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还是要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colincreevery 2020-08-16 00:09:01

今天开车回家的路上,决定还是要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缘起可能是前两天看了乐夏2。很激动,看到大家用音乐表达自己,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和眼中的世界,令我心向往之而又望尘莫及。禁不住回想起自己努力学鼓并畅想组乐队的那几年。说实话,我真的努力了,认真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学练了三四年——去国外旅游我都带着哑鼓垫,在希思罗机场候机时都在练习。但我真的不行。主观原因在于我没有这根弦儿,音乐方面的基础太差,起步太晚,三心二意,占90%;客观原因在于我也没有遇到相对得法的教学,占10%。于是这事儿黄汤儿了。自己挣扎了好几年,每个月都认真擦一遍鼓上的土,把secret base的鼓谱贴在一面一无所有的白墙上。但我终于还是把鼓收起来了,柜子里从未使用过的那盒死沉的双踩,不知能否有初见天日的时候。甚至,我还很没出息地,强烈寄希望于小孩儿长大了学鼓组乐队继承我并没有穿过的衣钵……沦落成看清自己这辈子算交代了只能盼着孩子长大牛逼出口气的那类傻逼家长……

让我真的觉得自己不行的原因在于,我发现我没有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欲望和能力,也并不会真正地欣赏,只能远远地仰望和幻想。艺术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上手的,老天爷赏不赏饭太重要了。但我一直非常自信自己在语言文字上是有这种天赋的,我毕竟吃这碗饭的。可这么些年来,我除了靠这点本事吃饭,写写日记,我都没有写过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太可惜了。我替自己可惜。

我有很多次想写小说,包括此刻。我有好几个题材,总是不停地暗暗收集素材,但从未动笔。仿佛写小说是一座山,我收集到的都是泥沙,想想就怕。然后,时间就像淅淅沥沥的雨,把这些泥沙冲走了。一个题材的素材忘记了,我又想到了新的题材,又收集新的素材,又不动笔,又任它们流走,狗熊掰棒子一般,都流走了,狗屁也没留下。太可惜了。我替自己可惜。

那写点随笔散文总行吧!汪曾祺的散文不是比小说更好看吗?瞧我心多野,一上来比的都是汪曾祺。管他呢,我也不是为了跟谁比,也不想给谁看,我就记录我自己,表达我自己。说实话,工作时我也是在自我表达,我总变着八方儿想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做成稿子,我都忘了这过程有多吃力、多受限,其实何必较那个劲呢,换个地方换个角色,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谁管我,我爱写什么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也真是憋坏了。我也是才意识到这点。

更年轻的时候,我写东西更乐意输出观点,犀利的,讽刺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现在人到中年,见得多了些,经得多了些,没那么尖锐了,也没那么强烈地表达欲了,更愿意记录小来小去的东西,而且多是回忆和变化。突然想起孙睿那本散文《一到三十就回忆》。我三十三了,看他的书也将近20年了,看着他一点点成熟,跟着他一点点长大,觉得他的文字越来越没劲了,不知我是不是在外人看来,也越来越没劲了。爱怎么看怎么看吧,我自己觉得自己挺带劲的,真的。

那就这样决定了。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天马行空地写。懒得找地儿重开博客了,就把豆瓣这块撂荒的地拾掇拾掇吧。

colincreevery
作者colincreevery
2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colincreever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