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三招说通了家人,优雅离职公办学校编制岗

秋芊 2020-09-08 10:42:05

九月了。恍然一惊,原来我从公办高中离职后,已经在深圳摸爬滚打八个月了啊。

而那位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前辈顾少强,也已经出走五年了。她没有如大家所想,用十年安稳工作赚到的钱,不断走向更远更浪漫的地方,而是与伴侣开了家客栈,接起了代言。网友开始哔哔“你忘了自己的初心”、“还是免不了商业化”。她的回应却也干脆“我从没答应过什么,我也要吃饭,不过是选择了更让我舒服的方式过一生。”当年她在离职信只留一行字的桀骜自由,依旧还奔腾在血液中。

知名离职信

在顾前辈的年纪,离职只写一行字算是漂亮,而在我这个年纪,把离职原因写得明明白白才是帅气。要不是想让那些自以为是的长辈和领导,明白我不是年少轻狂、不自量力,或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从而为今后狠狠打他们的脸留下伏笔。我也想只留下一行字——世界本无序,飘荡又何妨。

《离职信》的原文在6月份的文章已经贴过了,但有过体制经验的人都知道,想要砸烂铁饭碗,去大城市闯荡,大部分的阻力来自你的家人。我的家人大多十分普通,没什么大成就,在小城市里诚实勤恳地工作,交际圈极依赖亲友,会转发土味表情包和震惊文。概括起来就是——小农思维的操纵型家长。当你顺从乖巧时,会得到赞美和奖赏,但一旦你违逆不驯,你就会受到威胁和情感绑架。下图就是典型的精神打压。

收到来自某亲人的恐怖短信

我懂他们的尿性,所以自从有了离职念头后,就开始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而且暑假偷偷跑去深圳面试,还在一家老牌教育企业工作了一段时间。

等自己的想法比较清晰了之后,便和父母提出了离职的想法,但其实我感觉他们并听不进去,因为恐惧和愤怒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头脑。我爸当我的面摔碎了他的手机,我妈四处哭诉,还召集了一大帮亲戚来助力劝退。

我妈这招数我第一次见,但可想而知是一个集结了恐吓威胁、道德绑架、精神控制的一波大招。《原生家庭》说过“在焦虑、胆怯的父母的过度控制下,孩子也会变得焦虑和胆怯,很难成熟起来。若在青年期和成人期,还无法摆脱对父母一直以来的指导和管控的需求,父母便名正言顺地继续对他们的生活横加干涉和操控,并成为他们的主宰。”所以我知道,如果我不为自己打赢这场仗,我还会是他们眼中的乖乖女。

那晚的对决真是激烈,我坚定信念,痛陈心迹,他们假关心之名,行控制之实。有句话特别让我记忆深刻“你看咱们家族里,有医生,有公务员,有警察,再加上你这个老师,这样遇到什么事都可以团结起来解决。”仿佛我的离职,会导致七龙珠无法集齐,从而阻碍了家族发展壮大。

纪录片《剩女》

当晚的结果是大家各持己见,僵持不下,不欢而散。第二天我群发了一封《自述信》,这场无硝烟的斗争总算消停了。下面我来拆解一下《自述信》中我说服家人的三个招式。以下的“X中”是我任职的学校,“X企”是我拿到的深圳offer。


第一招:感谢你们的照顾,未来我走自己的路

很感激伯伯、伯母和哥哥昨晚的耐心,你们对我的关心,我永怀感恩。昨晚的讨论局面大致是:在二线城市生活得舒适的长辈们,拿身边案例和生活经验,来劝服我这个“冒失”想冲去一线城市的晚辈。但生活是具体的,动态的,你们评价我的想法时却总是经验主义、结果导向。

你们看到的我,是我从小到大塑造起来的乖巧、好学、性格好的晚辈形象,但还不能对我的价值观说出个一二三来,以为我仕途走得顺就自满了,想要放弃稳定,甘愿冒险更是天真。

但你们怎么知道,我刚入职X中时,就在镜子上写了“Jump out!”;在接触到在线教育时,内心的那份欣喜;而且我一直信奉的是“野心能带来想要的一切”呢?

如果我继续当X中老师,我内心的骚动是不会停的:低补贴、高消耗、执行军事管理的班主任工作我不愿意做,酒席上的客套话和节日的功利性人情我不会装,看工龄和科研论文的职称晋升我很难讨。

那么我会变成怎样呢,聚会时我还是那个你们骄傲的著名中学老师,有令人羡慕的寒暑假,但是我始终会记得自己当初有个梦被现实和软弱狠狠拍碎,等我的志气、锐气、创造力已经逐渐被稳定和沉闷的工作环境消耗掉了,也许我会妥协,但我依旧会悔恨自己变成了当初讨厌的庸碌模样。

哪天出现意外,需要我们这些孩子的经济支持和准确判断时,在深圳发展的我会更具备经济和认知的抗风险能力。父母对我的付出,我不是不心疼,但如果看到了更适合的未来,怎么能让这些沉没成本继续阻碍前行?

他们爱我,害怕我做出错误决策,牺牲了自己的未来,也辜负了一众亲戚的良苦用心,我也担心他们为我忧虑成疾。但他们始终视野、理解和表达有限,我的分析只能让他们更焦虑,所以要讲给你们听,你们更能理解新一代年轻人的无畏,求索和真实是多么珍贵。

第二招:体制任职很不错,但我一点也不喜欢

首先,谈谈我对X中和X企的理解。

我不认同X中现在偏衡水的工业化教育模式,公平却不高效,重复性高,军事化太强,伯母认为我应该在学校教育中也可通过教研实现创新,但在论资排辈的较保守封闭环境下,多少年后,我的教研成果才能铺开来实践和大面积产生影响?这创新的延时性太强,已经不“新”了。

既定的上升通道,校内局限的资源和同事普遍油腻的心态,让我觉得无法得到高质输入和思维碰撞。规则不透明,“潜规则”的滋生不就更猛吗,已经不止一个老教师对我说过“关系比能力重要”。

伯母说衡量一份工作,应从人际关系、薪资休假、成就感三方面来考虑。人际上,在企业内,产生的是能沟通的领导与协作关系,在X中,更像是指挥关系,领导指挥老师,老师指挥学生,有时还要被有钱有势的家长指挥,同事间各自安好。薪资休假,目前是X中占优,往增长率看,X企更优。成就感,在X中一年最多服务200学生,能影响的只有少数个体;在X企,策划一个产品的功能或设计一套内容,能辐射千万级的学生和家长,这是在帮助社会更有效地传播知识。

我还补充一点,从认知迭代方面看,在与世界接轨的深圳互联网公司,能结识形形色色的朋友与接触不同的文化,生活观点与视角各异,这环境会推着我去成为一个有知的上进者。而在X中,大多数为教师的单向输出,除了自己阅读和利用移动终端,甚少机会获得新知。

其次,针对我的实力能否匹配我的野心。

逆时代巨轮,认知短浅而不自知的人,可以说他蚍蜉撼树,但中国教育界正在经历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之际的洗礼与变革,并且我知道自己的不知道,有求知欲有上进心,也通过了深圳市场的初步筛选,具备进入互联网领域的一些关键特质(逻辑、沟通、求索)。能力都是在实战中成长起来的,才华也需要特殊的环境才能展现。若认为我刚毕业没专业能力,到了企业会被迅速淘汰,灰溜溜回来家乡,其实正陷入了一种弱者思维,付出后立马要求回报,不正面看待能力和认知上的问题,没被“优胜劣汰”的规则激励着上进,反而给吓退。

春天是一个播种的季节,还不是收获的季节,所以我知道自己还需要更辛苦地付出。

现实点考虑,X企是国内知名的教育领军企业,发展这么多年,是认真做产品的,它也有用人成本。有冲劲的新人作为重要的一环,如没犯下大错误,怎会说辞就辞?假设被辞退,我也积累了一些互联网教育经验,提高了认知,继续进军互联网教育会更容易。大家口中那位被腾讯高薪挖走的同事,若他当初选择在深圳打拼十年,挺过前期生活的压力,未必没有现在的成就,且免受了十年心灵折磨。

第三招:你信你的经验,我信世界的不确定性

关于我在大城市中的择偶劣势。你们将我放到惠州择偶市场,可挑选的优质对象少,受家庭影响强,我的活动范围受限(X中附近),我吸引来的人,多少带着我工作稳定,能照顾家庭的预期,这样的爱情更像是价值交换,而非价值观契合。实话说,这里的医生、公务员吸引不了我,我心本属大城市的野心家。等我在深圳丰富了经验,也能接触到更多优质男女,我在深圳择偶市场会比现在的我更有优势,因为是工作或娱乐接触,遇到合适对象(欣赏对方人格)的几率只会更大。

关于婚姻家庭的维系。作为一名学校教育工作者,真的能更好教育自己的孩子吗?为什么我总是听同事们说“耕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在如是家庭环境下而成才的孩子比率有多少?老师的休假时间多,的确能增加陪伴和管制,但父母的认知水平和经济能力,难道不是培养孩子的更关键要素吗?

当然,0-3岁的关键时期少不了全天候陪伴,等2-4年的职业发展之后,我积累下更高认知和经济资本,届时我辞职了一心一意照顾他何尝不可?并且从生活成本考虑,深圳的一线设施形成的集群效应,生活和教育的性价比反而能超过二线城市。

写出此文,略陈心迹,只为你们对我离职这件事的看法更开放、公允、全面一些。


我这封信里有部分观点也挺天真的,大家参考参考就行。

但那些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自己却从未走出过舒适圈的人的意见,大家听听就过了吧。因为他们的思维中总有一个“Yes……But……”,如“我是想做公众号,但我朋友说平均打开率越来越差,现在入局太晚了”。在自己狭窄圈层的旧经验中构造对未来生活的想象。而那些拥有“Yes……how……”思维的人,知道生活的实质就是在摸着变数过河,反而能把路越走越宽。

卡洛·罗韦利《时间的秩序》

曾有教师朋友对我说,她不敢走出体制,是因为害怕职场环境会让自己成为“社畜”、“工具人”、“螺丝钉”、“人肉干电池”。她不知道,这些词的出现,正是因为职场人比起体制人,更勇于自嘲和批判,更有清醒的自知和突破的信念。职场人知道了负面形象“社畜”的存在,才能更好地走向它的反面。体制中没有这类负面形象,大概大家都类似,所以没有典型吧?

OK,小芊把话说完了,希望读完的朋友在评论区狠狠爱我,轻轻喷我~

秋芊
作者秋芊
13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89 条

添加回应

秋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