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贫困,点儿背能不能赖社会

colincreevery 2020-08-25 10:30:18

  近些年来,me too等女权运动在世界各国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在社交媒体上,相关讨论总是映入眼帘。我自己身边也有非常关注这个领域的朋友,聊很多话题时,对方都会不由自主地往女权这个话题方向拐,让我感觉自己始终甚至有点被动地浸淫在关于女权问题的讨论当中。说实话,有时我不是很想面对这个话题,有些太沉重,有些无能为力。但既然总是被拖进去,不如我也看点相关的东西,作为自己思考的一种参考。

  《女性贫困》是非常直白并且主题鲜明探讨女性权益问题的一本书,虽然讨论的是日本社会的问题。我从小到大一直看日本动漫,也去日本旅游过几次,近几年零敲碎打地粗学了一点日语,并集中看了一些日本史的书,都会让我有这个社会对女性极为不友好的印象。那么他们社会中的女性到底面对什么样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社会环境和文化氛围导致的这些问题,有没有人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都是我看这本书想要求解的。

  另外一个吸引我想读这本书的原因是,这本书的作者团队,其实是NHK的同题纪录片摄制组。这本书也同样是纪录片的文字脚本,相当于同行视角。因此看这本书,我也能有一些业务上的收获:看他们如何对于一个社会话题进行解析,如何选择采访对象,从什么视角切入等。

  说实话,看这本书的过程较为不适,因为全程都会让我产生恨意。书中主要选择的是一些身份较为特殊的女性,研究其贫困问题。这些女性诸如单亲妈妈或问题少女等。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她们单亲或误入歧途,但她们作为一个有能力的独立的人的属性不该被剥夺。可是很遗憾,在日本,仅仅由于她们身上的这些标签,而无视其个人能力,更枉顾其沉重负担,正经的企业绝对不会提供正经的职位给这些女性,导致她们使尽浑身解数,也难以温饱。尤其是如果同时还要养育子女,真的是会疲惫不堪,看不到希望、活不下去。更有甚者,只能进一步堕落,或者自残自杀。

  这是我没有想到也完全不了解的。此前,我只以为,在日本社会,女性婚后多留在家中,主要是社会上的所谓“大男子主义”导致的,没想到日本女性婚后会面临求职无门的境况。而那些诸如单亲妈妈等本来就需要社会伸出援手的特殊群体,更是被社会弃之如敝屣,不留后路。

  这本书以与这些女性访谈、跟踪报道的形式,不留情面地反映日本社会对女性之残酷。按理说,选择这样的话题深入,是具有人文主义关怀和社会责任感的体现。但令我更为愤懑的是,摄制组在前言就开宗明义:之所以要研究这个话题,是因为长久以来日本社会被少子化问题困扰,而如果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前提之一,就是解决孩子的生产者女性们正在或潜在面临的贫困问题。也就是说,他们研究女性问题的根本原因,并不是为了关爱女性、解决女性面对的问题,而是关爱下一代,把女性作为下一代的生产工具。而且,摄制组的牵头人本身也是一名女性。她也会有这样的想法,更让我瞠目结舌,也足见日本社会性别问题之深入骨髓。

  与此同时,近期我还看了另外一本反映女性问题的书,是韩国作家写的《1982年出生的金智英》。这本书虽然是一本小说,但却是以一个80后普通白领女性的成长经历,反映韩国社会女性面对的社会问题。和《女性贫困》反映的特殊女性群体不太一样的在于,金智英是一名在家人努力下,接受了相对优质的高等教育;经过自己努力,有着理想工作和可以自给自足收入的都市女性。无论是她的成长经历,还是她的名字“金智英”,在韩国社会都极具代表性。她从小到大面对的很多因整个韩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造成的不公平对待,也同样是极具代表性的。而且小说不仅只反映她个人,还反映了她的母亲,也就是上一代韩国女性面对的社会。可以看出现在已有不小的进步,但仍有很多问题仿佛积重难返。

  看《1982年出生的金智英》的过程,仍然不甚愉快。一方面是惊叹,因我此前对韩国并不了解,所以不清楚韩国社会的性别歧视问题也这样赤裸裸和严重。一方面是因我与金智英基本算是同龄人,有些问题,比如求学、求职,以及在家庭和职场中,自己也或多或少面对过。阅读的过程,难免会让我联想到自己。那种开篇时提到的沉重和无能为力的感觉,又难以抑制地侵袭过来。好在这本书写得比较平淡,文笔也一般,在我这里,只能激起涟漪而并不能造浪,当然这是另外的话题。

  没错,之所以主动选择这两本书看,也是因为我自己身为女性,会感觉到生活有些因性别原因导致的不容易,而不仅是为了和同伴们同步这些讨论和思考。尤其是随着年龄增长,自己逐渐结婚生子,在职场当中也不再是萌新,身兼多种社会和家庭和工作赋予的身份职能,如何平衡好、兼顾到,摆脱社会上对我这个年龄身份女性的刻板印象,撕下那些标签,同时维持自我,是我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思考并努力的事,可惜我觉得自己做得并不好。

  我自认为自己对女性问题的思考,从来都不是激进的。我一直认为争取权益要建立在个人努力的基础上,甚至有点信奉“有绝对实力才能争取到绝对权力”这种观点,而不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卸给社会环境。

  在我所处的当今中国社会的都市生活中,其实很多方面比上述两本书提到的日韩两国的社会氛围强很多。可能我国乡村和偏远地区情况很不一样吧,但我的思考主要还是围绕比对自己的身边环境。具体到我所处的单位和家庭,对于女性权益也是相当尊重和维护的。我始终认为,如果有哪里不满,要用实力说话,要用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即使到了这个年龄,即使上有老下有小工作很忙,同样也行也能也可以。但我也担心自己的这种所想所为,以及很多所谓“女强人”的标榜,会导致一些地方对女性的歧视和冷漠加剧。

  我觉得全社会的所有人都应该关注女性问题,为消除歧视而努力。但我个人是会有些反感一些明明有能力有条件却在当家赋闲、或者仍在啃老的女性朋友探讨女性权益。我觉得争取权益要建立在个人努力的基础上。如果一味表示:社会如此这般,所以我才放弃,我不努力都是社会逼的。简而言之一句话,“错的不是我,是社会”。在我看来,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是没有资格谈什么争取女性权益的。在当今的中国社会,尤其是在大城市当中,我觉得相对还是宽松的,确实性别带来不少限制,但也还有很多空间。

  但说实话,在有了孩子之后,时间精力都需要重新规划分配,很多事情确实是我努力也无法争取到的。比如,我每次在单位看到新加入的同事们对工作的全情投入、说走就走,我都非常艳羡并且自我嫌弃:曾经的我也是可以的,但现在的我确实周转不开。

  很多时候我都想,大不了少睡点觉。但家里家外忙前忙后,睡觉的时间已经少得不能再少了。一些工作上的机会,我无法抓住;很多个人的兴趣,我也难以满足。我总认为这是我个人的原因——不是还有那么多职场女性,有了孩子也依旧卖力打拼,在职场在商场奋力厮杀,个人生活也丰富多彩吗?但那确实需要一个强劲的家庭团队作为后盾,我家不具备这个条件,我还有诸多顾忌和牵挂……经历过很多辗转反侧的不眠夜,我也只能承认自己无论如何是个狼狈的中年妇女了,别想那么多了,放自己一马吧。

  和同性朋友谈起这些时,表示心疼之余,也难免会有人归咎于社会环境。一些身边异性不经意间表达出来对女性的态度,也确实会令我伤心,伤心到极力迅速遗忘所以一时也很难想起什么具体的例子。不过我始终还是觉得是自己不够有能力、不够努力,而不想去激化思考一些靠自己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

  看了上述两本书,了解到近邻日韩的女性问题,甚至比我们国家的发达地区还要严重。其实我也有很好的朋友在法国、德国等我们印象中更发达更平权的社会当中,她们也热衷于做相关的研究和观察。可是据她们反映,无论是在当地社会还是在知识分子集中的学术圈,类似的女性问题也不胜枚举。看来这是世界性的问题,而不仅限于哪个国家地区。

  似乎了解这些,也并没帮我提供什么新的思路。但无论如何,这些年随着一些运动和事件,整个中国和世界对女性权益问题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持续的关注会有持续的思考,很多问题和观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善,很多努力也不是单一群体去做就可以实现,因此偶尔读读这些书,想想这些事,也不无裨益。

  不过比起女性看这些书,与书中的人物和社会对比着自怨自艾,我更期待男性朋友们也读一读。我并不认为男性在这个社会上就会因性别而格外容易,就不受性别歧视的困扰。也同样有很多性别问题导致“男性贫困”。相信无论男性女性,都花点时间思考这些问题,对于整个社会性别观念的进步,都会有促进作用。

  每次我听到或看到“女权主义”这个词,都会想起一件有趣的小事:2011年,我曾到在当时牛津求学的朋友那里玩,正好碰到他们图书馆在筹备女权话题的读书会。门口贴着读书会的海报,海报上有声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男男女女的头像,每个头像旁边,都会有一句这位先生或女士的女权观点。令我极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络腮胡子的老爷们儿女权主义者的宣言:I'm a feminist 'cause Mum's always right.

colincreevery
作者colincreevery
2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colincreever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