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了这碗鸡汤——法考前半段总结

小斑 2020-11-11 00:13:01

今年6月底,我动了法考的念头。

以上问答足见我彼时对法考有多无知

起因比较low。当时“调高性同意年龄”是网上热门话题,我同小伙伴自然用它来下饭。以法律知识而言,我俩半斤八两,都很盲。所不同的,在于性别。作为这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但凡涉及两性关系,许多男同胞下意识就不愿意更改现有规则。在规则与三观明显冲突的时候,他们往往一边表示“我是同意改的啊”,一边罗列阐述各种不改变规则的原因,实在找不到大道理由的时候,甚至会矗在荒僻刁钻的角落里奋力抬杠。你指出他本心就是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他就说自己在讲道理,你再指出他在这个专业上也并不懂多少道理时,他就开始表演“你生气了,我们不说了”。

我确实生气,而且气得有点上头。法律,当时的我以为,首要保障权责行罚公平;在此前提下尊重个体自由;在前两者前提下尽可能保护弱者。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为了一些刁钻荒僻的理由,放弃以上原则,才叫做法的实际才是立法修法应有之意吗?但我一生气,确实处于劣势。男女争吵就是这样,同样都是小白,围观者却自然先行站在他们这边;男人生气了是man是正道之光,女人生气就是情绪是无能狂怒。

既然不想改变自己的性别,那剩下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的资格。以后再有此种论战,我要以法律人的身份站在辩场上,对方在性别上的先天优势我只能后天从纸堆里找补回来。熊熊燃烧着上头的怒火,在上图的发问得豆友们的热情回复后,我化悲愤为作力,真就去搜了一下法考,发现本来应该在6月结束的报名时间因为疫情推迟到了7月,考试时间也相应顺延了。我是相信有超自然力量的无神论者(?),自然以为这是天意要我拼一把。就按豆友们的指示,上B站开刷刑法课了。

因为想要考证的动机太low,要我出血去报什么培训班买什么培训包是万万不可能的。

对,我拿证就是为了跟人吵架时喉咙能响点

我旅行也是这样,定了一个大体框架后就奋勇着手,不愿意花时间在细节上扣来扣去或者在选择上左右摇摆。往好听了说是果敢,往难听里讲就是莽撞。所以我找视频的办法简单粗暴:在B站搜“刑法 2020 法考”,看谁顺眼就是谁了。

非常感谢面善可亲的方鹏老师开启了我的法考之门。刑法课我(当时)觉得非常好懂(一直到想象竞合/罪数的部分才开始懵圈)。除了讲课条理清晰,还有一点是方鹏老师明显就偏爱理科生,天天在视频里放话“理工的学生过刑法特别容易”,在心理上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心理上提供帮助,以帮助犯论处23333)。

就算我后来在民法上感到挫折,因为被方鹏老师的“理科生比文科生更适合学法”的说辞洗脑,当其时仍旧很森破奶已无地乐观开朗。

民法我已经觉得吃力了

但是吧,我觉得法考书实在太贵了。网购《刑法宝典》加一本真题花了我70块钱。屈指一算,民法、刑诉、民诉、行政、商经、三国、法理……这得多少钱!而且既然在上法考课,知法犯法下载或者买盗版未免也太黑色幽默。刚好,我同事不知为什么有一套2017年的瑞达法考书,又不知为什么在公司从苏州搬过来之后这套书就落在了我的书架上,放着也挺占地方的,八爪鱼不收咸鱼都卖不出去,干脆剩下的科目就用它吧!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

这本感觉比瑞达的刑法书条理清晰,我大运撞得还是不错的

同事的这套书里没有三国和民法

那三国和民法咋办咧?简单,听完做笔记就行了嘛。我自识字起就是笔记小能手,就算整堂课趴在课桌上偷看武侠小说,老师写板书的时候都会抬起头认认真真地记下来,考前再整理一遍。用不同颜色的笔把本书写满,有一种特殊的满足感。我至今仍有囤积漂亮本子和笔的癖好。

所以听完方鹏老师的刑法课,我先这不慌不忙地花了两天的时间制作笔记。

字丑,但还正常

民法没有书嘛,笔记写得就更开心了

民法课讲得漫长,笔记自然也比刑法长,得花了三四天。我黑红蓝绿紫色加上荧光笔一起用,美滋滋觉得10月底很遥远,时间还很充分。呵呵呵呵呵。多得公司同事们的包容担待,其实这几个月,我算是全职在准备法考,按理说,时间是充分的。坏就坏在讲民法的老钟身上。

7月20号我开始搞民法,8月15号居然还在搞

钟秀勇老师(人称花脸猴)。嗯哼。是我在整个准备法考过程中最喜欢(之一)也最烦的老师。

首先,他普通话比方鹏老师还差。开1.5速不行,不看字幕不行,必须得原速盯着字幕听讲。然后吧,他中途念诗也就罢了,还爱灌一些诸如“你们的双眼被智慧点亮”,“不用我说,你们其实都已经懂了”,“不想学的时候就去放松一下,看看电影见见朋友,到想学的时候再来听,肯定来得及”的迷魂汤。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居然真的跑去连刷几部脑残剧…………………还帮外公整理清洁他收藏的粮票(洗钱这事儿你们知道多费劲吗)………………还去无锡参加《说唱新世代》的现场录制。但凡拿这些时间去刷法考视频,也不至于赶到最后要完全放弃商经。

但是,他讲的内容,就算内心抵触外加性格不和,我居然都听进去了,而且现时消化了不少。因为最后时间来不及,三大诉讼法对我而言又是老大难,时间基本都花在背刑诉小口诀以及区分民诉与行政诉讼上面,民法的题都没怎么刷,但我最后卷二居然比卷一多得了20几分。被放弃的商经部分,除开植树造林那些只能靠蒙,剩下的题基本就是靠十几年前在工管课上学到基础(还好股份公司、有限公司跟合伙公司这些内容没怎么变)跟对于民法的认知在作答。

法条和期限都不记得的我,居然能利用民法的基本原理蒙对这么多商经题(考10月31号杭州场的小伙伴们晃动你们的双手,一起说商经的题多不多),听老钟絮叨还是有价值的。

9月份我才开始刑诉

三大诉讼法,是我法考中的三座大山。到现在也没移开。

当时我还没有看民诉课呢呵呵呵呵呵

老老实实,谁跟谁的简易程序有啥差别,谁跟谁的公益诉讼能不能和解,谁能上诉谁能抗诉,谁二审全面审谁二审书面审,谁原则开庭什么情况下不开庭,什么时候判决什么时候裁定,什么时候发回什么时候改判,我到现在仍然是懵的。我唯独来塞的就是管辖问题。我对三国法里的管辖和司法协助也拎得很清,谜。

到这个程度,对法考再是无知也感觉到自己来不及了。所以徐金桂老师的行政和韩心怡老师的民诉,都是用二倍速听的。真的,你们去体验一下用二速听韩心怡讲课。我当时刚好还感冒了,吃完饭灌了一包药,再用二倍速听完一节课,站起来瞬间就吐了——是字面意义上的yue出来。

感受一下我这阶段的笔记,字体在诉说“她急了她急了”

法理学我都不知道自己听了点什么,古代法部分全部放弃,打算上了考场以中学历史知识去蒙(事实当然一个也没蒙对)。

还有两个星期考试,还有两门课没看

三国和商经之间,用点指兵兵大法选择了三国。对于这个决定,倒是不后悔。我喜欢三国法。在法考准备的那么多门课中,意外地,我最喜欢三国法。“退休后可以在这行发挥余热”的那种想去从业的喜欢。杨帆老师不愧是三国法的女王(而且我觉得杨帆老师很漂亮啊,是真的被智慧点亮),国际贸易术语和海商三险,我不仅以为极其好理解而且非常有趣。在听这门课的时候,甚至生出了“为了看懂国际法,西班牙语还可以再努力一下”的念头。

最后一周,我甚至连豆瓣都戒了,以至有些豆友以为我被禁言了。其实我只是遵从豆友的指导,冲刺刷真题。这一星期,可以说是我人生中努力学习的巅峰。每天从早到晚地也不拖碗也不刷,闭上眼做梦都是法条,张开眼开机就是真题。因为压力过大加上脑力消耗,偏头痛的老毛病不识相地发作,又不敢吃镇痛药,于是就学老钟疯狂点风精油。还网购了一堆便携氧气瓶,一边吸氧一边做题。

古有孙敬悬梁读书,今有我这蠢货吸氧刷题,这个画面当时要有人拍下来一定喜剧中国。我个性里能算优点的,只有倔。跑马拉松也是这样,前20公里散乱不按配速胡来,中间十几公里撞墙+水肿要死不活,最后3公里拼出性命,通常也会跑出全程最高配速。但凡这前程乱中程懒后程彪的毛病能改了……

而且怎么有那么多的题啊啊啊啊啊啊〜〜〜最重要的是,和答案一对,正确率低到分分钟想去测试智商。

近些年,我领会到忘却原是人类最大的智慧,并且期待着自己拥有它的那一天。但在刷题背口诀的时候,我只恨岁月带走了记忆,啊!我曾经也是个能下盲棋的孩子。啊!

考试前一天,感觉是死是活也就那样了。计划用思维导图和自己的笔记把知识点前后串一遍。

刑诉的思维导图下载不了

然后百度网盘就给我来这一出。刑诉法的思维导图能有啥“违规”信息我也是不懂。可能在百度看来,刑诉法有毒吧。然后我真的性格太差了,居然因为这点子屁事又浪费了两个小时。

当晚压根没睡着。从楼下的人叫唤一直听到楼上的鸟叫唤。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氧吸多了,心跳过速。第二天上了6点半的闹钟,结果5点钟我就自己起来了。本来想在路上再看一会笔记,中午有三小时能把商经突击一下——事实上看得进去才有鬼。

特别是卷一考到我怀疑之前刷的真题都是真的吗?事后跟母上哭诉,说一场考试下来,如果你回想一阵一拍大腿说“哎呀,那题我错了”,那你至少能估个差不离的分。但我考完出来,是兜头兜脑的一片雾水,比《乱世佳人》里斯嘉丽的噩梦都要雾,别说选没选对了,基本上连每题的考点是啥完全都懵的。保守估计连蒙带猜能对一半吧。因为卷一的挫折感太强,我中午甚至多吃了二两饭。在淀粉的镇定下,不断安抚自己:下午的卷二,只当是去见识题型了。结果上来就是连着三道商经,于是我对过线彻底死了心,一死心睏意就涌了上来,整个答题的状态都很朦胧。

出考场第一件事就是到围脖上哭诉求安慰。

而且法考居然要等10天才出成绩。等我翻出张明楷老师的《刑法学》(15年我也不知道为啥买了这本书,到现在也没拆封),下单了王泽鉴老师的民法书,咬牙切齿明年要在考场上以鄙视出题老师的心情高分通过之后,就愉快地决定接受现实并且放纵一下自己以安慰上周吸氧刷题的辛苦。

昨天查完成绩,发现210,真当运气。早知有这运气,但凡这10天好好看书刷题……当然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只有再次拿出跑最后3公里的精神冲一把。还好,上次网购的氧气瓶还没用完2333333333

最后来yue一碗鸡汤。

知识真的不辜负。我当年去读工管双学位,只是为了找个正当理由逃避周末与父亲“培养感情”的社交,以及翘掉一些不喜欢的专业课。毕业之后,这个学位证一毛用武之地都没有。谁想那些关于公司啥啥的,反倾销啥啥的,居然还能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那些晚上空虚寂寞冷,有时间需要打发的小伙伴,都可以搞一下法考,从现在开始能有七八个月的时间吧,应该不用搞得我这样苦哈哈的。

感谢在考场上借我笔的妹子(我压根不知道还会发草稿纸)可惜妹子太厉害,场场都提前交卷,没机会把笔还回去。

以及感谢这几个月来始终关心我、鼓励我以及帮助我的豆友们。饿了么的外卖小哥。及以下深夜食品陪伴度过糖份枯竭的艰难:

@八圈 友情赞助的虾干

拉面,我只吃辛拉面

螺蛳粉的好处,是能把人熏精神了

实在找不到吃的,我就用它充饥

小斑
作者小斑
147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38 条

添加回应

小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