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思达,如有骚扰并不抱歉

谈资 2020-08-06 10:54:02

《奇葩说》第一季,海选赛,姜思达第一次直面节目镜头。一小时之后,镜头再次投来,他向整个世界宣布了自己的性取向,赤裸又坦荡。接着伸伸懒腰说:“哎呀,好累,回去睡了。”走了。

马薇薇跟他说,“你完全可以装成个帅哥,阳光灿烂魅力四射男女通吃的那种。”姜思达面色一改,摆了个英挺的pose,“是这样吗?”“靠,就是这样。”马薇薇双腿一软,然而姜思达悠然又疲倦:“啊啊,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可是我不想呢。”

马薇薇和姜思达都是细腻而又敏感的人,对周围一切的变幻总是能第一时间感受到不对劲,怕失去,怕麻烦,怕影响生活,马薇薇索性选择了伪装,扮演成别人喜欢的样子,至少自己永远处于安全地带。姜思达不,他的选择是,我能觉察到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我就是这么个鸟人样,我管你的呢。

前两天的FIRST青年电影节,姜思达的红毯造型又是一“这么个鸟人样”,四颗樱桃球球扎在头上左右两侧的花苞上,不知道哪儿扯来的窗帘布套在身上还显得不太合身,下面附带一双黑色长皮靴。

全副武装,姿态昂扬跨向C位,定点,叉腰,扭臀,歪头,挥手,眼神写着老娘最美。

他应该是真的觉得自己美。

但网友们可嘴下不饶人,哗众取宠,妖魔鬼怪,不伦不类,作精......甚至还有更难听的。

他在微博回应,造型的背后,其实是20块钱楼下现买的头绳,随手抓来的衣服和自己化的妆。他其实关注大家的评价,不然也懒得解释,但他后面又跟了一句,“骚扰到大家了,我也没有很抱歉。”翻译过来,我丑我开心,你再骂也影响不到我美丽的心情。

很姜思达。

对普通人来说,“跟普通人不一样的人”难免会受到不一般的关注,姜思达是这类人的代表。他的初出茅庐和高光时刻并集在《奇葩说》,暂且不谈他的辩论水平,他的思想维度。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无疑是那些花花绿绿的服装,奇奇怪怪的造型。

《奇葩说》的造型师会为每个选手设计奇特造型,有的选手不接受,到姜思达这,照单全收。最好是浮夸又不失精致的女装,姜思达好喜欢。一朵大红花,一顶蕾丝帽,一顶皇冠,辩论时,他对外貌的自信快要溢出来。

他享受自己打扮成女王的样子,但有人嘲讽她不男不女竟然还恶心得做起了公主梦。为了反击网友,他染一头夺目的黄发,配耳环,烟熏妆,小胡子,以及深V马甲。非常有辨识度的一身,直言不讳地宣告,“我是所有选手中最能做自己的一个人。”

这句话杀伤力挺大。在世事浮躁且变幻多端到不可控的时代,放纵自我变成一件很难的事,向前走一步,意味要付出代价。大多数人既做不到那么不在意又害怕脱离安全范围,行吧,我改。只有极少数的人愿意反抗。

愿意反抗的人一般会受到两种极端的对待。一边,视他为异类,加以排斥和打压,一边,视他为先行者,给予鼓励和钦佩。

史航就是一个典型的后者。他简直是姜思达的头号迷弟,不对,应该是迷哥。有多迷恋呢,他直言姜思达的脸可以拿去当海报,他的灵魂会让所有人喜欢他。

就像粉丝控评一样,有人夸姜思达的好,史航要点个赞并转发一句“赞同所有对思达的赞美...时间会让更多的人,喜欢世间有此白眼名媛。”

还有马思纯,上完《奇葩说》专门写了段微博表达对姜思达的爱。她说,“他坦坦荡荡的做别人眼中那个特别的少年,他的特别只因为他是姜思达。”

这次经历红毯争议,史航依然没缺席力挺偶像。

他转发姜思达微博,说看到“也没有很抱歉”几个字就放心了。在他看来,姜思达就是勇敢的代名词。因为面对非议,他一直能踩着翻白眼爱好者的白眼,走过尘世间。面对翻白眼,不易,反击翻白眼的人,更是不易。

像史航说的,“做自己”仨字儿已经流行得快成一个梗了。但,世界上依然有许多不够坚强的人选择了向世界妥协。

姜思达的珍贵之处,就在于不妥协。

曾有在机关工作的大爷劝过姜思达,不要太逆主流,要顺应这个时代,姜思达反驳,我不是一个时代的挑战者,而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什么是时代的产物?是,也许时代在慢慢往前走,已经走到一个地方,我们对时代的多样性不再讨论“要”接受、“要”宽容,而是成为一种自然而然、不慌不忙的存在。

显然,我们的时代还未达到那个水平。不足以改变世界,那顺着自己的心,活下去,便是姜思达唯一能做也想做的事。

大概他天生就是个不“安分”且“自我”的人。

单拿穿着来说,红毯上的一幕实在不足为奇。这两年他常在ins分享一些看起来尺度有点大的照片。有网友说在《奇葩说》上还能叫他一声“大美玲儿”,现在只剩下辣眼睛。更难听的声音是说他“卖sao”,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你心里是什么样的人便会看到什么。

反正别人骂他,他也不管,难不成发个照片还成啥伤天害理的事了?想发就发。

史航说的“灵魂”,也是指姜思达在人格上的“自我”。

《奇葩说》的辩题站队通常不由选手作选择,抽到哪方便要偏袒哪方的立场,这是作为一名辩手的专业。

但有一场辩题是,“全村人都喝下愚人井里的水变得意识错乱,颠倒黑白,只剩下你有喝,这时你要不要喝?”这其实就等同于问你“要不要顺应时代”。触及到人根本的信念,姜思达向节目组提出想自由选择持方,他的立场很坚定,不喝。

对立方陈铭说不喝的人就像海洋里的蓝鲸,独自遨游,就算发出1500赫兹的声音也根本没有人和它产生共鸣,这样的孤独,是没有意义的。

姜思达顺着他的思路,就讲那只孤独的蓝鲸。难道蓝鲸喝下愚人水后就会得到朋友,得到共鸣吗?不。结果是大家都成了颠倒黑白,意识错乱的人,没有人会愿意倾听你。你不喝,能理解能回应你的是你自己的内心,起码你对得起自己,你喝了,那世界上唯一一个有信念的人便没了,那世界还有何意义?

蓝鲸的坚持固然孤独,但孤独的意义就在于对内心信念的坚持。最后那句“Nothing gonna change my world.”也是姜思达自己的人生誓词和宣言。

也是这场辩论后,马薇薇下场手撕了姜思达和他粉丝。

原由是,这场比赛为半决赛,一方以姜思达为首,一方以肖骁为首。两边的表现都很出彩,但结果是姜思达全员被淘汰。思达粉不服,觉得起胜败决定性作用的肖骁在赛场上带情绪甚至对姜思达有人生攻击。

于是思达粉对肖骁开撕。

肖骁的好友马薇薇看不过,凌晨,连发数条评论对姜思达360度扫射。

说他用时太长,说他“拜票”(对着观众要票,票不来不结束发言)

说公司给他买过N次热搜。

说市场部的小姐姐是他师妹,当然会偏袒自己人。

其他辩手也开始抱团站队。邱晨、颜如晶、黄执中、周玄毅等老奇葩人纷纷支持马薇薇。有网友说这场撕逼能间接看出谁和谁玩得比较好,马薇薇更是直言不讳回复,都第四季了你才看出来谁跟谁是朋友。

一时间,姜思达成了那只孤独的蓝鲸。

而此时处于漩涡中心的他只是心平气和地发了一条微博,让吵得不可开交的粉丝保持理智,保持安静。他不愿意撕逼,也不在乎外界怎么说,更不在乎曾经欣赏自己的队友如今都一一走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他给自己的规劝是,人就要输得起。

之后,姜思达退出了《奇葩说》,联合马东成立的米未传媒制作了《透明人》这档节目。可刚做完第一季,节目越来越有影响力后他就宣布离开米未,做这个决定,前后不到一周的时间。

中间牵涉有多复杂的利益大家不知道,但能确定的是姜思达有一份洒脱与果敢。他不太愿意配合行业“趋炎附势”的规则,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要什么,清楚目标,去做,去坚持就是了。

他没有说谎,他是奇葩说里最能做自己的那个人,他没有喝下“愚人井”里的水。

姜思达后来还做了《陷入姜局》,里面既能看到他对于同事结婚后联想到自己的无力感,也能看到他对于身边同事无情的嘲讽。

再之后是《仅三天可见》,对姜思达而言,这档节目不止是通过三天去了解一个外人,亦是一个他进行自我解读,并展示自我的窗口。

一上来他就特别不客气,特别不迎合,“我不在乎客观,我不会因为所有人都讨厌她所以我也要讨厌,也不会因为所有人喜欢而喜欢。”他更在乎自己的感受,哪怕是出于非常主观的观念。

到了别的节目,姜思达依旧坦诚做自己。

《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面对佟大为跟梁静不瘟不火的喜剧表演,姜思达在其他大咖都在互吹找补的时候,直言体验是笑不出来。当晚,#姜思达敢说#冲上了热搜。言谈举止,呈现出一种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背离社会主流的坦荡。

后来有媒体采访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他说自己不是不担心“直言快语”会破坏娱乐圈人际交往的潜规则,但“如果某种程度上涉及到了我的底层价值判断,遵从内心其实还是更重要。”

FIRST青年电影界,姜思达不是去博眼球的。细心的朋友看得出他的红毯照其实精神状态不太好,那是因为觉没睡够。

他带着一支只有10人的团队去现场趴了15天,拍摄了9支短片。有媒体透露他在走红毯前还在加紧赶第八支视频。回应的小作文里,他说自己头天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

短片叫《边缘》,一则一分钟,对象是这个世界上各种被忽略被轻视被异样眼光对待的边缘人士。有一则主题为“男厕”,姜思达本人担任主角。

男厕里,他穿着浮夸的长裙,哼着小曲儿,对着镜子扭动着臀部。来来往往的精英男士无一不用审视的眼光从她身上划过,显然,大家觉得他可能“不太正常”。但姜思达也不避开,反而变本加厉地坐到了水池台上,别人直视他,他用同样凌厉的眼神直视回去。

这不就是姜思达本人的故事?娱乐圈的边缘人士,因为“不一样”被视为异类,但他很坦荡,凭什么我就要臣服于你们呢?

谈资
作者谈资
56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添加回应

谈资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