮快乐的。我的青葱岁月,其实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

  再后来,二十多岁的自己,喜欢上探春的疏阔和史湘云的豪放。总想着以这份古雅的情入这滚滚的现代红尘。儒家道家诸子百家也就在那时候开始连贯通读。

  三十多岁后,慢慢明白了那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自拟薛宝钗为榜样,潜心追求一种冷然的态度,渴望“蘅芷清芬”的风度,结果,某日间,忽然了悟,种种过往,皆是“水中月”“镜中花”,任你“阆苑仙葩”,任你“美玉无瑕”,终究在紫陌红尘里,做一个脚踏实地的人。

  慢慢放下《红楼梦》慢慢放下《天雨花》慢慢放下《再生缘》等等,一步一步地走出曾经的古典世界,面朝大海,看落霞孤鹜,听涛声潮音,然后,转身进入西方的古代,目前停留中世纪,思考,沉浸,不想出来。

  (三)会心不在远

  沉浸《红楼梦》的日子,这一去,千里烟波不复还,偶尔旁人提起,依然琅琅上口的是那些还能记得起来的句子,恍然回想,若是有一天我忘记了《红楼梦》怎办?现在明白,忘记便是忘记了。

  忘记,或许便是记得了。因为,会心不在远。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2996523&Key=597440348&PostID=24903273&BlogID=150117
蓝文青
作者蓝文青
94日记 79相册

全部回应 50 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添加回应

蓝文青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