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退学

马孔多 2020-10-14 19:35:12

看到又有个研究生自杀了。每次看到这样新闻我心里都很难过。结结实实地难过。

我研究生读了一年半,就退学了。中间缘由不想说什么,但我特能理解自杀的研究生。

我记得决定退学的那个下午,我一个人骑了很久的单车,从下马坊到南京长江大桥。到桥中间的时候,靠边停车,靠在栏杆上。江风如刀,我浑身发抖,甚至想呕吐。

在我离开南京没多久后南京长江大桥经历了一次大修。他妈的早就该修了。我那天站在桥中间的时候,车流如水,桥中间就成了蹦床。蹦床你懂吧,每辆驶过的汽车都能让我的前列腺跟着桥身一起上下抖动,整得我很想尿尿。

我把提前准备好的一张list拿了出来,上面罗列了我能想到的退学会带来的advantages和disadvantages。这是我前一天花了一整天和一整包红南京才详尽列出来的,但我做不了决定。所以我第二天来到了南京长江大桥上。

我想点一根烟,好好做个决定,结果发现风大得我根本点不着打火机,手脚冻得发抖。我把烟放了回去。把头对着夕阳。如果有幻境的话,我想我那时看到了,夕阳以约三十度的锐角铺满了江面,江面就像燃烧着十万支蜡烛,随着我的前列腺一起跳动着。一瞬间有一柄有弹性的长剑从我胸口穿过,带来了剧痛似的巨大快感。我感到特别舒服,真的,就像做了一次前列腺保养,我甚至有翻过围栏一跃而下的愉快想法。

再没有悲伤,再没有痛苦,再没有两害相权。我心里的那个天平消失了,我不再想去称两边的得失。我掏出那张list,看了一眼,用力扔了出去,零点一秒后,它打了个旋,又飞了回来,我来不及躲,它直直地呼在了我的脸上,pia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我努力把它从我脸上揭下来,然后开始狂笑,笑到肚子疼,笑到眼泪出来。我发誓,我好久没见过这么傻屌的镜头了。哈哈哈哈哈。我勉强站了起来,把它撕得粉碎,朝着十万支蜡烛撒去。操你们妈的吧。

我特别轻松似的,骑着单车向浦口驶去,我想再去看看朱自清的那个站台。

第二天我以天王老子的姿态出现在了院政教处,不接受任何调解,不听任何调解失败后对方的冷嘲热讽,抢先打断对方说自己很忙,没时间听废话。并在退学申请表里退学理由一栏填着:在这里上学是浪费时间。然后拿着这个表和这个理由,找了一圈各种院领导和导师签字。他们或真诚或虚伪地问我为什么要退学时,我直接回:理由在表上,自己看。

许多人在高考完后的半年到一年会梦到高考,然后从梦中惊醒。我在退学后的半年经常发恶梦,后来频率才慢慢低了下来。这并不是说我后悔了什么的,这只是一种伤害后遗症。并不只是它们对我的伤害,而是互相伤害。那是我24年来第一次如此决绝地想和傻逼们划清界限。

有人说我年轻气盛,对啊,不气盛叫年轻人么?有人说那你当时怎么不自杀,跳下去。为什么要我死,把世界留给傻逼呢?

他们在一个肮脏的公共厕所里举办比赛,比赛项目是:比谁尿得远,比谁拉的屎可以不夹断达到最长……诸如此类。门口并没有人守着不让你出去,只是门口尽是屎尿,中途出去的人注定粘一脚屎尿。我厌倦了这个比赛场所和所有比赛项目,认输。我觉得并不丢人。谁会真的认为尿得远拉得长有什么意义呢?我知道这个厕所外应该有我追求的,但也说不准外面有更多更脏的厕所,那又怎么样呢?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

我一直保留着那张退学申请表,正面是各种条目和签字。我在它的反面抄写了一首修改了最后一句的苏东坡的一首无题。

庐山烟雨浙江潮,

未到千般恨不消。

及至到来无一物,

起脚再寻浙江潮。

马孔多
作者马孔多
2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99 条

添加回应

马孔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