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喜欢给我提建议的人:我正式邀请你们闭嘴

李弯湾 2020-10-25 21:15:31

作者|李弯湾

插图|Alois Wachsman

今天中午,我在家,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我开了门,是个女的,穿着工装,我还没开口,她就巴拉巴拉一顿说,先介绍了她是什么公司的,又说我家的抽油烟机可能出问题了,他们现在有个什么活动,可以免费帮我清理抽油烟机……

没等她说完,我关上了门。

这类似的情况,我想每个人都遇到过,比如以前在火车站,一个大妈过来问你需不需要特殊服务;或者你走街上突然蹿出一个小哥来,拦住你让你了解一下游泳和健身;或者一个穿着西装的妹子过来问你要不要办信用卡;再或者,每天都会听到的各种垃圾电话,问你要不要买保险买房买墓地啥的……

我们把这些行为,称之为打扰、干扰甚至是骚扰。

我很讨厌这些行为。

但他们都是为了工作、谋生,我心里再不爽,也知道这是人家的工作,要不是为了养家糊口,其实也没人愿意这样做。

所以,即便不舒服,但能理解,即便不能理解,也能想得通——人家是为了挣钱,如果我不舒服,不配合就行了。

但生活中,人们很多给你瞎出主意的迷惑行为,它看起来不像是为了他自己,似乎真的是单纯为了你好。

如果你反感、或者质疑他,他就会反问你,“你真以为我是闲的啊,要不是看着我们俩这关系,我会掏心窝子跟你说这些话?我是为了你好啊,要不然你以为我图什么?”

比如你穿个破洞裤回家,村里的老太太扬言要拿针线来帮你缝上,你穿个短T露着肚脐眼子回家,有人就要建议你穿得暖和一点,即便是夏天;你开个饭馆吧,总有人就会来建议你的装修要换一换、你的菜品要改一改;你想安下心来好好打工吧,总有人要说你年纪不小了,趁年轻赶紧找对象结婚;你婚姻不幸福想离婚吧,总有人建议你为了孩子忍一忍……

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活着,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好心人,扛着一面“为你好”的大旗,浩浩荡荡地来为你出谋划策、指点江山。

如果可以说脏话的话,这里请允许我小声说一句妈卖批。

太烦了,真的太烦了,我已经受够了。

当然了,我一两个月不更新,现在突然更新,专门写篇文章,也不是为了说这些烂事,毕竟一个普通人给你建议、对你的生活指指点点这样的事,并不值得专门写篇文章来说,发个朋友圈吐槽一下也就完了。

我们心里都有数,陌生人、普通人、熟悉的人甚至一些朋友,其实没有那么重要,他们说得再多、说得再狠,一时半会儿之后,我们都会忘了。

所以,他们爱说啥就说啥呗,我无所谓。

可是,如果是关系很近的人,比如父母、兄弟姐妹、夫妻之间,总是被对方提建议,有时候真的会让人烦躁、抓狂,甚至有想犯法的冲动。

比如我一个很好的朋友,绰号叫鬼东哥,他今年28岁,老家四川农村的,现在在北京飘荡,搞音乐,没什么收入,来北京四五年了,用他的话来讲就是——没饿死已经谢天谢地了。

他家里人很担心他,尤其是他哥哥。

他哥哥大他4岁,有家有业,在成都买了两套房,有个小公司,一年收入七八十万吧,用一个偏僻农村的眼光来看的话,已经是那个村子近300年来的历史首富了。

他哥哥,几乎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劝他回去,说他这么任性不行,说他对自己不负责任,说他幼稚,说他在北京混了这么多年也一点路子也没混出来,希望他回成都去,会给他介绍一些正经工作,一个月万把块钱随便挣,反正无论怎样,总比在北京喝西北风强。

他很痛苦。

他说,来北京5年了,他因为事业没什么起色而灰心过,因为交不起房租而焦虑过,因为女朋友抛弃他而崩溃过,因为居无定所、总是搬家而沮丧过,但从未如此痛苦过。

痛苦,是因为他觉得他哥像给老母猪打针一样地给他强行灌输回老家“干正事”的思想,但他又不敢反驳。

不敢反驳是因为,一来,那是他亲哥,长兄如父,父爱如山——五指山,当年压得孙悟空嗷嗷叫的那种山;

二来,反驳无效,他一反驳,他哥就说他没干出什么成绩来,连自己都养不活,连房租都交不起,继而就会向他展示自己多么成功。按照现在大多数人的价值观,有钱就代表成功,有钱就代表正确,一切挣不到钱的事,都可以归类为瞎搞,一切挣不到钱的人,都可以归类为混子。

他很痛苦,但无处申诉,这个世界似乎已经给穷人关闭了讲道理的通道。你没钱,你只要一开口,别人就会用鄙夷的眼光来叫你闭嘴。

看着一旁眉头紧锁、欲哭无泪的鬼东哥,我气不打一处来,他哥太欺负人了,如果还可以说脏话的话,我想把前文那句妈卖批复制粘贴下来,送给他哥。是,你成功、你厉害,但我就问你,你会不会死?如果你不会死,那我听你的,但问题是,大家最终都会死。既然你跟我一样,都会死,那你跟我有什么不同呢?

如果谁要对我的人生指指点点,可以的,但我只想听那些不会死的人给我提意见。如果你也跟我一样会死,那么,请你不要随便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

拿鬼东哥的事情来讲,他需不要建议呢?他说他需要,那他就需要;如果他说他不需要,那他就不需要。

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我小时候,放牛,我很心疼牛,觉得它要耕地,很辛苦,所以我想犒劳它,于是我就偷了家里的腊肉来喂它。它不吃,我就很生气——我费劲巴拉地偷了腊肉来喂你,你这个畜生,居然不识好歹。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理解,牛为什么不领我的情,我可是好心好意地给它吃腊肉啊。

我给牛喂腊肉这件事,发生在我6岁的时候,那时候智力还没有发育健全,傻,很正常。

但无数的人,活了一辈子,都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提着自己的腊肉,到处去喂牛,牛不吃,他们还会骂牛不领情。

你说牛吃草没有营养,但牛就是喜欢吃草啊!为什么非得要让一头牛去吃腊肉呢?

鬼东哥的哥哥对鬼东哥做的事,无异于提着腊肉喂牛。

文章写到这里,我们再回头去看开头我举的那些例子。

比如上门要给我换抽油烟机的人,我讨厌她,是因为我家抽油烟机没有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能忍受,如果我不能忍受,那我自己会找人来修;比如那些给我打骚扰电话叫我买房买墓地的人,我讨厌他们,是因为我没有这些需求,如果我有需求,我有嘴巴,我会自己叫,用不着你来烦我。

比这些为了挣钱谋生才“对我好”的打工人,我更烦的是那些生活中动不动就要对我好的人。

我穿露肚脐眼子的衣服,因为我觉得好看,因为我觉得舒服,即便不舒服,我也能忍,如果我不能忍,我自己会知道换一件,用不着你为我操心;我开的饭馆装修好不好、菜行不行,我会看顾客们的反应、我会找专业人士来为我出谋划策,不想听你逼逼赖赖;我要不要结婚那是我的事,你别把注意力放在我这儿,你该花点时间想一想你的墓地的事,免得死了找不到地方埋……

我的精力实在太有限了,要是每个人都想来为我的生活指指点点,我的身体早被你们这些人给戳烂了。

所以,如果我没有问你,你就要主动给我提建议,那——我建议你还是闭嘴为好。

文章写到这里,看起来像是吐槽、宣泄情绪,但我不只想吐槽,我想讲点理性的东西,回答几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不要随便给别人提建议,尤其是亲近的人

古人有句话讲得很好,叫“医不叩门”,你是医生,你就不要随便说人家有病。

你想,你在家里看电视看得好好的,突然有个人敲门进来,自称是医生,他说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总结一句就是你有病,他能治。

你会是什么反应?

你当然会很生气啊:我有病?我看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我作为一个人,我只要觉得舒服,那我就是没病,我要有病,我会自己去寻医问药,你要真的医术高明,你放心,我真有毛病了肯定找你。

医生提建议的对象不是人,而是病人,一旦医生要给人提建议,那他就已经确认了这个人有病。

同样的道理,如果你向一个人提建议,这个举动所传递的信息就是你觉得这个人有问题、或者他干的事情有问题。

你觉得他有问题,不代表他真有问题,很可能只是你觉得他有问题而已。

你觉得他有问题,就代表你否定他、你不认可他,没有人喜欢被否定,所以你主动提建议,其实就是一种冒犯和打扰。

人是需要自省的,而最需要自省的是,当你觉得某个人或者某人做某事是不正确的时候,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是否能够代表正确。

依我之见,我认为只有不会死的人才能代表绝对正确,要不然大家活着,其实都是瞎活,没有谁比谁更高级、没有谁比谁更高明。

你提建议,对于被建议的人来讲,就是双重伤害。第一层伤害,是你觉得他不行,你否定他的现状,没有人喜欢被否定;第二层伤害,是你提建议显得你更聪明、更优越,没有人喜欢别人比自己更聪明和优越。

在亲近的人之间,因为你的态度和看法对于对方来讲分量很重,如果你总是对他提建议的话,这个行为就表明你总是觉得他不对、你总是在否定他。

谁会喜欢一直被打压、被否定、被教育、被建议呢?

没有人。

第二,为什么人会喜欢给别人提建议?

人们喜欢给别人提建议,大部分时候,绝对不是出于好心,绝对不是出于想为对方好。

最根本的动机,是想宣泄自己的正确感,是想显得自己重要、正确和优越。

就像一个村里的老太太,她看着一个女孩穿着吊带装,她会建议这个女孩穿得“正派”一点。

老太太的这个行为,是在为女孩好吗?

当然不是。

女孩好着呢。

老太太给穿吊带的女孩提建议,是因为她觉得穿吊带不对,穿得保守一些才是对的——他只是无法憋住她的正确感,非得要说出来,不说出来她浑身难受。

不是女孩有毛病,而是老太太有问题。

说个我自己的事——我去年回家过年,我一个远方表哥,十几年没见,听说我是写文章的,就来给我提建议,说写文章,要多引经据典,不要写大白话,写大白话的文章,没什么营养。

接下来,他就开始讲他读小学的时候,作文经常被老师表扬。

这位远房的表哥,他给我提建议的目的,是想证明他也会写文章、而且写得很不错,而不是真的觉得我的文章需要改进,因为他都没有看过我的文章。

这样的事太多了,细细说来,写本书都讲不完。

为什么人总是忍不住想要给别人提建议呢?

我以前的文章里有句话,叫“人活在世上,几乎一切行为的根本动机,都是试图去验证自己的重要性和正确性”,也就是说,人们无论干点啥,都是想去证明自己是重要的、是正确的。

你仔细想想,人间的事,几乎也真的如此。

可是,为什么人要去证明自己的重要性和正确性呢?

我觉得是这样的,远古时候,生存资料匮乏、生存环境险恶,人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全新的挑战。人为了活下去,只能时刻确保自己是重要的、是正确的,才能存活下去。

比如一个族群里有10个婴儿,条件简陋,婴儿的存活率太低,一个婴儿,只有确保他自己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他才能得到最多的照顾,他的存活几率才最大;比如人们每天都要尝试各种食物、去打猎冒险,人只有确保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才不会突然暴毙。

所以人类早期的这些习惯,被写入了基因,然后一代一代的延续了下来,即便现在很多情况下,人已经可以闭着眼活下去了,但人们依然改不了去确保自己重要和正确的尿性。

看着别人不符合自己的想法,于是就忍不住有话要讲、有屁要放。但人总是自恰的,总是需要确保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所以也要确保自己向别人提建议这件事是正确的。“我向他提建议,就是因为我看不惯、我就是想宣泄自己的不满”这个理由,是没法说服自己去做这件事的,为了驱动自己去干这件不叫人干的事,人就会去美化自己的作案动机,所以就找到了“为你好”这个理由,就像凶手不会说自己因为对被害者不满,他们会说因为被害者各种罪行,他行凶是为民除害。

人们主动向别人提的建议,都算不上建议,这些建议基本上毫无价值可言。你想想,人那么自私的物种,一切算盘都是为自己打的,怎么可能会演化出为别人好的优良天性来。如果人真的拥有这种天性,那么,人最该向自己的竞争对手提建议,因为你太知道竞争对手需要什么建议了,可是,你见过谁会给竞争对手提自己认为最宝贵的建议呢?

没有。

第三,如果你真的觉得别人需要改进,该怎么提建议?

确实,人很多时候的确会真的希望自己的亲人、伴侣、交心的朋友好,因为说到底,我们跟至亲至爱的利益是绑定的,或者说,如果他不好,他会连累到你,你想要为他好,无论是出于什么动机,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提建议得讲究方法方式,讲究姿态,你提建议,就说明你的身份是一个参谋,你的建议仅供参考,你得摆正位置,得给人家留着选择的余地。但生活中,亲近的人们,在给对方提建议的时候,姿态那叫一个飞扬跋扈,语气不像是提建议,似乎是命令、是“勒令整改”的意思,别人要不同意他,他就觉得对方冥顽不化、不听讲不听劝。

孔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换做是别人对你“勒令整改”,你舒服吗?

我们的古人还说,“力微休负重,言轻莫劝人”,我不认为这是句很好的话,因为“言轻莫劝人”的逻辑是——你不行,所以你该闭嘴,但假如你厉害了、发达了,你才(就)可以随便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事实上,一个人越是成功,越要谨慎表达自己的建议,因为你的建议很容易给别人带来压迫感,就像前面提到的鬼东哥的哥哥,他成功、他厉害,但他不知道,他给他弟弟“勒令整改”般的建议,会让他弟弟想过要轻生。

我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好,在你向别人提建议之前,可以先默念一遍:“人是不会改变的,除非他觉感到被爱;人是不会改变的,非除他感觉到很多的尊重;人是会不改变的,除非他被允许不改变也是可以的。”

——完——

  • 作者简介:李弯湾,情感作家,目前依然存活于世,原产贵州,目前窖藏在北京大裤衩附近,关心人的情感生活,关注人的内心世界,为真理站台,为弱小发声,为每个为情所困的人思考原因和寻找方法。如果你也爱我,可以留意一下——两个弯不一样,第一个是干的,第二个是湿的。
李弯湾
作者李弯湾
396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李弯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