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之秋

Pez38 2020-11-11 10:51:54

说起冲绳你想到的是什么呢?炎热的盛夏,透明的蓝?潜水冲浪?各种热闹场面?而其实这座亚热带的岛屿,确有属于他的四季面孔。而我最爱的便是琉球之秋。

强风过境,一夜醒来,冲绳蔚蓝的天空下,碧波之上,荡漾起了层层“白浪”。干爽的空气,夹杂着一股股淡淡的甘甜气息,像是被稀释了好几倍的稻香。走近了,便发现原来此“白浪”却是芒草。

萧萧风中,狂舞的芒草在向世人抗议,“竟是何人话我琉球无四季?”。亚热带之秋虽短暂,但这天地之间,风云变幻,一草一木,朵朵浪花,寸寸山河都展现着与盛夏不尽相同的味道和美丽。

与骤然翻脸的北国不同,南国从不打扰你,只是温柔体谅地叫你在不知不觉中顿悟了四季。于是在这亚热带的常绿之中,看见芒草飞舞,便悟了晚秋。据说从前冲绳人会将芒草扎成圈,用于辟邪。

而我对芒草最深的记忆是儿时在福建的乡下,老人家扎扫帚时,那扑面而来的暖暖的草木气味。草木真是神奇的东西,在不同的季节用不同的气息给你不同的温度。

芒草亦是如此。

却道,台湾有句闽南俗语这样唱:

“菅芒花那开,冷死老乌龟。菅芒花那红,冷死老大人。

菅芒花那白,冷死老老爸。菅芒花那谢,冷死老乞丐。”

在芒花的姿态变化中,感到气温渐冷,说的不仅是沧海桑田,更道出了人生百态。这歌要用闽南话咏诵那就更能感受出其中戏谑又略带悲凉的情韵了。

傍晚从公司驱车回家的路上,摇下车窗,让干爽的秋风夹杂着芒草香味灌满车厢。这时刚好一轮明月挂在芒草坡上,顿时想起日本俳句诗人松濑青々的名句:

「薄きるに出かけの月の大きさよ」

日语里把芒草也叫「薄草、薄木(susuki)」,秋日昼长夜短,月亮因此出的早了,早早望见的月亮离地面很低,同时秋天空气的湿度也小,能见度更远,因此比起夏天,秋天望见的月亮格外地大且明亮。松濑或许和我一样,在归途望见了芒花上初升之秋月,感玉盘之大,如此叹道:薄薄芒草,初出明月,大哉美哉。

Pez38
作者Pez38
59日记 6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Pez38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