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世界500强辞退后,她开了一家流水破百万的淘宝店|100个不上班的人

林安 2020-10-16 22:50:03
她曾经以为,毕业后进入世界500强成为管培生,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却没想到,进入500强,才是她噩梦的开始。

100个不上班的人 NO.46

姓名:雪梨

职业:淘宝店主/内容创作

城市:上海

一句话简介:

八个月开出一家营业额破百万的淘宝店


“上班一年半,我被裁员了”

2018年11月,当HR把雪梨叫进办公室时,她并不知道三个月后,自己会被曾经梦寐以求的公司裁员。

刚进入世界500强时,她一度自负地为自己制定好了将来的职场路径:3年升到Assistant Manager,5年做到Manager,成为在职场上独当一面的职业女性。

然而一年半后,当HR亲口告诉她“你不适合这家公司,也不适合这份工作”时,她觉得自己前20多年的人生都被否定了。此后的三个月,她都被笼罩在自卑和焦虑的阴影里。

这不是雪梨人生中第一次坐上自负到自卑的“过山车”。

她出生于安徽黄山的一个小镇,从小成绩优异,几乎没尝过当差生的滋味。高中那年,雪梨在正常发挥的情况下考上了上海外国语大学。

然而,大学里的第一场考试,她的成绩排在了全班的后三分之一。作为一个从小到大的优等生,这让她大受打击。

“我的人生一直是一个自负、自卑、自信的循环史。”从小池塘游进汪洋大海,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普通。

大学第一年,在那个满是高材生的校园里,雪梨的成绩拼不过别人,学生会也进不去,各类面试处处碰壁,几乎自卑到自闭。

“我一个来自小城镇的人,到底有什么实力和样样优秀的城市人比呢?”她问自己。

为了提高成绩,她努力过,也进步了,但初高中一直当尖子生的经历,让她无法接受只是一个“努力的中等生”。

大二那年,她开始另谋出路——既然学习成绩拼不过别人,就在社会实践上多下功夫

她开始频繁参加各类社会实践和社团活动,还走出校园做了不少兼职,从端盘子到发传单,卖玩具到计算机二级代理……

不仅获得了收入,还打开了自己的社交圈,掌握了很多书本之外的技能。

一次偶然的机会,雪梨当上了大学魔术社的社长。那时,七校联盟的魔术晚会即将开展,她被赋予了宣传总监的职位,那是她筹办的最大的一场活动,也是让她打开新世界大门,重建自信的一场活动。

为了招募观众,她写了一篇公众号文章《上外90%的人都没干过的事》,没想到被30%的上外人阅读,报名人数很快就爆满。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擅长的事情也许是文案写作。

魔术晚会的成功,让雪梨收获了很多赞赏。“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大的成就感,也是这一份成就感支撑我在未来遇到事情时没有丧失信心。”

那以后,她又加入了学校的司令俱乐部,撰写了很多篇阅读量过万的文章,“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好像走对了路”。

大三时,雪梨加入了一个创业项目,和50个同学一起,两天卖出了35万元的欧莱雅产品。凭着这些社会实践,她在还未毕业的情况下,就拿到了多家知名公司的实习机会。

毕业那年,她如愿进入了一家世界500强奢侈品公司,成为了一名管培生,同期的校招生几乎全部来自海外名校,“我真的是修了八百辈子的福才能和他们成为竞争者吧。”雪梨想,这也间接证明,自己一定有过人之处。

却没想到,1年半的轮岗再次让雪梨重蹈覆辙——她再次跌进了自卑的谷底。

在重视管理和沟通能力的岗位上,雪梨的文案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

在靠维系关系获取资源和机会的企业文化里,生性内向敏感、不擅交际的她显得格格不入;

在家境殷实的名校海归圈,她也不得不逼自己“消费升级”,比如中午和同事一起去吃80元一顿的日料套餐,实际上她只吃得下三分之一。

“每天上班如上坟”,她这样形容当管培生的那段日子,没有一天不煎熬。

但即便上班如此痛苦,到了被裁的那一刻,她还是备受打击,因为老板传递的信息是:公司决定裁掉你,是因为你不行。仿佛她的整个人生都被否定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差。

这种自我怀疑直到几个月后,她靠开淘宝店过上了更好的生活时,才渐渐消散。

她也终于明白:自己当初被裁员并不是因为“我不行”,而是她和那家公司的价值观不合,他们只是不合适而已。

八个月,开了一家130万营业额的淘宝店

被动离职后的三个月,雪梨处于边找工作边休息的状态。

正巧那时,男友的舅舅打算开线上服装店,问他们是否合伙。也正是这个契机,雪梨想到了开一家自己的淘宝店作为副业试试,考虑到服装品类竞争太过激烈,思来想去,她决定做自己更喜欢也更擅长的品类——耳饰。

由于喜欢玩社交媒体,她在工作之余经常在知乎上回答各类种草问题,过去几年积累了几万粉丝,也曾经有淘宝店找她写帖推广过店铺,雪梨从店家那里了解到,自己的一篇3000多赞的回答,能给他们带去一两万的销售额。

“既然我能帮别人带货,一定也能帮自己带。”4月,雪梨的淘宝店正式上线,卖的是复古风格的耳饰,启动资金几千元。

她在公众号发了一篇文章,宣布自己开始创业了,“幸运的是,刚发出去就有很多朋友帮我转发,他们说我很有勇气,敢开一家自己的淘宝店。”朋友的转发给雪梨的店铺带去了基础流量。

8个月后,我在朋友组织的线下活动上第一次见到雪梨,她戴着贝雷帽,穿着JK制服,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俨然一副学生模样。

自我介绍环节,她说“我是一个知乎上的种草博主,也开了一家自己的淘宝店,现在有十几万粉丝。”当她说完这些话时,我能感受到身边一些人投去的赞赏目光。

那时我才意识到,原来她的淘宝店并不是随便做做。

我们很早就加了微信,最初听她说自己开了一家卖耳环的淘宝店时,我以为只是小打小闹,因为身边开类似店铺的朋友太多了,基本都是做了一段时间就关掉的状态,但是她只花八个月就把店铺做到了两颗皇冠,营业额突破了130万。

当她说出这些成绩时,显得有些云淡风轻,相比于开店,她似乎把更多时间投入在了旅行和生活上,“这个体量的淘宝店店主,为何如此悠闲?”这让我对她产生了好奇。

直到之后一次次的深入接触我才知道,原来淘宝店初期,她也曾忙碌到“500米的按摩店,都要打车去”。

那是被裁员后的第三个月,雪梨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几乎是同一时间,淘宝店也开始了第一次上新。

她把当管培生时学到的品牌、产品和推广知识用到了自己的品牌里,再结合自己擅长的文案写作技能,在知乎和小红书上写出了几篇点赞过千的帖子,为淘宝店吸引了第一批数量可观的粉丝,开淘宝店的第一个月,她就回本了。

第二个月正好赶上淘宝的热点节日“520”,她的店铺销量迎来了一次大爆发,整整比4月翻了10倍,随之而来的是准备不足的手忙脚乱。

“那个时候还蛮痛苦的,白天要工作,晚上要发货,周末还要忙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整个5月和6月是我活得最焦躁的一段时间,因为太忙了。”

六月,当淘宝店的收入超过雪梨的上班工资时,她提出了辞职,决定全身心投入创业。

她搬到了一处更大的房子,找了一些兼职员工每天到家里打包发货,男友负责客服和摄影,自己则只负责线上推广的事情。如此一来,个人时间就解放了大半。

空出来的时间,她开始在国内疯狂旅游,从大西北到云南,再到凤凰古城、日本北海道……几乎每隔几个月,她都有一半时间在路上。

和那些抓住机会就想把生意越做越大的人不同,雪梨对赚钱的渴望并不强烈,即使那时的她收入已经超过同龄人很多倍,消费方式却并没有跟着一起升级。

“我是一个小富即安的人,当我的收入能够满足基本的生活所需时,我反而觉得物质没那么重要了。”

她回忆起以前在奢侈品公司上班时,身边的人普遍崇尚小资文化,比如奢侈品包包一个月要买好几个,每年都要去几次国外的海岛度假,那时的雪梨受环境影响,也会往那种消费观上靠,即使那时的她,工资只够维持在上海的基本生活。

现在,她反而没有那样的欲望了。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收入爆发式增长是怎样一种体验?”,我问雪梨:“你的答案是什么?”

她回答:“我有一段时间仔细思考过如何与钱相处,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有意义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赚了钱以后,反而没有去购买一些奢侈品包包了,甚至于我出去旅行,报的也都是价格低廉的旅行团,但是一起玩的人反而是那种专心致志想看风景的人,这样反而比较轻松。

可能脱离了原来的社交环境后,奢侈品对我来说已经不具备代表财富或身份象征的意义了。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去买,因为它完全高于产品本身的价值,更多是品牌的溢价。

现在我更多会购买一些设计感很足的国货品牌,我的消费观并没有跟着升级,只是我要买的东西可能更多了,比如我租的房子更贵了,然后我要买更多的家居用品。年初的时候考虑到今年要结婚了,买了辆车作为自己的嫁妆。”

原本以为裁员是雪梨人生中的一大耻辱,回头看,却成就了她的另一段人生。

在那一段人生里,她更加自信、自如、自洽,也第一次体会到不受束缚地做自己是怎样一种感觉。

“这段时间,我从来没有一次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能力很差,也没有像在公司时那样压力过大,没有觉得时刻有人把目光放在我身上,所以我要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去应对。这段时间,我在真真实实地做我自己。”

雪梨的房间

如今回想起当初被裁员时为什么那么遗憾,雪梨发现,原来当初放不下的只是那个光环,那个背景和那个title而已。

“我如今要感谢当时的HR,虽然她扮演了当时的坏人,却成为了我成长路上的好人。”

被裁员两年后,雪梨如是说。

相比功成名就 更想要微小幸福

24岁那年,雪梨有一份蒸蒸日上的事业,有大把空闲时间做喜欢的事情,还有一段稳定的恋爱关系,生活应该没什么不满了吧?

但我第一次见雪梨时,就感受到了她的焦虑。

“你在焦虑什么呢?”我问。

“很多时间都荒废了,觉得自己并没有成长。”那时的她好像这样说,我把它理解为“物质满足后丧失了向上奋斗的动力,但身边的同龄人又都在努力奋斗引起的恐慌”

人都是有惰性的。淘宝店步入正轨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雪梨每天睡到中午起,吃完午饭后刷一刷资讯、写写文章,就到了晚上,一天专心工作的时间只有2、3个小时。

这大概是那时的她焦虑的原因。

半年多以后,她的淘宝店已经累计了四颗皇钻,粉丝突破30万,买了车、也和恋爱长跑多年的男友领了证,刚刚搬进了郊区的别墅,有了自己的小团队,一切看上去顺风顺水,似乎没什么值得操心的事了。

但我再次从她口中听到了“焦虑”。

那天,我去她家拍视频,闲聊间隙我问她:“你晚上一般几点睡?”

“凌晨3、4点。”

“怎么这么晚?”我吃惊。

“晚上比较容易焦虑。”

“你焦虑什么?”我表示不解。

“就是身边有太多人会不断push我,给我压力。”

上午十点半,刚起床不久的雪梨一边化着妆,一边告诉我,自己身边有太多月销量过百万的淘宝店主,和他们比起来,自己显得尤其“佛系”。

今年6月,为了让淘宝店再上一个台阶,她找了一个合伙人,帮她做增长和运营。

“合伙人对我有预期,他会推动我去做一些我没做过的事情,这就要踏足一个新的领域,比如拍视频和做直播,这让我很焦虑,因为我是一个结果导向的人,如果视频拍出来没人看,我会很担心。”

雪梨开始拍短视频

前阵子,雪梨买了一个软件查看竞品的店铺数据,意外地发现竞品的访客量居然是自己的5、6倍。

那阵子,每当看见自己曾经推广过的淘宝店排名“噌噌”往上涨时,雪梨就会开始焦虑。“昨天我发现一个我之前很喜欢的店,现在已经月销100万了。”

在淘宝,同品类前100名的竞争异常激烈。第75名和第36名的日销量相差两倍,但这里的两倍不是日销1000单和2000单的差别,而是5万单跟10万单的差别。

商业世界像一条不断向上延伸的单向通道,到了某个阶段,就连原地不动都成了一种错。就算你不想继续往上爬,后面的人也会推着你往上走。

淘宝店之间的竞争,就像一个无底洞。“那你开淘宝店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呢?就算今年赚几百万,明天赚几千万,后年赚一个亿,也是有尽头的。”

雪梨想了想,说:“之前有一个研究说有4种人,一种人是完全没有目标的,一种人有短期但模糊的目标,第三种人有短期但比较坚定的目标,最后一种人有长期稳定的目标,我觉得我属于第三种人。“雪梨说,“我是一个立足当下的人,不太会想今年100万,明年就要200万、300万,我能把现在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后来我才知道,雪梨现阶段的焦虑,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个人执行力与身边人的期望并不匹配。事实上只要她更勤奋一点,跟上合伙人的脚步,店铺的销量很快就会涨上去。

雪梨淘宝店的饰品

7月初,雪梨发现淘宝店的销量出现了猛增,“我招的这个合伙人真是太厉害了”,她感慨,“不是我厉害,是你进入工作状态了。”对方说。

作为一个生性散漫的人,与比自己更有野心和纪律的人一起共事,我能理解雪梨的焦虑。

从始至终,她都是一个小富即安的人,相比于取得特别大的人生成就,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她更想要日常生活中的微小幸福。

而大多数时候,商业成功和个人幸福总是相悖的。

“如果我觉得现在的生意量已经大到自己无法承受,我宁愿去做缩减。直到自己过得舒服,那才是我想要的状态。”

员工写给雪梨的信

如果说刚毕业时,雪梨还有事业上的野心的话,那么经历过裁员这个风波后,她更加清晰地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

“刚毕业时都是根据外界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切都显得很急迫。现在我变得更平和了,相比于这个月店铺的销量增长了多少,我更在乎当下的生活状态开不开心、幸不幸福。”

“那你现在已经进入这种状态了吗?”我问。

“差不多了,现在没有太多生活上的琐事,也不需要跟很多人做无效社交,我已经很满足了。 ”

“那你会因为开店的成功,对自己的评价更高吗?”我问她。

回想雪梨的成长过程,每一次深陷自卑,都是因为在上一段经历中过度自负。我很好奇,在24岁的年纪开出一家这么大规模的淘宝店,是否会让她再度自负?

“不会。”她回答得很干脆,“我还是原来的那个我,没有变,只是我的收入增长了,这不代表我的能力也增长了,我觉得这是两码事。”

雪梨的淘宝店越开越大后,偶尔有前同事找她寒暄,“他们一般让我把店铺地址发过去,然后各种夸我,我挺不适应的。”她还是那个内向敏感、不善社交的雪梨,不懂如何维护表面上的人际关系。

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她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在每一个跌进谷底的关口,都选对了新的方向,并且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喜欢什么、擅长什么。

她认为自己的开店经历无法复制,因为她和大多数淘宝店主的成长路径并不相同——不把店铺当作一个生意去运营,而是结合个人风格,把它当作一个品牌去运营。

随着淘宝店越做越大,有人找她一起做一个新的品牌,甚至邀请她去当COO,“我说我不行,我根本达不到COO的水平,我自己清楚。虽然我在这一个领域可以赚钱,不代表我在每一个领域都能赚钱。”

雪梨和员工们聚餐

当一个人开始看见自己的优点,也接纳自己的缺点,自信才开始回归。它终于不用裹着“自负”的遮羞布一次次对外证明“我很强”,也不会因为已经取得的成绩而妄自菲薄,更不会因为无法做到的事情而自惭形秽。

被裁员2年后,雪梨那遗失已久的自信,开始逐渐归位。

现在的她,在上海郊区租了一个别墅,有了稳定的团队打理淘宝店,也有了充足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享受平淡如水的生活。

别墅里的两只猫

“如果不离开那家公司,我绝对不会把我的眼睛从职场斗争转移到自我成长和提升上来。也绝对不会保持知乎的更新频率,毕竟这些才是我自己最好的简历。更不会对自己充满信心,其实我很优秀,只是被一些外在的东西蒙住了双眼。

回顾这些年的经历时,雪梨在一篇文章里写,“我很爱现在的自己,因为我已经在做自己了。”文章的最后,她说。

我始终觉得,一个人只有做最真实的自己,才能发光。时刻带着他人的视角自我审视,按照他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是不够自信的一种表现。

而自信,在我们短暂的一生中,比金子更宝贵,它让我们自爱、自强、自我肯定,而不是轻易被外界的评价击垮。

如果有一天你们也深陷自卑的谷底,希望能想起雪梨的故事,重拾曾经的自信。

(完)

「100个不上班的人」往期采访:

29岁失聪,一年半攒够30万手术费的手账达人

在泰国开影视公司的中国姑娘:我想搞艺术,穷点没关系

从设计师到自由插画师:“辞职4年后,我找到了理想的职业状态”

不上班10年,他靠什么定居清迈,提前体验“退休“生活?

啃老七年后,一场迟来的财务自由

我是林安,一名靠内容创作为生的自由职业者。主职自由撰稿/自媒体,兼职b站up主/「逆行人生」主播/人像摄影师。目前正在采访“100个不上班的人”,已出版第一本书《只工作,不上班》。在这里分享自由职业的成长探索,不定期挖掘有趣又有料的美好人类。

林安
作者林安
197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53 条

添加回应

林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