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蛋价为何这样高?

红迷会 2020-11-12 11:15:28

读过《红楼梦》的朋友,即便不是豪门中人,也仿佛有身临其境之感。曹雪芹的一支妙笔将权贵之家的建筑、园林、服饰、饮食等诸多方面勾勒得清晰而具体,让人看罢不觉脑中浮想联翩。其中颇为讲究的诸般饮馔,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刘姥姥二进贾府时,凤姐着重介绍了一味“茄鲞”,刘姥姥听罢制作方法便连连摇头吐舌,直喊佛祖,而书外的我们自是咋舌不已,果如郭德纲老师戏言“有钱人的快乐是你想象不到的”。

更有趣的是茄鲞前登场的另一样菜式,却是直接以银钱展示其价值的。且看《红楼梦》第四十回写道,“凤姐儿偏捡了一碗鸽子蛋放在刘姥姥桌上……”那刘姥姥正夸鸡蛋小巧,要肏攮一个,凤姐儿笑道:“一两银子一个呢,你快尝尝罢,那冷了就不好吃了。”

凤姐和鸳鸯故意安排让刘姥姥在大家跟前“取笑儿”,目的在于“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刘姥姥也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一段借着鸽子蛋这道菜品,着力刻画刘姥姥的幽默与睿智,所以鸽子蛋的做法自然就不会是亮点了。但领略过茄鲞这样制作繁复的精品细菜后,我们不由得心存疑惑:这一两一个的鸽子蛋究竟是个什么味儿?贾府的蛋价为何这样高?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看看清代以骄奢豪纵著称的盐商家吃蛋实例,了解下他们在吃蛋方面有何妙招。

《清稗类钞·豪侈类》“盐商起居服食之奢靡”条下载:

黄某者,家业鹾,均太其名也。……均太为两淮八大盐商之冠,晨起饵燕窝,进参汤,更食鸡蛋二枚,庖人亦例以是进。一日无事,偶翻阅簿记,见蛋二枚下注每枚纹银一两,均太大诧曰:“蛋值即昂,未必如此之巨。”即呼庖人至,责以浮冒过甚。庖人曰:“每日所进之鸡蛋,非市上所购者可比,每枚纹银一两,价犹未昂。主人不信,请别易一人,试尝其味,以为适口,则用之可也。”言毕,自告退。黄遂择一人充之,而其味迥异于昔。一易再易,仍如是,意不怿,仍命其入宅服役。翌日以鸡蛋进,味果如初,因问曰:“汝果操何术而使味美若此?”庖人曰:“小人家中畜母鸡百余头,所饲之食皆参术(指人参、白术)等物,研末掺入,其味乃若是之美。主人试使人至小人家中一观,即知真伪也。”均太遣人往验,果然,由是复重用之。

此故事中,黄均太一顿早餐所需的药蛋费用就作价二两白银,当真是“一两银子一个呢”。按《红楼梦》第三十九回中刘姥姥算的账:二十多两银子的螃蟹宴够庄家人过一年了。黄老爷家俩鸡蛋,已经是够刘姥姥一家五口过一个多月了。这还没算其早餐中的参汤和燕窝费用。想是贾府那一碗鸽子蛋,必能和这盐商一顿早饭相媲美,真真是“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

列位看官如果以为药蛋便是穷奢极欲的典范,那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您的想象力,且看还是这位黄老爷,鸡蛋打碎后做成一碗蛋炒饭,又有何花样呢?

据赖晨《从清朝盐商吃鸡蛋说起》一文介绍:据说黄老爷吃一碗蛋炒饭,要花费五十两银子。这碗饭中的每粒米既要保证百分百完整,又必须能粒粒分开,还要颗颗饱蘸蛋汁,外呈金黄,内芯雪白。与之相搭配的餐食号曰“百鱼汤”,其中包括鲫鱼舌、鲤鱼白、鲢鱼脑、斑鱼肝、黄鱼膘、鲨鱼翅、鳖鱼裙、鳝鱼血、鳊鱼划水、乌鱼片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食材。

套用刘姥姥对茄鲞的评价:“我的佛祖!倒得百来条鱼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折算下来,黄老爷这一碗饭钱,可抵得过贾府两顿螃蟹宴的花费了。两家算是打成平手,旗鼓相当。

想来曹家祖上及亲属皆曾任两淮巡盐御史,正是专管扬州的盐商。从现今留存的记录来看,康熙朝的盐商虽不及乾隆一朝“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但当地气候渐成,自是雏形初具。身为朝廷钦差,自是对治下的炫富门道略知一二,或是筵席间品味过这般滋味,或是衙署内试制过此番珍馐,也未可知。前文提出的两个问题亦无需再赘述。

不过据红学大家吴恩裕先生考证,雪芹轶著《废艺斋集稿》末册《斯园膏脂摘录》之题可解作:“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这一粥一饭正是民脂民膏,大快朵颐之际当如饮水思源。

雪芹是所谓“翻过筋斗来的”奇人,从“锦衣纨袴”的“饫甘餍肥犹不足”滑落到“绳床瓦灶”的“举家食粥酒常赊”,个中滋味,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或许其着墨描绘的这类奢侈金贵的“蛋”既饱蘸了劳动人民的无尽辛劳与血泪,又是定格在old money过往荣光中的雪泥鸿爪吧。不过,跨越时代的变迁与冲破思想的藩篱背后,雪芹企图寻觅知音的痴想,不知有几人能解?又能解作何味?

红迷会
作者红迷会
24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红迷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