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怪谈:诡村

蓬莱夜话 2020-08-18 16:25:58
来自话题 怪谈

村子

今天给大家讲个诡村的故事吧,这个村子非常的邪性,怎么个邪性法呢?这是个在深山中的古村,大家都知道,山里的村子一般都是那种很穷的地方,交通不便,穷山僻壤,但这个村子却不一样。

这个村子风水好的出奇,从古至今,哪朝哪代都要出上几个状元榜眼,达官显贵更是数不胜数,村里人如有神佑,个个鸿运当头,非富即贵,人人家境殷实。

这个深山里的小村子传延了几百年,也繁盛了几百年,直到有一天,有人在村子附近的山上挖山采石,在挖出一块镇山碑后,山头轰然倒塌,村人们在倒塌的山中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也明白了村子之所以可以繁盛几百年的原因。此后,村人们便如同遭受了诅咒,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奇死去,最后无一幸免。

这个故事要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我刚大学毕业,那一届的毕业生很多,竞争很激烈,我能力有限,所以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去了鲁东一个鸟不拉屎的山区工作。

那地方偏僻的很,群山连绵,交通不便,好在工作还算清闲,也不怎么加班,业余时间我就和几个同事一起就去爬山,时间一久,周边的几座山我们都爬了个遍。

一天周末,一位本地的同事又组织去爬山,只是这次要爬的是座荒山,而且有些远,位置也很偏僻,一天只有两班车。

去的人不多,除了那个本地的同事外,只有我和另外一名同事参加,我们一行只有三人。去荒山的路很难走,是那种乡间小路,坑洼不平,再加上一辆破旧的小客车,一路颠簸,还没走到全身骨头就已经散了架。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下车一看,这地果然够偏僻,一眼望去全是荒山野地,周围没有村子,也见不着人。

我们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便开始爬山,这座荒山其实并不算高,也不怎么陡峭,还算好爬,山中风景也还不错,我们很快就爬到了山顶,各自坐在山石上休息。

这时同事忽然指着山下说那里有座村子。我顺着同事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一座小村庄,那村庄隐藏在山坳里,四面环山,位置很是隐蔽。

我们带的水喝光了,想要去那村子里要些水喝,但去了后才发现是座荒村,村中长满了杂草,路上铺满了落叶,房屋年久失修,有些已经倒塌,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整个村子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我们在村子里转了转,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村子里的人似乎走的很匆忙,有些房屋里的家具都没来得及带走,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让他们一夜间都离开了。

但这个群山中的小村子里能发生什么事呢?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都觉得这里有些诡异,想要赶紧离开,但这时却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这个村子四面环山,可以很容易从山上下来,却很难再上去,我们在村子里兜兜转转,也不知找了多久,才终于在村东边两山之间找到一条能出去的路,出了村子,这时天已经黑了,最后一班车也已经错过。

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都不想在这荒郊野外待上一宿,怕遇到什么危险,同事说他记得来时经过了一个小村庄,离这里不算远,不如去那里找户人家借宿一晚。

我们也没其他好的主意,便都同意了,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了约有一个时辰,便看到了星星点点的亮光,我们一路又累又饿,现在见到有人住的村子,大家都很高兴。

进了村子,我们找了一户人家投宿,那户人家家里只有一个老大爷,他见了我们有些警惕,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来这里,我们将来这爬山的经历讲了出来,当他听到我们进了山中的一个荒村时,顿时脸色大变,把我们带到柴房里,让我们挨个在炉火前烤了烤。

我们都很奇怪,不知他这是搞的哪一出,他告诉我们,他们这里的说法,烤炉火是可以去邪气的。

他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真是不知死活,那个村子你们也敢进,没有出事,算你们福大命大。

我们一听,见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便让他给我们讲讲那个村子是怎么回事。

他把我们领进堂屋里,一人给我们下了碗面条,然后坐下叹了口气,告诉我们,那个村子,邪性啊!

他说那个村子叫陈家村,过去是一个氏族村,村子里的人都姓陈,古代的时候,那村子哪朝哪代都得出上几个状元榜眼,风水是好的不得了,所以又叫状元村。

而且那村子里的人运气似乎都特别的好,做生意的往往都能赚个盆满钵满,当时那个村子里可以说是人人家境殷实,户户人丁兴旺,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那现在怎么变成荒村了?”同事忍不住问道。

“因为八十年代,那村子里发生了变故,出了一件怪事,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怪事。”

老大爷说,当时陈家村里有个在外面做生意的老板,赚了不少钱,想要回家乡置办产业,包下了村子附近的一座荒山,想要挖山采石。

当时开山破石还在用土制的炮,他在山上让人放炮炸山,一炮下去,山石崩裂,从石缝中竟流出赤红色的血来,这让他很吃惊,在山上帮他干活的人也都被吓坏了,活也不敢再干了。

有人就说,这山流血,可是凶兆,挖不得了,再挖下去,怕是就要出人命了。

但他不信邪,想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别人不敢,他就自己动手,又放了几炮,炸开了山石,才发现石头缝里全都是蛇,密密麻麻的,缠绕在一起,被炸的血肉模糊,蛇血顺着石头缝渗了出来。

事情虽然搞清楚了,但工人们还是不敢干活,这山叫做蛇山,以山中蛇多而得名,但石头缝里都是蛇,这就太不正常了,而且这么多蛇都钻到石头缝里干什么去?这太奇怪了。

蛇这种动物本来就邪乎,再加上出了这种怪事,工人们自然害怕。

老板心里也有点发怵,于是就找来了村子里给人看阴阳的陈瞎子,让他看看是怎么回事。

陈瞎子是个格愣眼,但能瞧得见东西,他到山上看了看,却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老板便让陈瞎子留在山上坐镇,让工人们继续干活,挖山采石,有陈瞎子在这,工人们勉强开了工。

刚开始还算顺利,除了不时在山石缝隙中挖出蛇来,倒也没发生什么怪事,但没过几天,就又出事了。

有人在挖山的时候挖出了一块石碑,那石碑镶嵌在山石中,与山石浑然一体,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朱红色的符文。

陈瞎子看到石碑后,顿时脸色大变,震惊之下竟险些摔倒,他赶忙让挖山的人都停了下来。老板见他这样,心里也是咯噔一下,问他石碑上写的是什么。

陈瞎子怔怔望着石碑,许久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说自己也看不懂,但是他却知道这石碑的用途,这石碑是镇山所用,是块镇山碑。

老板听了很疑惑,就问这山怎么还得用石碑镇住?

陈瞎子说,普通的山肯定用不着镇山碑,但如果是山中镇压着什么邪物,能够破山而出,那就得靠这镇山碑镇山封邪了。

老板又问他这山下镇压的是什么?陈瞎子翻了个白眼,说这我哪能知道,但既然被压在了山下,那肯定是个不得了的东西,这山啊,可不能再挖了,挖出了镇山碑,已然是闯下了大祸,赶紧下山逃命去吧!

工人们一听慌了,嚷嚷着要下山,连工钱都不要了,一窝蜂似的往山下逃去,老板拦都拦不住。陈瞎子也慌慌张张的一同跟着工人们下了山。

老大爷讲到这里,轻声叹了口气,说那老板如果听从陈瞎子的劝说,就此放弃挖山,兴许还能保住性命,但他却舍不得自己包山的钱,又当陈瞎子是危言耸听,于是高薪从外地招来几个不知情况的工人替他挖山采石,最终闯下了大祸。

那山没挖几天就塌了,半座山头都没了,老板和那些工人们都被塌陷的乱石给砸的血肉模糊,尸骨无存。

村子里的人知道了这件事,虽然震惊,但也只是当成了一起普通的事故,并没有多想,但让人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村子里就出事了。

有个小孩子在外面玩耍的时候失踪了,询问与他在一起的孩子得知,他们当时就是去了那座塌陷的蛇山里玩,在山中发现了一个山洞,他们进到山洞里做游戏,然后等出来的时候,那个孩子就不见了。

有人就问孩子们做的是什么游戏,那几个孩子年纪太小,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明白,只是说是站在一块石头上,可以往上飞的游戏。

大人们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孩子们在说什么,于是就让几个小孩子带路去看看,那蛇山实在太过诡异,村人们以防万一,便带上了几杆猎枪。

来到蛇山,村人们在孩子的带领下,果然在一处山石塌陷所形成的断壁上发现了一个山洞,那山洞很宽阔,里面幽暗深邃,不知到底有多深,从洞中不断往外吹出阴森森的冷风。

几个孩子进了洞,往前走了一段路程,洞中越来越黑,也越来越阴森,走着走着,其中一个孩子忽然停下了脚步,指着前面的一块大石头说就是这儿了。

其他几个孩子也停在了那石头旁边,七嘴八舌说他们那天就是在这儿玩耍的,有个孩子说站在这个石头上,就可以飞了,说话间他站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那孩子“咦”了声,瞧了瞧脚下,有些疑惑,正想要下来时,他忽的双脚离地,直直向着空中腾空飞起,似乎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

他也不害怕,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等飞到半空,接近洞顶的时候,身子便忽上忽下的悬停了下来,似乎那股力量有所衰竭,将他拉不上去了。

村人们见到这一幕顿时惊住了,不知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指着孩子头上方的石壁说那上面好像有个东西。

村人们抬头一看,见石壁上凸出来一块巨石,石头上隐隐能看到有个黑影,但山洞中光线太暗,却是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

这时有人划着了一根火柴,众人借着微弱的火光往那石头上一瞧,顿时都被吓傻了,那是一条硕大的蟒蛇,盘在石头上,正伸着斗大的蛇头张开血盆大口往下吸气,每吸一下,下面悬在空中的孩子就往上升一些。

只是那个孩子是个小胖墩,身子颇重,蟒蛇气力不济,却是怎么也吸不上去。

过了好一会儿,村人们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知道这蟒蛇是想要将人吸上去吞掉,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人人皆惊悚不已,这时有人朝着蟒蛇开了一枪,却是由于过于紧张,打偏了一些,没能将它打死,只是伤到了它。

蟒蛇受惊,从石壁上摔落下来,摇头摆尾向着山洞深处逃去,山洞的深处漆黑一片,众人有所顾忌,不敢往前追。

这时有个人痛哭起来,是那个失踪孩子的父亲,他已明白自己的孩子是被蟒蛇吞吃了,心里难过,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村人们都安慰他,说一定会杀死那蟒蛇,替孩子报仇。

众人商量了一下,派了个人下山,去多喊些村人来,又将这事告诉了陈瞎子,请他来拿个主意,毕竟那蟒蛇看起来已经成精了,不能以常理度之,有陈瞎子在,众人也心安些。

陈瞎子听了这事很吃惊,说那蟒蛇看来已经修出了道行,成了妖物,才会吃人害命,一定要尽早将它除去,不然等以后成了气候,怕是会祸害村子。

陈瞎子让人带上火把,来到山洞里与先前的村人们汇合,点燃火把后,一行人顺着那蟒蛇留下的血迹往山洞深处追去。

山洞里面的蛇很多,越往前走,众人越是心惊,山洞的石壁上密密麻麻全都爬满了蛇,而脚下几乎已无立锥之地,一团团的蛇互相缠绕蠕动着,恶心至极,村人们对这些蛇很是厌恶,取来了火油,一边走一边烧,山洞中顿时弥漫着一股焦糊味。

村人们在山洞里也不知走了多久,走着走着,前面忽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吼叫声,那声音似兽非兽,低沉厚重,如虎啸山林,震慑心神,声音中又似乎夹杂着愤怒,不甘,与悲鸣。

嘶吼声时远时近,时有时无,遥远空灵,不知是什么东西所发出。

村人们听后有些惧怕,战战兢兢的前行,走了一段路程,那声音便消失了,山洞中变得一片寂静起来,静的有些可怕,只有石壁上密密麻麻的蛇嘶嘶吞吐着蛇信的声音,那些蛇很奇怪,看到有人拿着火把也不惧怕,只是目露凶光,狠狠盯着闯进山洞中的众人,让人不寒而栗。

村人们行走在这阴森诡异的山洞中,皆屏息凝气,不敢言语,又往前走了一会儿,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异常宽阔的石洞,那石洞有七八间瓦房那么大,蟒蛇的血迹到这儿便消失了。

众人进到石洞中,当看清洞中的景象后,顿时惊骇不已,石洞里散落着许多人的骸骨,有些骸骨已经腐化成泥,也不知骸骨的主人死了多少年了,是哪朝哪代的人,又为何死在了这个山洞中。

这些骸骨阴森可怖,让不少村人心里都打起了退堂鼓,想要赶紧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陈瞎子说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不除掉那条吃人的蟒蛇,岂不是徒劳无功。

他让众人四散开来,分头寻找蟒蛇的踪迹,村里人对陈瞎子还是比较信任的,便按照他的吩咐去寻找蟒蛇,然而找了许久,却一无所获,那条蟒蛇爬到这儿,似乎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众人没有办法,正商量着要不要回去时,忽然听到有人惊声尖叫,询问那人怎么回事,那人说是有条蛇落在了自己身上,众人举起火把,抬头一看,霎时都怔住了,只见洞顶悬着一巨大的蛇团,那蛇团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蛇,互相缠绕蠕动着,看上去很是瘆人,从蛇团中伸出四条锁链来,向着四个方向延伸,最后嵌入到了石壁中。

而那条吃人的蟒蛇,正盘在蛇团上,盯着众人,众人都对它恨之入骨,欲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便在下面点燃了火油,烟熏火燎那蛇团,这下蛇团上的蛇顿时都炸开了锅,纷纷掉落下来,被火舌吞噬,烧成了灰烬。

而那条蟒蛇本想顺着锁链爬走,然却为时已晚,锁链早已被烧的烫热,蟒蛇忍受不住,掉落下来,在火中挣扎翻滚了片刻,也被烧成了灰烬,一命呜呼。

蟒蛇一死,村人们才算松了口气,此时随着蛇团上掉落下来被烧死的蛇越来越多,石洞中充满了一股腥臭焦糊的气味,让人难以忍受。

村人们想要赶紧离开,这时一人却怔怔望着那蛇团,结结巴巴的说:“那……那是什么?”

村人们抬头一看,见蛇团上的蛇已经掉落殆尽,被千万条蛇所包裹着的东西渐渐显露了出来,而那竟然是一具蛇的骨架,有四五丈长,蛇头可吞象,蛇身似火车,端的硕大无比。

村人们一时间都看呆了,有人喃喃自语,说这蛇也太大了吧!陈瞎子却摇了摇头,说这哪里是蛇,这根本就是条龙啊!

“龙?”村人们惊骇之余,又将信将疑,举起火把朝着那蛇骨仔细看去,这一看确实发现有些不对劲,那蛇头骨上竟然长着两个小角,腹部生爪,这明显不是蛇,竟然真是传闻中的龙。

须臾间,那龙似乎动了起来,张牙舞爪,仰天嘶吼,似乎是要腾空而去,龙威在这一刻迸发出来,村人们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如置身于水中,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个个胆战心惊,大汗淋漓。

过了好一会儿,村人们才恢复过来,再看那龙骨,依旧是被锁链牢牢的禁锢住,先前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错觉。

这龙不知已经死去了多少年,连血肉都已经腐烂,但苍龙虽死,龙魂不灭,哪怕单凭一具龙骨,也能震慑众人,这便是龙。

村人们对这龙骨不敢造次,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石洞,回去的路上,陈瞎子一直沉默不语,有人忍不住,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山洞里会困着一条龙。

陈瞎子摇了摇头,说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但据他猜测,陈家村之所以可以繁盛千载,人丁兴旺,或许就跟这条龙有关。

龙乃瑞兽,可以福泽苍生,陈家村四面环山,本来为一困局,风水极差,千百年前,应该是有高人做局,以四山为阵,龙为阵眼,布下了大阵,更改了陈家村的气运。

四山围困之地,龙气不泄,润泽了村子,使得陈家村由一个穷山恶水之地变成了风水宝地,所以村中才会人人龙头运不衰,气运昌盛,最终使得陈家村人丁兴旺,繁盛了几百年。

村人们觉得陈瞎子的猜测不无道理,这样便能解释陈家村的风水为何会好的逆天了。有人就说,那这条龙倒是对我们有恩了,只是一直被困在山洞里,至死也没能逃脱,倒也可怜。

陈瞎子说道:龙为神灵,生性桀骜,居于海渊,行于九天,又怎会甘心任人摆布呢,虽然不知当年先辈们是怎么将它降服,囚困在山洞中的,但必然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我们在山洞里见到的那些人的骸骨,想必就是先辈们为囚龙舍命而死。最终才将龙困在山洞中,又用锁链束缚住,以镇山碑镇压,才将它封印住。

陈瞎子顿了顿,又接着说道,龙非凡物,龙身虽死,龙魂不灭,如今镇山碑被挖了出来,恐怕要有灾祸,囚龙之过,怕是要殃及子孙。

他叹了口气,不再言语,只是眼中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村人们也都想起在山洞中听到的龙吟怒吼,不禁心中有些忐忑,大家都加快脚步向着山下走去,想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村人们回家后没过多久,外面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随即大雨倾盆而下,狂风暴雨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期间有人听到外面传来阵阵龙的怒吼声,吼声震天,那声音回荡在陈家村,给每个村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雨停之后,有人发现蛇山上的那个山洞塌了,陈瞎子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自此之后村子里就经常发生灾祸,村人们也都不再像先前那样鸿运当头,做事顺风顺水,反而都倒霉透顶起来。

而且更加让人惊恐的是,村子里的人开始莫名其妙的死亡,发生各种意外,死法各异,死状凄惨,这让村子里人心惶惶。

陈瞎子告诉村人,说这是那条龙在报复,村子里龙气已失,龙的怨恨弥漫在村子里,陈家村现在已经成为了凶地。

村人们不敢再呆在村子里,便纷纷背井离乡,另寻住所,而陈家村也渐渐成为了一座荒村,一座邪乎的诡村,轻易没人敢到那村子里去。

讲到这里,老大爷轻声叹了口气,他说这个故事讲到这里还没有完,那些逃出去的陈家村人,最后大多也没能逃脱厄运,他们最后都因各种意外横死异乡,据他说知,只有一个村人逃到了南方,隐居在一所寺庙里才逃过一劫。

他和那个村人有些交情,这些事情也都是听那个村人讲的,那个村人活到七十多岁,后来得了癌症,他不想死在异地他乡,于是便想要落叶归根,回到故里,却没想到就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奇怪的是那只是一场小事故,车上除了他之外的乘客都安然无恙,只有他死在了车祸中。

他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去,哪怕他身患绝症,时日不多,那条龙还是没有放过他,这是龙的诅咒,他要所有陈家村人都死绝。

老大爷讲完这个故事,心情显得有些沉重,他说龙毕竟是龙,不是人所能亵渎的。

那天晚上,我想着老大爷讲的故事,辗转难眠,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狂风骤雨中,我隐隐约约听到了龙的吼叫声,那声音气吞山河,响彻云霄。

往期故事:

《阴城》《邪神》《镇龙》《鬼煞》《诡河》《斩三尸》《续命》《枉死城》《出马仙》《僧骨化妖》《狐狸拜月》《镇妖棺》《蛟龙讨封》《还魂术》《山妖》《妖僧》《鬼寺》《妖画》《坠龙》……

更多原创民间志怪故事,微信公众号:蓬莱夜话

蓬莱夜话
作者蓬莱夜话
3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添加回应

蓬莱夜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