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孤独作个告别

罗罔极 2020-10-29 19:59:16
来自话题 豆瓣征友大会

这条征友信很早就想写了,但工作原因,一直没能动笔。先简单介绍下自己吧:我是罗罔极,24岁,幼儿园肄业,始终没上过学,现居北京,不忙的时候会回老家哈尔滨,目前在经营一家影视媒体工作室,年收入是100W上下。下面这张照片,是去年为某媒体拍的封面。直观上看,似乎除了英俊之外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只要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在我身后有一个皮制的椅背。

乍一看这个椅背很像是汽车座椅上的。但其实它是一辆轮椅。在我收藏过的5辆轮椅中,它是我最爱的一个,它的时速可达10公里,可爬坡,可越野。几年来,我用各种不同的轮椅,去大连看海,在北京创业,也曾与喜欢的女孩子四处游玩。

由于先天性肌肉萎缩症(SMA),我自出生起便瘫痪在床,身体也总长不大,体重只有70多斤。而与大部分残障人士不同的是,我并不认为瘫痪是一种缺陷。某种意义上,我甚至觉得瘫痪是我的一种幸运。因为瘫痪,我四五岁之后就一直待在家里,两耳不闻窗外事,却找到了自己最喜欢做的事。童年时代,我自学了识字,经常捧着一本《安徒生童话》反复地翻。在家人的宠爱之下,我自认为自己的内心和人格的发育都非常健全。

我小时候在农村的家,而今已经卖给了亲戚

少年时代,我迷上了游戏和动漫。我喜欢玩《仙剑四》,喜欢在听完结尾的《回梦游仙》之后,在屏幕前发呆哭上半个小时;我喜欢看《海贼王》,喜欢在狭窄的卧室里面,在心底怒吼“总有一天我要去大海上扬帆”。而今我已经长大成人了,但那股感性和热血却丝毫未变。即便是现在,我看某些质量普通但创作真诚的电影、番剧、游戏和书籍时,也经常会泪流满面。

我喜欢的电影作者有陈凯歌、李沧东、岩井俊二、库布里克,喜欢的游戏有《古剑奇谭》、《风之旅人》、《荒野大镖客》、《塞尔达传说》,喜欢的作家有村上春树、王小波、渡边淳一、菲茨杰拉德。我还喜欢今何在。读过至少五遍《悟空传》之后,我写了一些评论,在网上传播的很火,于是电影版拍完的时候,我被邀请参加了首映仪式,今何在本人送给了我一句“谢谢你的喜欢”。

今何在的签名书

我偶尔也追星,虽然并不会丧失理智,但有时候也是比较疯魔的,追到了极致。我迷恋姜文,就把姜文的电影翻出来,每一部都反复看好多遍,然后挨个写影评。我的影评大部分会在顶流媒体发表,《阳光灿烂的日子》《太阳照常升起》《一步之遥》……2018年,我写了许多篇跟姜文有关的文章,于是周韵发现了我,邀请我和姜文一起看了场电影,吃了顿日料,扯了会儿闲篇。

对我影响最深的明星是周杰伦。每当我感到痛苦无助,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只要听一遍《稻香》,然后哭一哭,就会恢复成往常的状态。19岁那年,我开始运营自己的自媒体。我赚到的第一笔钱,买了两件很重要的东西,一件是给妈妈的项链,一件是给自己的“地表最强”演唱会的门票。

在超级VIP座位看周杰伦的演唱会

自19岁以来,我的人生仿佛像是开了挂,不断在完成自己的梦想。我在老家哈尔滨有一栋三室一厅二卫的大平层,从买房到设计和装修,几乎是由我一手操办。我不太喜欢那种富丽堂皇的土味装修,也不太喜欢如今风头正盛,却被带得有些跑偏的所谓极简风格。

我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有着很多的欲望和热爱。我笃信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于是我的卧室刷了非常青春的颜色,而卫生间则有着不同的亮丽,即使天天看也不会感到倦怠。

我的主卧

投影仪和电视,是我最没办法离开的东西,只要超过三天没看任何影视作品,我就会感到一种空虚。于是我在主卧配了100寸的家庭影院,在客厅配了70寸的电视和游戏机,感觉空虚或者累了的时候,就“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舒服窝在沙发里”。

主卧和客厅

我认识一些和我身体状况相似的残障人士,他们通常比较孤僻。但或许是从小在农村长大,身边的亲人很多,又总对我百般疼爱的原因,我的内心总是充满了阳光,总是很积极向上。我自认为自己有一些高于周围人的审美趣味,但同时我又并不讨厌世俗生活中的烟火气。

工作之余,我喜欢在客厅跟家人聚餐,聚完了坐在沙发上打游戏,或者一边刷剧一边跟家人聊天。我妈是主妇,我爸是公务员。我们家的人缘很好,在我印象中的这二十几年,来串门的亲戚和朋友几乎源源不断。

我在客厅玩《炉石传说》

我家窗外是一个主题乐园,类似迪士尼,像一个与世隔绝的童话王国。当我感到心烦意乱,想要重整旗鼓的时候,就会去里面闲逛,里面有俄罗斯的杂技团,偶尔也有各种音乐节,冬天还有冰雕艺术可以看。嫌门票太贵的时候,晚上也可以坐在家里客厅的观景平台上看看窗外,总能产生一种治愈感。

客厅窗外的夜景

乐园后方那个有点像高跟鞋的红色建筑是一个商场,里面有我去过最多次的电影院,开电动轮椅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到。当然,我近两年也经常在北京。在通州,我开了一家工作室,住在一栋151平商住两用的房子里,房子的装修和隔音都很好,隔断性也很强,工作和生活之间可以做到互不打扰。

我有幸遇到了几个可以共事,并且性格很和善的小伙伴。为了让他们能够沉浸于创作之中,我把工作室装饰成了许多文艺青年理想的样子,除了办公区之外还有休息室,里面配备了电影海报、各种手办、PS4和家庭影院。在吃饭的地方,我贴了一张《海贼王》的海报。而我们整个团队也像是动画片里的海贼团,充满了人情味,充满了少年感。

我工作室的休息区

总的来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北京和哈尔滨这两个城市之间游走。平时的工作内容大抵是写作和开会,当然还有看电影。我经常会去参加各种电影的首映仪式,以及一些发布会和讨论会。我十分热爱自己目前的工作,它不仅让我见到了许多自己童年的偶像,也令我在精神上感到无比的充实。

我和路小雨一起看《南方车站的聚会》

我每周大概会出门1-2次,或逛街,或闲庭信步,或解锁景区。北京的交通非常方便,随处都可以打到无障碍出租车,还有很人性化的地铁。而在哈尔滨,我有一辆商务车,也几乎可以带我去任何地方。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相对稳定,除了有些畸形和不能动弹之外,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医生说我可以正常恋爱,也可以结婚生子,只要坚持用药,病情就能停止恶化,一直处于比霍金强一点的状态。

我在电影院

我的生活目前是由我妈来照顾的,未来应该会聘请护工。由于生在东北,我从小接受过的教育告诉我,老婆是用来疼的。所以我不太希望自己以后的另一半成为我的专职护工,而更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让对方可以过得衣食无忧、轻松有趣、永远保持着爱与活力。

我的终极目标是拍电影。但在拍电影之前,我想先去过一过自己理想中的生活。弗洛伊德说过,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工作和爱情。我在工作上虽还尚未达到顶点,但相对已经较为满足了。接下来的几年,我只想尽自己所能,多赚些钱,在远离喧嚣和钢筋水泥的郊区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园,和喜欢的姑娘住进去,每周出门一次,每年旅游两次,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一起过着表面平淡实则幸福的,真正有意义的日子。

我在798艺术街

在我的自媒体后台,很多没看过我照片的读者都误以为我是个大叔。或者即使看过了照片,很多人也仍以为我的心智过于成熟。但其实只要深入读过我的文字,你就会发现,我一直都是个少年。我想吃,想爱,想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躺在海边发呆,想在夜色温柔的海景房中和喜欢的女孩子赤裸着嘻嘻,在我这看似幼小的身躯里,藏着很多平凡少年人的渴望和向往。

在我看来,无论是搞嘻哈的还是搞文学的,无论性格狂野还是内敛,每个女孩儿都有自己的可爱之处。我会喜欢刘亦菲,也会喜欢妮可基德曼;我会喜欢清纯温柔系的乖乖女,也会喜欢有一点野性,身上纹了身但本质却并不坏的大飒蜜。所以我对自己另一半的要求,并不想浮于表面,也没有什么参数和标准可以谈。我只希望对方位处北京或哈尔滨,能有一颗善良的心,愿意去了解和艺术相关的事情,对未知的世界始终保持着好奇,且能够无视外界的偏见。至于其它的,就只能交给眼缘和之后的聊天了。

我的确拥有一些经济基础,但我自认为自己身上的最闪光之处,是坚韧而有趣的灵魂,和经得起被人反复探索的思想深度,以及虽然乍看起来有些怪异,但只要细细揣摩就会觉得还算英俊且有点神采奕奕的颜值和身体。所以为了避免浪费这样优质的资源,我不希望自己只是在物质上给予另一半帮助,而更希望可以通过自己长年累月的精神积累,使对方由内而外的变得更加富足。

你,想和我一起乘风破浪么?

——

12.25日更新:这篇征友帖发出两个月了,虽然我还没实现脱单大计,但却在豆瓣上认识了些朋友,也算是有所收获。更意想不到的是,探探的工作人员,通过这篇征友帖找到了我,他们认为我勇敢追爱的精神令人钦佩,于是邀请我和余秀华、王嫣芸三个人一起,合拍了一支与爱情相关的视频。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对爱情的看法和理解,不妨打开看看下面这支视频。

#我与生俱来敢爱 12月24日 探探年度敢爱大片温暖上线_腾讯视频

罗罔极
作者罗罔极
5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00 条

添加回应

罗罔极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