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FIRE:财务自由,提前退休,这事儿在中国可行吗?

林安 2020-09-11 09:41:29

这一篇的内容是「逆行人生」第15期播客的部分文字版整理。

这一期的话题是「FIRE」(财务自由,提前退休),我和一位在美国工作的独立咨询师Susan,聊了聊她的FIRE实践。

FIRE运动起源于美国,它的实践者推崇“财务自由、提前退休”,这群人的年龄通常在35-40岁之间,在年轻的时候当个人资产达到了年支出的25倍以后,他们就开启了自己的退休生活。

近几年,中国也开始涌现出一波“FIRE热”,很多人都想通过财务自由实现提早退休,但是有多少人想过:

这种生活方式背后更深层的价值理念是什么?退休以后你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FIRE这一起源于美国的运动,真的适合中国人去盲目效仿吗?

这一期播客,我们聊到了这些话题,希望能给各位听众提供一些新思路。

本期嘉宾:

Susan(小S,豆瓣@S小姐),15岁随父母搬去美国生活,在美国读完高中后去加拿大边打工边读完了夜校本科,之后在美国的Uc Davic 攻克了硕士学位。

毕业后,Susan分别在美国的地产开发公司、硅谷四大和科技公司做过审计、投资、运营等工作。现在是一名独立咨询师,为硅谷的中小企业和个人提供商业咨询。

完整版音频的收听方式:https://www.ximalaya.com/gerenchengzhang/31839268/335271214

喜马拉雅fm、小宇宙App、网易云音乐搜索「逆行人生」,即可订阅本节目。也可以在「苹果podcast」上给我的节目评分点评。

一、成长背景

林: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你的背景吧?

S:我初中在中国读完的,然后高中就来美国读了,当时我的爸爸妈妈是visiting scholar,然后在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我们在华盛顿州居住,我在那边读完高中,后来是去加拿大温哥华读的本科。

然后在本科的时候全工全读,大概5年把本科读完了,后来我就到了芝加哥,在芝加哥工作了三年之后,去读了加州的UC Davis的硕士。

在9月份开学之前,那时候签了四大的“卖身契”,然后在硅谷一直在四大和科技公司工作,最后自由职业,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路径。 林:你去美国比较早,高中就已经到美国那边去了。你爸妈当初为什么带着你去美国那边工作生活?

S:实际上我父母他们是从事农业方向的研究,然后在我小的时候大概九几年到00年之间,那个时候才刚刚开始第一批的这种公派学者,让教授去其他的国家学习。

农业方向来讲,确实是美国欧洲它们有很多非常先进的技术,不管是从种植技术,还是从设备上,他们的基因的培育各方面还是比较领先的,所以很多人都会到国外去学习,然后在这样的一个大家纷纷去国外学习的潮流中,我爸我妈决定到美国学习,因为他们所研究的方向在美国的华盛顿州最有名。 林:说回你之前的教育背景,我对这个挺感兴趣,因为前面你有聊到你之前是在美国读完高中之后,去加拿大那边读了一个夜校的本科。专业我查了一下好像是是计算机对吧?工科专业?

S:它不是计算机,是英联邦系统下的 bachelor of technology,有点像那种叫技术类型人员,但是我们实际上也是商科。它希望你在本科毕业之后,你可以立刻加入公司,并且熟练使用你这个方向使用的所有的软件,所以它大概有30~60个学分,完全都是教你怎么使用这种办公的专项软件的。

读夜校的话,就是在投资回报比以及负担上来讲的话,它是一个特别好的配置,因为如果你夜晚去打工的话,你可能只能从5:00~11:00工作6个小时,然后你会特别累,但是你早上8:00还要去上课,非常的困难。

我当时仔细算过,我是白天上班,然后晚上和周末去上课。这样子的话我在加拿大读本科下来,我是没有背过学生贷款的,我靠自己就可以直接付掉。 美国的本科生基本上出来的话,他们负债都是10万美金起跳的,因为美国本科非常贵,一年可能三四万美金。加拿大本科很便宜,大概1万多美金就可以读一年。

基本上在美国来讲的话,都会是给让孩子去申请助学贷款,因为助学贷款是没有利息的,就是4年是无息的。你真的还不上助学贷款了,大部分父母也会帮你,但是如果你能找到工作,能自己还上的话,大部分父母就不会管了,基本上是这样子的。 林:我能问一下你们家去了美国那边之后,在美国社会里面的家庭经济情况是处于什么样的阶层?

S:应该是很差,因为那个年代的 visiting scholar都是配置很低的,可能大概两三万美金一年,因为对方也知道你是来学习的,现在可能不一样了,会高一点。

当时我们全家的家庭收入是符合特困生的,所以我去到美国高中去读书,我当时好像是要付2毛5,很象征性的付一个小硬币,然后他会给我配一个营养午餐,是我中午吃不完的,有时候我还会把甜点带回家,然后晚上我跟我父母我们三个人分那一个甜点。

林:你现在主业做咨询类的工作嘛,面对b端企业和c端个人,你之前好像有一篇文章里面说,有些人质疑为什么会有公司找你这样一个独立的人去做咨询,一般他们会去找一些非常有名的大的咨询公司。

然后你说其实并不是在硅谷就都是人均清华本科,世界名校博士毕业,年薪多少美金起跳,你也有你自己的竞争力,我就在想你毕业之后的那几份工作,应该对你现在做自由职业起到了非常大的辅助作用吧? S:对。我觉得很多人的思路谈到自由职业,他是有点线性的。

他会觉得我18岁要考上清北,然后我22岁一定要读博,然后我二十七八岁博士毕业之后我一定要进麦肯锡,我不但要进麦肯锡,我还一定要进全球前5名的最忙、压力最大,但是最精英的那几个办公室,我不但要进那几个办公室,我还要在办公室下面的业务线里边去到现在最火、赚钱最多的金融线或者是科技线。

它很线性,好像这个世界上成功的道路就只有这一条,然后我哪一个台阶没有踩对的话,我就是二等人了,或者我就不能够做咨询了,其实我觉得完全不是这样子的。 我对于咨询和自由职业的理解,他有点像是一个金字塔,当然有金字塔顶端的人,但是顶端的人覆盖的是第一层的那些用户,它不会覆盖到底层的用户。

就像是麦肯锡咨询,他对你的公司的 revenue,对于你的networks它都有一定的要求,你的公司的价值没有达到一个高度,它是不接的。而且你也付不起咨询费,对吧?

所以每一个人在做自由职业的时候,他都可以在整个社会的塔形结构里边找到自己的层,然后在自己的层里用自己特殊的技能去帮助别人实现他们想要去实现的一些目标。

二、普及FIRE运动

林:说回FIRE运动,中文翻译过来是“财务独立,提早退休”。国内最近几年有一些文章经常描述这样的一个运动,从美国兴起,这几年开始,国内有越来越多人知道并开始去践行它。 你本身也是一个FIRE运动的践行者,但是我之前想象中,做FIRE运动的人,都会对财富的增长有一个很强烈的目标,就是实现财务自由,但是我感觉你可能并不是这样的,所以想听一下你对FIRE的定义是什么样的?

Susan设计的Ins上的FIRE卡片

S:你可以看到FIRE运动的FI在前面,也就是说他认为你财富要达到一定基础之后,才可以提前退休,连起来它的最终目标是退休,不是财富自由。所以当一个人他说我是FIRE运动的践行者,我要追求财富自由,我就觉得他没搞清楚这个东西的重点在哪里。

然后所谓的退休是什么?在美国来讲,大家还是很务实的。大家会普遍认为人还是得工作,他们追求的幸福就是能够提早从贩卖自己每天8个小时的这种工作中解脱出来,然后我可以去干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他们不会觉得我生来就想要随心所欲,我还是应该付出一些什么去换得我的提早退休,基本上都是35~40岁这样子,提早退休。

并且在美国的FIRE人群,他们在退休之后,很多人选择了去 focus在家庭就是养孩子上,到一个山水很美的地方,去给孩子亲手做饭,去跟孩子度过很美好的家庭时光,有点像那种回归自然回归家庭的感觉。

susan自己做的食物

然后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是退休之后追求梦想,他的梦想不一定是家庭,他的梦想有可能是读书,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或者是我要去做一些慈善,他没有停止咱们所谓的工作,他还在做事,但是他做的是一些他认为特别有价值的事情,不是说那种很痛快的,我财富自由了,我就可以退休了。

而且 FIRE运动在美国它不是主流,群体里边的人是非常低调的,几乎很少有人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去聊这个事情。包括在网上做FIRE运动的这些账号,上面是没有人的,他会可能拍一些他的生活,但是没有他的真实姓名和家庭信息,因为他们普遍认为提早退休是非常特权的。

因为我曾经有过不错的收入,导致我存到了钱,所以我可以提前退休追求梦想,我非常的感恩,我也非常幸运。

我为什么能够找到高工资的工作,可能是因为我读过大学,我为什么能读大学?可能是因为我高中还不错,我为什么能读高中?可能是因为我们家房子在一个安全的区域,然后有一个不错的学区。

那么他们就会追溯到说这件事情的发生不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是因为很多的原因,我只是非常幸运生在了我父母这样子的家庭,我很幸运我不用担心饥饿,我很幸运我是读了高中、读了大学,他们大部分是这样子的一个心态,所以你很少看到FIRE运动的名人,可能两个手都能数得过来。

「FIRE和自由职业」豆瓣小组里 大家讨论的话题

林:所以我可以理解为FIRE运动是有一定门槛的,并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都可以说我也要FIRE,然后就拼命去存钱、赚钱,赚到一定的阶段之后,就不上班了。

我觉得国内大部分人对这个事情感兴趣,可能是停留在表面的,很多人没有想到,你退休了之后干嘛呢?比如说你40岁退休,你还有一半的人生没有过,那此后那么长时间你要干嘛?真的每天无所事事吗?其实也挺无聊的,无所事事比有事做是更无聊的状态,很多人都没办法接受的。 我记得美国麻省理工的一个学者算过一个数字,说是根据美国过去75年股市的情况和退休案例算出来的,从你退休第一年的退休金中提取不超过4%的钱,这笔钱能支付你一整年的支出,你就可以FIRE。

所以就有了4%的这样一个标准,很多人说要攒够一年生活费的25倍以上,你才可以去FIRE。我看你之前好像也算过这个金额,你认可这种标准吗?

S:我的算法跟他们又不太一样,我那个算法结合了一些政治因素。美国它的情况是在1970年到1990年那会,它的财富增长率还是比较健康的。

这个社会最穷的那20%的人,他的财富增长率是最高的,比方说我增长40%,然后最有钱的那些人他的增长率是最低的,比方说我增长10%,大概是这种情况。

然后他的到了最近这20年,它的增长率就没有那么健康了,富人的增长率高,但是穷人的增长率低,但是大家都在增长。

然后大概到最近10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只有前20%的人的财富在增长,中间的那些人是保持不变,然后最穷的那20%的人,他们实现了财富的负增长,也就是说每过一年他们都比前一年更惨,如果他们不干什么的话。

所以社会结构它有了非常大的变化,然后很少有人talk about it。 我们不去追究背后是为什么,我们就是看这个结果。所以我就给出了一个比较安全的方法就是说:

你要确定你的家庭的净资产和你的收入,尤其是你的家庭净资产,是在前20%筐里的,你才能够去安心退休。为什么?因为整个的社会结构经济架构它已经设计好了去向富人倾斜,只要你在篮子里你不需要干什么,所有的税收制度都是向你倾斜的,你就会增长。

你在最后面篮子里的时候,你就要付出两倍的努力,对吧?不然的话你只是随波逐流的话,你就是负增长。所以你要先去到前20%的篮子里,你才谈得上说 FIRE。我当时是这么算的。

然后也包括了4%,就是说你要满足这两个条件,才比较安全。所以我算出来具体的家庭净资产应该是在60万美金左右,才可以FIRE。

三、个人FIRE实践

林:从你个人出发,你当初为什么想去FIRE?

S:因为我想要去满足心态的稳定性,我从18岁开始就不负债,我就一直是正的现金流,然后我一直很努力的工作去奋斗,但是你知道奋斗无止境,你可以一直去追求财富,人肯定会在一个阶段会从追求纯粹的财富增长转化到追求个人价值的体现,这个是很自然的。

转化的点在哪里?很多人就摸不透,所以一气儿奋斗到50岁,你不会好奇我到底在哪个点,我可以比较有信心的告诉自己说:好了,我是不是要为自己而活,要为价值而活?我是不是要去放弃这个打卡上班?你总应该有那么一个点,那个点是如何算出来的,就是我用我刚才的那些方法去算出来的。

我是希望自己能够在心理上知道,你是比较安全的,你可以认为自己是财务自由的,在这种情况下去做重大的人生决定,而你每天生活的时候你不需要做这个事情。

你做重大的人生决定的时候,你要记得你有资本,你可以做决定,然后你每天生活的时候你要忘记自己有资本,不要天天就是挂在嘴边,我已经财富自由了。每天生活的时候要活得像自己没有资本一样,然后做重大决定的时候要记得自己有资本。

susan在家工作的办公桌

林:你现在还有在为你设定的FIRE目标去努力存钱和赚钱吗?

S:我已经达到了FIRE的第一个目标。FIRE分三种,第一个就是4%,就是25倍,那个是最简朴的,我已经达到了。

我在豆瓣上有文章写过,我每个月的开销,然后我连续记录了三个月,然后你换算成一年,你就有一年的开销,然后你再看一下你银行里边多少钱,如果是25倍或以上的话,你就可以简单粗暴的认为你已经达到了第一阶段了。

你的存款是你每年开销到25倍,然后开销是可以降低的,比方说我现在在硅谷这个地儿生活成本是最高的,每个月4000美金租金,一个月生活成本相当高,你搬去大理的话,生活成本也可以立刻降下来。

用现在的支出乘以25,这个就叫第一个stage,然后第二个stage一般会是认为你有一个附近的房子,这个房子不需要你再还房贷了。这个阶段我还没有达到,硅谷的房子太贵了。有房子再加上你每年开销的25倍,这个还需要继续努力。

然后第三个,你的生活品质不下降,也就是说一个房子再加上你每年开销的25倍,再加上你认为的所有的你不愿意放弃的奢侈品,以及你后面要多花的钱就是非常多的东西全都加进来。

我现在只能说完成了第一阶段,在硅谷我没有完成第二阶段,然后离第三阶段还很远。但是一般来讲我会在做重大人生决定的时候,才会去思考财务问题,平常思考价值问题。

FIRE的三个阶段

林:我记得你之前也有说,其实你想推崇的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说FIRE的一个结果。你刚刚说你已经实现了第一个阶段的目标,你已经在过很多人理想中的这种FIRE的生活了,但你现在还在坚持普及这个概念,是希望传递出去什么样的价值观或者生活方式吗?

S:实际上我知道我做到了,但是我没有想要去传播,因为在美国很少有人做传播,做传播你会引来很多攻击,别人就会说你能FIRE还不是因为12345,然后或者有人会说你FIRE你了不起吗?我告诉你你这根本不叫FIRE,什么才敢叫自己FIRE......反正这是一个很吃力不讨好的事。

但我知道大部分人做FIRE是非常危险的,起码在美国只要你不是那 Top20%,你就很危险,因为你的财富得不到保障,每次割韭菜都有你。

说不好听一点,经济危机的时候,只是让你财富呈现负增长,疫情的时候,很多人就丢掉性命了。疫情在美国死亡最多的地方,他们都是 bottom,你看不到Top20%那些富人丢掉性命。

所以这个社会架构包括他传递的信息,已经如此固定了,固定到这些人不但会丧失财富,还会丧失生命。所以这些人做FIRE,你觉得危险吗?很危险的。

我在豆瓣上看到有FIRE的组,人数确实是很多,我那天点进去随便看了,我就发现很危险,很多他不应该做FIRE的人他在做,我很替他们担心。

因为我对中国的了解没有对美国多,我不确定你在中国的这种社会情况下,如果你是 bottom80%,你做FIRE会不会导致财富实现负增长,并且在疫情以及重大危机的时候,你获取的资讯会让你坚信不戴口罩,然后会丧失生命。我相信中国应该不是这样的,因为这次疫情中国就不是这样的。

但是我不知道财务和其他社会福利养老等其他方面怎么样。所以说这个行为所有人都去试的话,我觉得很危险。

susan设计的FIRE卡片

然后我发现很多人在去聊FIRE的时候,他重点聊的是财务自由,而且我发现很多人在聊财务自由的时候,他们在晒自己的投资的资产图,然后我发现他们还分享微信号,所有都是红灯。

我认为他们在稀释别人的鲜血而让自己FIRE,甚至我不觉得他们想退休,我觉得他们想让自己财务自由,我是觉得很危险,所以我在豆瓣成立了一个小组,就是FIRE和自由职业。

在里边会有一些人去分享他们的自由职业什么的,因为我觉得你想去FIRE,是因为你有something more important,you want to pursue。我想分享一下我认为比较好的道路,然后我也想去排一排雷,想要去分享一些我觉得值得分享的一些价值一些概念。

大家都是韭菜,可能我也是韭菜,我们这些80%的人,我们老觉得自己不是那80%,然后我们去创业的时候,我们不认为我们是那要失败的90%,谁都不觉得自己是韭菜,但是 who knows?

所以我会觉得说ok,我把我知道的传播出去,因为我不靠这个赚钱,因为我靠在硅谷当地的咨询和在硅谷当地卖房子赚钱,所以我是一个没有利益相关的人。 林:你说的两种现象我在国内都有看到。其实国内有很多人FIRE,会搬到一个物价很低的地方,压缩自己的支出生活,他们在很认真地践行FIRE的那套理念。但是你说这样做究竟适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很多人还是持质疑态度的。

S:其实在FIRE的框架下,应该叫低碳环保、DIY,就是说我尽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然后极简主义。

FIRE运动有各种各样的理念作为支撑和支柱的。我所看到的有一些FIRE,就是没有这些支柱,只是想让你多赚钱。

但是实际上我们想要的FIRE是你哪怕追求不到FIRE,你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你实践了极简主义,你实践了断舍离,你去审视内心真正想要创造的价值,我真正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

比如我实现了低碳环保对吧?我以前买两辆车,我为了FIRE我买一辆车配俩自行车,或者说我选择坐地铁,然后我叫外卖产生一大袋的垃圾,那么我选择去农贸市场,我去跟农民买,减轻环境的负担。

Susan定期转卖二手衣服

你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它会产生幸福的,它会传播一个很好的价值,对社会也是有好处的,而仅仅强调财富自由对社会没有好处,只会增加焦虑和压力,对吧?

而且好像还缩短了跑道,我以前以为我扛到65岁退休就拉倒了,现在竟然还有人让我使劲奋斗到40岁退休,这个都是对FIRE比较曲解的。

然后包括很多公众号,宣扬FIRE的时候最后发现他是卖保险的,它有很多非常可怕的变形,我是希望这个FIRE是在往每天滋养你内心的这种比较健康的路上去走的。 林:我有留意到其实你是一个极简主义者,然后很多做FIRE运动的人,他本身推崇极简主义、消费降级,然后还有反消费主义这些概念。这些可能才是FIRE里的一个价值层面的东西。

S:对。其实我看到有一些人我会非常难过,他曾经很有梦想,然后他也是名校毕业,他也非常有能力,但是他为了满足社会父母对他的期望,他在一个别人都觉得非常好的位置上当螺丝钉,它还必须996,他没有时间再去花在他认为有价值的事情上,然后慢慢变老,心变得很沧桑,然后人变得有一些沮丧,有一些愤怒。

我看到这样子曾经有梦想,然后梦想熄灭的人,我会很心痛。没有梦想,觉得这种生活颇好,这个就不说,我们就说曾经有梦想,然后梦想熄灭的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人生途径。 让一个人充满着希望长大,然后又剥夺他选择的权利,然后非常难过的死去,然后他们本有能力可以实现有价值的一生,他没有意识到,我觉得这个是非常让人悲伤的。 林:从你个人来说的话,你现在选择这种生活方式,背后有长远的人生终极目标的规划吗?或者说你最终想去的方向大概是什么样的?

S:我没有一个人生终点这样子的终极目标。

我觉得有很多人有,他从小学就有,我非常羡慕,但是我没有。一般我的目标可能就是7年到10年而已。

我现在的目标是希望我能够每周工作20个小时,去创造足以让我安心生活的财富。剩下的时间我希望能够创造最大的价值,回馈给家庭和社会,这个是我非常想要去做的一个事情。

小学的时候我的爸爸妈妈就每周末都会去做那种帮助农民致富的事情。都是自费的没有经费,就自己往深山老林里跑。我18岁之后,他们捐了很多希望工程,帮助小孩子们读书,他们也做了很多慈善,做了非常多的基础建设的项目,不赚钱,但是有意义。

他们在每个阶段,其实并不知道以后自己有多大的能量。比方说我小学的时候,他们能做的就是把班上完了,周末自己跑到深山老林里边去帮助几户农民,一个村子。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后来可以做到国家的层面,然后他们做项目的时候也是刚开始做的时候小小的,把这个做好了就行。

他们也并不知道这个项目会被各个省去copy,是因为这个模式好,这个模式可以让农民致富,这个模式对环境也好,他们也没有想到,但是只要你做出来一个小小的有价值的东西,他才会有以后,对吧?

我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一个宏伟的目标,比如我70岁那年我要做到一个全国知名的什么人。所以我小学的时候,我爸我妈周末的时候就跑到农村去,田间地头去帮人家一棵树一棵树地剪,然后去帮人家做事情,我不觉得那个是浪费时间,这些是他们在那个时候能够做的最多的了,那就够了。

我觉得我现在能够做的,比方说我看到FIRE了,然后我觉得说不行,咱们要往正向价值的方向调一下,我就做了。后面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

当我看到在家养孩子六七年,没有在美国读过书,没有任何的收入,想要去获得一份收入的女性,我去帮了那就是帮了,后面会变成什么我也不知道。

然后包括我现在做YouTube,包括我现在做的所有的事情,我觉得它有价值,可是你跟我说,我想达到一个什么宏伟的目标,就没有了。

susan坚持在YouTube上更新视频

林:你现在的这种生活方式,以及你做事情的这种理念和态度,受你父母影响应该是挺大的。 你在他们身上可以看到他们当初去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他们最初可能也没有设立太宏大的目标,但是很多机会或者说现在取得的一些成就,都在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实践中,积累起来了。

所以你现在自己做自由职业也好,或者去做一些你认为有价值的事情也好,所参考的模式其实跟你父母当初走的那条路挺像的。这是我的理解。

S:对,我之前算过一个计算公式,你一天如果能赚一刀,你每天实现1%的增长,我记得好像四五年你就是亿万富翁了,你只要每天比昨天实现1%的成长,你就会变成亿万富翁。

但是大部分人并不能保证你每天都在成长。我们说这个东西很简单,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很少,如果你能每天哪怕就保证一个小时,你在做你认为有价值的事情,然后它累积起来可能会对你人生产生特别深远和重大的影响,是一种转折性的或者是上了一个台阶的影响。

但是你要去做,哪怕只有1%你也要去做,而实际上它离你很近


「逆行人生」是都市青年观察者/内容创作者林安的个人播客节目。 不定期邀请拥有逆向思维和独特人生态度的逆行者们,聊一聊他们的人生经历,颠覆大众对固有“常识”的想象。

节目形式以聊天和访谈为主,话题涉及心理、社会现象、职业、写作与文学。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理和正确。除了跟随人群往前走,我们还有别的方向可选。

订阅方式:喜马拉雅、小宇宙APP、Podcast、网易云音乐🔍「逆行人生」

如果喜欢本期节目,欢迎给主播打赏,支持音频原创❤️

往期播客:聊聊写作赚钱的N条“不归路”

林安
作者林安
193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添加回应

林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