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独乐寺

胡二 2020-09-05 10:16:58

这样的热闹,才是它最初的模样吧:每个来这里的人,都能找到这座建筑跟自己的关系。

从北京去访古,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托福便捷的交通,北京-大同最快不到两小时车程,北京-青州三个小时出头,北京-西安也就四个半小时,更遑论北京周边的地区。

16年蓟县撤县改设天津市蓟州区,曾经废弃的老车站翻旧为新,改做动车车站,北京-蓟州铁道线路新增好几条,动车车程也就四五十分钟,当天即可往返。

跟南禅寺一样,独乐寺如今从售票处直接检票进景区,穿过庭院旁的砖墙,迎面便是垂条而下的柳树,绿意盎然:少了从山门骤然见到建筑主体的惊喜,多了一丝曲径通幽的意味。

往左侧抬头,红墙灰瓦,掩映在柳枝间隙里,拨开眼前鲜绿的枝叶,线条优雅的观音阁便赫然呈现,如同一尊久绝于世的佳人,盈盈静候在不远处,召唤你一步步走近。

观音阁连同旁边的山门,以及周围的古建筑,包括对街的白塔,同属一体。如若不是后来修建的围墙,这一古建筑群,应融合在周围的民居建筑中。

观音阁相传始建于唐,后修建于公元984年,即辽圣宗统和二年,宋太宗赵光义雍熙元年,距离朱温灭唐不过七十余年光景,截止赵匡胤陈桥兵变称帝也就二十来年,故而梁思成称它“上承唐代遗风,下启宋式营造”。

彼时石敬瑭已献幽云十六州于辽,因此如今寺中建筑物,观音阁和山门都是辽代木构,其他古建筑,多是明构,与清差别不大,东西二院,“纯属极规矩之清式,无特别可注意之点也”。

山门之外,一座造型奇特的辽代白塔,与观音阁隔街遥遥对望。

彼时,梁思成刚根据伯希和版《敦煌图录》写了《我们所知道的唐代佛寺与宫殿》,心潮澎湃,寄望于县志等资料,想要发现国内现存唐代建筑。

故而即便惊慌于沿途可能出没的土匪,梁思成依然坐上几乎可以被当成废铁卖掉的老破车,花上整整一天,抵达这座小城,寻访心中的唐代梦境。

小包拍摄

当然,令他稍感遗憾的是,恢宏的独乐寺建筑群乃是辽代重建,并非他心心念念的唐代木构。

但很快,这份遗憾就被观音阁及山门的美丽所弥补。其形制,与梁思成和林徽因在敦煌壁画资料中所见的唐代建筑相似,“熟悉敦煌壁画中净土图(第二十三图)者,若骤见此阁,必疑身之已入西方极乐世界矣。”

立于山门之前,古朴粗大的檐柱,“柱头削作圆形,柱身微侧向内”,辽宋广泛使用的生起,勾勒起檐口的曲线,乍一看,如同展翅欲飞的大雁。

置于石阶上,庑殿顶的屋角下,抬头便是一层层绽放着的唐式斗拱,如敦煌壁画中的楼阁一般,“或单层或重层,檐出如翼,斗栱雄大”。

山门两侧各有一尊辽代金刚力士塑像,线条流畅,肌肉孔武有力。不过未能免俗,围栏之内,地上遍布硬币和零散的纸币。

进入明间,二梢间东西两侧留有四天王壁画,无论是笔触还是色调,审美瞬间下降一个等级,据推测是光绪年间重修重摹,被梁思成吐槽“笔法颜色皆无足道”。

在长椅上小憩,从翻修的窗棂瞥见观音阁的身影,别具意趣。

站在山门内,恰好能看见观音阁全貌,明间的门,则成了最适合的画框。天气晴好之际,宛如一幅色彩饱满的绘画呈现眼前,足见两者之间的距离是经过精密计算和设计。

当然,屈膝在门槛旁,身后是古朴的观音阁,门框也成了最好的拍照取景框。

根据梁思成的撰写,原本山门与观音阁之间的空地,被改建为篮球场,为了加宽场地,山门北面和观音阁月台南面的石阶,都已被拆毁。

恢弘的观音阁立于眼前,月台上的两棵千年古柏只剩下左侧一株,早已枯死,春夏之际被鲜绿的藤蔓缠绕蔓延开来,冬天光秃秃的枝干,给肃杀天气里的建筑,增加了清冷之气。

这座我国现存最早的木结构楼阁式建筑,从外观上为两层,实际上是三层,中间有一暗层。

檐下坚实的斗拱同样令人惊叹,“如观音阁斗拱,或承檐,或承平坐,或承梁枋,或在柱头,或在转角,或在补间,内外上下,各各不同,条理井然。各攒斗拱,皆可作建筑逻辑之典型。都凡二十四种,聚于一阁,诚可谓集斗拱之大成矣!”

殿内唐风十足的辽代观音塑像,高16.08米,也是我国现存最高大的彩色泥塑站像。只见她立于须弥座中,两侧垂下的飘带做平衡支撑,上绘有绚烂花纹。观音穿戴帔帛、法裙,依次绘有繁花之景、凤凰飞翔等不同图案,色彩艳丽,衣决飘飘,仪态端庄。

建筑如同一层精细计算过的外衣,将观音像包裹其中,不显逼仄,反而有种量身打造的绝妙。

当然,如果光照正好,你会发现观音法裙的色彩过于鲜艳,这是后世翻修时重摹,显得有些妖冶。

阁内墙壁上,有着元代摹绘明代重描的十六罗汉壁画,只不过在乾隆年间被敷上了白灰。直到1972年重修时,白灰脱落,才让部分壁画重现,而恰好也是梁思成负责了整个壁画的完善工作。

从最开始来,会把建筑群的建筑物都看遍,到后来只是看看山门和观音阁,这次带着小包,全程几乎都耗在山门附近。

还好小秦照看小包,小胡趁机放风,去观音阁里看了久违的观音塑像。

有时候会想,古建筑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呢,怀古幽思还是景点打卡?若说怀古,是相传为严嵩所题的“独乐寺”和李白所书“观音之阁”匾额?还是这堆历经千年的木头?若说景点打卡,就像出租车司机随口介绍的,大可以去梨木台、九龙山,有山有水避暑消夏,住个农家乐,岂不美滋滋?

没有什么是不朽的,这些漆面斑驳脱落,材质已开始皲裂的木材,早已展现出岁月雕琢的痕迹,无论怎样的保护,在未来的时间里,总会消失。

就像乾隆年间观音阁周遭已增加了八根纤细的细方柱,加固支撑;朋友早些年来,还能攀援上观音阁二楼;到我们第一次拜访,只能在一楼观观音塑像身姿挺拔肃穆;而这次进楼,观音塑像周围已经搭建了支架,用于防止塑像倾倒;以后的以后呢?

或许在很多年之后,人们只能从影像和文字资料,目睹这些建筑物的风采,从虚拟的建模中,感受那份临近现场时的震撼和感动。

而当下处在建筑物中的我们,又能感受到什么?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古建筑群,还是古今交错的穿越感?

但也许这座建筑本身,只是为了让人触摸到其中的温度和脉搏。就像它最开始被兴建时,香火鼎盛,游人如织,袅袅的青烟,吟唱的佛音,让这里庄严而热闹。而今年,因为疫情,除了外地奔赴的游客,天津本地人不能出市,拖家带口来这里游玩,相比往年冬日的清冷,也让这座建筑物增添了喧闹声。

这样的热闹,才是它最初的模样吧:每个来这里的人,都能找到这座建筑跟自己的关系。

比如这次连观音阁月台都没去过,一直窝在山门屋檐下的小包,却在这里发现了独属于自己的乐趣。

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山门近一尺高的门槛,是可以用来攀爬翻越或者坐在上面荡腿儿的围栏;顺便还能在门槛附近结交朋友,一起拉拉手;面阔三间进深四椽的山门,可能只是一个可以绕着跑圈玩超级玛丽的大房子(托福小包,第一次知道还能弯腰穿过门口的铁树小跑);至于孔武有力的金刚力士,也不过是“哼哼”跟“哈哈”两个大娃娃,还霸占了一堆小圆片跟纸片,捡走就会被揍……

哦院子里还有没见过的比自己还要高的芭蕉叶,看起来跟家里的扇子倒是很像;卫生间附近的树上结了绿皮的好像味道不错的苹果跟一颗颗不知道啥味儿的海棠果。

相比起这些,对于小包来说,还是让她吃货人设不倒的桃子。蓟县大粉桃,小包都说好。快赶上小包脸大小的桃子,皮儿薄汁多,吭哧吭哧小包用八颗小牙齿啃下大半个。

很多很多年后,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起那个跟小胡小秦一起在一座红色房子屋檐下捣蛋的上午。

古建筑是什么呢?对于小包来说,不是看上去精美绝伦的照片,也不是文字描述中那些让人浮想的空间,而是偶尔邂逅,可以触摸,感受,并留下美好记忆的地方吧。

PS:文中引文出自梁思成《论蓟县独乐寺观音阁山门考》

花絮

小秦:你这没啥主题啊,前半截是观音阁后半截就是小包了~多放点图吧

我:???

小秦:要是我,就把所有引用资料放在最后做成一个附件(工作后遗症)

我:。。。。

胡二
作者胡二
91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添加回应

胡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