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

Natalie 2020-09-01 09:47:44

别说留学生圈子和国内真实生活差距有多大,就光说留学生和非留学出来的在美华人,也完全是两个世界。

前几天和一个本科同学吃饭。印象里本科时候拍小清新写真精修九图朋友圈的小男生,因为机缘巧合接触到法拉盛开餐馆、美甲店的一些“老华人“,了解到广东福建有很多一个镇一个镇的人集体亲属移民+偷渡过来,一整条街都一个姓,过来之后就在亲戚的家里打工,后来再结婚或者投资移民直接拿绿卡。

同学说这其中有很多人通过华人会计师申报救济金,然后拿着小白卡衣食无忧。我问他小白卡是啥,同学解释说小白卡里包含food coupon,每月几百刀,他后来认识的这样的老华人多了,很多人直接刷小白卡去wholefoods买东西。

他们开店时提出现金支付打很多折,食客也乐得配合,几十座的餐馆账面年流水只有几千刀,剩下的收入全是免税净赚。

还有前一阵子的stimulus check,很多人挂着F1说自己self employed,交一百刀税后领大半年的失业金,有的州发的多,几个月领下来一万刀出头。我说可是你F1的OPT三个月失业不就失效了吗,他说害,之前读书时怕这怕那,后来才知道这几个系统都不通的,你就要找这种会计师帮你做账,他们都懂。

我表示惊叹,另一个在席朋友小声讲:这种记录移民局一旦查到,这辈子绿卡没戏了吧。同学摆摆手,OPT上的小污点,你真打算兢兢业业走排期?现在市场上结婚绿卡不要太热门,他自己也联系了一个,十万刀换和绿卡人结婚,其他戏也都要做好,临时绿卡立即到手,再两年就是永居。这不是比你H1B交那么多税划算的多?

我点头称是。坐在桌对面与我侃侃而谈的朋友毫无掩饰,坦荡大方。这几年来他的长相没怎么变,但我却有点认不出他来了。

酒足饭饱,同学对捷径的如数家珍结束,气氛稍稍有些冷场。我不知道那些象牙塔里写论文的麻烦会不会被当作无病呻吟,也难以回应对方对我“二十六七了,绿卡也没有,房子也没有,你得赶紧打算”的劝诫。

但朋友仿佛松懈下来,开始讲这两年混迹“老华人“圈的苦楚。

早早沉浮商海的老华人们,可能不懂什么dupont analysis和machine learning,但为人处事精明圆滑,绝不可能与圈子外的你真正成为朋友。

同学自打决定和他们搭伙做生意以来,“家里的东西就止不住的少”。“他们来一次,我家里就得少点什么东西,相机、电视、小零食,什么都有。要不回来的,一提,对方就打马虎眼,说再玩几天呀不要急嘛。“

“我后来也懂了,这都是入场交的学费。这些东西丢着丢着,他们好像觉得你没那么见外了,渐渐开始介绍人给你了,这家奶茶店的老板娘,那家中餐馆的会计,我在NYU周围的那家店,就是这么从头开起来的。“

同学硕士第二年的时候,和老华人搭伙开了家按摩店。他作为技师要从头学,要通过纽约州的卫生健康技术考试。他的店不算physical therapy,是按美容院申请资格证的。于是所有的身体、美容、医疗术语都要从头背,按摩也得在自己身上练,青一块紫一块是常事儿。

“真的辛苦。有些白人有什么按哪块肌肉的要求,我一开始哪听得懂啊,瞎按,按完人家说不对,疼痛没缓解,闹着不给小费。这些都得从头学,后来店里雇了人也没办法,听不懂英语,晚上还得是我去店里呆着。“

“真是辛苦啊。不过这家店也渐渐走上正轨了。我琢磨着明年能不能在长岛市买个房,最近经济形势不好,首付5%,就当房租还月供呗。“

在这群老华人里,同学和一个姑娘关系还不错,算是有些惺惺相惜。姑娘18岁不到就抱团偷渡来了纽约,前几年和一个中餐馆老板结了婚,换了临时绿卡,但被老板家暴打到眼眶没一天不是青的。

有一次姑娘被打得熬不住了要报警,餐馆老板说你去呀,你看美国的警察是先管我教训老婆的家事,还是管你非法移民,一脚把你踢到海里去?

其实或许警察是会先管家暴的,但年轻的姑娘就被这样吓住了。这样的婚姻又持续了一年,老板一直想要个孩子,她拼命坚持用避孕套,还是莫名其妙怀了孕。甚至两次流产,都是到了小孩三四个月,拿家里的验孕棒测一直是一条杠,后来被小姐妹提醒(验孕棒都是老公买的)才自己从药店买了新的,一测就是两道杠。

没有医保,医院不接收大月份流产,只能找华人医生,第一次药流,第二次上了手术台。

姑娘第二次做手术的时候,没告诉老公,小心翼翼问我同学能不能陪她去,他心一软就去了。

我听到这里也难过极了,我问她现在还好吗?我同学抿抿嘴,没什么表情。他说各人有各命吧,看她能不能熬到拿到永久绿卡再作打算。

茶余饭后闲谈,没想到另一个世界离得这么近。一顿饭像是在平行世界里穿梭了一遭。同学翻了翻手里的联系人,把华人会计师的名片直接推给我,说失业金拿下来比你一年funding多。我点点头,说回去联系。

同学又叮嘱我,这些人可能会占你便宜,你千万别直接给他们打钱,他们要你信息啥的,你发之前都问问我。我对成熟商业体系外的交易方式一概不知,只觉得陌生级了,一应木木地点着头,好,好,好。

开学两周了,今天忽然看到这张从未点开的名片,莫名觉得苦涩又真实。走怎样的路还不是一早就决定好了,努力拼搏,或者是最近常用的“内卷”,终究还不是卷在自己的世界里,点灯熬夜,也只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往前挪一挪。

把这些故事写出来不是想当拿卡指南,毕竟另一个世界的红利和辛苦是此端无法想象和经受的。偶尔探头当故事讲,讲完还是要回到自己的轨道里,或许要躲人口普查员的例行公事,又或许揉揉眼,继续等排期的数字再少一天。

Natalie
作者Natalie
7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324 条

添加回应

Natali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