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奇迹

阿柴 2020-11-11 18:42:40

一、师兄

五年多以前,我在一个现在已经倒闭的社交软件上认识了师兄,师兄以前是插画师,我认识他时,他刚辞了工作,正在思考自己接下来人生要做什么,而我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

我学校在东五环外,都快到通州了,他家在一号线西头的石景山,我们俩中间隔着整个北京城,所以也就没急着见面,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都是些粗粗浅浅的内容。

就这样过了一年,在我那次并不愉快的为爱走天涯之前,我有一晚失眠了,刚好他也醒着,我们俩就趁着半夜这种适合聊人生和理想的时刻,聊起了比较深入的话题,从社会到哲学,从爱情到生命,一聊就聊到了凌晨四点多。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晚上,他好多次都激动地感叹着和我的相见恨晚,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在我这儿,就不再是一个普通朋友了。

然后,我就为爱走天涯去了成都,再一个月后,这次为爱走天涯就结束了,于是我又拉着行李箱回了北京。

从那之后,我和师兄的关系也就愈发近了起来,每次我遭遇到一时承受不来的痛苦,就会去他家住上几天,他家的榻榻米实在太舒服,我每次去都能睡得很深很沉,他和他的榻榻米总是能让我恢复元气。

在我们这些年的聊天里,他时不时就会提到一个叫狐狸的人,在他口中,狐狸是一个很棒的男生,又聪明,又能干,我遭遇痛苦的时候就找他,他遭遇痛苦的时候就会找狐狸,他们已经十几年的好友。

狐狸工作的公司也是师兄非常喜欢、非常想去的公司。

更难得的是,狐狸也知道我,我写过的那几篇还不错的文章,狐狸都有看过,而且还挺欣赏,觉得我很棒。

师兄说这是我们的缘分在加深,还说了好几次要带我去找狐狸玩,却因为他还没能把新家收拾好,而暂时未能成行。

二、少女

时间再回到四年多以前,当时我刚刚毕业,我念书时是个昏庸惫懒的人,一天只知道看书写小说,没怎么实习过,甚至没怎么出过校门,所以刚走到社会上,一时间有非常多的不适应。

当时,我们公司有一个前辈作家知道我那段时间状态不好,就说要带我出去认识新朋友,于是他就把我拉进了一个群里,那群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人,不过,因为我当时还是一只害羞的鹌鹑,所以也不怎么敢说话。

过了一阵子,群里有人组织玩桌游,少女便是那次桌游负责联络的人,于是,少女就加了我微信。

那次桌游局我没去,主要还是怕生,我那两年真是怕生怕得厉害,出趟门都要做很久的心理建设,也因为没去,所以跟少女也就没有多聊天。

但那会儿,我正是表达欲极旺盛的时候,每天都在朋友圈进行非常夸张的纪实文学创作,有时候一天能写上七八条,以至于很多人都把我朋友圈当小说在读。

很多因为各种奇怪场合认识的、本应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人,都因为我的朋友圈很有意思,而最后跟我成了朋友,少女便是其中之一。

我和她就这么慢慢熟了起来,甚至熟到可以聊许多跟其他人都不会聊的深入心事的程度。

就这么过了几年,今年夏天,我和少女一块儿追了一档综艺,少女因为工作的关系,认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我们俩就热火朝天地聊了很多她从工作人员那里挖来的八卦。

直到九月份,我失恋了,心情很不好,连总决赛都没来得及看,就跑去了上海玩。

三、男孩

因为失恋嘛,心情超差,我就去了迪士尼,本来以为迪士尼能让我开心,结果上午玩了好半天,也没能开心起来,而且更糟糕的是,我很想跟那个已经离开我的人说话。

当时我正在排飞越地平线,我跟少女发微信说,不行,我想跟他说话,我忍不住了,我要跟他说话。

少女说,别,不能说!

我说,我真的忍不住了!

我都已经点开他的对话框了。

就在这时,我收到一封豆邮,发信人就是可爱男孩了,他说我是很可爱的,让我不要不开心。

看到这封豆邮,我突然就冷静下来了,已经失去的人事物,再急赤白脸地去挽回,也只会让两个人都尴尬。

我回了豆邮说「谢谢」,也回了少女说「我决定不和他说话了」。

回完他们俩,我就去飞越地平线了,接下来的一天我都玩得非常开心。

从上海回来,我偶尔也会在豆邮里和男孩聊上几句,结果一聊之下,才知道男孩居然是我和少女追的那档综艺的工作人员。

我跑去跟少女说,我在豆瓣也认识了一个那节目的工作人员。

我仨把信息一对,这才发现我认识的和她认识的居然就是同一个人,于是,我们仨就开开心心地约了一次吃饭和喝酒。

那天,我们一边吃肉,一边聊天,他们俩聊到他们曾经先后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过,而那家公司就是师兄一直很想去的公司,他们俩自然就也是认识狐狸的,于是我就提到了师兄。

当晚,少女去跟狐狸确认这件事,还把他俩聊天记录发给我看,我看到狐狸的微信头像一个漫画人像,眼角斜斜地向上飞去。

四、当然,还有我自己

我今年上半年整个人状态很差,没怎么写小说,也没怎么更新公众号,直到九月从上海回来以后,我搬了家,整个人状态也回来了,就重新开始写东西,然后就写了那篇《县城里的蝴蝶效应》。

这篇文章发在公众号阅读量也蛮高,也因此涌进来不少的新读者,他们顺着公众号的历史记录去翻看我以前发过的每一篇文章、每一幅漫画,偶尔还会在很久以前的文章下面留言。

今天下午,有一个人给我三月份发的一则漫画下面留了言,那则漫画是《你都如何回忆我》,我点进去看这条新留言时,顺手翻了一下之前的留言,就这样,我看到了狐狸的头像,那个眼角飞上去的人像,原来他半年前就有给我留言过了,也始终关注着我的公众号。

于是,我就跟他在留言区聊了几句,然后又加了微信。

我说,你就是师兄一直说要带我去找你、却还没来得及带我去、却被我自己发现身边居然有好几个人都认识你的、非常神秘的狐狸!

他说,你就是那个谁一直跟我说你、说我俩应该认识但一直没有认识、说介绍但一直没有介绍、却被我自己发现身边居然有好几个人都认识你的、在远东及太平洋大中华区北部都非常可爱的梅骁!

我们俩就对着这两串超长的定语笑了半天。

在这么长的几年时间里,在这么多层峦叠嶂的关系里,在这么多充满了偶然性的动作里,每一条人生的线索就这样在今天傍晚全然收束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草蛇灰线的圆润整体。

这一切在这个大得没有边际的北京,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了。

阿柴
作者阿柴
106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添加回应

阿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